冒險者天堂
賴小司 的會客室 主題回復 [全部主題]  [精華主題]
主題︰*卡林卡隊員專用版*特訓文章放置處ˇ(Ⅱ開放;1117修
賴小司
一般作家
權天使
主要公會:空之濫觴
頭像
學習貢獻徽章1枚空之濫觴娃娃寵物.獨白得獎者徽章
加入日期︰2010-06-23
經  驗︰5238
積  分︰5238
*卡林卡隊員專用版*特訓文章放置處ˇ(Ⅱ開放;1117修
2010-10-31 17:02:47 | 1樓 

※除了卡林卡隊員,其餘皆不可發文※
這個是練習用的唷ˇˇ不是正式的文章ˇ但是請不要給我不正式的打啊啊=口=(撞牆(耶?
總而言之這是文章就對了(炸

一樓:文章的內容,需求,以及隊長的話
二樓:最新公告以及文章列表

*特訓文章內容*
Ⅰ加入加入!<主要第一人稱,也可第三>
 加入足球隊的過程
Ⅱ特訓特訓!<主要第一人稱,也可第三>
 與隊員的特訓過程
Ⅲ比賽比賽!<未開放>
 與別隊比賽的過程
Ⅳ其他其他!<未開放>
 與隊友的日常趣事

*文章需求*
請打800字以上的文章,關於篇數我修正一下,因為某司我還沒打到創社就已經2000多字了=口=!所以改成可以分三篇貼,一篇不要太長,上限約為兩三千。
請套用人物設定,不要把隊員性格寫錯。請點我看人設(連結)
這是在妖尾發的的文章知識帖,大家可以去看看(點我)
其實我寫的還不是非常的詳細,如果想知道更多文章該注意事項的話,可以看這裡的小說重點整理(附連結) 

妖尾的範例(附連結(??
某司有出現幫忙評一下=ˇ=ˇ(被打
但我還是愛空觴的啊啊啊(炸

預計練習文章數到三、四篇(同一人都算一篇)會開放下階段,如果大家蠢蠢欲動可以先打沒關係,也可以先私底下寄給我,這樣我可以先檢查一次唷(眨眼
對於文章的話,請記得按順序來打,如果你要打的時候已經開放第三階段了,但還是得請你從第一階段開始打起,麻煩各位囉(笑


隊長の提醒:
雖然說這是個文筆練習,但是大家請用認真的態度去寫,在寫的時候如果有困難,可以提出問題讓大家來解決。還有,校名和宿舍都未確定,所以先把學校的名子給略過,等到確定時會公布,屆時還得請隊員們在投稿文裡再做修正(笑


隊長の感言:
雖然說現在卡林卡還沒有全部到齊,但是我相信一切都會很快的!隊長我會努力的去找人,所以請讓我忽略催文(抹臉(喂你


隊長の鼓勵:
有時候文章出了差錯被提醒時,請大家帶著好的態度去做修正,不要覺得自己被其他隊員排擠,大家都希望卡林卡可以更好。有人會覺得隊長的規定很多,但是我真的很希望大家因為這活動更加地進步,隊長我帶著──寧願是人少的菁英部隊,也不要人多的草包肉墊──的意念,雖然說會有些人被我婉拒,但我真的真的很希望,大家能夠更好(笑

>>「很多時候,『質』遠比『量』重要得多,與其拿十個六十分,還不如得個六個一百分!可能您會問:『有什麼差別嗎?不都是六百分嗎?』喔!差別可大了,如果您做的事雖雜,但卻每件事都半調子,勉強過關,別人充其量不過看您是個『做事六十分的人』;相反地,若能不貪心,集中精神例,把份內該做的事先做得盡善盡美,則別人看待您,就會是個『做事一百分的人』!」
《引用於──態度 決定了你的高度──一書擷取段落》


最後呢,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十能之己百之。即使你要做很多次才能達到和別人一樣的程度,但你還是做成了,我希望大家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要堅持堅持再堅持,因為這堅持、這努力的未來,會被喜悅給蓋過去的(笑
(解釋:別人做一次能做到的,我做了十次也是可以做到;別人做十次可以做到的,我做了一百次也是可以做到)

大家一起來踢足球吧!撒卡鴨肉誰!≧o≦/
賴小司
一般作家
權天使
主要公會:空之濫觴
頭像
學習貢獻徽章1枚空之濫觴娃娃寵物.獨白得獎者徽章
加入日期︰2010-06-23
經  驗︰5238
積  分︰5238
/文章區\二樓:最新公告&文章列表
2010-10-31 17:04:26 | 2樓 

最新公告:
<人設部分>虛御亞海(海)以及御神和也(阿神)兩人原本設定是籃球社,所以請不要寫說是足球社老隊員!

