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ENE I -  堂吉訶德 Donquixote 家族守則一、少主的過去不要提,除非你是他妹妹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有時他難免會想,如果當年他那抱持著妄想——大多數人稱之為理想的父親沒有異想天開,想要做為普通人類過尋常的生活,是不是他就不會被這些惡夢纏擾,還要過著沒有家人陪伴的日子。

    他是不在乎那個父親,但母親和弟弟是無辜的,他們甚至比他還沒有反抗能力。曾經他也以為,用父親那愚蠢的腦袋就能換回原本的生活,但誰能想到,那些高傲無能的天龍人也不願再接受唐吉訶德一家,他這才發現,原來世界就是如此不公平,如此殘酷無情,如此的不講道理。天龍人不願意承認他們,下界的人類也無法接納他們,他該何去何從?他能何去何從?

    就像現在,即使躺在病榻上沒有聲息的女人,和自己印象中的母親長得一模一樣———淡杏色的長髮,雖然青灰但仍然精緻的五官及臉孔,長長的睫毛,白皙的皮膚。是的,此人應該是他的母親,堂吉訶德·賽爾米雅———但他仍然不為所動。對現在的他而言,過去的一切紛擾無疑是障礙,他只想將它能拋多遠就拋多遠,但事實證明,老天爺不想給他這個面子,直接將他不願提起的往事一巴掌搧在他臉上。

    「您知道是她吧,大少爺。」

    站在一旁默默看著他神情變換的老婆婆說道。這是一句肯定句,但沒有逼迫的意味在裡面。

    他瞥了她一眼,沒作聲,又把視線轉回女人的身上。

    「⋯⋯是啊,她老了。」

    老太太聽得嘆了口氣。

    「您都多少歲了?身為您的母親,她又會年輕到哪裡去?」

    他沒有回答,也無法讓人看清藏在墨鏡後面的眼神,一時之間,場面冷了下來。

    「奶奶!」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小銀鈴般的甜美叫喚傳來,他怔了怔,轉頭望向打斷他思緒的聲音來源。

    站在門口笑的燦爛的小女孩,一注意到房間裡有陌生人,立刻縮了縮,啪嗒啪嗒的跑到老奶奶腳邊,將自己藏在後面。

    「這小鬼是誰?」

    他笑到,也不是真的有興趣,只是打算隨口問問。

    老奶奶揉了揉女孩的頭頂,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你妹妹。」


-


    小蕾姆蒂從薇菈奶奶身後探出頭來,眨了眨她清澈又圓潤的大眼。

    好高的大哥哥呀,是誰啊?臉色好像不太好看⋯⋯喔?等等喔,他好像是⋯⋯

    他黑了臉,手按了按太陽穴,有些頭痛。

    「羅西南特是男生吧,少騙人了。而且他的頭髮哪是黑的。」

    嗯?羅西南特?這不是我素未謀面的二哥的名字嗎?

    她眨了眨眼,一個惡作劇的念頭猶然而生。

    「我變性了!」

    她說到,笑的甜美。

    薇菈點了點頭。

    「嗯,是啊,你妹妹她變性⋯⋯誰相信啊!」薇菈吼道。「小蕾!我在跟你哥哥說話,別搗蛋!」

    「喂喂喂,什麼哥哥啊,開始嗎鬼玩笑。」他撕牙咧嘴到。「我都22歲了,這小鬼才幾歲。你說是我女兒我還相信,說是妹妹就別開玩笑了。」

    薇菈一個挑眉,看來這位少爺還不願意承認呢。

    「小蕾,」她喊到。「把你媽媽給你的那封信拿出來。」

    蕾姆蒂很乖的「喔」了一聲,往懷裡掏了掏,從衣服夾層抽出比她的手掌大了不少的信封,三步併兩步地跳到他面前,仰頭把信封舉高遞給他。

    以他倆的身高差距,要直接這樣拿到有點困難,所以他舔了舔嘴唇,一個彎腰接過信,嘴角那邪笑的弧度越來越大。

    「還有信哪,咈咈咈咈,這倒是有趣。最好就不要是騙我,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

    「大哥哥手很辣嗎?那肯定不好吃囉?」

    蕾姆蒂不著邊際地問道,而他也沒有打算回應這種問題。

    隨意的拆開信封,他掃過潦草的字跡,眉頭一皺,突然不說話了。越往下看,臉色就鐵青一分,到最後乾脆嘖了一聲,把信往地上一甩,怒氣直飆。

    「事到如今還說這些幹什麼?!」他吼道,把靠他很近的蕾姆蒂著實嚇了一跳。「她以為留一封信,告訴我她這些年有多可憐,我就會動搖嗎?!她對我而言,早在14年前就死了!失蹤這麼久,還以為大家都在等她嗎?!」

    有點失控的一通痛罵後,他撫額喘了喘,感覺一直以來折磨自己的惡夢———或者該說曾經的現實———又從內心最黑暗的角落爆發了。他一直都不想面對,又或者說,他面對的方法,就是一邊試著遺忘,一邊把所有阻礙通通剷除!

