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章 獵殺大祭司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高等精靈,簡稱光精靈,他們是一種精通魔法的種族,並在文學跟藝術方面擁有異常的天賦,而高等精靈的確有高傲的資本,他們體內的魔法儲存量是平常人的兩倍,魔法親合率跟其使用效率更是高達三倍之多,並在箭術方面有著登峰造極的水準,甚至研發出把魔法跟弓箭結合在一起也是該族。
  
  崇尚自然的精靈們雖然愛好和平,但這可不代表他們畏懼戰爭,要是真有敢侵犯領域的外敵,精靈們當然也不會客氣的讓那些入侵者們看看號稱虷蛣M之子 衁漱O量。
  
  精靈國家普遍是議會制,分別為貴族議會跟賢者議會兩種,貴族議會顧名思義是由凡德賽司聯盟的貴族官員擔任,而賢者議會則是那些德高望重被推選出的精靈,而在議院外還有兩大勢力分別是徳魯伊跟祭司團,前者負責管理大自然內的紛爭類似法院機構,後者則是預言種族的未來前景,這可不比人類的那些神棍,精靈祭司的預言雖然模糊但都大多準確。
  
  這也導致每次在有大劫難發生前精靈都會動作頻繁,這些高貴的種族總是不屑跟其他異族合作,他們會默默的在大災難發生前將其處理掉,而要是處理不了那將是全大陸生靈的噩夢。
  
  所以,這些精靈們才會覺得自己是所有智慧生靈的保護之盾,這也是他們會瞧不起其他生靈的原因之一。
  
  阿,說生靈不太合適,應該是那些一直對自然索求並不對自然回報的種族,像是人類、矮人、獸人、蜥蜴人……反正只要文明程度超過一定限度且在他們眼中發展過度,都會被視為貪婪的種族遭受歧視。
  
  扯的遠了,以精靈內最強的勢力凡德賽司聯盟來說,每當聯盟內有發起戰爭或是預測到災難這種重大事件時,都必須要有這三大勢力其中兩個同意或是過半數的精靈公民同意才可以執行。
  
  而這次的目標,祭司團的大祭司無疑是一名大人物,祭司團內階級由下到上分為祭司,大祭司,聖女三類,其中的大祭司便是祭司團的骨幹,可想而知其中的難度有多大。

  這次要獵殺的大祭司聽說因幼年的遭遇而非常憎恨人類,長期都是主戰派的其中一人,被命奉處盯上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只是現在總算有人手可以騰出來了。
  
  這次調來了NO.6的格蘿妮卡,NO.12的潘羅克森,NO.17的蜜法提洛,以及NO.47的德彼芬,除了最後面那位可說是陣容豪華,要是以平常的A級任務來算那眾人大概有八成的成功率。
  
  「這次的目標會經過安特羅森林,這裡的駐軍、巡邏隊的時間跟位置我差不多都掌握好了,要是攻擊受阻就採用B計畫….」NO.6的格蘿妮卡理所當然成為隊伍的隊長,此時的精明幹練簡直跟之前一見面就熱情抱來的她成反比,更讓德彼芬覺得兩人是不同世界的人。
  
  也許…...等這次任務完成後就不會再見面了吧。
  
  「喂!德彼芬!德彼芬!」少女叫住恍神的德彼芬,看著心不在焉的他有點小小不滿,而早已看少年不順眼的青年潘羅克森,也提出自己的不滿道:「真是的,這次組織也派好一點的炮灰來吧,這傢伙弱就算了還那麼不專心,是把出任務當郊遊嗎?」
  
  「阿….對不起…...抱歉。」遭到責罵的德彼芬下意識就開始道歉,看到這次同伴連性格都如此軟弱潘羅克森更提不起勁了,連罵都懶的罵只是不屑的嘖了一聲後繼續抱胸聽著隊長說明。
  
  「德彼芬,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要跟我說,我可以再次說明。」格蘿妮卡有些擔心的說,對她來說德彼芬可不止是單單一個隊員,還是……
  
  不,這些話等到任務結束後再說吧,到時候也可以給他一個驚喜。
  
  一想到這進入任務後一直嚴肅板著張臉的格蘿妮卡不禁一彎嘴角露出笑容,而這一幕正好被潘羅克森看到,儘管只是一剎那但少女那發自內心的笑容便讓後者微微愣神,心裡竟是噗通地劇烈跳動一下。
  