以下是文章列表:
Ⅰ:
特訓練習稿 加入_全文 賴小司<3樓>
特訓練習稿 加入_全文 雨璃瀞<4樓>
特訓練習稿 加入_全文 御海<5樓>
特訓練習稿 加入_全文 櫻雪紀<6樓>
Ⅱ:
特訓練習稿 特訓_全文 雨璃瀞<7樓>
Ⅲ:未開放
Ⅳ:未開放

評文區在另一版,請不要在這留下評文感想。
發問區在另一版,請不要在這留下疑問問題。
賴小司
一般作家
權天使
主要公會:空之濫觴
頭像
學習貢獻徽章1枚空之濫觴娃娃寵物.獨白得獎者徽章
加入日期︰2010-06-23
經  驗︰5238
積  分︰5238
<Ⅰ>加入_特訓練習稿--賴小司
2010-11-03 12:45:43 | 3樓 

我坐在窗戶旁邊,望著天邊圓圓的雲朵,嘴角微微地彎了起來。足球啊……當我在望著窗外那藍天白雲時,渾然不覺周遭已經成了雷電交加、龍捲風過境的樣子。

「天司凜!」那尖銳的聲音讓我嚇得隨即望向黑板前的老師。老師的眉頭因為憤怒而皺在一起,眼睛裡佈滿了血絲,眼神完全散發著「老娘教課教得這麼辛苦,你竟然在上課時不給我面子看窗外!是想造反啊你!」的光波,嘴角的法令紋也因為板起臉孔而加深──等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現在很火大的看著我啊!

「呃……老師不要生氣,這樣吧?我自己到走廊罰站,那你就把這件事給忘了如何?」我一說完折衷的方法,隱約看到老師的皺紋少了點──不過還是很多。

她思考個五秒鐘就轉身回去講台上,看我不為所動還說了句:「幹麻?不是要罰站?」我一聽到我就匆匆地向她鞠個躬便到了走廊。等我站位置時,我露出了淺淺的笑容──這個位置,看得到足球場。
我叫做天司凜,不過我也叫做米菲希司.帕里納,因為我是俄羅斯和日本混血,總之我是一個很愛踢足球的女生啦。其實我一直覺得非常奇怪,學校明明就有足球場,那為什麼沒有足球社呢?現在的足球場根本就是本其他社的人給佔用了。

我望了一下,為什麼寫生繪畫社要做在足球場內啊?就算要素描也不能直接踩到人家地盤吧;我臉抽的再往另一邊看一下,熱舞社為什麼要在這裡練舞啊?我眼神黯淡地望從剛剛一直再走動的人群,籃球社啊,就算你們的社員太多,也不必來足球場上練習運球吧……我搖了搖頭,再看下去我大概會鬱卒到死,我才不要就這樣抑鬱而終,我還要踢足球啊!

「司凜你又再看了啊?」突然旁邊一個熟悉的聲音,我笑著轉頭和那人說:「對啊,亞海你叫你們籃球隊的人不要在足球場上練習啦!」說到後面我就開始抱怨起來:「明明就有足球場為什麼沒有足球社呢?真是討厭……」

「司凜你都只想到足球沒想到我這個男朋友。」我一聽才看了亞海,他裝得一臉受傷的表情害我笑了出來。「呵……好啦,待會午餐去頂樓吃,今天我有做你平常很愛的壽司喔!」我戳了戳他的臉頰,他握住我的手指,用另一隻手回戳報復我,微笑著說:「明明就是司凜你喜歡吃的魚卵壽司。」

我笑著不回答表示默認。此時上課鐘響起,我跟亞海揮了揮手,現在離午餐還有一節課呢,我們也不在同一班。說到亞海,他和我一樣也是日俄混血,亞海.卡雅斯是俄羅斯名,虛御亞海是日本名,我都叫他亞海。我們是男女朋友啦,但是喜好卻不同,像我就喜歡足球,但他卻喜歡籃球,他同時也是籃球隊的隊員。亞海他其實非常厲害,之前去看過籃球隊比賽,幾乎是他和一個藍色頭髮的隊員在得分。亞海的力氣真的好大,好像聽他說過他是什麼後衛的,反正他可以從好遠好遠的地方投籃。

我回到了課堂上,剛剛因為是數學課所以我只好放空,但這堂是我最喜歡的體育課喔!我們現在一班都站在操場中央的空地,開始做著暖身。

我把平常戴的眼鏡拿下來,雖然說我有近視,但沒有很深,所以在運動或從事動態活動時都會把眼鏡拿下來。我在班上面前帶著操──啊,忘了說我是體育股長了,所以我負責帶大家做操以及練跑。我做完最後一個壓下腿動作站起時,發現一些男生的臉色怪怪的,嗯?我疑惑的望著他們,然後他們一臉受驚嚇的不敢看我。奇怪?我有這麼兇嗎?唉,算了。我帶著他們往操場跑道,還看到了亞海拿著籃球和我揮手,我怕老師看到所以小小的揮手笑,他看到後露出燦笑。

我帶著他們跑,雖然說速度有稍微放慢,但是還是有大部分的人跟不上,所以我只好再放慢下來。「司凜你跑好慢喔!」突然一名有著黑色長髮至腰的人和我並列著跑。我無奈的笑說:「沒辦法啊小鶇,有些人會跟不上嘛。」然後又望向和我相似的海藍色眼眸,輕著笑說:「這樣不就剛好讓我們聊天?」她聞言燦笑。

