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來了I 1  18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本來以為是旅途中的一段小插曲,卻在下午五點左右,遊覽車開回學校正門後,有了後續的發展。

      一下車,十幾台引擎聲震天價響的改裝摩托車就將校門口堵住了,之前被我揍的四人也赫然在其中。

      一見這態勢,所有人都慌了,校園正門口的警衛大哥也出來,看看不妙,沒出面制止,只是匆忙回到警衛室,我猜他是打電話報警去了。

      有句話說:個人造孽個人擔,我自己引起的亂子就自己扛起;打定了主意後,我對學長交代著:

      「事是我引起的,只要我出面,應該不會牽扯到其他同學身上……學長,你們先到校園避難,我想警察很快就會來了。」

      我冷靜的態度對這群書生們是劑定心針,將他們的不安消除了一大半,然後,女同學對我崇敬愛慕的心情又加重了幾分。

      所以說,當英雄總是吃香的,雖然我不愛強出頭,可是很多事蹟之所以發生,都是天時地利配上人和的結果,拱著我成了美眉們眼中的英雄──只是不知這英雄接下來得在醫院待多久。

      好像又回到數月前在夜裡遇上了飆車族的慘狀,不過這裡不是台南,Vincent不會出現,黑雞人又在北部,奇蹟是不可能發生的──十幾個人啊,至少揍死一半,看能不能撐到警察來。

      我走上前,先故意對那四位手下敗將哼哼冷笑,說:「……你們還真不怕丟臉,四個人打我一個打不過,又跑回去搬一堆救兵來……這種事在黑道界裡很稀鬆平常嗎?」

      ABCD四男沒料到我一開口就揭了他們四個人的瘡疤,臉色一陣紅一陣青的垂下頭來,這時飆車族圍成的半圓形突然開了個口,一位身材長相皆可媲美鬼哥那位同學大個的漢子走了過來。

      ───滿臉的橫肉,也是標準的壞蛋臉,不過難看成這樣,待會下手痛打時我可以不必手下留情。

      這個大漢子聲音粗曠又有力,他先怒目瞪視ABCD四男,說:「……不是說一群學生圍毆你們?」

      四人微顫顫不敢開口,心虛了,原來他們還是心有不甘,跑回去搬救兵,又怕面子上掛不住,就故意說是受到一群惡學生攻擊──黑道當成這樣,也太窩囊了吧!

      為了避免殃及無辜,我還是出面澄清了:「……這位大哥,這四個人是我揍的,誰叫他們亂吃女同學豆腐?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全衝著我來,別找無辜的同學們麻煩。」

      從電視上學來的漂亮場面話一說完,背後又射來許多道心型的光線。

      大漢子又上下審視了我一會,然後帶著懷疑的口氣說:「……成德會的黑鷹一向獨來獨往,沒聽說過他收了什麼小弟……小朋友,你唬人的吧?」

      獨來獨往?難怪他總是一個人匆匆來去,真是的,幹黑道幹成這樣也太沒威嚴了,改天得說說他。

      「我不在乎你相不相信,總之,人是我打的,你想怎樣解決就說吧!」我冷冷瞪視他。

      「……沒想到你年紀輕輕,膽識卻夠,我這一群小弟裡可沒有一個及得上你……只不過你惹了清水幫的人,這事情若不好好解決,以後我鐵覇可沒臉再行走道上……」

      我更不屑了:「怎麼,還想仗著人多勢眾?這種事情傳出去不是更難聽?」

      叫鐵霸的大漢想了想,說:「……聽說你身手不錯,不如我們兩個單挑,你贏了任何事就當沒發生過,輸了就投到我鐵覇手下,如何?」

      黑道也搞104人力招募那一套啊?這樣的話,將來我倒也不用擔心失業問題了……

      才剛定下心考慮了兩秒鐘,某道足以讓我跳起來發飆的曲邪語氣從右側的紅磚路上傳來。

      「鐵霸,我的小弟是得罪了你什麼,值得你大費周章的派了車隊來堵他?」

      居然是黑雞!

