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章 六人的戰鬥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都沒事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莫亞看著倒在地上的少女輕輕說道,抹下流在臉頰的淚痕,把雷伊絲跟黑髮女孩一同擺在遠處,而在天空的優彌塔就這樣俯視著他做完這一切。

  「嘖嘖,你可幫我做了一件好事阿,要是等等那個魔法師被戰鬥波及而死了就不好了。」銀髮女孩瞇起眼睛,妖異紫色的嘴腳彎出不祥弧度:「因為,我可是要活生生的親手折磨她到死阿。」

  咻! 啪!

  一枚羽箭突然從側邊疾飛出去,但就在快要接觸到女孩時卻被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原本可以洞穿女孩腦袋的鋒利箭矢就這樣搖搖晃晃地垂落在地,讓優彌塔不禁把目光一轉。

  「喔,說錯了,應該是你們都要被我折磨到死。」

  「妳這個小人!有種解除那該死的魔法護盾下來單挑阿!」看著自己充滿自信的一擊連點成效都沒有,塔蘿拿著經過特殊處理的帝國弓憤怒的朝天空中的女孩叫囂著,為甚麼最近遇到的敵人不是盔甲質量好就是還有額外的護盾呢?

  該死的,要是這些人都穿皮甲自己一定贏的了他們!

  要是眾人聽到一定不會在意這種愚蠢想法,現場除了蓮娜外甚至連狄里恩都拿起劍來戰鬥,六人各自散開包圍著浮在上空的女孩,在看到雷伊絲被擊落時就大概猜出這場戰鬥的結局了,這次所有人都要為了生存而奮戰。

  除了莫亞外,其他人可以說都是剛碰面互不認識的陌生人,現在卻要把性命交付給對方,可以說是在可笑不過的玩笑,不過這卻是血淋淋的現實。

  沒有人可以單獨擊敗優彌塔,因此六人只能選擇合作,儘管從那名黑暗大法師所說的話來看這一切都是莫亞引來的災難,不過都到了這個情勢也沒有人會幼稚地責怪他了。

  不幸中的大幸是,多虧了雷伊絲的元素軍團,他們只需要對付優彌塔一人,這無疑把勝率提高許多。

  當然,如果只以人數來看的話。

  「以最壞打算來說敵人應該還有八成以上的力量,如果她不是個輕敵的傢伙那就會繼續在空中轟擊我們,如果不想個方法把她拉下來,那我們將沒有任何勝算。」看到雷伊絲墜地時,亞德斯早已把眾人聚集起來,開始發號施令:

  「我身上有一顆可以禁空的魔珠,但至少要距離在三米內才有用處,保險起見要有人能夠吸引她的注意力我才能投擲寶珠,你們三個有什麼特殊能力嗎?」

  對於露西跟莫亞他知道兩人雖實力不錯,但面對擁有一整個亡靈軍團的黑暗大法師就有點不堪入目了,只要這三人其中一人有剛剛魔法師的一半實力那他的計畫就能實行了。

  然而很可惜,這三人的實力比前兩人還要弱。

  不過,就算如此亞德斯也不會坐以待斃,多年單獨一人的間諜生涯讓他做好萬事都依靠自己的性格,把期望放在別人身上只是十分愚蠢的行為。

  「那好吧,就等那個魔法師轟炸時你們最好逃的快一點,至少讓她專注在殺掉你們身上,我會盡量隱藏自己接近她的。」對於這種又要自身犯險承擔大任的做法他沒有絲毫怨言,本來一直走過來都是單身一人,這次還有一些誘餌可用已經不錯了。

  從小就沒有人可以依靠,一步一步爬到如今帝劍騎士的位置可都是用盡心力,所謂經驗都是用鮮血堆砌而成,經歷過的腥風血雨亞德斯不會比任何人少。

  「要是這就是你們的激將法,那可就太讓我失望了,雖然說這次不會在大意,不過我還是覺得用全力對付你們太浪費了呢。」跟雷伊絲的戰鬥讓優彌塔有點意猶未盡,現在看到要復仇的對象是如此弱小的敵人,不禁讓她有些發笑。

  不過當看到莫亞,那股恨意便又由心而生。

  「就你這種蛆蟲也敢玷汙塔奇大人的靈魂結晶,要是你沒拿走的話我還能讓你痛快死去,不過現在….. 」那蒼白的臉上露出懾人的笑容,「就只能後悔你們惹到的是黑暗大法師吧。」