小鶇日本名叫本瀨鶇,而俄羅斯名叫做雨奈.赫斯諾亞,從國中一年級就和我同班,所以我和她算是相當熟稔。她常常和我討論最近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每次說完我和她兩個笑點低的人一定都會笑很久,雖然她也會有難過的時候,但我們都會一起度過。

「對了,剛剛你知道那些男生為什麼那樣嗎?」我邊跑邊問著,她則是沒好氣的望著我不語。「幹麻啦,我真的這麼兇嗎?」我鼓著嘴巴問她。

「……算了你不要知道比較好。」她說完重重的嘆口氣。到底怎麼了啊?我是滿想問下去的啦,但是兩圈操場已經快跑完了,怕老師追問的我們也只好停下話題,小鶇也慢慢的減速回到原本的位置。等到跑完時,大部分的人都大口喘氣,我和小鶇也是屬於少部分沒有喘得很厲害的的人。

接下來的課程其實我覺得滿無聊的,因為我們今天是排球課練習,整堂課幾乎都在練低手啊托球啊等等,我真的很想跑去學校拍校長桌子大罵:「為什麼沒有足球課啊?足球場擺好玩的是不是啊?」之類的話,不過我如果說了我大概更碰不到足球了吧……等等,我想到方法了!沒有足球社,那我自己來創社就好啦!天啊我之前怎麼這麼笨!想到這裡,就用著愉悅的心情上完排球課了。



到了中午,我爬上一階階的樓梯,然後打開頂樓的門,陽光伴隨著微風迎面撲向我,眼鏡也因為光線而閃閃爍爍。接著就看到了亞海從門後探出頭。其實我在去頂樓之前有問一下小鶇要不要一起吃,但她回答:「我不是燈芯也不是發電機,不要找我去當電燈泡。」害我聽了臉微紅的搔她癢。

「你看亞海。」我打開我做的兩個便當,大部分都是魚卵壽司,但是亞海的有章魚小丸子和中間簍空呈足球形狀的天婦羅。「第一次做章魚小丸子和天婦羅呢!不好吃要和我說喔。」

他笑了笑說:「司凜你煮的東西都很好吃啊……不過……」他指了指天婦羅問:「為什麼不是愛心是足球啊?」我聽到又羞窘的說:「做什麼愛心啊……足球是因為我想讓你喜歡上他啊!」說到後面我又露出了好大的微笑。

「快點快點!我待會要去找校長呢!」我推著便當到他面前,開心的說著:「我決定去創足球社了喔!」他嚼一嚼章魚小丸子問我:「唔?足球社?」

「對啊!既然沒有足球社的話,那我就自己來吧!」我笑著說。他沉默了一會和我說:「司凜,足球是幾個人踢?」我聽到愣了一下,但還是回答說:「上場的人要十一個啊,然後應該要有經理吧?就是幫忙收東西那樣……亞海你問這個幹麻?」

「學校有規定要創社必須要有半數的人……所以你要先找另外五個才行……」聞言,我呆住了。那怎麼辦……啊!「既然要找人那我就去找啊!」我笑著想要跑下去教室做宣傳單,但是亞海抓住我說:「你把午餐吃完再去用,沒有吃東西就沒有體力了。」我想了想……「好吧。」就又坐了下來和亞海一起吃午餐。


足球啊……我邊吃壽司邊笑著。
雨璃瀞
一般作家
大天使
主要公會:空之濫觴
頭像

加入日期︰2010-08-26
經  驗︰2744
積  分︰2744
2010-11-04 20:10:32 | 4樓 

   蝴蝶啊,雖然喜歡但一點也不想抓,別說會弄髒手了光想到就麻煩,而且,他們的生命本來就是有限的,還去抓幹麻,反正最後就只能變成不能動的標本而已,這樣的話,不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嗎?

  「雨琉靜同學,請上來解這一題。」我循著聲音撇過頭「零。」我短短的說出這題目的答案,然後看著講台上的人愣住,話說回來他是誰啊?一點映象也沒有,不過說是這麼說,基本上班上的同學我連一個也沒記住過,在我眼裡人類都長的一樣,不就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而已,實在沒必要浪費腦容量去記這些,好睏喔,睡覺好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今天我居然自動醒過來了,還真是稀奇,而且太陽正大,估計才中午而已,平常都要睡到傍晚的,今天要下紅雨了嗎?我看了下窗外,太陽很大天氣很晴,不像下雨的樣子,管他這麼多,去福利社買麵包吧。

  人好多啊,懶的擠進去,去販賣機買飲料果腹好了,走到離福利社不遠的販賣機前,我看了一下,草莓牛奶賣完了嗎?那今天先買草莓汁好了,拿起花了120元的草莓汁,酸酸甜甜的味道哪,如果是草莓牛奶一定更好喝,在校園裡亂逛著,很好,一大堆我不認識的人,反正我也習慣了,四周都不認識反而好吧,因為這樣就不會有負擔了,就沒必要去在意別人的眼光了。

  離下午第一節課,還要很久啊,真不知道這所學校的時間是怎麼設計的,很奇怪啊,管它的,反正我也不在意,那接下來要去哪裡呢?要去頂樓嗎?不過那埵n像被禁止進入的樣子,反正去碰碰運氣好了,如果從頂樓望下去的話,應該很美吧?從高的地方俯瞰的話,會有很輕柔的風吹來吧?

