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終點•永恆  (6)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6)

      純金色的短髮散落在白色的床單上

      紫紅色的雙眼流出串落的晶瑩淚水

      理應在享受人聲青春年華的少女

      卻在死亡邊緣徘徊…

      凝視著站在床邊,口口聲聲說要保護她的少年

      我,只能判那女孩死刑。

      ─史黛拉,妳又在發什麼呆啊?

      爽朗的笑聲還在耳邊回響,翠綠色的雙眼在黑暗中逐漸失去光芒。

      …奧…爾?

      她不安的眨著眼睛,縮在黑暗中的一角,愣愣的看著藍髮綠眼的少年微笑對她伸出手。

      ─走囉,史黛拉!尼奧在叫我們啦!

      她轉向右邊發聲的來源,對方也站在那裡對她揮手,梅紅色的雙眼透露出些許的困惑,再回頭看看眼前的少年─

      「啊!」

      她驚恐的發現,不知何時她的周圍佈滿了少年的身影,不約而同在喊著自己的名字,聲音起伏有高有低,有的雙手隨意插在口袋對她微笑,有的蹲下平視她的眼睛,有的正要往前走,卻轉頭呼喚著她…

      ─史黛拉…史黛拉…

      這是什麼…好可怕─!

      「不要───!!!」

      無法承受心理上的恐懼,她閉緊雙眼,抱著頭痛苦的尖叫出聲…

      在這同時,一陣冰冷的黑暗襲來,將包圍在她身邊少年的身影一次消除,四周瞬間安靜下來,史黛拉抖著身子緩緩抬起頭,她喘著氣看向眼前的一片黑暗,此時,溫熱的淚水從眼眶緩緩滑落,恐懼從她眼中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重重疑惑…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下意識地摸著臉頰,不知道自己的淚水從何而來。

      緊接著,在黑暗的盡頭出現一束光芒,她眨了眨眼,從地上慢慢爬起來,純真的笑容在臉上綻放。

      ─「該起床囉!史黛拉。」

      另一道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低沉讓人心安的男性嗓音吸引著她,在那光芒的盡頭。

      「尼奧!」

      她開心的輕笑出聲,毫不猶豫地往光芒的方向跑去,任由溫暖的金光包圍住自己,她抬起了右手擋住刺眼的光線,唇邊的燦爛如花的笑容不曾褪去…

      然後,睜開了眼。

      史丁格放大了兩倍的臉映入眼簾,史黛拉並沒有受到驚嚇,只是困惑的眨眨眼睛,然後從紫紅色的絨布上撐起了身子,跪坐在上面。

      「史丁格?怎麼了?」

      「沒事。」他聳聳肩,然後將雙手插在口袋,轉身往門口走。「尼奧本來說,妳一醒來以後,要我們一起去找他…不過現在傳來了緊急消息,說ZAFT發現羅德尼亞實驗室,現在正在開會討論對策的樣子…」

      「ZAFT…」史黛拉輕聲念著這個名稱,在腦海的深處憶起了黑髮血眸的少年。「羅德尼亞實驗室是…?」

      「就是我們生長的地方啊。」史丁格回頭看了她一眼,打開了房間的門。「不過現在那邊早就廢棄了吧…應該只剩下一堆死屍…」

      最後一句是喃喃自語,音量雖然很小,不過在儀器全部停止運轉的靜謐房間中,聽的格外清楚。

      …死?

      史黛拉不由自主的顫抖,梅紅色的瞳孔無意識睜大,就連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

      ─死?

      ─史黛拉不會死,我會保護妳的!

      溫暖的體溫,熟悉的懷抱,黑髮紅眸的少年再次出現在眼前,溫柔的對自己微笑。

      然而,下一秒卻出現一架MS的身影,殺氣騰騰的往自己砍來─!

      「騙子…!」無神的雙眸聚集了焦點,梅紅色的雙眼映出了白色的光。

      ─他在,羅德尼亞實驗室!

      「史黛拉?」遲遲沒聽到後面的腳步聲,史丁格疑惑的轉頭,下一秒,一抹白色的影子從眼前閃過,從門縫中竄了出去。

      ─糟糕!

