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 番外 另類的經驗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昨天新戰神有發出的新影片!妳有沒有看?」
「有有!他們真是超強、超帥的啦!」
「天啊,怎麼可以強成這樣∼∼」
「聽說今天還會張貼他們團練時的狀況喔!」
「什麼時候!我要看、我要看!」
又來了,一上線就聽到這群女生在鬼吼鬼叫……瞪了她們一眼,我決定離開公會去外面打怪。
我在遊戲的名字叫做「殺千刀」,是一個戰士,在我們公會裡,我的水準算是中等,跟一般資深玩家差不多,不厲害,但是普通的怪物也能打的動。
才一走出公會城的大門,摩比在我後面追來,他是我進入這個遊戲時,第一個認識的朋友。
「阿刀,走走走,有一個很好玩的隊伍要打地城,我們也去玩。」
也不管我要不要,他就拉著我進行了傳送。
我們來到一個地城的門口,這裡算是中高級區域,對於我這種程度的玩家來說,打這裡的地城會覺得有點吃力。
在我們之前,地城門口就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隊員有男有女,其中又以女生居多。
『摩比,這些人就是隊員嗎?他們連中級的武器跟防禦裝都沒有。』我傳了密語給他。
要來打這裡的地城,中級裝備是基本的必備品吧!
『因為他們是來參觀的啊。』摩比笑嘻嘻的道:『打怪不用他們打,當然也不用穿什麼裝備啦。』
『意思是有高手會帶團?我們不用打怪?』我有點不高興。
雖然我的水準不是很厲害,但是我也不想跟在別人身後撿裝備,而且那些自認為是「高手」的傢伙,大多都很討人厭!
玩遊戲玩了這麼久,我也參加過不少「野團」(路邊臨時找人組成的隊伍),很多自以為厲害的傢伙,在行動之前都表現的很臭屁,一副「你們等一下加油一點,不要扯我們後腿」的嘴臉。
實際行動時,他們變成說一套、作一套,自己出了錯只會怪到別人身上。
「法師,你應該先冰那隻打我的怪啊!」
「補師在做什麼!補的這麼慢,我的寵物都被打死了。」
「那個戰士坦好一點好嗎?」
「引怪引好一點,幹嘛突然拉一團啊。」
總之,任務能順利完成、王可以成功被打死都是「高手」的功勞,滅團、控場不佳都是我們這些人的錯。
並不是說所有的高手都是這樣,我也遇過態度很好的人,可是心裡的那種反感,並不會因為這些好人而消失。
參觀團,顧名思義,就是我們全都不用打怪,所有怪物都留給他們屠殺,唯一的工作就是跟在後面撿裝備,瞻仰他們的威風,順便參觀週遭環境。
一種除了打怪的人之外,其他人都跟裝飾品沒啥兩樣的團。
『你應該知道,我很討厭這種有高手的團,而且我不想讓別人帶著撿裝備。』我想要離開。
『欸,他們不是那種人,相信我!』摩比拉住我,『這個團真的很好玩,而且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要是等一下你覺得無聊,到時你再退隊也沒關係。』
『……好吧。』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我就留下來看看吧,不過,我並不會對這些「高手」抱太大的期待。
「人都到齊了嗎?準備好之後我們要出發囉!」一個扛著大傘的男生笑嘻嘻的問,聲音聽起來十分爽朗。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知道他是誰──新戰神公會的會長,痞子殺手。
他身邊站著一群人,其中有幾個跟他同樣有名,韃羅貓、絕對殺戮、黑戰士、艾奎,他們都是被玩家稱為「高手」的人。
「進去之前還是先跟大家說一下規則,要打怪的人請走前面,只是想進去逛逛的人請等怪物清光再跟上。」
所有帶觀光團的高手都會說一樣的話,說好聽一點就是為了保護大家的安全,難聽一點,就是:沒辦法打怪的人就閃遠一點,不要去干擾到戰鬥,省的被怪物殺了之後,我們還要浪費時間去救人。
不是我個人過於偏激,這段話是我從某個「高手」玩家那邊聽到的話,雖然對方指責的那個人並不是我,但是聽到這種話真是讓人很不爽。
我想,我會開始討厭這些所謂的「厲害玩家」,這句話應該是一個起因。
「阿刀,走吧!」摩比拉著我,快步跑向他們。
「哈囉!又見面啦!」韃羅貓跟他揮手打招呼。
「我帶了我朋友過來玩。」摩比像是傻瓜一樣的笑著。
摩比很喜歡韃羅貓,不,應該說,他很「崇拜」韃羅貓,他將她當成目標跟偶像,收集她所有的消息,甚至期望有一天能在遊戲中遇見她、跟她一起解任務、作戰,我一直覺得那是他在癡心妄想,沒想到他竟然真的辦到了。
至少在目前看來,韃羅貓有記住他的臉跟名字,只是不確定她是將他當成朋友,還是一個認得出臉、叫的出名字的陌生人。
有一些厲害的人自恃甚高,他們喜歡跟厲害的人交往,不喜歡弱者,很徹底的執行「物以類聚」這句話。
不曉得新戰神這群人,是不是跟那些人一樣?