  一路上有許多人對我的髮色和瞳色指指點點的,不過者也是正常的,因為這兩者都是異於常人的酒紅和淡紫色,雖然都知道,不過還是很討厭,討厭那些人的眼神,會有這麼奇怪的髮色跟我的血統有關,我是中國和俄羅斯的混血兒,不過我也沒有俄羅斯人的那種深藍色雙眼,說到這裡我都還沒說我的名子,我叫雨琉靜,但也可以叫我希爾.埃爾亞里。

  頂樓好像沒鎖的樣子,打開門看到一個黑髮挑染紅髮並且把劉海綁成沖天炮的女生,然後看到的是有著鮮豔紅髮的男生,是學長學姊嗎?不過他們是誰好像也跟我沒關係,但他們是在約會?看著兩個人的便當菜都一樣,應該就是這樣吧?所以我好死不死的當上了突然闖進來的電燈泡嗎?恩…想來就是這樣沒錯,我還是潔身自愛一點趕快閃人了吧,但是正當我要走掉的時候,卻被把劉海綁成中天炮的學姊拉住了,我轉過頭疑惑的望著她,她則是眼睛閃亮亮的讓我有不祥的感覺「加入足球社吧!」怎麼沒頭沒腦的就來這一句。

  「不要。」簡短的回答,好像變的很麻煩的樣子,果然沒睡到傍晚是錯誤的決定,現在就遇上麻煩事了吧。

  「為什麼啊?!」說實在她的話讓我變的很無言。

  我雙眼一暗,隨即說道「才剛見面就要別人加入社團不是很奇怪嗎?更何況什麼足球社的,是隨便抓一個人進去就可以的嗎?如果只是呆呆站在場上的話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如果只是想湊人數的話也不需要找我吧?學校那麼多人大可去找別人啊,再說我根本不會踢,難道只要人數夠了但社員根本沒有熱忱也行嗎?這樣的話還有什麼意義?要找人加入社團最基本的就是要看清這些吧?不要隨隨便便就把別人扯進去,就這樣,我走了。」我看到學姊愣住後轉頭就走,沒有任何遲疑,而且剛才說的那些都是最基本的,不要以為每個人都這麼閒。

  下午,我幾乎把課都翹掉了,無所謂,反正老師都是勢力眼,只要功課維持在校排前幾名也不會多說什麼,讓我不了解的反倒是我自己,為什麼會想要去找足球的資料?是因為那個學姐叫我去參加足球社嗎?但我瞬間否決掉這個答案,原因無他,因為我根本懶的去做那種會很累的事,是因為好奇嗎?算了,管他那麼多,找都找到了,看看也無所謂。

  足球,十一個人上場,一個守門員,前鋒最多三個,至於後衛和中場則是無限制,就這樣嗎?好像很無聊的樣子,為什麼會喜歡這樣的運動到去參加社團呢?只不過是讓自己的時間變少而已,根本就毫無意義,對我來說有時間去踢足球還不如去睡覺,反正到最後能陪著自己的也只有自己,到最後還不是都會離開,友情、熱情什麼的,反正到最後還是會消失,既然如此那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有,才不會像個傻子一樣一頭熱,但奇怪的是,為什麼那個學姐問我要不要參加社團時的當下…我卻覺得不討厭…嗎?

  我趴在圖書館的桌上,會因為這樣而被影響,漠視別人行動的能力退步了嗎?不然的話,不可能還會在意到來圖書館找資料的啊,以前的我根本就不可能…以…前?

    我睜大雙眼,不敢相信自己剛才想到的是什麼,以前的我,那麼現在的我呢?以前只為了父母而活的希爾.埃爾亞里是如此,那麼現在的雨琉靜呢?不明白,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會被一個莫名奇妙的人影響,無法理解…

  現在的我,到底是誰,已經搞不清楚了,沒辦法再以旁觀者的角度視而不見了嗎?雨琉靜…就會有想做的事嗎?

  回到宿舍裡沖了冷水,總算是有點冷靜下來了,不過心中的疑問依舊盤旋著,是怎麼回事?沒辦法回歸完全的沉靜,為什麼耳邊一直有著聲音隆隆作響著?為什麼?