      意識到那是史黛拉的時候已經為時以晚,史丁格反射性的往前一抓卻落了空,他不耐煩地輕嘖了一聲,連忙抓了門邊的通訊器直撥格納庫,也不管接聽的對方是誰就扯了嗓子大吼。

      「格納庫的,抓住史黛拉!別讓她坐上MS!」

      然後再撥了另一組號碼,通知正在開會中的尼奧。

      然而,這個基地雖說有一定的規模,實際上也沒有很龐大,再加上當時為了方便,所以將他們睡覺的房間設計在格納庫的樓上,一出去的走廊剛好就是面對中空的空間;對經過肌肉神經調整,因而身手矯健的他們來說,一樓的高度根本不是問題。

      所以,當維修班的技師全數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史黛拉早就用手刀砍昏一個維修師,跳上升降機了。

      「慢著!」

      下面的人徒勞無功的喊著,然而史黛拉只是往下瞪了他們一眼,冰冷的丟下一句。

      「讓開!」

      「等等!史黛拉─」

      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鑽進駕駛艙,她熟練的啟動系統和電源,梅紅色的雙眼露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

      ─她一定要阻止,阻止那個人─

      ─「我是真,真•飛鳥。」

      溫柔的笑靨在眼前一閃而過,史黛拉豪不猶豫拉下了操縱桿,MA-81R的兩個光束突擊砲應聲射出兩道刺眼的綠光,將側邊的牆壁打了個大洞。

      接著,她踩下了踏板,Gaia一躍而出離開了基地,然後轉變成MA的型態在地上奔馳。

      ─一定要保護那裡…!

      在混亂及零碎不堪的記憶中,那是在腦海深處浮現的信念,此刻,宛如一團烈火在她的胸口熊熊燃燒著。

      *******************************************************

      一顆沉默的炸彈在小小的會議室中炸開,塔莉亞、阿瑟和真震驚的瞪著神色自若的卡佳里,後者依然忙著翻閱資料,連眼睛都沒抬一下。

      阿斯蘭無奈的嘆氣,看見一臉漠然的卡佳里,他知道,她又把那個冷漠的面具戴上了。

      好半晌,真才又喃喃開口。

      「妳…說…什麼?」

      「我也是到最近一兩年才知道我的生父是他。」嘆了口氣,視線在眼前的資料迅速掃過,然後像是發現了什麼,她翻開下一頁,三張面熟的面孔出現在眼前。「之前我在奧布被養父領養,兩年前的戰爭,我的養父在那場自爆中身亡,我那時候才知道自己的身世。」

      沒等真問下一個問題,她把水藍色的資料夾重重往阿斯蘭手上一放,剛好遮住他正在閱覽的那份,然後她指著上面的照片。

      「你認識嗎?這三個駕駛員是兩年前死亡的,好像是那一批體格訓練中最傑出的三名。」

      阿斯蘭皺著眉,反射性問出口。

      「這個死亡日期…是亞金•杜維那一戰?」

      「所以我才問你認不認識啊。」從奧布的戰鬥開始,他們只要一碰到地球軍就會遇到三架難纏的機體,裝備是很有威力沒錯,但可怕的是駕駛員的反射神經能力,雖說以三對二,然而面對上身經百戰的阿斯蘭和煌,還能讓他們兩機陷入苦戰也很不容易…

      所以她一直有印象,只是不太確定。

      「…應該是吧?」嘆了口氣,阿斯蘭移開眼前的資料,抬頭看著她。「就算是這樣…現在再說這些也沒用了…」

      人都已經死了…而且,這三人已經被藥物折磨到不會思考,說不定到死亡的那刻還在享受戰鬥的快感…

      這些紅色的MIA在他眼中格外刺眼,畢竟對方雖然被改造過,怎麼說還是生命…

      「抱歉。」

      似乎看出他臉上一閃而逝的悲痛,卡佳里輕聲道了歉,然後把資料從他眼前抽走,轉身走到塔莉亞面前,將檔案夾地給她。

      「這裡有登入檔案的序號,可以查查看。」卡佳里說道,指著其中的一段身體檢驗報告。「可能對以後的研究計畫有所幫助。」

      「計畫?」忍不住抬頭,塔莉亞疑惑的盯著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然而,還沒來得及繼續問下去,她發覺桌子用力一震,隨之而來的是分貝破百的怒吼。

