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藺寒狼狽的跌坐在地仰望眼前的少女。
「…真的很抱歉!!」
眼前擁有褐色短髮顯得相當狼狽的少年,帶點兒慌張且笨拙的語氣向對方行禮。
「……」
對方並沒有立即回應少年的道歉,而是默默撿起掉在地上的袋子。
兩人陷入一陣有點尬的沉默。
「那個……你沒有受傷吧?」,藺寒雖然對於對方那強大的氣場感到相當有壓力,但畢竟錯在先,他選擇打破沉默向對方示好。
眼前的美女髮色相當特別,不是褐色更不是金色,而是白色,在白髮之下,是令人驚艷的紫色瞳孔。
「……你是變態嘛?」,紫色瞳孔閃過一絲無奈,先前選擇沉默的他終於動了口。
藺寒被這麼一說才發現從剛剛一開始他的眼睛就從沒移開過對方身上。
「呃……」
見對方收回視線,白髮女子拍拍褲子上的灰塵,俐落的把包包甩在肩上準備離去。
看到對方的動作藺寒才意識到對方要離開的事實,「欸…等等!!」,講完才發現他居然叫住對方。
沒有特別表情的停下腳步,白髮女子偏頭等待接下來的語句。
「那個…能請教你的大名嘛?」,藺寒搔搔頭。
白髮女子酷酷的笑了一下,「落羽。」
不等對方反應過來便徜徉而去。
深夜的風總是帶點刺骨,拂過那炙熱的臉畔,拍醒了不知在原地發呆多久的藺寒。
……嘶……好冷!!
被略微刺骨的寒風拍醒後,藺寒這才發現瘀青的腳踝經過剛剛這麼一跑……
「阿阿阿阿我忘記瘀青啦……痛痛痛………」
恢復寂靜得巷道內傳出有點蠢的哀嚎聲。
這一切的一切要推回約一個半小時前。


依然是一片漆黑。
放下手中門卡,藺寒拍開牆上開關,室內頓時燈火通明。
父母長期在外,自己又是獨生子,原先有一個幫傭,但在對方捲款逃逸後便沒有在另外找人來補這個職缺。
警是報了,但對方已經遣逃出國,父母又對於損失金額不是很在乎的情況下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其實藺寒不是很喜歡回家,冷冷冰冰的家裡總是提醒著他與一般人不同。
人家的16歲是補習補的哀哀叫、電動打得不要不要;16歲的他,要簽合同、要視訊談企業併購。
滑開手機在確認今晚沒有任何事情後,他便換上便服再度出門。
晚上六七點的街道上充斥者滿滿剛下班或趕著等等補習的學生,藺寒買杯飲料往網咖走去。
帶上耳機,藺寒隨便點個youtube裡面長達一兩個小時的音樂後便開始閉目養神。
不過今天稍稍有不同,在他剛闔上眼睛沒多久轟然巨響混合著人們尖叫聲讓藺寒再度睜眼。
這一看藺寒魂差點沒飛走,一抬轎車不知道怎麼回事,撞破玻璃正往他這個方向衝來。
他知道要閃,但手腳像是被灌了水泥般不聽使喚、動彈不得。
「你傻了呀!!?」
一個清脆稚嫩的聲音在混亂中響起,不知道為什麼格外清晰,還沒來的及找到對方,一個黑影撲來硬是讓他往旁邊跌去。
藺寒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他的身體去撞到旁邊的桌腳,腳踝不知道去踢到甚麼爆痛。
真是他媽o o的痛……
這個是在他屁股著地後腦袋唯一想到的事。
不過也沒讓他想太久,隨之而來得更大撞擊聲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拉過去。
失控的轎車在撞到最裡面的水泥牆後終於停止不再往前。
「救、救護車!!快點叫救護車!!」
「天哪!!??是酒駕嘛???」
「幹!!我的手好像扭到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第一聲後,錯愕的眾人也漸漸回神,大家七手八腳的幫忙救援、報警……
「弟弟你沒事吧??」,周圍的人注意到藺寒不少人圍過來關心,還很好心的問需不需要叫救護車。
揉揉發疼的腳踝,確定大概會瘀青一陣子但沒有大礙後藺寒抬頭,「謝謝!!不過我沒事。」
謝絕關心後,藺寒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對了剛剛……
他很確信有個不大的身影衝過來撞他,讓他跌開原本的位子,不然…
藺寒瞄一眼轎車車輪一股寒意油然而生。
可是話說回來,撞他的那個人咧??
