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任務?長老?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三章任務?長老?

    “天家與莫家子弟,拜見谷主。”天陽恭敬的說。

    在看到谷主走出來後,天陽有些驚訝自己竟然看不出他的修為,這就讓他收起了自己的驕傲的個性,恭恭敬敬的和莫黑行了一個長輩禮。

    前世的天陽不只是個強者,更是個超級天才,這也導致他總會有些看不起人,不過重生一世之後,他的性格也改變很多。

    “哈哈!免禮免禮,我還有是要拜託兩位呢?”

    谷主自然看得出來他們兩個真情真意沒有絲毫虛假,這才讓他有些刮目相看,想他們谷裡一星以上的弟子,個個鼻孔都朝天,瞧不起人。

    “小李,你帶莫小友先去生死閣吧,我與天小友還有些話要講。”那位執事姓李,是谷主的弟子,聽到谷主要他先跟李執事去生死閣,莫黑倒也沒說什麼,雖然不知道谷主友什麼是要跟天陽講,但應該沒有惡意。

    “那李執事,我們走吧!”莫黑豪爽的道,”天陽我勸你還是趕些來生死閣,不然好處就都被我拿走了。”

    李執事在走前深深的看了天陽一眼,谷主要講的是他雖然不能百分百確定,但也隱隱約約猜到了什麼。

    在莫黑與你執事走之後,谷主就領著三人進到了洞府裡頭。

    洞府媕Y極大,似乎這間洞府還包含了一些空間陣法。

    直到走到了洞府內的一個小修練室,谷主這才停了下來。

    “生死谷的二星弟子可不是那麼好拿的,不只實力要夠硬,還要對生死谷有大貢獻。”

    “我也就直說了,你們兩個的實力早已跨入二星弟子的門檻了。”谷主只著另外兩個黑白一星弟子,”之所以沒讓你們升弟子等級,只是因為有一件對我們整個生死谷極為重要的事,而至於天小友老夫沒有權力升你為二星弟子,但是讓你成一個一星,以及拿取一個位子倒是沒什麼問題,就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天陽聽到這個想法,想了下便答應了。

    谷主所說的無比重要的事,天陽猜一猜大概也知道,無非就是一些化海層次天驕的歷練或是大比,而這些對於一個強者的塑造絕對是最好的,機緣絕對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這一世,他不僅要達到前世的巔峰,他還要往更高層次衝擊,所以聽到谷主的話天陽立馬就答應了。

    而那兩個黑白一星弟子似乎早就知曉這件事,臉上沒有驚訝之色。

    “這次的事情,沒你們想的那麼簡單。”谷主的表情忽然嚴肅了起來,正色道:”靈城學院你們應該都知道吧?生死谷高層懷疑他們是異族,所以你們要做的便是混進靈城學院,並且設法探聽到異族來神州的意圖。”

    “不管你們有沒有探聽到意圖,你們都會得到一顆金陽丹,一次打造頂尖靈器的的機會,還有前往陽火陸大分谷參加生死三星考核的名額。”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包括天陽,別看一個區區三星弟子考核名額似乎沒什麼,但那可是令成千上萬的二星弟子瘋狂的東西。

    在神州有位生死谷的大能曾經統計過,三星弟子達到金陽境之上的層次高於九成,而至於天陽都沒有突破成功的皓霄境則高達四成。

    對應化海境的二星弟子在整個浩瀚神州好歹也有數十萬人,而至於對應金陽境的三星弟子只有區區數十人,而至於往後的四星弟子和五星弟子加起來則不到五指之數。

    在生死谷中二星弟子的地位只不過跟執事相同,而那三星弟子的地位卻相當於三大分谷中的谷主。

    在生死谷中,真正的天才要當上二星弟子不難,但這個三星弟子卻是一個鴻溝,每個三星弟子都屬於幾萬年都難出現的天才。

    前世天陽也算是天火陸的一方強者,但即便是他最顛峰時期也敵不過生死谷最弱的三星弟子。

    要知道天陽在前世達到超越金陽境的層次也有數千年了,但他卻沒有自信能擊敗金陽境的三星弟子。

    在三星弟子當中越境擊敗對手的簡單層次那跟吃飯拉屎那是差不多的,一些頂尖的三星弟子甚至領悟到了一些連皓霄境強者都無比可望領悟的東西。

    在生死樓中,就算二星弟子就算實力達標,甚至領悟到了一些連皓霄境強者都無比可望領悟的東西,也絕對不會有機會成為三星弟子,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資格參加生死谷的三星考核。