不,就算他們是那種人也無所謂,反正跟我無關,高手跟我們這種普通型玩家,根本就是兩個不同圈子的人……
「在開始之前,照慣例,我們要來舉行大抉擇儀式!」
說著,一個像是吃角子老虎機的東西出現。
「為了表示公平、公正、公開,現在要請在場的一個人來啟動轉輪。」
「我!我可以嗎?」摩比興奮的舉手。
「當然可以。」痞子殺手朝他揮手邀請著。
快步跑到機器旁,起手將橫桿拉下,裡頭的轉輪立刻開始轉動。
「結果是……蔬菜類!」痞子殺手大聲說出轉輪上出現的圖案。
「蔬菜嗎?」艾奎等人陷入沉思。
現在是怎麼了?為什麼他們幾個的臉色都很沉重,而其他人則是一臉……期待?
「照慣例,還沒到王那邊就死掉的人,要接受懲罰。」痞子殺手笑嘻嘻的道。
「加油!我們會好好保護你們的!」新戰神公會的其他成員對韃羅貓他們說道。
「放心吧!就算是蔬菜,我也絕對會好好的活著!」韃羅貓極有氣勢的回道。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走吧!出發了!」摩比搭著我的肩膀,跟隨其他人進入地城。
本以為韃羅貓他們應該會擔任先鋒,搶在前頭斬殺怪物,沒想到他們卻走在戰鬥隊伍後頭,將怪物交給其他公會成員跟我們。
「他們不打嗎?」我不解的問著。
「誰?你是說貓他們嗎?他們是輔佐喔!」
「輔佐?」
「對啊,現在是我們公會的訓練時間,主要戰力以我們為主,他們負責保護一起參觀的人。」
「不過要是我們遇上麻煩,他們也會幫忙,不用擔心啦!」
原來如此……我理解的點頭。
「啊!糟糕!引太多怪了!」
「後面的小心!有幾隻怪物衝過去了!」
原本進行順暢的攻擊,在意外多出兩團怪物後,整個團隊的節奏被打亂,死傷的人數瞬間增加。
「不要慌、不要慌,大家穩著來。」黑戰士開口安撫著,他正拿著一隻翠綠色的青蔥跟怪物對打。
最慌的人是你吧!拿蔥做什麼?你的武器呢!不是有一把很厲害的死神鐮刀嗎?我無法置信的看著他。
「這邊的怪物交給我吧。」絕對殺戮將一顆大南瓜朝怪物砸去,那怪物就這麼被擊倒了。
為什麼拿南瓜打怪?為什麼怪物會被南瓜擊倒?現在是卡通時間嗎?
「看我的──空心菜雨!」艾奎的手一揮,無數的空心菜就像下雨般的砸下,怪物們一隻隻被擊昏在地。
那是什麼樣的空心菜,竟然可以打暈怪物?裡面該不會包著鐵球吧?
「大家小心!」痞子殺手大喊:「我要展開滑滑大作戰了!」
說著,他像射飛鏢一樣的丟出一堆香蕉皮,怪物們踩中香蕉皮後,一個個全都摔的四腳朝天。
「痞子!你的香蕉皮害到我們的隊員了啦!豬頭!」韃羅貓一腳將他給踢飛。
「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抓著摩比,我指著那群人問道。
「拿蔬菜打怪啊。」摩比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
「為什麼要用蔬菜打怪?」
「聽說這是他們的自我挑戰遊戲,打怪之前先用轉盤選擇使用的武器,然後用那些武器來打怪。」
「太奇怪了吧!現在是在打地城耶!他們這樣惡搞,要是因為這樣被滅團了,那該怎麼辦?」
「放輕鬆,現在只是地城練習團,又不是在解任務。」摩比安撫著我。「而且剛才進來的時候就說了,這個隊伍攻擊的主力是我們,貓他們只是負責保護後面參觀的人。」
雖然是這麼說,到時候如果真的滅團,我就不信他們連一聲也不吭!