  瞬間,在女孩後方早已準備般展開大大小小各個紫色魔法陣,接著如同彈幕 射擊,魔法彈根本不追求準度地在元素生物圍成直徑五十米的圓圈裡展開地毯式轟炸,隨著硝煙蔓延,優彌塔詭譎的笑聲跟話語像嘲笑一樣發出。

  「你們憑什麼跟我鬥?沒有克制骷髏的帝國鐵衛兵,也沒有應付食屍鬼的重裝長槍兵,更沒有那些令人討厭的神聖系牧師…...」想到之前跟哥斯特帝國討伐軍戰鬥時,那紛飛如飛蝗的箭矢、整齊劃一震撼大地的衝鋒、無所畏懼的超凡騎士,那是塔奇大人最輝煌的時候,有十二個跟她實力差不多的不死生物,雖然那些人脾氣都很怪,還有好幾個跟自己爭搶塔奇大人的寵愛….

  儘管沒多好,但那還算是一段挺不錯的回憶。

  但就是那個時後他們也無法跟帝國抗衡,最終淪落到十一位大亡靈不是被殺就是失蹤只剩最後一位存活,就連領導者塔奇都被迫化身成巫妖靈珠來苟活,為他們雖不融洽但卻快樂的生活畫下悲慘地血色句號。

  該死的帝國!不只要殺死塔奇大人,現在連大人的巫妖靈珠都要奪取嗎?

  優彌塔洩恨一般往剛剛莫亞逃竄的方向轟了數十發魔法彈,而當衝擊波把那一區塊的濃霧散去時,她卻瞪大眼睛看到了不可思議的場景。

  那個該死的帝國騎士,身邊居然聚集著為數不少的骷髏!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她僅僅在一瞬間就了解了。

  「這該死的傢伙….」沒想到對方不止拿走靈珠,還理所當然把它當成戰利品來使用,優彌塔的憤怒幾乎快扭曲成實質,就連那握著法杖的手也因極致的情緒變化而微微顫抖著。

  不可饒恕!

  本就蒼白的臉蛋更沒了血色,就連身旁魔法陣也因精神波劇烈動而不斷閃爍著,優彌塔緊咬著牙,用無數魔法陣轟擊來代表自己咆哮的怒火。

  「給我化為塵埃吧!!!」

  轟! 轟!

  就在女孩啟動背後所有魔法射擊陣時,兩聲爆炸聲突兀地從身旁響起,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已經不受控制的往下墜落。

  「怎…怎麼回事…!!」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的優彌塔在墜落時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是那罪該萬死的帝國騎士露出一抹苦澀笑容。

  發生了什麼事?該死的!難道我中計了嗎?中計了嗎?!

  「呼….幸好亞德斯沒有錯過時機,我想霧這麼大應該也沒人看到吧?」擦著額頭滲出的滴滴冷汗,莫亞張開右手掌心露出手掌中浸泡在血液裡的巫妖靈珠,在鮮血襯托下那顆紫色珠子是那麼地妖異且迷人,彷彿世間一切都比不上珠子的美。

  噗!

  五隻指頭緊緊握住,掌裡血液因突然的壓力飛濺噴出,莫亞把珠子放入腰中袋子,繫好繩子後放在身後隱密處,用精神力下達”消失”的指令,只見那森白的骷髏腳下出現了如同沙漠裡的流砂漸漸把骷髏拉進地下,沒兩下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喘了口氣,沒想到能那麼成功地吸引到優彌塔的注意力,而第二次使用比起第一次那強烈的負面感減少了一點,這次把珠子放回去他居然還跟骷髏戰士有一層薄薄的聯繫,就像能感應到它們就在腳底下一樣。

  不知道這是好還是不好,重拾不安心情的莫亞把匕手抽出,深吸一口氣緩緩朝優彌塔墜下的地方移動。

  而不止他,羅伊因跟在有攜帶防禦性魔珠的塔蘿身邊而保住一命,狄里恩則剛好在落彈點稀少的地方幸運存活下來,亞德斯跟露西更是靠著優秀的個人實力躲避攻擊,六人分別在不同方向,朝同一個地點前進。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