  一千萬個為什麼,到現在卻連一個答案也沒有,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啊,不知道了。

  看著左手的食指,原來,這只戒指我到現在還沒拿下來啊,為什麼不肯將這戒指拿下呢?為什麼無法淡漠的將學姊的話遺忘呢?為什麼不能變回以前的希爾.埃爾亞里呢?從以前到現在我從來都沒有搞懂過,為了什麼而活?充其量只是父母的期望嗎?不是的,如果是這樣的話,也不算是理由的,為了什麼而活,連這點都不知道的我,又為了什麼不肯拿下這枚戒指,紫色的蝶戒,重量很輕,但是背後的意義,卻是重的令人喘不過氣來。

  能夠找回來嗎?為了自己而活的雨琉靜,還有辦法回來嗎?

    為了自己而活,那是什麼樣子?似乎曾經有過的啊,曾經感覺過那樣的自由,曾經感覺過那樣的快樂,但又是在什麼淡忘的呢?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是會忘記呢?這只蝴蝶戒指,或許真的是我的救命丹也不一定,以前是,現在也是。

  隔天一早,不知為何,我就是出現在足球場上,昨天對那個學姐說了那些,很生氣吧?話說回來…

  「啊啊啊啊!你是想加入足球社嗎?!」一個黑髮挑染紅色的女生朝我走過來。

  「你是誰?」那個學姊長什麼樣子?


------------------------------

非常不知恥的來放了(羞奔

最後一句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嘎嘎嘎!

只是想把不知不覺又變的很糟糕的氣氛給拉回來
Wings翼
一般作家
大天使
主要公會:化微風
頭像
妖精尾巴
加入日期︰2010-02-27
經  驗︰1970
積  分︰1970
Ⅰ加入加入                    海.
2010-11-06 13:13:23 | 5樓 

  「明天就要競爭國內的中學生籃球比賽總決賽,只准贏不准輸,聽到了沒。」站在球員中心一名藍色頭髮綁著側邊馬尾的人很自以為是的講著,這個人不是我們球隊的教練也不是經理,而是我們球隊中的隊長兼攻擊核心──人稱如神般的小前鋒──若神•赫密士修斯,同時也是我的好友。

  正當我恍神之際,一顆籃球重重的打到我頭上,「混帳,教練說過不可以拿球丟別人的頭欸!」我生氣的指著阿神,他則是一臉不在乎,接著很陰險的笑著說:「你明天就最好不要遲到。」我可以感覺到我的雙頰到冒出冷汗,是的、是冷汗沒錯,跟才剛運動完的那種熱汗是不一樣的,「好啦,我不會遲到的。」

  接著阿神又開始對大家精神訓話,說真的……要是他脾氣改一下,也許會有更多女生倒貼他,只可惜阿神就像凶神惡煞一般,所以到現在還交不到女朋友,一想起來就覺得阿神真是悲哀啊,可憐的傢伙。

  「那麼,解散!」阿神大喊一聲,大家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去教室吃午餐,說真的,籃球社的自主練習太多了,常常會在上課時間申請自主練習,混帳隊長操死人不償命,要不是有司凜在抄筆記給我,大概我的成績就會一落千丈吧!

  我叫做亞海•卡雅斯,今年國二,已經死會,所以不要倒追我謝謝。目前為學校籃球隊的副隊長,位置為得分後衛,雖然是站這個位置,不過我比較常在搶球,因為如果投籃有一球沒入,賽後阿神就會開始連續唸個三小時,所以除非很有信心,不然我絕對不會去投球的。

  回到教室之後便到學校頂樓跟司凜吃午餐,「這個嘛……為什麼不是愛心也不是籃球,偏偏是足球啊?」我看著我的便當納悶的問著她──我的女朋友米菲希司.帕里納,之所以都叫她司凜是因為那是她的日文名字──司凜眨了眨雙眼後,開心的說著:「我想讓亞海也喜歡上足球啊。」

  搖了搖頭,我否定了這個提議,「我已經習慣用手持球了,叫我去踢足球不是反而會礙手礙腳嗎?」沒想到司凜的眼神瞬間閃耀出光芒看著我,「讓我們用愛化解吧!」我傻了,雖然聽到她說愛有那麼一點開心,不過呢,「如果用愛就能化解的話,我想我也不會被阿神釘這麼慘了!」一想到那個沒有愛的阿神我就不禁嘆了口氣。

  「既然籃球社那麼辛苦,那麼就來創立足球社吧!」司凜微微一笑,表面上雖然是這樣,但其實是,「妳是想趁機拐我去足球社對不對?」我的眼神愣愣的看著她,而她只是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被發現了嗎……?」

  「一場足球要幾個人踢啊?」我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司凜歪著頭思考一下,「如果是最基礎款,大概就是要有一個指導教練,十一個球員。」聽完之後我不禁噗哧一笑,而司凜只是不解的看著我,「有什麼好笑的嗎?」接著我便一口吃著司凜的愛心午餐一邊解釋著,「要申請創社必須要有比賽一半的人數,且須找到指導老師或者教練。」

