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水】 點文。H有  國王遊戲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妄想五月點文

    點文者:飛泉

    作品:哨聲

    配對:成水

    程度:激H

    標題:國王遊戲

    內容:只有要求這篇最好不是在阿成生氣的情況下發生,龍龍是半推半就

    嚴禁:第三者

    附註:阿成可以粗暴一點(感謝你的範例給我靈感)

    雖說泉姊姊說激H可以不用了,但要粗暴好像不得不出現H否則就變家暴了^^”

    不過描述方面沒有很多,我不太會寫深入的H

    而且實際寫起來才發現我真的很難讓阿成粗魯,為什麼他在我心目中就是那麼溫柔啊?

    總之我覺得稱不上是激H,阿成也一點都不粗暴,我好失敗orz

    還有,可能不是那麼甜,我不是寫甜文的料,難免會有點沉重。

    不過我保證是快樂結局ˇ

     〞〞

      當一群人正閒得發慌時發現了與在場人數相同數量的筷子,會想到什麼?

      「國王遊戲!」無聊人士一號高井真人從水野家的櫃子抓出一把免洗筷,同時遭到水野拳頭一枚。

      「好耶∼來玩國王遊戲吧!」無聊人士二號田中衛應和,隨即無聊人士三號、四號、五號…接二連三出現,無可奈何的水野只得同意這群莫名奇妙比賽完就跑來家裡玩還敢喊無聊的無聊軍團玩無聊的遊戲。

      唯一令水野比較欣慰的,是一向獨來獨往的藤村這次也一同來了。

      無聊軍團分工合作將筷子寫上記號,水野發現風祭也被硬拉去幫忙,張口就要阻止。

      「龍也,」藤村悠哉地看著興致勃勃的人群,「小風暫時不能踢足球,今天只能看著我們踢,別剝奪了他玩樂的機會嘛!」

      水野一時語塞,同時無聊軍團已將籤製作完畢。

      「怎麼?我也要玩嗎?」在水野打算開溜時高井已將最後一支籤遞到自己面前。

      「當然囉!國王遊戲就是要人多才好玩。」看高井一臉爽樣,眾人猜測他經抽到國王籤了。

      無奈地看著自己的三號籤,水野在心中祈禱不要發生什麼怪事。

      「我是國王,讓我想想…」高井果真是國王,「二號給六號當馬騎。」

      首先發現風祭表情變化,眾人開始環顧四週,看不出到底另一個人是誰。

      「這恐怕不行,高井。」不破突然間開口,戴著他的一號表情,「我是六號。」

      眾人將目光轉向風祭(受傷的腿),再轉向國王高井。

      「呃…那反過來吧!」不想遭到眾人撻伐,高井趕緊改口,面對特殊情形大家都沒有異議。

      不破不發一語趴在風祭身旁,風祭小心翼翼地爬上不破的背,此時換水野表情扭曲。

      「阿成,國王遊戲到底是在做什麼?」無法理解為何不破要背著風祭趴在地上繞圈子,水野終於向藤村提出疑問。

      藤村先是一臉訝異,接著哈哈大笑。

      「不會吧?你沒玩過國王遊戲嗎?不知道遊戲規則居然還抽籤?哈哈哈…」藤村狂笑不止,不破馬以將風祭放了下來,高井將籤收回繼續第二輪,這次輪到森長來握籤。

      「不是有個國王籤和一堆數字籤嗎?抽到國王籤的人可以命令幾號做什麼事,也可以同時指定好幾個號碼,就像剛才一樣。」藤村替水野解釋,第二輪籤已抽完,水野發現自己抽到的不是數字籤。

