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4 - 5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確實…..你如果真的解放我的同胞的話,我們一定會認可你,而且還會將你接納為我們的一份子的 ]

[ 那麼你接受這個交易囉,族長? ]

[ 只要能夠解放我的同胞,不管什麼條件我都會接受 ]
[ 那麼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 “貝琳達.安瑰絲” ,貝琳達是我的名子,安瑰絲則是我們一族的祖先 – 原初之蛇 的名諱,由代代的族長繼承這個姓氏,因為你目前還不屬於我們梅杜莎族,因此你叫我貝琳達就行了 ]
[ 我身旁紫髮的是艾達,紅髮的是希爾達,兩人都是我在處理一族事務的左右手兼貼身侍衛,妳們像葛雷迪先生打聲招呼吧 ]

但艾達與希爾達毫無反應,實際上她們在使用石化之眼倒下之後,從被葛雷迪扛在間上搬運的期間,到被放下背靠枯木,她們就一直毫無反應。
長期逃亡的疲憊加上戰鬥的消耗,讓她們的體力魔力早已空空如也,而發動石化之眼是需要大量魔力體力的,在那種狀態下原本是無法發動石化之眼的,但她們兩個強行發動,代價就是發動完之後,她們就已陷入了彌留狀態。
但當時情況太過危急,以至於沒有人發現她們早已徘徊在生死邊緣,而與她們最為親密的貝琳達,則以為她們是發動石化之眼之後的全身虛脫,以至於沒有注意到,而此時艾達與希爾達的生命也迎來了終結,貝琳達此時才發現她犯了一個致命的失誤。

[ 等等……艾達,希爾達……你們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
[ 拜託……給個回應啊! ]
[ 求求你們……隨便什麼都好……出個聲音啊……這是族長的命令啊…… ]

[ 那個,我想她們已經死了 ]

葛雷迪的聲音既冷靜又冷漠,彷彿艾達與希爾達的生死他毫不關心。
不,是真的毫不關心吧,畢竟她們不是葛雷迪的部下,而且從碰面到現在也才經過了幾個小時,中間還有很大一部份時間是作為敵手與他互相廝殺,因此他的反應是正常的。
但明知如此,貝琳達還是惡狠狠地瞪向葛雷迪,雖然她心裡明白這只是遷怒,但若無法將心中這股情緒發洩到葛雷迪身上,貝琳達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自己內心的情緒,感覺自己會被這傷心欲絕的感情弄到發瘋。
她回想著她們在自己還小的時候就陪在自己身旁,與自己一同成長,一起歡笑一起哭泣,在自己軟弱的時候支撐著她,在自己煩惱的時候替自己排憂解勞,在這一路上與冒險者遭遇時,也是拼命的戰鬥保護自己。
最後在終於得到葛雷迪的幫助,看到了解救同胞的一絲希望時,她們卻離開了自己,貝琳達心如刀割,淚水打溼了她那濃密的潔白睫毛,滑過她白玉般的臉頰,一滴一滴的落下。

[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別說出來啊! ]
貝琳達崩潰的大叫著,心裡雖然明白,但卻不想承認她們已經死了。

[ 拜託……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 ]
[ 我想跟她們獨處一下…… ]

[ ……雖然再過一陣子應該也不會有問題,但不清楚會不會有後遺症,所以我覺得還是盡快復活她們會比較好喔 ]

[ 復活! ]
[ 要怎麼復活? ]
[ 難道你會復活魔法嗎? ]
[ 但那可是大型的多人儀式魔法,而且還需要獻上祭品 ]
[ 你要去哪裡找那麼多人? ]
[ 而且教會隱瞞了儀式所需要的祭品內容,難道你知道嗎? ]
[ 需要什麼作為祭品? ]
[ 我有多少時間可以準備? ]
[ 不論什麼代價我都願意支付…… ]  
大量的問題從貝琳達的口中快速傾瀉。

[ 你就先看著吧 ]

葛雷迪以手勢打斷了被貝琳達一連串的問題,消耗了兩個靈魂之後,將艾達與希爾達的靈魂推回了她們各自的身軀,原本黯淡的死者雙眼,轉變為了生者的清澈眼睛,胸膛也開始了微弱的呼吸,她們一同看向了貝琳達,微微一笑。

[ 沒想到竟然是真的,安瑰絲大人竟然會為我們哭泣…… ]
[ 你的感想竟然是這個? ]
[ 不……安瑰絲大人會為我們哭泣我當然也很驚訝,但該驚訝的不應該是我們的復活嗎? ]

[ 你們……太好了……葛雷迪……你做了什麼? ]

[ 不就是復活嗎? ]
[ 看了還不明白? ]
[ 不過先跟我說說死後的世界長什麼樣子吧,我對這個比較有興趣 ]

[ 我感覺我飄出了自己的身體,看到了大家,其中也包括我自己,你們的對話,安瑰絲大人為了我們哭泣,還聽到你有可能復活我們,然後你就把我推回了我自己的身體,接著我就活過來了!? ]
[ 你也是嗎? ]
[ 所以那些是真的發生的事嗎? ]

[ 嗯……是真的,原來靈魂看得到也聽得到啊,真是長知識了 ]

[ 等等!!  葛雷迪你可以操縱靈魂嗎? ]

三人一同大叫,目瞪口呆的看著葛雷迪,一臉不可置信,因為操控靈魂可是只有高階天使或惡魔才能辦到的高等魔法。
雖然人類中也有教會能使用復活魔法,但那是需要多人的大型儀式魔法,而且還需要所謂的祭品,據推測祭品就是獻給天使代為行使復活魔法的代價,因此僅以人類個人是不可能單獨行使復活魔法的。

[ 那種事怎樣都好啦,我先幫妳們療傷,艾達和希爾達被砍傷了吧 ]

葛雷迪伸手各自按住艾達和希爾達的傷口,正用生命能量刺激她們的自癒能力為她們療傷時,艾達和希爾達卻突然伸出雙手,把葛雷迪往自己身上拉,同時緊緊的抱住不放。
那動作迅速又簡潔,就像是蛇在捕獵時,瞬間咬住獵物後再用身體緊纏獵物的身姿,完全不像是剛復活處於虛弱狀態的人能辦到的。

( 欸? )
( 這麼熱情? )
( 異世界都這樣的嗎? )
( 還是只有梅杜莎是這樣? )
( 我終於也開始受女孩子歡迎了嗎? )
( 好害羞,但是好開心啊!!! )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