  看到眼前的青年發愣少女也知道自己失態了,趕緊繼續保持嚴肅的神情講解任務,彷彿剛剛那段小插曲根本沒發生過。

  ……
  
  黑夜降臨,月光輕輕的灑落在森林裡,此時一名騎著純白色公羊的金髮男子一人在森林中漫步著,那清俊秀麗的臉龐搭上周圍的淡淡月光,有一種用言語說不出的神聖優雅感。
  
  他就是這次目標的大祭司,由於精靈是信仰萬物的自然萬神教,所以他每天晚上總會沐浴在月亮女神的聖光下,說是對於預知未來會有幫助。
  
  而這,也成為了格蘿妮卡小隊的最佳時機。
  
  在大祭司毫無戒備下,披著隱形斗篷跟德彼芬兩人行動的格蘿妮卡用常人根本來不及反應的速度,從上方樹枝以凌厲角度一躍而下,而就在大祭司即將被斬成兩半時一道火星在空氣中擦出。
  
  突如其來的巨力把少女重重推出去,好在身經百戰也碰過不少突發狀況,她馬上冷靜地在半空中調整好姿勢落地,斗篷在攻擊中被扯開,露出真身的格蘿妮卡一擊未得手後便選擇靜觀其變。 
  
  「嘖嘖,真是骯髒的老鼠。」無視了緩慢從樹上爬下的德彼芬,大祭司平靜的就像預測到了一切,在他的旁邊忽然一陣光影顯現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空氣中突然多出一位身材火辣穿著暴露的暗黑色女人,同時在一旁的樹林裡也出現了數位這樣的人。
  
  一切的一切都在陰影中顯現,這是暗精靈特有的隱身手法,而要是在黑夜之中她們的隱身更是連魔法都探測不到。
  
  「暗……暗精靈?」不過身為光精靈跟暗精靈從名字就聽的出來他們水火不容,現在又是怎樣?一個光精靈祭司團的大祭司居然跟一群暗精靈勾搭在一起?
  
  要是現在逃出去,讓其他的高等精靈高層知道的話,不用命奉處出手這位大祭司就會被其他精靈用最殘酷的刑罰處決,而現在其他兩人都被派去牽制附近的巡邏隊,而德彼芬則是因為比起兩人讓他跟自己在一起比較安心也比較安全,儘管是執行最危險的任務少女還是覺得這樣最保險。
  
  這就是,NO.6的實力。
  
  看著大約十幾人的敵人格蘿妮卡眉頭微微皺起,微微側頭輕聲:「在這裡等我。」便衝了出去。
  
  少女的武器是一柄形狀奇特的黑色戰刃,在她衝出去的一剎那戰刃化為八柄小匕首,波浪狀的刀刃同樣致命,而其中四柄在德彼芬周遭守護著,少女則雙手各拿兩柄,剩下的黑色匕首則如同等待時機的毒蛇般漂浮在她左右。
  
  面對十名撲來的暗精靈格蘿妮卡左右開刃,在血光閃爍中兩柄匕首總會挑最恰當的時機刺入敵人最致命的部位,而在旁懸浮的匕首也完全不留手的大肆屠殺,根本無需防禦,少女此時把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詮釋到極致,死亡的舞蹈跳的美麗又致命。
  
  NO.6一瞬間爆發出的實力馬上就讓大祭司一直悠閒的臉出現了一絲驚恐,好在旁邊擋下少女第一道攻擊的暗精靈女人還算冷靜,後者不慌不忙的拿出通訊用魔法石注入魔力,接著馬上衝了出去。
  
  一道道肉眼看不到的元素波紋在森林裡傳出,而衝出的暗精靈女人一時間也跟少女鬥的不分上下,正當德彼芬不知所措時又有更多的暗精靈從森林裡竄出。
  
  也有幾個暗精靈目標鎖定他,不過在四枚黑色匕首的守護下德彼芬倒也是有驚無險,反而是格蘿妮卡因為沒辦法拿出全力,在眾多敵人的攻擊下傷痕累累。
  
  (這樣下去不行!我必須幫助格蘿妮卡!)
  
  慌忙無措的少年雖想分擔少女的負擔,但現在的戰鬥根本不是他能插手的,與其冒然衝進去……還打不如做更有意義的事。
  
  眼前的高等精靈大祭司似乎不如他的同伴那麼強,從剛剛到現在德彼芬都一直在旁邊忐忑不安的看著,也許自身實力可能不如,不過加上這四柄匕首就不一定了。 
  
  這麼想著的德彼芬緊張地嚥下了口水,重新披了隱形斗篷躡手躡腳的偷偷朝大祭司方向走去,幸好現在眾人的眼光都集中在戰鬥力最強的格蘿妮卡身上,包括那名大祭司都沒發現少了一個人。
  
  不過,正當德彼芬悄悄的接近目標時,一道血紅色的劍氣卻從旁飛出直接擊中了少年,讓他隨著慘叫聲像個斷線的木偶般被拋飛出去。
  
  而在聽到德彼芬的慘叫聲,一直流血受傷都不眨眼的格蘿妮卡這下居然慌了神,拼著可能受重傷的風險一口氣把周圍的暗精靈殺退,並以最快的速度突圍朝著少年奔去。
  
  「德彼芬!!」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