      「我好像是國王…」水野看著手中的籤發楞。

      「是嗎?國王有何命令?」藤村笑道。

      水野看著大夥,有人一臉期待,有人握著籤口中不知喃喃唸著什麼,也有像不破那種即使被指定也是一號表情的人。

      「那…四號……」沒有任何人有表情變化,水野確定自己點到的不是心裡想什麼全寫在臉上的風祭,「唱一首歌。」

      水野知道自己提出的項目一定非常無聊,大家露出極為失望的表情,但他實在想不出該指定什麼。

      聽山口鬼吼鬼叫唱完一首歌後,眾人開始第三輪、第四輪、第……

      「呼…我、我終於又抽到國王啦!」高井歡呼,才剛做完三十次伏地挺身使他幾乎喘不過氣。

      瞧高井一付「要你們好看」的表情,眾人知道這一次肯定沒那麼簡單,連面無表情的不破眉毛也挑了一下。

      「一號親二號的嘴五秒鐘!」國王遊戲的最高懲處終於有人提起勇氣指定,此指定可能造成的後果是受害者在接下來的幾輪可能聯手使勁陷害這暴君(?)。

      此時水野龍也正渾身冒著冷汗,多希望自己手中的一號籤是寫壞的七號。

      「哎呀∼一號是誰?」當藤村悠哉地詢問,水野嚇得將籤丟落在地。

      藤村看著水野,露出放心的笑容。

      「龍龍,看來你得親我了。」

      『開什麼玩笑!?』水野心裡吶喊著,所有人都盯著兩人瞧,藤村一臉笑意。

      「來吧∼龍龍,這沒什麼好害羞。」藤村說著索性嘟起嘴來,只差沒閉上眼,「反正也不是第一…」

      拖鞋直擊某金髮男顏面。

      「不…不要開玩笑了!哪能指定這種?」水野氣急敗壞地吼著,一臉紅到耳根子去。

      「水野,國王遊戲本來就這樣啊,不能不服氣。」田中方才也被高井和森長同時親了臉頰,將自己的臉擦到幾乎破皮。

      「沒錯,玩遊戲要遵守規則。」不破冷冷說道,雖然目前為止除了被風祭騎還沒有被指定到任何項目。

      「大家都是男的有什麼關係?」狀況外第一名山口杉太如是說。

      「要不然親一下下就好,我已經很優待了…」高井對於自己開出的項目一再得修改有些不滿,但看水野那種表情不改似乎會挨打。

      水野仍然紅著臉,藤村正可憐兮兮地摸著自己被拖鞋打中的鼻子。

      和藤村接吻,確實不是第一次。甚至對兩人的關係來說已是家常便飯。

      但水野並未公開兩人的關係,不曾在這麼多人面前做出如此親密舉動,更別說要自己主動。

      「我…我沒辦法……」水野低下頭,此時藤村以來到自己面前。

      「要遵守規則,龍也。」藤村抬起水野的下巴,溫柔的眼神與口氣幾乎讓水野忘了四週有一群人。

      但水野不可能真的忘記,好幾雙眼睛正盯著他倆瞧,他搖搖頭。又不是自己願意玩這個遊戲,雖然他當了兩次國王,但提出的指定都很客氣,為什麼自己就要遭受如此待遇?

      「一下就過去了,玩完之後沒有人會在意。」藤村的氣息吐在自己臉上,水野無法思考,看著藤村的唇一開一合,「只不過是個遊戲。」

      『只不過是個遊戲。』

      「不。」水野推開藤村,向眾人鞠躬,「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你們要怎麼處罰我都行,你們覺得無趣、生氣我也能理解,但我不要玩了。」

