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 第十五章 《還我頭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們在舉喪前,通常都要瞭解,先人本身有沒有宗教信仰。如果有,就會按照他信奉的宗教儀式舉行,如果沒有任何宗教信仰,我們就會按香港傳統習俗,以道教儀式舉行。"

    阿呆看著葉楓,有條不紊的說著。

    "接下來就是和先人的親屬開會,定下參與喪禮的親友名單,出席參加喪禮的大概人數等等。如果是社會名人,有些身份地位,就要和他們所屬的單位商量,是不是要成立治喪委員會,擬定訃告內容,致悼詞人選等等…

    再下來,就是先人舉殯的過程,基本分為設靈,這是先人出殯前一晚做的事。守夜,傳統上親人會在設靈當晚,在靈堂過夜,但因為曾經發生過有人守夜時,被打劫的事件,所以現在都不會安排守夜的。接下來,就是入殮,就是把先人好好的放進棺木堶情C再下來就是大殮,這堶悼]括瞻仰遺容、封棺、辭靈和進行宗教儀式。"

    雖然知道為先人辦理身後事,很多手續、儀式,但自己一直都無心參與,完全抱者幹卿底事的態度。所以在阿呆為自己講解時,葉楓有著一種頭大如鬥的感覺。

    葉楓一直忙到晚上,要不是智叔打電話給他,他差點忘掉和智叔有個約會。

    葉楓匆匆走到寫字樓,甫一進門,除了看見小倩的父母外,還有幾名陌生人。

    "世伯,伯母!"葉楓向小倩父母微微躬身。

    小倩母親上前捉著葉楓的手,兩眼通紅的,激動得顫抖著說。"楓…小倩…小倩的頭…找到了!"

    聽到小倩母親的說話後,葉楓的腦袋就像五雷轟頂般,呆呆的看著小倩的母親。

    小倩的母親哭著用力點點頭。

    葉楓回過神來,轉頭看著智叔。

    智叔凝重的說。"這幾位警務人員是我的老朋友,這次都多虧他們盡力,才能把小倩的頭尋回。"

    "辛苦你們了!"葉楓連忙上前和幾人握手道謝。"可是,小倩的頭,怎麼真的會被送到堆填區去呢?"

    "這一點我們曾經再到現場查證,發覺一些之前沒有留意到的地方,就是其中一條燈柱較高位置,沾有死者的血跡。推斷是因為當時衝力太大,令到死者的頭髗飛彈上燈柱高位,再反彈進垃圾車的車尾!

因為那是一台非密封式,較舊型的垃圾車,所以便出現這一次罕見的意外要不是智叔再三要求我們到堆填區去,相信死者的頭髗,是不可能有機會找到的。"

    "楓,我們商量過,暫時不會發放找到小倩頭髗的消息,以免那些無事生非的狗仔隊、傳媒大造文章,一切都待舉殯之後才公佈。"小倩的父親說。

    "楓,不過有一件事頗麻煩的!"智叔突然這樣說。

    聽到智叔這樣說,小倩的母親突然號哭起來,小倩父親歎著氣,輕輕擁著太太,但兩行淚再也忍不住淌了下來。

    "雖然失而復得,但因為天熱炎熱,加上在堆填區中被垃圾覆蓋,小倩的頭…己經腐爛得…面目全非!"

    聽到智叔傷感的說著,葉楓的心除了絞痛之外,淚水也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轉。

    *                                                       *

    送走小倩父母和警方的朋友後,智叔領著葉楓走到停屍間的冷藏櫃前,向著兩眼通紅的葉楓歎了一口氣。

    "你要有心理準備!因為小倩的的…"

    不待智叔把話說完,葉楓會意的用力點點頭。

    智叔深深看了葉楓一眼後,眼角偏過一旁,看了葉楓身旁一眼。

    仍然被悲傷情緒影響中的葉楓,全然沒有發現智叔目光的細微變化,只是全神灌注的看著內有小倩頭髗的那扇冷藏櫃的金屬門。

    智叔不知道為甚麼,再次輕輕歎了一口氣,緩緩把冷藏櫃門打開。

    隨著櫃門開啟,一陣和著防腐劑,刺鼻的腐臭味一剎間彌漫著。

    然而;智叔和葉楓並沒有被這令人噁心的味道影響,他一臉虔誠的把那冷藏櫃內那塊移動鋼板慢慢拉出來。

    當移動鋼板上,那一個盛著小倩頭臚,黑色厚身塑膠袋,呈現在葉楓眼前的時候,葉楓忍不住走上前。

    "你想自己打開?"智叔沉聲問。

    葉楓輕輕點頭。

    智叔眼含深意的看了葉楓一眼後,目光再次瞟向他身後。

    看見智叔沒有任何表示的葉楓,也不敢謬然把膠袋打開,只是有點怔忡的看著他,但是仍然沒有發現,智叔那稍為偏移的目光視線。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你就把膠袋打開吧!"智叔看著葉楓說。

    得到智叔的允許,葉楓努力控制微抖的雙手,緩緩伸向塑膠袋。

    當他雙手搭著塑膠袋邊緣的時候,突然一種奇怪的感覺,在意識中不斷回蕩著。那是一種,不想自己打開塑膠袋的感覺,不過葉楓卻很清楚地知道,這一種感覺並不是來自自已內心深處,而是從身邊傳來。

    雖然葉楓的感覺有異,但是理智告訴他,也許這只是自己的心理反射。因為知道塑膠袋的小倩遺容,已經人面全非的影響吧!

    "生死已定,陰陽相隔,看也好,不看也好,又何必太介懷!也許,這一看,能夠更清楚兩心是否相連,相隔,或者可以因此而了卻大家執念呢。"

    對於智叔突然說出這一番話,在葉楓來說,這是對他的一種勸解。

    他懷著感激的視線從塑膠袋轉到智叔臉上時,看見他的視線從自己身旁轉過來。這一種視線上的交流,令葉楓心媟P到有點奇怪,馬上轉身看看自己身旁。

    雖然葉楓並沒有任何發現,但就在這一看之間,那一種不想自己打開塑膠袋的感覺,全然消失。

    "二叔…"葉楓疑惑地叫著。

    "甚麼事?是不是不想看了?"智叔問。

    "不…沒甚麼了!"

    葉楓搖搖頭,雙手再次搭在塑膠袋口的邊緣,毫不猶疑一拉。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