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賀文/點文】 追逐時間|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他在做一件愚蠢至極的事,以他的智商來說不可能發生、只有亞那那種性子的傢伙才可能做的事。」他用一種相當極端但也相當好理解的比喻向我解釋凡斯做這件事有多麼不可思議,只是我從他的語氣裡只聽得出調侃,沒有半點驚訝。

「是什麼事?」我將午茶點心端到桌上,勉強問了句。

「追逐時間。」

安地爾的聲音帶著點玩味,我看著他,眼神大概是無趣的吧,從那雙金藍色的眼裡我能看見自己,也對上了他嘲諷意味十足的目光。我很快就轉開來,對於他的話沒有太多思索,就說出了下一句應對。

「你錯了,安地爾,在我眼裡這還不是最蠢的事。」

「不然呢?」

我嘆了口氣說:「當你的主子是亞那瑟恩殿下時,世上所有最愚眛的事都不再愚昧。」

他看來並不滿意我的回答,嘴邊的弧度未減但也沒有再與我對話下去,對我來說這當然再好不過,本來和這人打交道就不是我擅長的事,安地爾壓根不是任何人能夠應付得來的角色——除了凡斯。

「⋯⋯那你在追逐他嗎?」

我被信突如其來的發言嚇了跳,由於她一直沒出聲再加上原本就自帶邊緣人屬性,我完全忘了這裡除了我們外還有第三者這件事。

她的話讓我有些疑惑,我和安地爾不小心對到眼、藍金色眸子裡也有與我相同的不解,但他眼中的思考很快就壓了下去,換上一如既往的奇異笑容,讓人感到不舒服的視線看向信。

「妳指什麼?」

他的眼神已經稱不上友善,雖然態度還是一樣慵懶,但語氣裡有意無意帶出的殺意使我想也不想就出手,在兩人之間設下屏障。安地爾用一種「你這傻逼在幹什麼呢」的表情看向我,我則沒回話。

但信又開口了。

「我是說,你難道沒有在追逐他嗎?」

「這又是神告訴妳的?」安地爾的聲音是笑著的,諷刺輕蔑。

「不是,但在我眼裡看來便是如此。」

「白信,有沒有人告訴過妳,做神不要太多言?」



/2.4
好久沒更新的ㄘㄙ用段子來騙騙更新(X
關於老安和凡斯這兩人的互動關係我還在努力捉摸、嗯,希望玄大這次的番外可以讓我看到很多的他們!!!(好
話說從昨天開始放寒假了,今天馬上放飛自我和同學去吃吃到飽耶嘿(被食物照攻擊的ㄧㄒ: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