    好不容易把嘔吐感壓下來,他看向平躺在床上的母親,應該說,已經過世的母親,又把視線轉向對他而言矮的不像話的蕾姆蒂身上,在心裡咒罵了幾聲。

    但是一個轉身,他又陰惻惻的咧嘴笑了。

    「所以呢?她這又是跟誰生的?她的遭遇確實值得同情,但好歹讓我知道,這個救了她,還讓她生了一個雜種的男人是誰吧?」

    蕾姆蒂眨了眨眼。什麼是雜種?吃的嗎?還有他剛剛心裡罵的都是什麼啊?

    薇菈老奶奶眼睛微張,看向小蕾姆蒂,又看向散落一地的信紙,疑惑。

    「她沒說嗎?我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小人物呢,之前來接他走的排場挺大的,好像是逼著他回老家的。」

    他揚了揚眉,有些意外。

    「喔?那不知道名字,姓氏總該知道了吧?小鬼叫什麼?」

    這下蕾姆蒂終於有懂的了,是問她的名字啊!

    「你好,尊貴的多佛朗明哥先生,我叫蕾姆蒂,唐吉訶德·賽里娜·蕾姆蒂,今年5歲!」她笑道,手還比著個五。「是一名魔法師!」

    多佛朗明哥聽著她那一大串名字頭都痛了,但他還是注意到幾個不對勁的地方。

    不對啊,她怎麼跟他同姓?

    他才剛在心裡納悶,蕾姆蒂甜甜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因為媽媽說,她畢竟是先嫁到唐吉訶德家的,和我爸爸也沒結婚,之後又要請我的兄長們撫養我,自然就不適合用別的姓氏了。」

    是嗎⋯⋯這女人到算是有良心。不過等等⋯⋯

    「小鬼,妳怎麼知道我叫什麼?我沒有自我介紹吧!而且我剛剛什麼都沒有問,你怎麼就回答了?」

    多佛朗明哥如此精明,所有破綻都不放過,反而讓蕾姆蒂有些意外。

    「先生,你真的是耳聰目明呢!我剛剛說啦,我是魔法師,所以我聽得到你心裡說的話!」

    話才剛落,我們的小蕾姆蒂就被一旁很久沒插上話的薇菈奶奶揍了一拳,頭上立刻就腫了一個包。

    蕾姆蒂癟了癟嘴,都快哭了。

    多佛朗明哥挑了挑眉,語帶鄙視。

    「魔法師?這世上那有什麼魔法師!」

    薇菈奶奶嘆了口氣,萬分無奈。

    「大少爺,這世上沒有所謂的魔法,但有像魔法一樣特殊的能力,不是嗎?」

    他一時愣住了,但表情隨即認真了起來,聲音也不自覺的低了幾度。

    「⋯⋯惡魔果實⋯⋯」

    薇菈點了點頭,擔憂的望向在揉自己頭頂的蕾姆蒂。

    多佛朗明哥沈默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的開了口。

    「是什麼果實?」

    「⋯⋯感應果實。老實說,是我見過輔助性最強的果實了⋯⋯」

    挑眉,他詭笑了一聲。

    家族現在挺缺後勤人員的呢,嗯,但老子不是很想照顧這小鬼。

    「咈咈咈咈咈,感應果實啊⋯⋯這倒是有趣。不過⋯⋯」

    「我很棒喔,能力很好用的!」一聽到他在心裡否定自己,蕾姆蒂就開始在推銷自己了。「我還可以跨越時空間看到想要的人事物資訊喔!」

    喔?

    「真的真的!」蕾姆蒂知道他有點心動了,笑容那是燦爛的很。「例如說,商品來源啊、東西有沒有瑕疵啊、或是植物生長情況啊,我都能知道喔!」

    可是養小孩⋯⋯

    不給他遲疑的機會,蕾姆蒂又往他身邊湊了過去,一雙大眼閃閃發亮。

    「我很獨立,只要給我吃的住的就好啦!」

    他沈默了,真的認真的想了一下。現在家族發展的不錯,戰鬥員也越來越多⋯⋯是不是收個後勤的真的比較好啊?

    他又掃了她一眼,內心掙扎。

    小蕾姆蒂早就看穿他的心思,又補上一句。

    「我當間諜很方便的!」

    噹噹噹∼

    「⋯⋯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養一陣子好了。」

    反正就是領她走,讓她加入家族,只要別讓她死,好好運用她的能力就好了嘛。哎,麻煩是難免,但這種能力我們確實沒有,就⋯⋯勉為其難吧。

    不過呢,雖然某人現在嘴上是說勉為其難,但之後不肯妹妹離家半步,甚至成為一個無敵妹控的人,我們就不方便透露是誰了。-

    (未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