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優彌塔的瘋狂競技場(四)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嵐跟莫亞一人各應付五隻骷髏,一個靠蠻力一個靠技巧,不過台上眾人都看得膽跳心驚,尤其是莫亞那不要命的打法,更是讓許多人為之側目。

但這也讓觀眾席的眾人慢慢重拾希望,尤其是那些手邊有棍類武器的人更是抱著原本丟在一旁的兵器生怕被人奪走。

忍痛拔出身上骨刃,那痛楚可不比被捅進去時小,看少年那因痛苦而扭曲的臉孔就知道此時他只是硬撐著不發出聲音。

「呼…呼….」當最後一吋骨刃拔出身體,莫亞才安心的大喘粗氣,正當他以為都結束了,摀著嚴重的腰傷朝鐵籠走去時,身後卻突然出現難聽刺耳的機械運轉聲。

茲茲茲….嘎嘎….

「怎麼可能?不是結束了嗎?」嵐往後一看,瞪大眼睛的看著原本放出骷髏的鐵門居然再次打開,聲音充滿顫抖的大喊道。

莫亞此時的臉色也極為難看,假如出來的還是骷髏,別說五隻了,只要兩隻以上他的小命就得交代在這了,而伴隨齒輪運轉的聲音,一道身影也緩緩走出,幸好這不是莫亞所猜測的白色骷髏。

就算還在陰影裡依然能看到那龐大的身影,黑色影子慢慢淡去,一頭雙眼充滿血絲的黑色巨狼從鐵製巨門裡緩緩走出,一道充滿憤怒的喊叫聲馬上響徹了整座競技場。

吼吼吼吼吼!!!!!!!

單單一聲怒吼,就聽的莫亞耳膜隱隱作痛,額上血管不斷跳動著,臉上也面無血色,不知道是因失血過多還是恐懼所致。

嵐也好不到哪去,當看到黑色巨狼的黑影他的心中就大喊不妙,這一道讓他暈眩頭痛的吼聲更是確認了眼前的怪物。

黑鬃巨狼!

這隻三尺高的黑色巨狼正是帝都大草原附近出沒的草原狼首領,名字也是因身上極為顯眼的毛色而取,雖然之前曾因冒險者的大規模討伐而讓其消失無蹤,但沒想到居然是被逃走了!也不知道這個曾讓冒險者公會大規模動員的三星魔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這些問題也沒時間想了,看這巨狼既憤怒又飢餓的模樣想必是好幾天沒進食,雖然數量不多,不過在它眼中眼前四個小人類還是一頓能充飢的美味佳餚。

伴隨一道吼聲,黑鬃巨狼後腳微微彎起,接著如同彈簧般飛速一蹬,一道黑色颶風挾著不可抵擋的氣勢衝來,五十米的距離瞬間即逝。

聽到風聲,不管自身傷勢的莫亞連忙往旁一翻,萬分驚險的躲開,接著丟棄手上的長槍,拔出放入劍柄一長一短的兩柄兵器。

重心放低,彎起身子,莫亞做好最萬全的戰鬥準備,腰間劇烈的疼痛讓他的神經百分之一千的繃緊,隨時應變接下來的危機,而黑鬃巨狼見原本必中的攻擊居然被獵物閃掉,更是氣憤的連吼幾聲,巨爪不斷刨起競技場中心的砂土。

轟!

這次因距離過近加上不太了解黑鬃巨狼的攻擊動作,莫亞馬上就被這近三尺的怪物撲倒,看著一道巨影揮下,心中一慌趕緊舉刀防禦。

長劍擋下巨狼銀亮銳利的爪子,在巨力面前莫亞都不知自己咬破了嘴角,拼命擋住離脖頸越來越近的巨爪,長劍被磨擦的錚錚作響不斷冒出火花,沒想到這畜生的爪子居然跟金屬一樣硬!

而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身旁突然傳來一聲怒喝,接著莫亞感覺手上壓力陡然一輕,壓在身上的巨狼居然被拍飛出去!

嵐從一旁跳出,顯然剛剛把巨狼擊飛就是他,在空檔之於莫亞趕緊起身,一轉頭發現嵐此時的眼神低沉略帶殺意,連忙轉身面對還在地上掙扎的巨狼。

「我的攻擊必須蓄力,接下來由你來牽制牠,找對時機我自然會出手。」嵐雙眼充滿肅殺之色,渾然沒有之前嘻笑的樣子,莫亞一聽也急忙點頭,雖然心中沒什麼底,但也知道這是唯一的辦法。

必須做到,做不到,就是死!

連包紮都沒有的腰部傷口在劇烈的運動下流出了更多血,飄然在競技場的淡淡血腥味讓飢餓以久的巨狼越來越狂暴,臉上充滿著殘暴的猙獰。

吼! 巨狼再次咆嘯撲來,莫亞也被激出血性,低吼一聲衝向前去。

在雙方快接近時,莫亞身子微微一偏,只差幾公分的擦過巨狼的撲擊,同時手上的匕首往旁狠狠一揮,一到觸目驚心的傷口頓時出現在巨狼的側身。

巨狼吃痛一吼,在身後的尾巴重重抽來,反應不及的莫亞被抽倒在地上,儘管隔著盔甲他依然感覺身體痛的快要四分五裂,但還來不及慘叫一道冰冷的感覺湧入心裡,頭趕緊往旁一斜。

咚!

