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斗蓬 第一章  狼心狗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貧富懸殊的社會中,貧者不單止是被欺壓的一群,甚至連生命也只像野草般,生、死,對整個社會來說,都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在繁華的大都市邊緣,散落著不少木屋。住在這堛漱H,每晚只能遙望大都市那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光,根本想像不到,霓虹燈包圍著的生活,或者人性。

    “媽媽,我回來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還買了叉燒和雞蛋回來為你慶祝。”

    小女孩拿著從醫生那媔R回來的藥和一些吃的,開心的打開那薄薄的木板門叫著。

    殘舊的小木屋堙A昏黃的燈光中,患病的年青母親阿菁,掙扎著要下床。小女孩連忙把藥放在同樣殘舊的小木桌上,上前扶著母親。

    母親憐愛的撫著小女孩的頭,臉上泛著愧疚的神情。

    “小麗,媽對不起你……”

    被喚作小麗的小女孩乖巧的搖搖頭。“ 媽,沒有的事!”

    “要不是那位哥哥和美麗的姐姐,媽可能……再沒有機會,和小麗一起生活了!”

    年青的母親扭著小麗,兩眼泛紅的輕聲說。

    “小麗,知恩不忘報,待媽媽的病好了,我們要親自去多謝他們。”

    “媽,小麗長大了,一定會努力工作賺錢,像姐姐和哥哥一樣,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小麗眼中流露著堅毅的目光說。

    “小麗乖,我知道你一定能夠做到的……”年青母親安慰的抹抹眼睛。

   突然,薄薄的木門被人大力踢開,把母女二人嚇了一跳。

    一個面目可憎,年約三十歲的男子,不懷好意的走進屋堙A反手把門帶上,還拿了一把舊木椅把門頂著。

    年青母親臉色一變,勉力站起來護著小女孩。

    “ 你們真的以為可以躲得過我了嗎?” 男子獰笑著,走到二人跟前。

    年青母親鐡青著臉,咳了兩聲。“ 你想怎樣?”

    男子伸出手,摸了年青母親的臉一下,然後把放手放在鼻端嗅著。突地,臉色一冷,一記耳光,把年青母親打的趴在床上。

    小女孩看見母親被打,也不顧自己安危,反過來護在母親跟前。

     “ 你應該知道我想怎樣,還問這個問題,你說你該不該打!"

     男子一臉惋惜的,邊說邊伸手想再摸年青母親,可是小女孩卻一下子捉著他的手,用力一咬。

    男子想不到小女孩竟然有膽量對抗自已,雖然這一咬不算很痛,但也足以諒他無明火起。

    " 賤種!"

    男子毫不留情的,一記耳光把小麗打的倒在地上,嘴角滲血。

    年青母親看見女兒被打,也顧不了臉上疼痛,一下子撲在小女孩跟前抱著她,痛惜的哭著撫著她的小臉。

    " 媽,我......我沒事......" 小女孩忍著痛,咬牙切齒的說。

    男子完全沒有理會母女二人的感受,一邊解著衭頭上的皮帶,一邊走到母親身後,一手扯著她的頭髮,然後一甩,把她甩到床上。

    母親雖然被甩得頭昏眼花,但仍然勉力一個翻身,怨毒的盯著一臉淫笑的男子。

    男子扯下皮帶,走到床前,突地一皮帶打在年青母親身上。

    " 很久沒有這樣打過你,是不是很過癮!"

    男子毫不容情的邊說邊打,每打一記,他便亢奮一分。

    " 不許你打我媽!" 小女孩掙扎著,撲到男子身後扯著他大叫著。

    男子低頭狠烈的瞪了小女孩一眼,一手執著她的頭髮,狠聲說。

    " 不要以為我會放過你,待你多長幾年,我不單止玩你,還要把你賣到妓寨去!"

     " 你到底是不是人,她是你的女兒!"

    看見聽見男子這樣說,年青母親目眥欲裂的,從床上撲起,大叫著伸出十指沒命的向男子抓過去。
  
    雖然年青母親拼了命,但始終病體積弱,男子一轉身,再一記耳光,年青母親被打得軟軟倒在床上。

    男子放倒她後,用皮帶把小女孩雙手捆著,然後把她推倒地上,轉身執著年青母親的衣襟,正想撕開的時候。  

    "咯!咯!咯!"    

    幾下敲門聲,打住了男子的動作。

     "咯!咯!咯!    

    “ 堶惘酗H嗎?”

    一把嬌滴滴的聲音從木門外傳來。

    想不到這個時候有人到訪,縱然知道是女生也好,男子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應對。

    小女孩聽到有人在外面,馬上抓緊機會大喊。

    “救命!救……”

    女孩喊救命的聲音,嚇的男子連忙跳下床,掩著她的小嘴。

    “堶扈u的有人,那我不客氣,打擾了!”

    薄薄的木門被推開,頂著木門的椅子一下子便倒在地上。

    在微弱的街燈映照下,門外那件有點刺目的紅色斗篷在輕輕擺動著。

    看著紅色斗篷擺動著進入屋子堙A男子放下小女孩,有點戒備的瞪著對方,狠聲問。

    “ 你是誰?鬼鬼祟祟的沒臉見人?”

