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蘋果 第五章  一代尤物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何東南的手下,領著馬力和阿祖走到大廳中,馬力連忙向何東南哈著腰。

    “何董!”

    “何東南。”阿祖冷冷的說。

    “你說話小心點,是何董!”何東南身後一名手下咆哮著。

    馬力苦著臉,偷偷看了一旁板著臉的何東南,向阿祖輕輕搖手。可是,阿祖卻完全無視馬力的動作,只是不屑的瞪了他一眼。

    ”我的祖宗,今天我們是來辦正事的……”

    這時候,何東南沉聲開腔。”如果你真的能夠治好我太太的病,我可以不與你計較,但如果你治不好的話,你,今天便甭想走出這大門。”

    聽到何東南這番警告話語,馬力臉色一變,但阿祖卻好像聽到甚麼好笑的笑話似的大笑起來。

    “你這潑皮,你唬你祖宗我!”阿祖一臉不屑的瞄了何東南一眼。

    何東南臉色一沉,他身後的手下再也忍不住,一個箭步沖上,一揮手直拳打向阿祖的臉門。

    阿祖仍然大笑著一閃一蹲,也看不見他怎樣出手,何東南的手下便掩著小腹號叫著一下子挫在地上。

    阿祖看也不看坐在地上呼痛的大漢,一直走到何東南跟前,俯下身,一斂笑容,冷冷瞪著他。

    “像你這些膿包,再來十雙我也照吃不誤。何東南,我不當警察,你便認不得我啦!”

    聽到阿祖這樣說時,何東南才感覺到眼前的花俏漢子有點眼熟。很快的,他腦海中出現一個人的影像,而且還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

    “你……”何東南臉色微變的。

    “你記得就好。”阿祖像是吃定對方似冷笑著說。

    何東南一臉鐡青,也不敢再說甚麼,而且還難得一見的,向馬力投下求助的目光。

    馬力連忙打完場的走到阿祖跟前,低聲和他說著。阿祖聽著聽著,臉色稍為和緩,轉頭看了何東南一眼。

    “如果可以,現在可不可以讓我去見她?”

    說到她的時候,阿祖的眼神不知道為甚麼有點淡淡的輕愁和關切。

    何東南在手下前,只有硬硬的撐著,冷冷點點頭。

    看著眼前的老婦,阿祖完全難以想像,她就是已經息影,跟了大撈家何東南,紅極一時的紅伶,被譽為一代尤物的蘭芳,他年青時曾經深愛過的情人,陳婉薇。

    “薇……”阿祖眼眶含淚的低聲呢喃著。

    在床上昏睡中的蘭芳,像是聽到阿祖聲音似的,那滿是縐紋的臉孔和眼皮一陣跳動。

    一旁的何東南,看的滿不是味兒,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股醋意。

    馬力眼尖的,連忙轉身和何東南低聲說。”何董,接下來的事,我和你都插不上手,不如我們到外面等一下,待我師兄細心察看她的病情。”

    聽到馬力這樣說,何東南一萬個不情不願的,但馬力也不知那來的勇氣,竟然推著他一直離開房間。

    走出房間後,馬力轉身想關上房門,但何東南一臉鐡青的按著房門。

    “好好,不關門,但我們千萬不要騷擾到師兄……何董,你放心吧!蘭芳都己經變成這樣,難道你還會以為,我師兄會對他不軌……”

    馬力想說些開解的話,但何東南一瞪眼,他便把說話都打住。

    房間內,阿祖輕輕坐在床沿,細意的打量著床上的蘭芳。

    “薇……就算你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但我仍然一眼認出是你……”

    阿祖說著說著,忍不住伸出手,摸著蘭芳那滿是縐紋的臉孔。

    被阿祖一摸,床上的蘭芳混身一震,眼皮跳動了幾下,艱辛的睜開了一線。

    阿祖的影像映入她眼簾的一剎,她突然混身一震,眼睛猛的一張。看清楚眼前人真的是阿祖時,她又突然緊閉眼睛,而且還把臉偏過一旁。

    “這是夢……一定是夢……” 蘭芳聲音沙啞的顫聲說。

    “不是夢,薇,真的是我……”阿祖情不自禁的捉著蘭芳那外露在被外的手。

    房外的何東南看見阿祖不單止撫臉,還捉手,氣得一臉鐡青想沖進房間,馬力一把把他捉著急說。

    “沒事沒事……你也有聽過醫生看病,望聞問切嘛,剛才撫臉是望,現在執手是切……”

    何東南一雙眼像是要噴出火焰似的底聲吼著。”他拿著蘭芳的手貼在臉旁!”