「好了,繼續走吧!」
解決完突發狀況後,我們繼續往地城內部推進。
「終於安全到第二層門口了!」痞子殺手高聲說道:「按照慣例,又要轉輪盤啦!這次換誰要玩?」
「我、我要!」一名女生快步走上前,橫桿一拉,出現的是甜點。
接下來,他們在第二層的戰鬥武器改成了甜點。
「啊啊,好浪費啊──」痞子殺手一邊向怪物砸蛋糕,一邊心疼的喊:「慕思蛋糕、起司蛋糕、巧克力蛋糕、聖代……怎麼可以用這麼美好的食物打怪物!」
那你就換別的甜點打啊,餅乾之類的應該也可以吧?我頭冒黑線的看著他。
「現在痞子會長應該很希望自己就是怪物吧!」
「對對,他應該很希望大家拿甜點砸他。」
幾名隊員一邊打怪、一邊打趣的說道。
「冰淇淋凍結術!」絕對殺戮喊道。
於是,怪物們被他用一大球冰淇淋凍住,變成了一個個雪人。
「束縛術。」
黑戰士甩出了液體巧克力,這些液體在接觸到怪物後,逐漸凍成固體,而後他放出金色糖絲,將變成巧克力雕像的怪物給牢牢捆住。
「黑戰士,你要用巧克力做怪物模型也就算了,用不著幫他們做造型吧?」韃羅貓苦笑著。
受困的怪物被點綴了花朵與緞帶,那些裝飾品全是以金色糖液製成。
「職業病。」黑戰士無辜的聳肩。
「啊啊,好漂亮!」痞子殺手再度叫著,「小黑,下次我去你店裡的時候,你作一個像那樣的甜點給我。」
「不要。」他果斷的回絕。
「好過份!我們是好朋友吧!你怎麼可以拒絕好朋友的請求呢?」痞子殺手耍賴似的纏上他,「拜託啦!作一個甜點給我,小一點沒有關係,好啦∼∼」
「痞子,我現在就送你一個吧。」絕對殺戮抓起手邊的巧克力雕像,直接往他身上砸去。
「哇啊──」痞子殺手直接被雕像壓倒。
「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也送你一樣好了。」艾奎加上一個兩層高的蛋糕。
「好、好重。」
「會重嗎?」韃羅貓笑嘻嘻的道:「我還以為你會說『這是甜蜜的負荷』呢!」
這些人……真的是高手嗎?看著他們打打鬧鬧的樣子,總覺得他們跟小孩子沒什麼兩樣。
「嘿!有怪物衝去了!」
應聲回頭,一隻牛頭人正好朝觀光團衝去,我立刻衝上前舉刀攔阻,順利將怪物擋下。
「阿刀,旁邊還有兩隻衝過去了!」摩比朝我大喊。
該死,要是我現在閃開,後面這團人就死定了。硬著頭皮,我決定一個人對付這些怪物。
先將跟我對峙的怪物踢飛,然後再攔住衝來的兩隻,使用交錯式攻擊,努力拖延住他們。
但,這樣的情況對我來說還是太過吃力,身上冷不防的被砍了幾刀,好不容易擋住兩隻怪物的攻勢,另一隻的大刀卻迎面落下。
不行了。依照我目前的血量,被那刀砍中之後,我應該就會掛了。
「磅!」一樣物體從眼前飛過,順勢將面前的三隻怪物掃倒。
定眼一看,飛來救援的東西是一個人──痞子殺手。
雖然不清楚狀況,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不是自己衝過來。
「好險,還好有趕上。」韃羅貓出現在我身旁,笑嘻嘻的為我治療。
「這叫哪門子的趕上啊!」痞子殺手氣呼呼的從地上爬起,「死阿戮,你竟然用我來攻擊怪物!犯規!」
「我是丟甜點,沒有犯規。」他指著痞子殺手腳邊的巧克力怪物雕像。
「就是說啊。」韃羅貓認同的點頭,「誰叫你要跟雕像抱在一起。」
「什麼抱?我剛剛是被雕像壓著!」痞子殺手抗議著。
喂喂,在你們吵架之前,是不是先注意一下情況?
