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這一年微草的成績並不算差,但是就微草的水平而言並不是太好。身為隊長的王杰希感到萬分自責,他從前輩的手中接過了微草,他卻沒能好好的肩負起這支隊伍。

那天晚上夜深人靜,唐錦把王杰希叫到交誼廳,給了他一顆綠色的金平糖,「雖然這些話大概不適合由我說,但是比賽沒有一定的勝負,就像嘉世也不是百戰百勝,微草也不是,只要是比賽,就沒有什麼不可能。」

然後她手一撈把王杰希的頭按在她肩膀上,「今天前輩的肩膀就借你靠會兒吧,現在你哭就是前輩惹你哭,你不哭就是前輩哭鼻子硬要你陪,反正你沒有損失,只是看你要不要溫柔美麗的前輩愛的摸摸抱抱而已。」

舔著金平糖,王杰希不知怎麼著覺得眼睛挺酸的。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