    馬力聞言轉頭一看,心中一跳。“都說……望聞問切,現在是聞……聞她的皮膚有沒有異常的味道……這個……哎吔,你不懂的啦!”

    馬力邊說,邊抹著額角的冷汗,心中不斷祈求著。“我的祖宗,你怎麼連這樣的老太婆也不放過!她滿身縐皮,摸上去過癮嗎…...再吹下去的話,我這個牛皮吹的可要穿了啦!”

    房間中的阿祖,當然沒有聽到馬力的心聲,他真的情不自禁的俯下身,把蘭芳的臉撥過來看著。

    “薇,你到底發生甚麼事?為甚麼會變成這樣!”阿祖的眼淚已經滴出眼眶問。

    可是,蘭芳仍然緊閉雙眼,顫聲底聲呻吟著說。”你……走吧……不要……在這堙K…看我……笑話……”

    “不,薇……我不走!我一定會想到辦法治好你,你一定要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阿祖抹一抹差點滴過臉旁的眼淚問。

    房間外,何東南幾次想沖進房中,都被馬力死死捉著。

    “你不要拉著我,你看他把臉俯的那麼低,我要看他是不是在偷偷吻著我的太太……”

    “我的何董,何老闆,何大哥,我都說過望聞問切……他現在是問症,不問清楚又怎可以醫病,你也知道你太太出事之後,嗓子不靈光,不把頭俯低一點,又怎能聽到她的說話,現在的她你也不想吻,難道你會認為師兄會吻……。”

    馬力掙得滿臉通紅的低聲叫著。

   房間內,蘭芳極度辛苦,斷斷續續的把經過告訴了阿祖,但一時間,阿祖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薇,你好好休息,放心,我一定會想到方法救你的……”

    阿祖再也忍不住,輕輕吻了一吻蘭芳那老化的手背一下。

    房間外,何東南直看得要殺人似的。“你看,他在吻她的手,你不要拉著我,我要殺了他!”

    “我的何老闆,何董,他不是吻,是你眼花了啦……他……他……”

    馬力努力的在想著,突然腦中靈光一閃。

    “其實除了望聞問切之外,你有沒有聽過,臥薪嚐膽,問疾嘗糞……雖然你太太不是糞,但只要嘗嘗她皮膚的味道,也可以推斷到病因的,你信我吧,我這師兄真的不會對你現在的太太有興趣啦……”

    “那來這麼多鬼話!”

     何東南一把推開馬力,沖進房中。聽到身後的嘈吵聲,阿祖連忙放下蘭芳的手,抹一抹眼眶,轉頭看著拉拉扯扯沖進來的二人,全然沒有發覺,蘭芳的手被他吻過的皮膚,竟然變回原狀,光光滑滑的。

    何東南甫沖進房中,一下子把阿祖拉開,擋在床前。

    “你看夠了沒有,問夠了沒有?”

    阿祖只是凝重的看著何東南,咬咬呀。”她已經變成這樣了,你還是一樣愛她?”

    “愛不愛是我的事,你管不著!”何東南狠聲回應。

    “你只要回答我,你是不是真的深愛她?”阿祖毫不退讓的。

    被阿祖再三追問,何東南只是咬牙不語,但看在阿祖眼堙A他已經明白,何東南對蘭芳並不是有錢人玩紅星那種態度,而是真的愛著她。

    “好,我答應你,盡辦法治好她!”阿祖咬咬牙,毅然說。

    聽到阿祖這樣回應,何東南一陣激動,轉身坐在床沿,捉著蘭芳那滿是縐紋的手,深情的看著她。幸好他是背著阿祖和馬力,要不然,二人便看見這一位吃通黑白兩道的大撈家,他那通紅的雙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