「痞子,怪物站起來了,快退開。」韃羅貓提醒著。
「把我丟過來又要我退開?當我是小狗啊?」
「那我只好將你跟他們一起埋了。」
她起手一揮,一個跟車子差不多大小的超級大蛋糕就這麼砸下,痞子殺手在最後一秒順利閃開。
「好險。」他心驚的拍拍胸口。
「好可惜。」韃羅貓搖頭惋惜。
「什麼?妳剛剛說什麼很可惜?」
「是真的很可惜啊,一個大蛋糕就這麼毀了。」她面不改色的說道。
老實說,我覺得她說的可惜是另一種意思。
「欸,你是摩比的朋友對吧?」韃羅貓看著我,「叫做……阿刀?」
「嗯。」
「下次遇到剛才的情況時,先攻擊他們的腳。」她笑著建議。「看是要掃倒還是用武器砍,一旦失去行動能力,怪物也就只能隨便你殺了。」
原來還可以這麼做啊……這種打法讓我感到意外。
「走吧!朝下一關邁進!」痞子殺手搭著我的肩,帶著我往前走。
第三層,他們的武器終於正常一點了,是各類的運動用品。
「打擊出去!是一個右外野的安打!」痞子殺手興奮的喊:「右邊的朋友請小心,不要被怪物砸到!」
「看我的三分球投籃。」
艾奎抓起一隻怪物丟向高空,空中飄著一個籃球框,怪物就這麼被丟入籃框裡,硬生生卡在上頭。
絕對殺戮配戴拳擊手套,將怪物當成沙包毒打,黑戰士拿西洋劍進行攻擊,至於韃羅貓……
她穿著直排溜冰鞋,在怪物們的身上、頭上到處跑跳,有時還會直接用腳將怪物們撂倒。
「怎麼覺得……怪物好像變弱了?」旁人私語道:「好像被貓他們打著玩,完全無法招架。」
「這只是他們力量的十分之一。」
「如果讓他們拿真正的武器,這些怪物根本活不了這麼久。」
「……也許怪物會想要快點被殺死,早早解脫。」看著那些怪物的慘狀,我同情的搖頭。
走下樓梯,我們終於來到魔王所在的房間。
「來來來,緊張的時刻來了!」這一次,痞子殺手拿出的不是吃角子老虎機,而是一個射飛鏢用的標靶。
「來吧!你們是這場訓練的主角,由你們來決定次數。」痞子殺手朝他們公會成員招手。
其中一人面露不安的走上前,從痞子手上接過飛鏢後,他的雙眼被矇住,飛標靶也在這時候開始轉動。
飛鏢射出,命中標靶上的一個數字。
「三十!」痞子殺手說出了上頭的數字。「竟然是整數耶!真好!」
「三十次要打多久啊?」
「天啊!我快暈了!」
「慢慢打囉∼∼」痞子殺手笑道:「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
「要是你們趕時間或者覺得無聊,可以提早離開沒關係。」黑戰士對觀光團說道。
「現在是怎麼回事?」無法理解狀況,我問著摩比。
「他們要打王打三十次。」
「啊?為什麼?就算他們殺王殺了很多次,魔王也只會掉一次寶物啊。」
地城裡的魔王跟怪物一樣,被殺死之後會再度重生,雖然是同一個魔王,但他每次掉的寶物都不同,為了避免玩家故意留在原地,等著打王跟收集各種寶物,遊戲進行了設定,一趟地城只會掉一次寶物,除非我們退出地城重新打過,不然是不可能拿更多東西。
「這大概是他們的一種訓練方式吧!」摩比朝我聳肩笑著,「你不覺得這樣很好玩、很有挑戰性嗎?」
這樣算是……好玩嗎?我不懂他們的邏輯。
「好了,開始吧!」
號令一下,負責戰鬥的我們立刻衝上前,展開跟魔王的纏鬥,這一次,韃羅貓他們幾個完全沒有插手,只是跟其他觀光團的人站在一旁觀戰。
第一回合結束,我們僥倖取得勝利,但是死傷慘重。回到休息區,觀光團的人立刻為我們進行治療。
「魔王要三分鐘過後才會再出現,你們把握時間休息。」絕對殺戮說道。
「摩比,你發動『爆氣斬』之前,要先注意魔王的動作,」韃羅貓提醒著他,「一定要在他準備舉刀之前集氣,不然你的準備時間會不夠,反而會被打倒。」
「好。」
「剛才法師、盜賊跟戰士的三角作戰沒有搭好時間。」黑戰士對另外幾人說道:「盜賊快了三秒、法師慢了一秒,等一下試試看,能不能將時間差調在一秒內。」
「這個魔王也可以用Y型作戰打,你們等一下可以試試看。」艾奎建議著。
原來他們有在注意啊?我感到有些意外,還以為他們只是跟其他人在旁邊聊天,等待我們行動結束。
「阿刀。」突然,痞子殺手搭著我的肩膀,一臉認真的看著我。
是要跟我說我的缺點嗎?我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安的等著。
「你是一個好人。」
「啊?」這句話的意思是?