      「開什麼玩笑!?這種東西哪能讓它繼續存在下去!?妳這傢伙…說到底妳是來完成那個瘋子的研究吧!?」真兩手撐在桌上對著卡佳里怒吼,然而她只是皺了一下眉頭,轉頭面對那充滿怒氣的紅色瞳孔。

      「真!」在旁邊繼續查資料的阿斯蘭不滿的警告,正想說些什麼斥責回去的時候,卡佳里搶先開口了。

      「我沒有那個意思。」她冷漠的回答,紫水晶的瞳孔中隱約燃燒著一絲怒火。「但是,這是命令,軍隊的命令,我必須遵從。」

      ─所以,她才說軍人好不到哪裡去嗎…

      塔莉亞在心中暗自嘆息,藍寶石的雙眼移到筆記型電腦的螢光幕上,臉上的表情染上些許晦澀。

      「你…!」他一時語塞,然後繼續反駁。「少拿那個當作藉口…!這種東西根本不該存在,既然妳知道這種可能性,妳根本就不應該加入!」

      卡佳里在心裡默默從一數到十,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以後,她做了個深呼吸才又開口

      「我沒有找藉口。」她盡可能保持語氣的平靜,直直望向真的雙眼。「我加入軍隊,就和大家一樣,我有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守護的人─那是絕對不能出讓的,不管以什麼代價。」

      ─一直一直,她都只是為了保護一個人,所以今天,她站在這裡。

      阿斯蘭錯愕的看著卡佳里臉上堅決的表情,他並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她,在亞金•杜維那次出戰前,她也是信誓旦旦的用這種眼神發誓…

      ─「我不會讓你死的。」

      有可能嗎?

      她是,為了他─?

      「所以就因為這樣,繼續這樣製造無辜的犧牲者嗎!?」真憤怒的指著架子上的標本,簡直不敢相信有這麼冷血的人。

      「你不也一樣嗎?」卡佳里沒有正面回答真的問題,事實上也無法回答,因為只要一說了就換阿斯蘭和阿瑪菲夫婦有危險,她寧可自己背負罪名,反正─在他的印象裡,原本的卡佳里•尤拉•阿斯哈的形象也早就全毀,只是個追求虛幻夢想而不切實際的無能國家領導人罷了。

      她不介意以千鶴的身分再毀一次,只希望他能省悟一些事情。

      「你不也是,為了守護某些東西,所以拾起了槍桿殺人?」她咄咄逼人,紫水晶的眼瞳裡散發出談判桌上才會出現的霸氣「你說我製造無辜的犧牲者,那麼那些在戰場上被你殺掉的人,難道就不無辜嗎!?你敢說這些人都是罪有應得!?」

      「但是身為軍人,他們已經有所覺悟了!」真不甘示弱再吼回去,腦海深處閃過史黛拉天真的笑臉。「妳所做的,是讓那些沒有意願上戰場的人變成實驗品!」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那些主動上戰場的人,為了守護而戰鬥的人,死了也無所謂了?」語氣瞬間掉到冰點,表面上聽起來很平靜,然而只有她知道,自己正情不自禁地顫抖著…因為憤怒,也因為驚覺自己的罪過─奧布那次沒有守護好人民而滅國的戰爭,竟然製造出這個雙手染滿鮮血的殺人兇手…

      更可怕的是,他還完全沒有自覺。

      「不要轉移話題!」真再次憤怒的拍桌,要不是怕到時候揮拳會波及到坐在她旁邊的艦長,他早就動手了。「我說的,是這個技術的問題!」

      「而我也說了,那是─」

      「兩人都住口!」塔莉亞覺得頭部有些隱隱作痛,她忍不住怒斥。「夠了,真!她說的沒錯,調查這間實驗室,並且將結果呈報上去本來就是命令!」

      「但是──」

      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外面一聲轟然巨響,力道大的整個地面都在震動,恰好打斷了這個氣氛緊繃的局面。

      「怎麼回事?」塔莉亞皺眉,下一秒,雷的影像出現在她的筆記型電腦上面。

      「艦長,有敵軍的MS來襲,是Gaia。」突如其來的襲擊照理而言應該多少會造成心理上的慌亂,然而雷的臉上找不到任何一絲情緒失控的痕跡。「請問該怎麼辦?」

      聽到這裡,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史黛拉?