藺寒從地上起身,四處尋找可能的身影,神奇的是不論他怎麼找就是沒有看到符合剛剛深影的人。
就在藺寒打算放棄的時候,他意外再不起眼的角落發現可能是他要找的人。
對方似乎也注意到藺寒的視線,她轉身就跑。
「欸!!等等」,藺寒開口喊住對方。
但對方似乎像是做虧心事被抓包般越跑越快,完全沒有打算停下腳步。
藺寒連忙邁開步伐追上去,「欸!!幹嘛跑啦……等等等一下!!」,周圍少數人也注意到這個小騷動,發出了疑問的咕噥,「……奇怪,為什麼網咖會有那麼小的小孩沒有人顧?」,不過很快的救護車混和警車的笛聲響起,大家又把注意力拉回事故現場,沒有人注意到這個相當關鍵的問句。
對方明明看似六七歲上下,但對方速度並不跟他年齡成等比,反而快到很詭異。
一頭烏溜溜及腰的長髮、大大水汪汪的眼睛、吹彈可破的肌膚配上黑色洋裝,如果不是現在要追著她跑,藺寒敢肯定他絕對會覺得內心被療癒了。
衝出事故現場,小蘿莉往巷子內鑽去。
……靠!!
暗暗槓了句髒話,沒有選擇餘地的藺寒也跟著鑽進去,
即便在自己生活好幾年的市區,暗巷對於藺寒來說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世界,在不熟悉巷內路線又加上對方速度快到很詭異的情形下,兩人距離隨之拉開。
事情就發生在這個轉角…
憑著小蘿莉跑的路線記憶追到了這個轉角,滿心是要追上對方的藺寒打死都不會想到巷子內還有其他人。
碰的一聲,藺寒和對方都重重往後跌…
誰也沒想到,所有不正常的一切都是從這個時候開始……


隔天一早,藺寒向學校請了個假,畢竟昨天那樣一番折騰,腳傷成那樣也不方便行動。
藺寒原本預計可以清淨一天,但他沒想到的是,中午十二點剛過一秒他家的門鈴就打破他的美好計畫。
「……這種上課天,誰那麼閒阿?」,抓著蜜豆奶,藺寒用一臉哪個渾蛋不識相的表情開門。
「嗨嗨!!」,對方完全忽略前者那看到他後超級傻眼的表情。
帶著黑框眼鏡,散發出淡淡書卷氣息,卻也藏不住那那有點傻氣的感覺,眼前的人正是他到現在唯一信得過得好友─方明皓。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今天是正常上班上課吧?」
真是見鬼了…
藺寒在看到對方後整個石化,僵了好久才悶悶的吐了句話。
「欸嘿!!我翹掉了。」,方明皓扮個鬼臉回應問句。
藺寒聽道答案後毫不猶豫的送了個大白眼當回敬禮。
「不要讓我扁你!!」,放下手中的飲料,藺寒伸出手長作勢要扁對方。
「呀呀呀!!!饒命饒命……我很脆弱哒。」,一點也沒有身為男生的自覺,方明皓用極度嬌羞的語氣哀嚎求饒。
藺寒那陰森森的表情很明顯的表露你在無恥一點我就走人。
他雖然不是第一次體驗對方所謂的沒節操,但是每次聽到都覺得雞皮疙瘩掉滿地。
玩笑歸玩笑,方明皓看到對方似乎極限後便很識相的轉移話題直奔重點,「好啦好啦別氣,我是過來看你的狀況的……進去說?」
「蛤?」,一頭霧水的藺寒皺眉側身讓方明皓進入室內。
脫了鞋子入內方明皓埽過室內一圈,「嘖,你家每次來都好乾淨。」
如果是外人大概就是謝謝兩字帶過,但身為多年朋友的藺寒很清楚對方所指的乾淨並非表面的家裡的環境。
「恩。」,沒有太大表情變化,藺寒旋身倒杯水給身旁的人。
「……總覺得你家乾淨到有點異常。」,啜口水,方明皓說著每次進來都一樣的評論。
「這方面我又不清楚,你不是很擅長這方面的事?」,一樣,藺寒給的回覆也是每次回答的老話。
瞄一眼方明皓,他很清楚眼前他朋友家是做什麼的…
他朋友擁有一個很普通的家庭,父親是開遊覽車、母親是醫院的護士,不過唯一特別的就是…方明皓他有陰陽眼。
聽說是遺傳到他爺爺,父字輩那邊幾乎代代都是廟公,但不曉得為什麼方明皓的父親就是沒有陰陽眼。
閒話家常過後,也就進入今天的主題。