      「黑鷹大哥,你……他……真是你的小弟?」鐵霸立即驚慌失措了起來,看看他、再看看我,眼裡有重重的訝異。

      我也訝異,他居然叫那隻黑雞大哥耶!難道這隻雞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黑雞騎著上回帶我在沿海公路狂飆的那輛黑色重型機車,穿著黑色緊身騎士裝,安全帽摘了下來,斜斜細長的蛇眼狠戾的盯著鐵霸,主從關係一目了然。

      「他就是我唯一的小弟……」半邊嘴角勾起,他瞇著眼看我,潔白的牙卻讓我不由自主聯想到侵略性動物撕扯獵物的那一刻。

      鐵霸則變客氣了,熟熟絡絡的對我說:「原來真是自己人……」他見風轉舵的真快:「……小弟大哥〈又一個不倫不類的稱號〉,我手底下人不懂事,你海涵……」

      他立即喝斥ABCD四男,他們也知闖了大禍,低著頭到我身前,唯唯諾諾的開口道歉。

      我看著眼前這一幕戲劇性的變化,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心裡只一直在想,黑雞怎麼會在這?

      前幾次他回來都會預先打電話通知,可是昨晚短短的通話裡,他卻什麼也沒說──我甚至有了他或許再也不會出現眼前的念頭。

      對,他有問過我今天幾點回來……這是他出現於此時此刻的原因嗎?他是剛好事情已解決了才南下,還是特地為我回來?難道、難道昨晚他不高興的原因是為了我擅自參加系內的活動,他不爽?

      這一切種種,真的可以往好處去想嗎?答案,可以呼之而出嗎?

      「小弟,上車來!」低沉任性的命令,像把飛刀割開我深思的空氣,是響鐘,將我的疑惑剎那間驅空。

      我傻愣愣地走向他,跨上了後座,環抱他的腰身,熟悉的觸感與令人心安的體味再次擁有,好像在作夢。

      警車的嗚鳴聲從街角響起,清水幫一群人則立刻散作鳥獸。黑雞戴上安全帽,油門一催就往前奔馳,我只能緊緊抓著他,沒辦法,這傢伙飆車時不把命當命的!

      一分鐘飆回公寓地下室的停車場,他冷著臉,一語不發地拽著我的手,半牽半拉的回到十樓都公寓大房。

      仍舊一句話也不說,他直接扯著我進臥房,把我粗魯的壓在彈簧墊上,野獸般毫不節制的開始吮我的唇──為什麼會比以往來的狂暴?今天,他吻我吻的特別痛……

      好不容易趁他轉向啃臉時,我的嘴巴終於可以作正常該做的事了:「……黑雞,你今天好奇怪……好像真要吃了我似的……」

      「若是真能把你吃進肚子裡就好了……免得我老是這樣牽腸掛肚……」他喃喃囈語,感覺有些認真。

      我愣了,不知該說些什麼話,最後只能傻傻地說:「……你真的很變態耶……」

      可是我喜歡他說著這樣變態的話語,這讓我覺得兩人相處在一起的時間或許能夠長久一些,三四年、或許六七年……

      「……小弟,你就不能多在乎我一點嗎?」他又輕聲抱怨。

      「誰說我沒在乎你?剛才本來答應了要跟同組隊員聚餐,結果一見到你回來,我全都忘了,枉費有那麼多美眉對我送秋波!」

      他身體一個震動,抓緊我說:「以後不准你再參加那種亂七八糟的連誼活動了!」

      他的表情好嚇人,眼裡閃著怒火,我忍不住槓上他。

      「你憑什麼要求我那麼做?我們學校的活動都很單純,哪像你,酒店俱樂部早就上的不計其數了吧?」

      「……認識你之後,就再也沒有去過了……」他顯然被我的聲勢壓過,態度謙和許多,然後低聲詢問著:「……可以作為……交換的條件嗎?」

      用我本來就沒興趣的無聊活動來換取他不再流連夜店?這條件不吃虧。

      「好,就這麼決定!」我不放心,再確定一次:「你真的不會再上夜店做花花公子了?」

      他眼中的邪佞精光再盛,說:「不會了,跟你比起來,所有人都乏味的要命……」

      他的手與嘴再次凌犯過來,我模模糊糊的想,今晚真得有心理準備了,被黑雞拆吃入腹的心理準備……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