      「Gaia?」微愣,最近這兩次作戰,對方的方式總是突襲…這跟在宇宙對峙的時候,穩紮穩打的方法完全不同…這是怎麼回事?

      心裡儘管疑惑,塔莉亞還是開口詢問。

      「只有Gaia?母艦呢?」

      「沒有發現。」美玲的影像也從一旁跳出,然後又補充。「好像只有這一台的樣子…附近也沒有其他攻擊刃的出現。」

      這下連其他人都愣住了,阿瑟的嘴巴更是大大張開,傻眼。

      「我知道了。」塔莉亞鬆了口氣,而後對上阿斯蘭詢問的視線。「阿斯蘭、真,你們去吧。千鶴,妳先留在這裡…機體還沒調整完,對吧?」

      卡佳里點點頭。

      「記得,盡量活捉。」好歹Gaia也是ZAFT開發的機體,能夠回收是最好的…

      「是。」真和阿斯蘭分別向塔莉亞敬禮,然後先後離開。

      走之前,卡佳里不意外收到真憤怒的視線,那個「我們走著瞧」的挑釁眼神…

      「千鶴。」塔莉亞這時又開口,只是語氣裡摻雜著很濃的無奈成分。「真…他比妳小兩歲,可能很多事情沒有妳想得深遠…」

      卡佳里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我知道妳剛來不久…他說的話很多都是童言童語,請妳讓他一點吧…」像那樣高分貝的爭吵要是天天上演,對軍心也是個問題。

      「儘管如此。」卡佳里說出自己的看法,她自己也是在十六歲那年,經過無數次戰鬥後領悟到教訓,所以不希望有人跟她一樣重蹈覆轍。「身為一個MS的駕駛員…握有力量的他,是必須明白這些事情的。恕我直言,在戰場上,力量和信念都是不可缺少的。」

      ─沒有信念,在戰場上恣意揮舞力量,只會招來仇恨,然後迷失方向。

      ─沒有力量,在戰場上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更遑論傳達信念了。

      這正是,她、阿斯蘭、煌、拉克絲,還有所有大天使號成員都深切體會的事實。

      「不過,我很明白艦長您的苦衷,我會克制的。」卡佳里露出一抹微笑,對方頭痛的表情讓她想起以前瑪琉艦長的模樣;那時,自己任意駕駛空中霸者二號,讓她無奈了好久,最後長嘆一口氣…說隨她去吧…

      好懷念…那時的大家…

      感傷的表情在臉上一閃而逝,卡佳里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然而這一切全落在塔莉亞的眼中,她不動聲色,只是輕輕點頭。

      「這段時間還麻煩妳了。」

      「是。」她頷首,正要轉身回去繼續尋找資料時,無意中發現剛才被阿斯蘭丟下的檔案夾─

      一抹了然浮現在她的眼底,她笑了笑,輕易從上面的三張照片中認出煌在夢中顯示,一名藍髮綠眼的少年─

      奧爾•尼達。

      她的另外一個兄弟。

      *******************************************************

      凌晨五點三十八分─

      那天從羅德尼亞實驗室回來之後,不意外聽到Gaia被成功回收的消息,然後駕駛員被真帶到醫務室,強行要求治療─

      事後真被艦長叫過去罵了一頓。

      不過她倒是聽從塔莉亞的命令,不再跟真起衝突─或者正確說法是,她嘗試不再去理會他,專心做自己的事情。

      這樣的相處模式,到目前為止已經過了一個月,期間歷經了大大小小跟地球軍的戰鬥,Royal也在這期間做好調整,因此,算算她也跟著出去戰鬥也有兩、三次,也逐漸適應在米涅瓦號上面的生活─簡單來說,她就定時去格納庫整備機體,正常三餐作息,沒事的時候回到房間整理從實驗室帶回來的資料,以及蒐集地聯情報。