「不用理他。」韃羅貓一腳將他踹開,「他只是閒著沒事想要騷擾人而已。」
「不。」被踹飛的他,重新爬了回來,「我只是想要發好人卡……」
「發你個頭!」她將他踩在腳下,用力的蹂躪。
「魔王生了,你們該上場了。」艾奎提醒道。
「阿刀,等等,我還沒說完。」趴在地上的痞子殺手再度叫住我。
「什麼事?」這個人該不會又要開我玩笑了吧?
「你在攻擊結束之後都會停格幾秒,這樣很危險,就算要耍酷擺pose,也要閃遠一點∼∼」
「……我沒有擺pose。」
不過,多虧了他的提醒,我才知道原來我有這種習慣動作。
接下來的戰役,每一回合他們都會針對問題點提醒,同時建議新的打法。
第一次發現,原來戰鬥模式那麼多變,我知道不同的職業搭配、打法跟策略上也要跟著改變,但我沒有想到,原來搭配組合一換,連出招順序、節奏也全不相同。
就像摩比之前說的,跟著這個團隊行動,真的可以學到不少。
我們擊敗魔王的速度越來越快,傷亡情況一次次減輕。
另外,我發現到一個有趣的事情,當我們持續不斷的攻擊後,魔王的台詞竟然也因為一次次慘敗而有所不同。
最初,魔王的開場詞自大而且囂張,像是:
「你們這些賤民,我要將你們踩在腳下!」
「愚蠢的傢伙,你們做好死亡的覺悟吧!這裡將是你們的墳場!」
「我要啃你們的骨,飲用你們的血!」
然而,在他慘敗十次之後,他的台詞就改了。
「又來了嗎?你們真是不知死活!」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饒過你們!」
「你們將我這裡當成什麼了?觀光勝地嗎?」
「到底要打幾次啊?我看你們都已經看到煩了!」
接著,在二十次之後……
「夠了沒有?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啊!為什麼要一直跑來煩我!」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就算再打下去,你們從我身上也得不到什麼好處!」
「該死的,沒有人跟你們說,同一個地方不可以逗留太久嗎?不知道的人,去看看官網的規定!」
「吼∼∼再不滾,我就放狗咬人了!」
第二十五次……
「走開!我不想跟你們玩!」
「要是你們再來騷擾我,我就跟GM投訴!」
「你們知道嗎?其實另一個區域的地城也很好玩,而且那邊的魔王有很多寶物,要是你們不知道路,我可以給你們地圖……」
第二十八次時,魔王只是臉色鬱悶的別過臉去,不再開口。
「這次打完就算了吧。」痞子殺手突然說道。
「為什麼?」隊員不解的問:「還差兩次就完成了耶。」
「魔王都被你們打到哭了,不要再虐待他了啦。」韃羅貓同情的說道。
「哭了?」
仔細盯著魔王的臉觀察,赫然發現他的臉頰上蜿蜒著兩行清淚。
「好可憐。」一名女隊員說道。
被玩家同情的魔王,的確很可憐……
因為這樣,我們決定放魔王一馬,不再繼續對戰下去。雖然也有人說,想要試試看能不能打到他趴在地上大哭,不過這個提議被其他很有同情心的女隊員駁回了。
退出地城後,這個隊伍也即刻解散。
「怎樣?跟貓他們組團很有趣吧!」摩比笑嘻嘻的問。
「你應該知道……我很討厭所謂的高手。」
「所以呢?」他有些意外的看著我,「你討厭貓他們?」
「不。」我搖頭,「雖然他們很厲害,但是……」
「但是什麼?」他急迫的問。
「下次他們還要組團的話,通知我一下。」
聽到我轉了話題,摩比先是一愣,而後嘿嘿嘿的詭異的笑著。
「幹嘛?」這種笑容真是讓人覺得刺眼。
「沒什麼,只是覺得某人的個性有點彆扭。啊,我沒說是誰喔!不要對號入座。」
「……」
一開始我就說了,我討厭高手,但是韃羅貓他們不是高手,他們是變態,思想奇怪、強悍的讓人覺得變態的傢伙。
然而,跟這樣的一群人相處,其實很有趣……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