      靜默,好一段時間沒有人開口。

      「二號親一號的額頭。」高井再一次放寬指定,怎麼自己抽到國王的時候都這麼倒楣。

      藤村沒有說任何話,甚至沒有一絲笑意,他在水野額上輕輕一吻,水野避開藤村受傷的眼神。

      排除水野後,遊戲又進行了兩輪,之後無聊軍團便草草散去。

      唯有藤村留了下來,一開始便說好今日在水野家過夜,但水野此時希望藤村能跟著那群人離開。

      尷尬的氣氛圍繞著兩人,藤村自那一吻後沒有說半句話,晚餐只和水野姐妹們寒喧幾句,和福爾摩斯玩了一會兒便到浴室去。

      「今天那小子怎麼那麼安靜?」水野孝子不習慣平時滔滔不覺得藤村突然安靜下來。

      「比賽累了吧…」水野聽見浴室門打開的聲音,打算去洗個澡後早點睡覺。

      「你們要早點休息喔,我們要去看場電影,百合抽到的票。」水野真理子叮嚀自己的寶貝兒子,「真是的…一定要這麼晚啊?」

      「也難得看晚場電影,不快點就來不及了。」水野百合子整了整長髮,三個女人紛紛離去。

      這種時候,竟剩下兩個人。

      浴室內,水野將水開到最大,持續沖著自己的頭。

      藤村那時候的表情…看起來很落寞。

      但是他真的做不到,他無法在大眾面前做出這種事,縱使那不過是個遊戲。

      『只不過是個遊戲。』

      其實這句話最令水野在意。

      藤村漫不經心的個性不禁令水野懷疑,兩人的戀情是否也只是遊戲?

      打開房門,藤村呈大字型躺在自己床上。

      「你怎麼在這裡?」水野脫口而出,隨即才發現自己又說錯了話。

      藤村坐起身子,仍舊戴著受傷的表情。

      「我從來沒睡過客房。」

      「喔…對不起,我忘了。」分明是說謊,水野知道自己進門時的問話根本是不經思考的隨便開口,但不知該如何解釋。

      尷尬的氣氛僵持著。

      藤村抬起頭發呆,水野彆扭地站在門口。

      「對不起。」

      藤村終於將視線從天花板移開,看著突然道歉的水野。

      「真的要道歉的話,現在補回來如何?」藤村微微一笑,雖然只有幾個小時,水野總覺得自己好久沒看到這個笑容。

      「在這之前,我有問題想問你。」水野關上門,低著頭走向藤村,「如果當時一號不是我,你也會和那個人接吻嗎?」

      藤村故作沉思了一會兒。

      「這是規則,還是得親啊!反正只不過是個遊戲。」

      又是那句話。

      「我們之間…也只是遊戲嗎?」

      沉默再次降臨,水野發現自己的新技能是把氣氛弄僵。

      「你這麼覺得嗎?」藤村此時的表情比先前還要難過,「你一直覺得我只是和你玩玩嗎?」

      「不是,只是今天…我不知道,聽到你說『只不過是個遊戲』時,我就覺得好難過。你有時後認真,有時候捉摸不定,我很害怕……」水野努力克制著不要情緒失控,「我怕我只是一廂情願。」