      而阿斯蘭在那之後,就不曾再找她細談,以一般上司對下屬的態度面對她,本來提心吊膽的生活逐漸歸於平淡規律,這也讓她放鬆不少…

      『研發團隊在接觸MVF-M11CMurasame村雨的資料後,提出這樣一個建議:以GAT-02L2短劍L為基礎,結合村雨的變形機構設計一款新型的航空可變MS;這樣不但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開發出一款符合軍方要求的航空可變MS,而且技術風險也會大大降低。』

      『得到了奧布的技術支持,開發計劃的進展異常迅速,研發團隊在對村雨進行構造解析之後很快就完成技術凍結並製造出數架原型機;原型機在一系列的測試中的表現令人非常滿意,甚至超出了軍方的要求。該機在構造上雖然源自村雨,不過與村雨還是有相當差別;在外型上該機沒有採用村雨的前掠翼佈局,而是採用了三角翼結構,也正因此該機被命名為“DeltaDagger”意為“三角劍”…』

      坐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她細細閱讀筆記型電腦螢幕上的資料,卡佳里隨後無奈的嘆氣。

      雖然拜託煌去阻止賽藍家,不過照這個情況看來,恐怕還是慢了一步…。

      現在奧布已經跟地聯解除同盟,處在非常微妙的曖昧關係,然而部份的軍事技術已經流到LOGOS,導致原本GAT系列開發碰到瓶頸的新機,現在已經成功製造出來,這台GAT-X377DeltaDagger“三角劍”的新型機種,火力和機動性都不容小覷,以後也要多加注意才行…

      思及此,她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灌下最後一口咖啡,過於苦澀的味道讓卡佳里的五官皺在一起,她忍不住吐吐舌頭,第七十八次暗暗詛咒阿斯蘭─

      ─黑咖啡到底哪裡好喝了!?為什麼那傢伙以前在奧布的時候早餐天天喝一杯…還說習慣了…

      真是有夠見鬼的味覺…

      半是發洩半是無奈的將手中的紙杯揉成一團,連看都沒看就直接往桌邊的垃圾桶一扔…

      接著,卡佳里像是察覺了什麼,她露出了一抹苦笑,隨手將桌前對外的通訊器打開。

      「進來吧,露娜瑪麗亞。」

      她邊說著,邊按下解開電子鎖的按鈕,大門應聲而開,酒紅色短髮的少女一臉尷尬的站在門口,寶藍色的雙眼正忐忑不安的凝視著自己。

      「呃…早安。」

      「早。」卡佳里好笑的看著手足無措的露那瑪麗亞,忍不住調侃對方。「妳只是為了跟我說聲早安,特地來找我嗎?」

      ─還在凌晨五點五十三分的時候。

      「不、這個…」露那看起來有點心慌,她在醫務室睡太久了,所以想起來走走活動筋骨,然後就到這邊…「我,我只是起來散步…」

      不過她並不否認,走到這裡的時候之所以停下,是因為看到房間裡面還有燈光,所以忍不住多待了一會,因為在療傷的期間,她也聽到一些關於這個房間主人的八卦…,總歸一句,她很好奇一個實力跟阿斯蘭差不了多遠的女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散步?」卡佳里笑笑,懶得再去推敲對方的來意,她朝露那招招手。「既然這樣,那你就乾脆進來吧?再繼續待在門口,我想阿斯蘭可能也會醒來喔。」

      畢竟他是軍人,保持一定的警戒心是理所當然,再讓她繼續待在門口,阿斯蘭被驚醒是小事,麻煩的是很有可能會被他私底下碎碎念─比如通宵之類的事情…

      她可受不了,尤其是經過四十八小時未曾闔眼的現在。

      「喔…好…。」露那眨眨眼,她移動自己的腳步走進房間,好讓卡佳里把門關上。

      「嗯…我這裡只有白開水一瓶。」卡佳里笑著,她站起來從書桌上方的櫃子中拿出一個透明玻璃杯。「唯一的黑咖啡剛才已經被我喝完丟掉了,一大早沒什麼好招待,請妳將就一點吧。」