    紅色斗篷仍然微微擺動著,厚厚的斗篷帽把來人的臉都遮蓋起來,她背著男人,拿起倒在地上的木椅,關上門,再把門頂著。

    看著這有點詭異的身影,男子心堶掘T不住開始發毛,但仍然色厲內荏的大聲說。

    “ 喂!你是誰,你知不知我是誰,你肯定活得不耐煩......”

    斗篷帽內傳來兩聲讓男子心跳的輕笑,打斷了他裝出的狠話,一隻塗上紅色甲油,白晰的美手從斗篷內透出。

    男子一雙眼虎的瞪得大大,紅斗篷內的人,除了笑聲嬌美,玉手白晰外,最讓他吃驚的是,在纖纖玉指上戴著一顆,估計價值不菲的翡翠戒指。

    男子的目光隨著那纖纖玉指上的戒指一直往上看,只見那手輕輕一掀斗篷帽,看見來人的樣子時,男子只感到氣血翻騰,唇幹舌燥,欲火再度像火燒心似的狂燃著。

    “你……”男子努力咽著口水說。

    美豔女郎用戴著翡翠戒指的玉手掩著櫻桃小嘴輕輕一笑,向著男子拋了一個媚眼。

    “你是……”男子色膽包天的踏前一步,裝出一臉自以為瀟灑的笑問。

    女郎沒有理會她,走到躺在床上快要休克的母親身邊,用手往她臉上輕輕一掃,母親雙眼一垂。女郎再轉身走到小女孩身邊,把她抱起,拿出一方紅手帕,為她抹去臉上的血痕,然後親昵的吻了她那驚慌紅腫的小臉一下。

    被女郎一吻,小女孩不單止臉上驚慌的神情一掃而空,連紅腫的小臉,也漸漸回復過來。

    "現在痛不痛?" 女郎溫柔的輕聲問。

    小女孩搖搖頭後,視線轉到床上的母親去。

    “不用怕,你媽媽只是睡了!你也睡吧……”

    女郎剛舉起手,想往女孩臉上一抹的時候,小女孩突然認真的看著她說。

    “姐姐,我不睡,我睡了,便沒有人保護媽媽……還有,那個是壞人,姐姐你要小心……”

    想不到小女孩年紀雖小,但卻說出這樣的話,讓女郎微微一呆,然後一笑。

    “小麗真乖!你放心,有姐姐在,沒有人可以欺負你們的……姐姐一見你,便很喜歡,如果將來有機會的話,小麗願不願跟在我的身邊,學點本事保護媽媽?”

    雖然小女孩不知道學的是甚麼本事,但美豔女郎說的任何話,她都知道是對自己好的,忙不迭點著頭。

    看見女郎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內,男子心媞﹞ㄛO味兒。雖然如此,但他一雙賊眼,卻一直盯著對方,而且腦袋堣@直在想,怎樣來一個人財兩得。

    對於女郎為甚麼突然出現,為甚麼她的態度這樣從容,甚至連她進入屋子後,帶上門後還用椅子頂著的大膽舉動,男子全然沒有思考過。

    “咳!啍!這位小姐,請問你是不是她們的朋友?”

    把睡著了的小女孩放在母親身旁後,女郎輕笑著轉身,向男子再拋了一個媚眼。

    在男子眼中,這不是挑逗是甚麼。

    女郎看著男子,風騷的笑說。“ 你想幹甚麼?”

    男子一步一步走近女郎,一臉淫笑的回應。“ 想幹你……想幹的事……”

    女郎掩嘴輕笑的,側著頭,用一雙勾魂眼瞄著男子,輕輕禦下身上的紅斗篷。

    看見女郎斗篷內那玲瓏浮凸的身材,男子的鼻血差點噴了出來,他忍耐不住,猛的一撲上前,把女郎緊緊扭著,一張髒嘴不住往她身上亂吻。

    女郎輕輕扭著身體,男子粗暴的捉著她的粉臉,猛的吻在她的櫻桃小嘴上。

    男子沉醉在女郎小嘴傳來的如蘭香氣,突地;眼睛一瞪,一臉本來享受的表情,漸漸變為驚恐,痛苦。

    他的一雙手在女郎身上亂摸著……不,不是亂摸,是亂推。

    他用盡力氣的想把女郎推開,可是女郎的身體像是鐡鑄似的,不管他如何用力,硬是不能把對方推開分毫。

    男子痛苦的瞪著眼,臉色由噀血的紅,漸漸變為泛青。

    “噗!”

    一聲異響,一對帶尖鉤似的牙齒,從男子的嘴巴,透過喉嚨,絞碎了他的頸椎,再透出後頸。男子連啍也沒啍一聲,整個身體便軟軟的,掛在女郎的鉤齒上,釣在她的跟前。

    鉤齒突地猛張,男子那斜歪的腦袋,經不起這一張之力,發出一聲異響後,便和自己的身體分了家。

    女郎收回伸展出來的鉤齒,看著倒在地上的屍體,忍不住縐縐眉,抹一抹嘴巴。

    “狼心狗肺的臭男人!”

    女郎穿回紅斗篷,走到床邊,俯身輕輕吻了一吻熟睡中的小女孩,然後在她枕邊放下一迭百元鈔票,在屋子塈鉹F一件舊衣服把男子的斷頭包好,再挾起他的屍體,離開木屋,關上木門。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