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四十章  一對豐滿豪乳在激情中不斷晃動著,漾出迷人波動,頂端突起的紅梅綻放著,顯得紅馥香軟,令人忍不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想去『熾集團』裡實習。」

      吃到一半,鍾征宴忽然沒頭沒尾的冒出一句不相干的話來。

      「我想去『熾集團』裡實習。」

      她又重複說了一次,這種小事應該不成問題吧?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她鍾征宴──

      一個平凡無奇,路上隨處可見、沒有任何勢力背景的小小孤女,

      終於有了一個可以親近大人物、接觸這樣一個富有權勢家庭的大好機會,

      怎麼可以不好好從這一家子人的身上

      (尤其是這個叫沈浪的惡魔!),來多撈點好處來呢?

      鍾征宴正還在說話中,香軟小嘴兒開開合合的,

      渾然不覺她此刻的樣子,有多麼該死的可愛,

      那微微嘟起的小嘴兒,就像在邀請他親吻,

      不親下去好像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當然可以,不過……妳的嘴邊好像有沾到什麼……」

      心隨意動,沈浪旋即做出動作,順應自己心底的渴求──

      他吻了她!

      那句話語還沒說完,沈浪卻起身靠近鍾征宴,將他性感的嘴印在她的紅唇上!

      這吻原本只是像蝶嬉弄花兒、輕風撫過般地輕柔,

      但她香甜的滋味讓他失去控制,這個吻……

      逐漸加重轉濃!

      她嚐起來的味道,彷彿是最香醇的美酒,讓沈浪忍不住地一嚐再嚐。

      他的吻好似最熾熱的烙鐵,朝著鍾征宴撲襲而來。沸騰的高溫,幾乎要將她灼傷了……

      沈浪的攻勢狂猛,吻的鍾征宴全身無力,癱倒在他的懷中,

      一雙小手則是無力地緊抓著沈浪的浴衣。

      「唔──」

      他反覆的舔弄吸阭,讓鍾征宴忍不住呻嚶出聲。

      他滑溜如蛇的舌,卻趁此時悍然入侵!

      他的舌趁鍾征宴呻嚶出聲的時候侵入她從未有人探訪過的口中,

      恣意妄為著。但光只是一個吻,似乎已無法滿足沈浪。

      他突然將一隻手覆上鍾征宴胸前的渾圓,

      長指還邪佞地夾住頂端的蓓蕾彈扯,

      沒過多久,那蓓蕾即在沈浪的手中顫抖的充血綻放著。

      沈浪還伸出另一隻不安分的手,沿著她姣好的曲線往下探訪,

      來到鍾征宴雙腿中間凹陷的幽谷。

      他分開眼前嬌小人兒的修長玉腿,

      將他早已火熱的,幾乎要爆炸的火熱硬杵,

      迫不及待地置身在鍾征宴的神秘花園口,

      輕輕摩擦著她,帶來異樣的熱燙刺激感……

      鍾征宴喝了那瓶長的像果汁的調酒之後,酒量奇差的她,

      早已神智不清,昏昏沉沉的,根本無力抵抗,縱然她早已酒醒了。

      其實鍾征宴一點都不嬌小,身高幾乎快到一百七十五公分,

      身形纖細、曲線完美,簡直是當模特兒的料,

      但一對上沈浪那厚實堅實的運動家身材,近一百九十的身高,

      硬是讓鍾征宴在他的身旁,變成十足的小鳥依人畫面。

      鍾征宴被這突來的狂猛慾潮弄得迷亂,她的睡衣早已被沈浪撩高至胸前,

      一對豐滿的豪乳在激情中不斷晃動著,

      漾出無盡的迷人波動,頂端突起的紅梅綻放著,

      顯得紅馥香軟,令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採擷把玩一番……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