      藤村嘆了口氣,又繼續看著天花板發呆。

      「阿成,」水野已走到藤村面前,「我們不是…」

      藤村的臉在自己面前放大,兩人間幾乎沒有距離。

      「你欠我一個吻。或者說…欠高井國王的。」

      「阿成…」

      藤村閉上眼睛,水野無可奈何,以極快的速度在藤村嘴唇碰了一下。

      「好,剛剛的是遊戲。」藤村睜開眼睛,在水野反應過來之前將水野壓在床上,「現在,我要來真的了。」

      「什…」不給水野開口的機會,藤村堵住水野微開的唇。

      深吻,直到水野的雙唇紅腫,才依依不捨地牽著銀絲線移開。

      「你覺得有國王命令我這麼做嗎?」藤村認真地注視著水野,「國王命令藤村成樹和水野龍也談戀愛嗎?」

      水野搖搖頭。

      「當然沒有。」藤村粗魯地將水野的襯衫退去,一邊舔著水野白皙的鎖骨,「我抱你,是我自己想;我吻你,是因為我高興;我愛你,是出自我的真心。」

      所有的衣物都被退去,水野赤裸性感的身軀毫無保留地展露著。

      「沒有人叫我這麼做。」藤村輕咬水野胸前尖起的小丘,水野忍不住呻吟出聲,藤村伸手搓揉著另一紅莓,「你今天在大家面前拒絕我,我才難過。」

      「我…我不要在大家面前……」水野抗議。

      「好、好,我知道你害羞。」藤村又給了水野一個足以窒息的深吻,「所以,我現在要通通討回來。」

      水野知道通通討回來不是什麼好事,但今天沒給藤村面子自己也有錯。

      「龍也,轉過去。」藤村將床頭櫃內的一小瓶潤滑乳液拿了出來,那是自己放在水野房間的。

      「用那個會弄髒床單。」

      「反正一定要洗的。」藤村邪惡地笑了笑,將乳液自水野的尾錐傾倒,冰涼的乳液順著溝流入私密處,水野的前端跟著挺立起來。「而且龍也很喜歡,不是嗎?」

      「哪有啊!」水野紅著臉,感覺到藤村沾滿乳液的大手正套弄著自己以充血的前端,快速地逗弄著自己的敏感帶,不給任何喘息的機會。

      藤村熟練的技巧花不了多久時間便將水野帶入高潮,水野緊抱著枕頭,掩蓋連自己都沒聽過的誘人呻吟。

      細長的手指毫無預警地探入後庭,在水野適應之前第二隻手指也跟著深入,水野痛得流出眼淚,卻忍著不叫出聲。即使塗了乳液,藤村從前總是溫柔細心地輕撫著自己身上每個角落、吻著每個敏感帶、偶爾戲謔地逗弄著,直到水野完全放鬆,準備好接納自己……真傻,藤村的愛怎麼可能只是遊戲?

      「龍也,抬高一點。」原來按壓著內壁的三隻手指突然退出,藤村漲得難耐的分身一股腦兒直攻後蕾。

      「啊…啊……」痛楚直逼而來,水野的淚水滴落在枕頭上,腰配合藤村扭動著,極力討好藤村。

      「你今天很配合喔,」藤村笑著,原本扶在水野腰上的手探向水野挺立的分身,輕搔敏感的前端,「沒有人要你這麼做啊。」

      「是我自己…想要……」水野喘著氣,緊捏著枕頭,「因為我…我……我愛……」

      還是不敢說出口,藤村總能輕易出口的話語。

      「害羞的話,就用你的身體讓我感受誠意吧。」藤村用力挺進,不顧水野以溢出血的後蕾,快速抽動著,「再抬高一點。」

      水野的腰痠了,但快感已漸漸取代痛楚,他盡情地發出呻吟,令藤村性致大發。

      滿溢的愛射在水野的體內,藤村暫時抽離,給水野喘幾口氣。

      「我們來猜拳,贏的是國王。」藤村突然提出。

      「不要無聊了。」水野覺得後頭好痛,在櫃子裡翻找軟膏。

      「不管。剪刀、石頭、布!」藤村像個孩子般出拳,水野苦笑著配合。

      「耶∼贏了!」藤村露出燦爛的陽光笑容,「今天水野龍也要陪本國王做到我滿意為止。」

      水野身子一攤,皺了皺眉。

      「換別的啦…我腰痛死了,今天才比賽完欸。」

      「你真的很愛耍賴,」藤村閉起眼想了想,「那麼…本國王要水野龍也愛我一輩子。」

      水野輕笑。

      「不要浪費,我本來就愛你。」

      藤村突然睜大了眼。

      「幹麻?」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咦?」

      「再說一次∼再一次再一次!」藤村緊抱著水野,在他白皙的胸口磨蹭。

      「不要啦!」水野莫名地害羞起來。

      「那今晚就再做三次…」藤村說著,一手已環住水野的腰。

      「啊啊!等一下!」

      「嗯♡」

      「…………我……我愛你。」

      「我也最愛龍也了!」藤村撲抱。

      更會耍賴又過度興奮的國王照樣把受害者操到早上起不來的地步,國王遊戲…沒做好心理準備可不能隨便玩。

    *******

    閑言閑語:嗯咳咳…我完成了這樣(尷尬啥?)

    除了後來才指定的標題”國王遊戲”好像都沒寫到指定項目嘛==

    阿成真的一點都不粗暴,我做不到啊~~~

    如果我說是因為我心疼龍也有人相信嗎?

    不是我捨不得把阿成寫壞喔!(屁)

    黑翼或三水要我寫這種的可能就比較容易

    但是成水這對夫妻在我心目中實在太甜蜜太恩愛了啦><

    好啦~總之我完成了第一篇點文,感謝支持ˇ

    點了成水對我來說算是賺到了(笑)

    話說六月好像快到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