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眼賞圖區   脆笛酥之禍(2)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也想辭退他,可是他是慈禧太后欽點的,除了太后的命令誰也不聽,我也不敢違抗,所以……」

    女孩首次沒了笑容,黯下了一張小臉。

    「說的也是,雖然太后遠在……在哪?巴西還是印度?總之,她的命令的確是比天條還不可侵犯。」

    兩人對視一眼,默契地嘆氣。

    一直在旁邊悄悄觀察兩人互動的學生們,立即驚訝地討論起來。

    向來代表著太陽女神的校花──堂月梅,居然也會出現這種表情?

    而另一個學校的大紅牌,雖然每天來學校的時候都出現這種表情,但感覺今天的氣氛似乎更低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旁同學猜測議論不斷,身為正主兒的兩人卻逕自坐在位置上,各想心事。

    少年單手倚在窗台上,撐著下顎,無焦距的眼睛投向遠方,剛好這棟大樓位置在最側邊,後面便是一座小山,一片綠意讓眼睛得以放鬆休息。

    一直緊繃的神經也抒緩下來,讓他能夠好好把這一切想清楚。

    究竟事情為什麼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

    這一切都得回遡到一個月前──

    路上行人匆匆,眾人無暇顧及旁人,就算現在路邊出現一個哭著找媽媽的小孩,估計他們也不會看上一眼。

    但卻有一個人,吸引著眾人的目光,雖然不會讓他們停下腳步,但每個人在經過他時,都會瞥上一眼。

    那絕對不是友善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一坨飛滿蒼蠅的大便般,雖然鄙夷卻會不由自主看上一眼。

    那是一個目測年齡應該已經躺在棺材裡,身體腐爛到一半的老人,一頭白髮像是幾百年沒梳過般,比雞窩還亂,身上的衣服佈滿了各色斑點,紅色、白色、黃色,還有幾處出現腐蝕跡像,破爛地像是從老鼠堆裡拿出來般,隱約可見原本底色應該是白色,但現在卻染成了個花花綠綠。

    老者的眼窩深陷,像是從出生以來從沒睡過般,黑眼圈的範圍幾乎涵蓋了半張臉,眼球上滿佈血絲,卻光采熠熠,亮的像裝了兩枚燈泡。

    只見那人手裡一個盒子,白色的盒面上三個潦草的連鬼都看不懂的字,佔滿了整個空間,隱約可辨是「脆笛酥」三個字。

    別人是兜售口香糖或彩卷,這個老人卻站在車水馬龍的街上,販賣自製的脆笛酥。

    一道像是出自地獄般的沙啞嗓音,從老者乾裂的嘴唇內發出,只見他臉上帶著有些瘋狂的興奮微笑,搭上他的造型,就像是從精神病院裡逃出來,流浪一陣子的瘋顛老頭。

    「好吃的脆笛酥,有沒有人要買好吃的脆笛酥?」無奈老者的模樣實在太過詭異,就連最善良的天使都不願意接近他,反倒是坐在老者身旁的乞丐,生鏽的鐵罐裡裝滿了紙鈔,完美的大豐收。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