      「不會。」凝視著她開朗的笑臉,露那緊張的心情放鬆不少,她也禮貌性的露出微笑。「沒關係的。」

      接過卡佳里的水杯,露那在室內找到另外一張椅子坐下,寶藍色的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在書桌前忙碌的她。

      「那,想聊什麼?」將網路上搜括來的資料依序存檔,卡佳里很愉快的坐下,將坐椅轉了個方向,面對露那。

      「咦?」一時跟不上她的思考速度,露那有點反應不過來。

      「難道妳要在這裡跟我大眼對小眼這樣死瞪嗎?」卡佳里笑著,將裝了半滿白開水的馬克杯拿起,仰頭一飲而盡。「軍人的生活已經很無趣了,連和人相處方式都這麼死板,妳不會精神崩潰啊?」

      ─她倒覺得是這個叫做千鶴的人太活潑了…

      露那瑪麗亞在心底暗自嘀咕,不過沒打算誠實說出來。

      「對了,我好像還沒跟妳自我介紹啊。」卡佳里憶起,她不曾好好跟對方聊天,也難怪對方一直對自己很生疏了…「我叫千鶴,千鶴•荻野,請多指教。」

      「我是露那瑪麗亞•霍克,妳好。」仍是有些拘謹的動作,不過露那瑪麗亞的唇邊已經不自覺漾出微笑。

      「傷口好一點了嗎?」卡佳里笑著,雖然這女孩也是軍人,不過可以的話,她不想天天戴面具。「還能這樣出來走動,應該好得差不多了?」

      「啊…這個嗎…」露那尷尬的笑笑,視線移到自己被包滿繃帶的右手。「大概再過幾天就可以拆石膏了。」

      「是嗎?」見狀,卡佳里看似哀怨的嘆氣,活像替對方哀悼一樣。「你還真厲害,有那種耐心慢慢等傷口好,換做是我的話,大概沒過幾天就嚷著拆繃帶了。」

      「咦?」露那瑪麗亞輕笑一聲,有趣的看著她。「我倒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好好放鬆的假期,而且還可以聽到很多八卦。」

      她說著,戲謔的閉上一隻眼睛,看向卡佳里;不過後者不知道是故意裝傻,或者真的不知道,她只是挑眉微笑。

      「比如?」現在她寧願當隻駝鳥,不想面對現實。

      「比如…有人才剛登艦,就昏倒在阿斯蘭身上…結果緊張半天,最後才發現是過度飢餓然後血糖不足…」她板起手指,開始一件一件數。「跟阿斯蘭對吵,跟真也槓上…連拉克絲小姐都敢冒犯,還外帶當眾撲在阿斯蘭身上大哭…」

      不知道是心虛還是有其他情緒因素,紫水晶的雙瞳很可疑的移向別處。

      「啊…是這樣嗎?」完蛋了,她可以想像艦上有多少人開始說她不知好歹,介入婚約成為第三者的謠言…嘖…

      「就是這樣。」看著對方無奈的表情,露那瑪麗亞的唇角微微勾起。「現在妳應該是食堂裡的八卦風雲人物。」

      殘酷的宣言。

      「所以。」卡佳里無可奈何嘆氣,頭痛的將右手放在額際,暗自呻吟。「言下之意是,我看我這幾天還是別去那邊吃飯比較好?」

      「剛好相反。」露那瑪麗亞忍住爆笑的衝動,眼前的女孩現在又是嘆氣又是搖頭,那模樣怎麼看都滑稽。「妳更應該出現在那裡,逃避的話反而更糟糕,越描越黑。」

      「我不想被觀賞。」真是夠了…她當首長的時候被品頭論足還不夠,變成MS駕駛員還要被拿來秤斤論兩嗎?

