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個子闖情關番外篇:網路上身 1  11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朝思暮想了好幾天的David就在伸手可及之處,大個根本不管四周投來的訝異眼光,只是一個勁的往前走,走到玻璃帷幕前,貪婪的看著想到心痛的親親老婆。

      瞧他都瘦了一圈……到底有沒有吃東西?每次坐到電腦前就忘了人是鐵飯是鋼,肯定又把咖啡當開水灌了……

      李走過來,大個像抓到浮木似的,懇求著問:「呃……我可不可以進去……跟他說幾句話……」

      李搖頭:「David交代過,除非他要求,否則任何人都不許進去打攪他……他說那個駭客太難纏,是他目前為止遇到過最厲害、也最狡詐的一個……要是分心的話,我們這堜狾釭漸D機及記憶體都會被攻陷……」

      「……好像是打仗……」大個喃喃說。

      「沒錯,就是在打仗!這裡存放著龍翼會經年來與各個組織、美國某些政客高官、以及海外政商團體來往的金錢紀錄、可作為證據的動態影像……」李壓低聲音:「……合法或不合法的……」

      身為公務員的大個對“不合法”三個字特別敏感。

      「隨隨便便一項資料出去都足夠FBI定我們的罪,更別說是過去二十年來被龍翼會的殺手暗殺掉的各國重要人士有多少人……你知道我在暗示什麼吧?資料一旦流出去,就連Vincent少爺也會被以殺人罪起訴,成為逃亡在外的通緝犯……」

      啊,連老闆也會被波及?這下大個真的緊張了,要是老闆真的被抓回美國,甚至被判死刑,那石瑞……不就得守寡了?

      「沒想到David處理的是這麼嚴重的事……」大個嘆口氣,痴痴望著那個人,捨不得眨眼。

      這時李招手喚來一個同樣東方面孔的年輕男工程師:「Louis,comehere……〈過來〉」

      Louis放下手邊的工作過來,好奇的看著大個,問:「……What’sthematter?〈什麼事〉」

      李對大個說:「Louis也是從台灣來的,在美國唸完大學後被我們延攬,如果你有任何事情就問他……」

      太好了,同鄉人,至少語言問題解決了。

      李對Louis說:「Mr.Chen……是雪翼在台灣的家人……你這幾天就幫忙雪翼照顧一下……」

      Louis兩眼放光,像是看著稀有動物般的看著大個,說:「李先生,你放心,既然是雪翼的家人,我一定會好好照顧的!」

      見這年輕人滿臉興奮的樣子很奇怪,難道他特別好客?沒多久大個的疑問就獲得了解答。

      「沒想到雪翼也有親人呢……在見到他本人之前我根本就以為他是存在在虛擬世界裡的神……」Louis說。

      ……他當然有親人,難道你以為他是石頭娷菪X來的?大個很想這樣說,不過鑒於未來這幾天還需要靠著年輕人做自己的翻譯,不爽的話暫時收起來。

      李告退了,說本家媮晹陶\多事要處理。

      Louis繼續問:「Mr.Chen,你是雪翼的親人,怎麼長的一點都不像?」

      「我們是姻親……」大個說,說完自己也高興起來。

      總之大個的意思是:He’smywife,andI’mhishusband,understand?〈他是我老婆,我是他老公,了嗎?〉

      這種英文他就說的挺溜的。

      突然之間整個大廳騷動起來,所有人都盯視著各人眼前的電腦螢幕,低聲驚嘆的聲音此起彼落。

      Louis也跑上前看看同僚的電腦,只見他迅速的瀏覽過頁面後,發出了讚嘆不已的呼叫。

      「It’s……unbelievable!居然……居然寫的出這樣的程式……雪翼……太不可思議了!」Louis手顫顫的指著電腦,跟大個解說。

      「怎麼回事?」大個聽不懂其餘人以英語交談的內容,轉而問Louis。

      「本來中心的電腦被那個叫做綠翅的駭客給弄得動彈不得,我們用了全部人力都破解不了他那名為鎖繭的程式……沒想到……」

      說著,他轉頭以無比崇拜的眼神膜拜玻璃帷幕堛漱H,真的,像是把他當成神祇。

      「雪翼剛剛才完成的解碼已經開始吞食鎖繭的特殊木馬程式,連綠翅附送的病毒都分崩瓦解了……瞧……多麼詭異的殺毒技術……」

      大個眼睛掃過廳堂堜狾釭漱H,激情的、他們都像是犯了毒癮似的,雙眼狂熱的將螢幕堣@排排的程式碼當成解渴的藥物。

      「……雖然入侵的木馬已經綁定了系統進程,雪翼的新程式卻自動修復了被木馬修改的註冊表、包含強制被連結被綁架的首頁……」Louis繼續說。

      老實說,大個聽不懂,不過,接下來看到那些人轉以景仰的表情對David行注目禮,他也很得意。

      沒錯,媄鋮滬蚍F害的不得了、聰明的不得了、還美的不得了的人就是我老婆……借給你們尊敬個三分鐘好了。

      David對外面的騷動彷若未覺,只是有些個疲倦,摘下了眼鏡揉揉眼睛,然後對著一個麥克風輕聲說著:「……acupofcoffee,please……〈送一杯咖啡進來〉」

      Louis趕忙說:「Chen,我要幫雪翼倒杯咖啡,你在這裡坐一下……」

      大個擋住他,口氣不善的問:「等等,他該不會一整天都只喝咖啡吧?」

      「……這是雪翼自己要求的,說工作時除了咖啡外,他吃不下任何東西……」Louis被大個的咄咄氣勢嚇住了,趕忙解釋。

      大個想了想,說:「你再拿塊巧克力黑森林蛋糕過來,我送進去哄他吃……這樣下去怎麼得了?才幾天人就瘦到不成樣了……」

      從這些話就可聽出大個很關心裡面那個人,Louis點點頭,轉身出去,沒多久拿了個托盤來,上面放了杯咖啡,還有大個指定的蛋糕。

      David正閉眼假寐,run著程式等待預期的效果;聽到有人進來,聞到咖啡的香味,睜開眼,首先進入視線的是一隻錶……跟他花了一百多萬買來的那隻一模一樣……

      再仔細看下去,戴著錶的那隻手也面熟,跟過去每晚總愛摸遍自己全身的那隻大大的手毫無分別……原來……他來了啊……

      不、不要抬頭……別看他……這樣,才能保持冷靜……

      「別光喝咖啡,胃會磨痛的……」大個將托盤放在桌子上稍微空置的地方,又說:「……肚子裡一定要塞點東西……瘦成這樣,回去要用十全大補藥膳湯好好補一補你……」

      David還是不抬頭,然後,那隻大手拿起裝了三角形蛋糕的小盤子遞給他。

      默默接過,執起小叉子切開一小塊送入嘴堙K…好苦……又好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