「所以你說來看我的狀況是啥鬼?」,藺寒他很清楚他臨時請假不是第一天,有時候晚上生意談太晚隔天都會乾脆直接請假。
方明浩沒有急著接話,他拿出手機點了幾下遞給眼前的人,看到對方表情從疑惑變成了然,然後再轉為思考。
方明浩知道對方已經理解他過來的原因。
「我是在收到消息後過來的,阿姨那邊好像動用了甚麼關係封鎖了這個影片和網頁,但在這之前因為是丟在網路上的所以已經有部分使用者看過。」
藺寒在接過手機後看到的是一份影片檔,點開後是昨天在網咖的那個事件,他並不意外昨天的交通事故會被放到網路上,畢竟報紙都刊了很大一個版面,但是影片看到後面他發現這影片是針對他的影片,從事故發生後,錄影者多次的把鏡頭朝向他,在他起身要追那個小蘿莉時對方很明顯得也要跟上去,但才剛跑兩步似乎有誰在叫這個影片的持有者,對方將鏡頭停在他離開前的最後那個位置然後影片就這樣靜止。
「…我不曉得。」,蹙眉思考半晌,藺寒並沒有印像昨天在網咖有看到認識的人。
輕拍對方的肩膀以表示安慰,方明浩很清楚他的這個朋友個性上並不是很容易樹敵,及便是有利益上的瓜葛他都很公私分明,不太會刻意耍陰招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我知道你因為身分比較特殊所以對於自身安全上一向都很細心,而且也不太容易樹敵,但畢竟人心叵測,最近還是少一點單獨行動吧…」,方明浩有時候也替藺寒這傢伙感到無奈,明明甚麼也沒有做只是因為他的家世…
藺寒有些被動的點頭答應眼前眼裡充滿關心的好友。
他看完影片後他的心思並不在被偷拍這件事上,他不知怎麼的很在意昨天那個蘿莉和名字怎麼聽都像匿名的少女落羽兩人。
「…你在想甚麼呢?」,方明號當然也注意到藺寒的被動,心思似乎並不在被偷拍這件事上。
「……我在想昨天救我的那個人……」
藺寒在看完影片後他突然想到一個重點,有誰會放任一個六七歲的小娃兒在外面遊蕩,尤其又是在網咖那種龍蛇混雜的地方…?
「救你…?」,方明皓愣了一下,因為影片是從事故發生後開始拍的,前面車子撞進來瞬間畫面並沒有被錄進去。
見到好友不明所以的表情,藺寒娓娓道出昨晚事故當下及之後他追那蘿莉所發生的一切令人匪夷所思的遭遇。
「……哇賽!!也太奇葩。」,默默聽完事情始末後,方明皓也只能總結出這幾個字。
根本就是小說電影的情節嘛…方明皓在心中暗想。
想了半天還是得不出結論的藺寒決定先暫時把這個問題擱著,他回頭朝他朋友咧個笑容,「算了,這個也不是我們想破頭就能得到的答案,阿錄影的那個傢伙有抓到是誰嘛?」
「…嘛,也是!!錄影那個並沒有抓到,不過已經請警方那邊多多留意了。」,其實還是有幾分擔心的方明皓為了讓藺寒不要也跟著緊張,他回以笑容好讓對方放心。
見到方明皓臉上的笑容,他很清楚方明皓其實是不希望自己太過操心所以才勉強一笑,其實方明皓本身很在意昨天所發生的事。
藺寒並沒有點破自家好友的心思,他看一下錶後提議,「既然你都翹課了,午餐應該是還沒吃的狀態吧?」
「噢對欸哈哈,顧著要跟你講這件事我都忘記我還沒吃午餐,你吃過了?」
經藺寒一提醒,方明皓才注意到自己顧著跑來找藺寒忘記已經是午餐時間這件事。
「沒,既然這樣那咱們去外面吃,我請客!!」,藺寒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閃閃發光的盯著方明皓。
「…剛剛前幾秒不是才說……唉算了…」
不是很贊同藺寒提議的方明皓在看到對方像是小孩子閃閃發光的眼神後就放棄把話說完了。
看到自己目地順利達成藺寒壞壞的朝友人一笑。
「……你時在是超級欠扁…」,睨一眼藺寒,方明皓在心中暗暗嘆氣。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