      「可惜的是,這由不得妳。」露那瑪麗亞總算開始擺出比較正經的臉色,視線也逐漸變的銳利。「從妳一開始高超的駕駛能力,就會引起注意;更別說妳只在軍校裡待了一個月就畢業登艦,就算是調整者,一般女性也做不到如此程度─再加上妳和阿斯蘭相處的模式讓人覺得可疑,而且在戰場上,妳的臨場反應也好的太過嚇人了。」

      「我該說謝謝讚美?」話雖這麼說,卡佳里卻暗自流了冷汗,對方敏感的程度讓她心驚。

      「我可承受不起,阿斯哈代表。」露那甜甜一笑,說出心中的臆測。

      「妳是第二個人看著我說出這個名字。」卡佳里不動聲色,唇邊的笑容轉為諷刺自嘲。「死人是不會復活的,更何況奧布也已經聲明對方已經死了,連國葬都舉行過了,現在才來說這個,不覺得很沒科學根據?」

      當時她就是用這招逼退咄咄逼人的阿斯蘭,可是卡佳里忘記一件事,今天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只看白紙黑字為依據的露那瑪利亞。

      「我的確沒有證據。」露那斷然回答,她和其他人不同,對阿斯蘭帶著些許好感的她,很早就注意到這兩人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感。「可是這是我唯一能找出所有事情裡面,最合理的推測。」

      在跟阿斯蘭那趟去過軍校以後,她就慢慢發現自己的情感,並不是愛情,說到底只是單純的崇拜─

      看見拉克絲•克萊茵在自己的面前撲向阿斯蘭,她覺得難堪,也不否認忌妒,甚至認為自己的條件比對方好太多;但是在看到千鶴的出現時,她心服了。

      擁有高超的駕駛能力不說,即使駕駛著普通的DINN她也能獨當一面,思慮清晰而且信念堅定;幾次作戰下來,身為旁觀者的自己都覺得,她才是那個能站在阿斯蘭旁邊,並且互相扶持的對象;也只有她能卸下阿斯蘭的面具,露出比較人性化的表情…

      卡佳里苦笑著,看著露那篤定的眼神,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

      ─她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嗎…

      只想著自己不能拖累阿斯蘭,所以每件事都拼著全力去做;不管在MS的駕駛技術上,作戰,甚至於在調整機體的時候,她努力想出最好的電路設計讓MS保持最佳待命狀態;她只注意到自己的力量不夠,在很多方面還有不足之處,所以盡力改變…

      結果,反而因為太優秀被識破身分…

      「最合理的…推測啊…」她輕嘆一聲,手肘放在書桌上托著腮。「只有妳這麼想嗎?」

      「我想應該不止我有這種想法。」露那瑪麗亞微笑著,毫不在意自己所說的話對卡佳里造成多大震撼效果。「只是─因為卡佳里•尤拉•阿斯哈在議會被當場暗殺的畫面,騙了不少人的眼睛,所以大家都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次的暗殺是真的。」總算有鬆口的意願,卡佳里苦笑著。「而且,卡佳里•尤拉•阿斯哈的死亡也是事實…那些,並不是騙人的。」

      ─她只是,有了人類不該擁有的力量,得以苟且偷生…

      「…妳好像有很多苦衷?」她微愣,因為對方那抹自嘲又痛苦的表情她是第一次見到。

      「嗯。」卡佳里點點頭,苦澀的將視線轉到螢幕上。「有很多…不得已,卻又非作不可的事情。」

      「非作不可…?」露那瑪麗亞有些不解的回望著卡佳里,困惑。「例如什麼事情?」

      「例如,」她嘆氣,視線垂了下去。

      「我必須殺了史黛拉•魯西耶,不讓ZAFT軍方得到這種禁忌的技術。」

      後記:

      很高興得到大家的支持(鞠躬)

      這真的讓某音受寵若驚

      而且短短幾星期之內,點閱數也不知不覺破了五千(笑)

      只是呢

      某音有點無奈(嘆氣)

      寫到AC文就會寫到墓園,這是再所難免的事實

      只是─

      會恰巧用到同一種花,甚至於同一種意思嗎(默)

      我相信對方絕對毫無惡意

      只是在完全沒有被告知的情況下就用

      某音多少覺得有些不太愉快

      嘛

      當我無聊碎碎唸吧(飄走)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