  「現在有我、亞海,只要再找四個人就可以創社了……」司凜很正經的放下便當,接著拿出紙筆開始列出她認識的名單,等等,「不要隨便把我算進去啦!」司凜停下了紙筆,歪著頭問著:「亞海不想跟我同社團嗎?」聽到這句話,我撇過了頭,「不是不想、只是因為很喜歡籃球……」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司凜曾經說過,我打籃球的時候特別特別的帥,所以、所以就這樣。

  「像亞海力氣這麼大,當守門員一定很帥。」司凜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眼睛閃亮的對我說著。阿神,我對不起你,「好,我加入!」接著司凜又很開心的開始列名單,是說這樣好嗎?身為籃球隊副隊長的我,就這樣跳槽到還未創立的足球社,反正籃球社裡有阿神,他一定可以的,但是我又跟他同班,不會收到怨念電波才怪……唉,為了司凜想不了那麼多了。

  將便當吃完放在一邊後,我躺下來看著天空,對著旁邊正在計劃的司凜說著:「明天我有一場重要的籃球賽,妳一定要來看哦。」想了一想應該是我最後一場比賽,「我會做便當去的。」司凜微微一笑的說著。

  那就這樣吧,反正籃球隊沒有我應該沒關係,應該……吧。
櫻雪紀
一般作家
天使
主要公會:空之濫觴
頭像

加入日期︰2009-02-23
經  驗︰422
積  分︰422
I加入加入
2010-11-07 21:01:46 | 6樓 

  窗外的天湛著它的藍,抬頭仰望,見朵朵白雲,細碎的、隨意的散佈於空中。春季的氣候總是那麼涼爽,這對世上的懶人來說,絕對是個十分適合找個無人之處好好的小憩一番。

  教學大樓最安靜的時間,大概就只有授業的幾個小時吧。校園回蕩著的,只有老師的教學聲和少數班級的喧嘩聲而已,幾乎能夠聽見窗外蟲鳴鳥叫。「喀、喀……」我心不在焉的對著窗外景色神游,手指中轉動的原子筆無時無刻敲至桌面,對這無趣的現世感嘆一直是我的習慣。

  升上國中後,整天就只是考試,除了試卷外,再也沒有其他除了生物之外與我相伴之物。「果然還是不行阿……」將思緒與視線拉回,我嘆了口氣。與外星人對話這種荒唐的事果然還是少做點好,做太多可是會變笨的。升上國中,除了抱怨玩樂時間變少外,我還擔心現在學生屁股老是黏在椅子上,寸距不離,難道他們不會因此長痔瘡嗎?

  「伊莎,可以幫老師拿去音樂教室嗎?」台上的老師喚了我一聲。

  「好的。」將她手上的書本、資料夾接下後,我走出班級。大概是教室中就我看起來最無所事事也最好說話吧,因此經常被老師使喚來使喚去的。走廊上的人不是很多,因為現在是放學時間,大家不是直奔回家就是跑去看社團練習,聽說最近有很多體育比賽……算了,那不干我的事。

  「呃……地圖……地圖!」到了走廊轉角處的樓梯間時,我開始翻找我的口袋……完了!我好像放在教室!不行阿,我沒有地圖我回不去班上也到不了音樂教室……「算了吧,記得好像是在五樓……」嘆了口氣,朝樓梯踏出步伐。

  「小雪!」突然,有個人拍了我肩膀一下,我轉頭對著來人無奈的道:「夜啊,妳別嚇我好不好?」但她無視我剛才的話:「妳迷路了嗎?妳手上沒有地圖欸,放在教室囉?」,果然一針見血,「妳帶我去音樂教室好不好?我就算帶地圖也會走錯……」對於我的請求,她回我一笑,便領著我上樓。

  想必大家對於我的稱呼抱持點疑問吧?其實我並不是完完全全的俄羅斯人,而是混了許多血統的混血兒。我的爸爸是中國人,但他也混著我奶奶留下來的日本血統;我媽媽則是纯種俄羅斯人,所以我有三國的名字。我的俄羅斯名是「紀莎•蒂塔妮亞•雪雨」日本名是「櫻雪紀」,中國名則是「紀櫻雲」,自身還有個「現雨月」的暱稱。順道一題,兼職GPS的小夜是我的死黨,小學曾經同班過。

  將老師交代的東西放置好後,準備回家,小夜她今天因為要補習,所以就先回去了,而我習慣放學後慢慢散步走回家,沿途欣賞無人煙的校園,享受安靜的四周。

  夕陽將我的影子拉長,走在出校門的路上,途中經過學校的操場──「磅!」「好痛……」我捂著發疼的鼻子與額頭從地上爬起,模糊的視線中我看見我腳旁躺了個黑白相間的球,「……什麼啊?」我將遮住我左眼的手放下——我右眼近視,左眼沒——盯著擊中我的不明物體。