巨狼的腳不比臉盆小,一掌巨爪頓時出現在莫亞頭部先前的位置,這讓他寒毛豎起,不難想像剛剛要是沒躲過會發生什麼事。

咚! 咚! 咚!

看到人類滾在地上巨狼憤怒的用尖爪不斷踩踏,莫亞只能跟條泥鰍一樣狼狽的鑽來鑽去閃躲攻擊,但他也知道這不僅是個危機也是個好機會,在找到一絲空隙手中長劍驀然往上一刺。

柔軟的腹部沒有絲毫懸念的被長劍刺穿,巨狼發出足以顫抖空氣的慘嚎聲,趁著這個空檔莫亞一個懶驢打滾終於從巨狼身下死裡逃生,只是華麗的盔甲被塵土弄的骯髒不堪,那俊秀的臉孔也沾著巨狼鮮紅的鮮血。

緊握著剩下的匕首,在緊急時刻他一心只想逃出去,連插在巨狼腹部的長劍都來不及拔出就連滾帶爬的逃出來,況且巨狼看似痛苦但造成的傷害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巨大,如果剛剛不只刺進還劃開一道口子的話還可能造成致命傷,但以巨狼的體積來說就如同拿一跟針刺入小孩體內一樣,雖疼痛但不致死。

想到這點莫亞便後悔不已,早知道就算拼著重傷也要給這巨狼致命一擊,只可惜這世界上沒賣後悔藥這種東西。

「小心!」

在恍神的一瞬間,黑鬃巨狼看準時機猛然一撲,在一旁等待時機的嵐看到趕緊上前推開莫亞,藏在身後的右手直直對準直撲而來的黑影用力一推。

轟的一聲,平白無奇的右手在巨狼腥臭的大嘴前發出刺眼的白光硬生生把巨狼逼退,同時右手也出現龜裂一般的裂痕,滲出一絲絲深紅血液。

雖擊退巨狼,但嵐卻面露痛苦之色看一眼裂開出血的右手,看來這便連續使用那白光的副作用。

而都還沒收手時,一道巨大的力量把他如同掉線木偶的拍飛出去,後者重重落地接連翻滾數圈才停下來,口中吐出大口鮮血。

好快!

嵐在地上勉強睜開眼,看到的是不斷咆嘯扭動的黑色怪物。

野獸在什麼時候最危險?

瀕臨死亡的時後!

每個生物都會在危急生命時發揮出高於平常數倍的力量,眼前遭受劇烈攻擊的巨狼也不例外,疼痛的刺激跟生死間的交加讓此刻的牠被狂怒與殺氣掩蓋,變成一隻只知不斷攻擊的癲狂巨獸!

這代表什麼?

莫亞要一個人面對比原來強數倍的黑鬃巨狼,畢竟趴倒在地上的嵐已經連站都有問題,短時間內要他恢復戰鬥力根本就是強人所難。

拍飛嵐的巨狼並沒有追去,只是瞪大猩紅雙眼看著莫亞,後者打算拼個魚死網破,緊握著染血匕首雙眼透露出滿滿的瘋狂。

感受到對手的瘋狂巨狼也狂暴的大吼一聲,靠著速度與力量衝了過去,莫亞臉色一變,爆增的速度讓他只來得及把匕首護在身前。

只是小小一柄匕首根本護不住身體,被強大衝擊力碰撞的一瞬間他差點就昏死過去,然而意志力硬是把他拉回現實,在地上翻滾幾圈後莫亞迅速爬起繼續與這兇猛的巨獸展開殊死搏鬥。

呼! 呼!

快如閃電的爪襲,黑鬃巨狼的每道攻擊都讓莫亞覺得彷彿是一陣陣強風撲來,靠著身體本能的反應下蹲、側躲,好不容意躲過攻擊還來不及喘息雙腿就感覺被貨車撞到,馬上重心不穩的少年臉頰跟地面的砂石親密接觸,一抬頭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

完了!

嗷嗚————

莫亞在最後關頭害怕的緊閉雙眼,不過隨之而來的不是被撕裂的痛苦,而是巨狼滲人的嚎叫。

拖著下身殘廢的身體,米蒂絲以手代腳爬到被莫亞丟棄的黑鐵槍那裡,少女冒著被戰鬥波及的風險從一開始就在爬了,一直到現在才摸到長槍,剛翻過頭就看到即將被巨狼吞咬的莫亞,二話不說把黑鐵槍長擲出。

嗖!被米蒂絲投擲的黑鐵槍威力不比弩炮差,長槍瞬間從旁沒入血肉裡,巨大的威力甚至把巨狼刺個對穿。

看著掙扎不已的巨狼,莫亞不知從哪生出的勇氣,跑到巨狼面前奮勇一跳,抓住了黑鬃巨狼身上的黑色毛髮,搖搖晃晃的一路爬到狼頭上,怒吼一聲將匕首捅入巨狼的眼裡,讓匕首刺穿牠的眼睛,捅爛後面的大腦!

巨狼再次發出吼聲,不過這次的叫聲不是一開始興奮的吼叫,不是中間憤怒的嘶吼,也不是後面痛苦的哀嚎。

而是,結束的悲鳴。

龐大的身軀緩緩倒下,坐在巨狼頭上的莫亞就這樣望著天空發呆,感覺一切都是那麼虛幻且不真實。

不過下一秒,他就被生存下來的狂喜填滿心頭。


-------------

抱歉晚更ㄧ章,昨天帳號登不進去,今天早上才成功。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