  「對不起──!」我朝著聲音來源望去,一位穿著球衣、黑短髮挑染紅色、看起來中性的人朝我奔來,「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們剛剛在練習……」,她低頭向我道歉,我拿起那顆球回:「這是什麼?」「咦?妳不知道嗎?」她瞪大眼睛,無法致信的看著我,「這是足球,足球阿!妳應該知道的呀!」看我一臉茫然,她繼續解釋:「就是用腳踢,將球踢進球門的一種遊戲,不過啊,雖然聽似簡單,但事實上作起來還挺有一番學問的呢。」說到此,她將單手叉腰,右手大拇指比著自己道:「我為了足球,可是耗費了許多心血呢!」

  我雙手捧著足球,聽眼前的人一番演講,頓時覺得這種運動挺不錯的……於是,「呐,妳是做什麼的?」我提問,「哼哼,別看我這樣,我可是隊長唷!」她拉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足球真的很好玩喔,妳要不要……」「我想入社!」我興奮的打斷她的話,將球推入她的懷中:「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啊?」這位隊長好像有點被我的話給震驚到,她思緒接起之後便激動的對著我說:「妳說真的嗎?妳真的要入社?不能騙人哪!真的真的要加入?」

  我拉開不知多久沒出現的笑容:「嗯,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騙妳喔。」

  「對了,我叫天司凜,妳呢?」她拍拍球上的沙,「我叫做伊莎•蒂塔妮亞•雪雨……」我回答,但看她有些茫然的樣子,便改口:「妳可以叫我櫻雪記。」,「那麼,請多指教囉,櫻雪記。」她笑著向我伸出手,我回握她,「從明天起,一起踢足球吧!請多指教囉,櫻雪紀。」她的笑容更加燦爛。

  不知為何,我有種預感,這社團裡一定有我所尋找的東西,但那東西究竟是什麼,我不知道。每個人在一生中,總會追隨著什麼東西前進;追隨的東西是什麼,有些人知道,有些不知道,雖然不明白,但還是追尋著它,不管它是人是物。

  我所要找的,就在這個社團,就在這顆足球之中……

  天司凜因為還有隊友在等她所以要先離開,臨走前她提醒我,明天記得去社辦找她拿入社單,我向她揮手說再見後往校門走去,走到一半,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啊,忘記跟她要地圖了……不知道小夜知不知道足球社社辦往哪走?」



                                               ──つづく
雨璃瀞
一般作家
大天使
主要公會:空之濫觴
頭像

加入日期︰2010-08-26
經  驗︰2744
積  分︰2744
2010-11-16 17:28:53 | 7樓 

    經過幾經波折,足球隊的人數總算是湊齊了,但是我有點無奈的看著某二位,他們是籃球隊的正副隊長,至於為什麼會出現在足球社我就不知道了,其中一個叫做御神 和也,另一個是虛御 亞海,但我分不清楚誰是誰就是了……應該說我能記得名子至於長相就再說吧。

  如同上述,他們兩個都是前任的籃球隊員,當然都會有些習慣,但這習慣到了足球社卻出現了很大的障礙。「學長,足球不能用手運球欸。」我對著其中一個說到,他是哪一個?管他的,反正叫學長就是了。

  「切!哪那麼麻煩的還要用腳盤球!」那個學長這樣說著,他好像……是御神學長的樣子,因為印象中他的口氣很狂傲,「你這樣說也沒用,這是規定。」我冷漠的說到,轉過頭去練我的盤球。

  我聽到身後傳來學長大罵「什麼鬼規定啊!把老子當什麼了?!」的叫喊聲。

  我練著我的盤球,失誤率已經降低到兩成了,但還是會斷斷續續的聽到同一個聲音大喊著,話說回來好像都還沒決定誰站哪位置。

  「大家!先來決定位置吧!」怎麼我剛想到就有一個學姐說了,那個學姊是誰啊?記不起來,算了,反正目前只有我一個一年級,就學長學姊叫吧。

  我在人牆後面默不作聲,就等到大家選好位置我在撿剩下的,不是我參與力低,而是我站在學長們後面根本探不出頭來,他們少說都有170以上了,我這個150的怎麼可能比?可惡啊,我想長高。

  「最後就剩下一個前鋒了,那麼就是流靜嘍。」黑髮挑染紅色的學姊說到,話說回來她好像是我們的隊長來著,既然是隊長的命令就無從反抗了,但是我沒意見似乎另一個人有意見的樣子。「等一下!這矮小子就是老子的搭檔?」那個一直用手運足球的學長喊到,可以選的話我也不想跟你這個搞不懂足球是用手還是用腳的學長當雙前鋒好嗎?還不就你們太高我擠不進去,才國中而已為什麼可以長到180啊?

  「阿神!不要欺負學弟!」紅色頭髮的學長這樣喊到,好像……就是籃球隊的副隊長,我用髮色來叫他們不能怪我,長相記不住就是記不住。

  「切,說什麼老子也不要和這矮子合作。」聽到那個很自大的學長這麼說,突然有種莫名的不爽。

  矮子矮子的叫幹麻?長的高了不起啊?好歹我也有名有姓,該不會你跟我一樣對人的記憶力極差吧?所以才這樣掩飾?

  「總之就是這樣,分組練習吧!」黑髮挑染紅髮的學姊喊到,他所說的分組很簡單,就是後衛一組,中場一組,前鋒和守門員對練,在簡明不過的訓練方式嗎?不過很想那位學姊會做出的事情。

  原來守門員是那個紅髮學長,不過這樣叫也不是長久之計,還是把長相記下來再說,但是我真的很懶的去背啊,誰是誰根本分不出來。

  同樣身為前鋒的那什麼神的學長還是下意識的用手去運球,看到這樣的情況,突然起了點壞心眼,「學長,我有辦法可以幫你喔。」我面露專門用來騙人的笑容朝學長走了過去……

  我笑容滿面的看著我的作品,而學長則是臉變成了茄子那樣的紫色,嘴角有點抽動的問到:「這樣真的可以幫老子嗎?」聽到這樣的問句我在心理暗笑幾聲,但表面上還是露出純良的微笑說到:「既然學長習慣用手的話那讓學長的手不能用不就好了嗎?所以在學長學會用腳踢足球之前,都要像這樣用繩子把雙手擺在背後喔。」我刻意的強調了腳這個字。

  不過學長的功課好像不太好的樣子,聽到我的回答後居然還面有壯志的說到:「好!老子就要變成世界上最強的足球選手給你們看!老子可是神啊!」這讓我變的有些無言,什麼神不神的,不就是假裝是神的凡人嗎?

  接下來我就看著學長頻頻跌倒還不斷站起來的樣子,讓我在心裡想著:「他是智能有障礙嗎?通常到第三、四次就該知道這沒用了吧?」隨後我不在裡他,繼續我的練習,射門啊,通常會在球與地面最遠的距離時踢出,看書腦袋是能理解沒錯,但是要讓身體理解還真的有困難度,我將球踢起,在球到我腰部時將右腳往後拉,以腳背踢出,但球偏掉了,撞上了桿子。

  「很會說嘛,也沒有多厲害啊。」我背後傳來了那笨蛋神學長的聲音,隨即說到:「你這個連足球基本規則都不懂得人沒資格批評我。」然後就是他大吵大鬧的聲音,想解開那個結是不可能的,那個沒有照步驟解開的話只會越弄越緊,而且我還是把他的手綁到背後,這樣就更不可能。

  我繼續射門,但不是偏掉就是快進的時候往上跑,這是怎樣?蛇球?我怎麼會想到這個?網球王子看太多了,不管我怎麼踢就是沒辦法進,當守門員的學長今天可以說是一點運動量也沒有。

  休息時我隱約聽到守門員學長對隊長說到:「讓他們兩個當前鋒真的可以嗎?」這樣的問句,突然有種不甘心的感覺。

  避開其他學長姐,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坐下休息,喘了口氣,並不是剛才太累還怎樣,因為我可以說是一滴汗也沒流,只不過……果然啊,一直獨善其身的我不適合這種團體,更不適合足球這種要全隊的人團結一心的運動,還是趁早退出比較好,在越陷越深之前。

  「喂,你剛才射門的時候再想什麼?」我順著聲音轉頭…他誰啊?我皺了皺眉,並沒有回話,就這樣聽他繼續說下去:「告訴你,不管是足球還是籃球都不光是靠技巧或是力氣,而是靠氣勢跟決心!沒有這兩樣的話技巧在怎麼好也是白搭!」聽到他講籃球我才想起來,他是跟我一起當前鋒的學長。

  氣勢跟決心?這什麼鬼?從小到大我不管學什麼都很快,也因為這樣對什麼事都興趣缺缺,因為一旦認真起來,到最後馬上就沒意思了,所以決心氣勢什麼的,也是從來都沒有過,甚至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喂!學長講話有沒有再聽啊?!」他的表情大起大落,這也讓我嚇了一跳,為什麼還要跑來跟我說這些?反正不要管我就好啦,真的是搞不懂這群人。

  休息時間結束,看到那什麼神的學長居然叫當守門員的學長把自己的手綁起來,還大喊著:「這次一定會踢進!」我站在一旁,想看他到底想做什麼。

  然後,我嚇到了,他踢出的球回轉度很大,是一記角球,不過讓我驚訝的不再這裡,而是他將球踢出後居然以仰天式的姿勢以後腦杓著地。「呵……阿哈哈哈哈。」我抱著肚子大笑出聲,蝴蝶效應的隊上所有人都在笑著,什麼嘛,我還以為多帥呢,白痴一個。

  「我做到了,輪到你啦。」他走過來對我說到,我才發現他的雙手已經鬆綁了。

  我再次走到球門前,什麼踢球的時機,暫時拋下那種一切按照書上的風格好了,反正在我決定加入足球社的當下一切就脫軌了。

  想進球的決心啊,或許真的有了吧?證明的是接連幾球雖然都沒有進,但至少路線已經網球門中間移動了,也確實的被學長檔了下來。

  大概會厭倦吧,不過在厭倦之前……或許就這樣深陷下去也不錯。

------------------------------

特訓寫出來了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