    每個三星弟子不是背後的靠山極硬,就是對生死谷有著滔天的貢獻。

    而者兩者中,前面的選項明顯佔了多數,後面的大多都成了生死總谷裡的長老或是客卿。

    三星弟子考核的參加機會自然不可能是一個小小的分谷主能決定的,天陽自然知道這次的臥底任務不是大分谷主發布的,就是總谷的大人。

    但他想不懂的是,這樣一個靈城學院撐死也就一個與自己巔峰時期差不多的強者,就算是異族,有必要引來大分谷,甚至是總谷的關注嗎?

    直接攻進去就好了不是嗎?

    不過就算有許多疑問,天陽已經答應了下來,就不會在反悔了。

    “我現在要提醒一下三位小友,這次的臥底任務非同小可,雖然機緣很多,但同樣的也異常凶險,不瞞你們說,生死谷在你們之前也不是沒派過臥底,雖然沒有二星弟子的實力,但他們的保命能力都很強,但是他們五個沒有人存活,全都殞落了,”谷主的語氣變得有些緩和,”所以你們不答應也沒關係,生死谷不會強迫諸位好友,不知諸位小友意下如何?”

    天陽想了想,便答應了,在他看來老天給他一個重生的機會,自己絕對不能浪費,而現在的這個任務,雖然非常危險,但若是因為這樣就放棄這麼多機緣,他絕對會後悔。

    而且天陽也不是普通凝氣境,前世的他蒐羅了極多功法,並且懂得諸多武技,他得保命能力,只要不是遇到金陽境以上的存在,天陽不說能擊敗,至少絕對逃得拖。

    不只這樣,天陽就在殺死胖子之後,就感覺到了突破得契機。

    另外兩個黑白弟子因為早就知道,所以也沒有思考,就答應了。

    “天陽小友,這枚令牌先給你,以後你就是生死谷的一星弟子了。”谷主拿出了一個古樸的令牌,令牌上寫著兩個大大的字,”生死”,以及一可小小的星,天陽對這個令牌倒也挺感興趣的,觀察了一下,便發現了一個機關。

    “這居然是個儲物道具!”天陽驚呼了一聲。

    前世的他也有一個儲物道具,但那也是機緣巧合下才得到的,普通的月經陽境強者根本不會有,誰知到生死谷對弟子那麼大方,連儲物到具都送。

    “沒錯,這枚令牌是一個儲物道具,不只如此,他還能感應到十里以內的其他令牌。谷主笑著說,“我們先等天陽小友煉化令牌,再到任務碑那裡。”

    幾息時間,天陽便煉化好了那枚令牌,憑著令牌天陽輕易的就感應到了旁邊的兩枚一星令牌。

    “這麼快!看來你以前煉化過靈器。”谷主有些驚訝的道。

    靈器與武器的分別便是需要煉化,煉化靈器之後靈器的為能變能增加。

    “我們去任務碑那吧!”

    谷主說完便拉著三人的手臂,低空飛掠起來。

    任務碑可以說是整個生死谷,除了生死區最熱鬧的地方,不管是黑弟子,白弟子,或是黑白弟子都會來這裡接任務,賺取生死點。

    這生死點除了可以拿來兌換生死谷的寶物之外,還有一個特殊的作用,便是升谷。

    升谷便是假如說原本替你註冊的只是一個分谷,在你註冊之後,便可以讓你升級前往大分谷。

    不要看大分谷和分谷只差了一個字,那修練待遇差的可不只十萬八千里,分谷頂多提供你令牌以及一些福利,但那大分谷卻是有福地的存在。

    在生死谷,只有大分谷以內的弟子才是真正的天驕,也只有他們才有機會享有諸多資源,這也是為什麼分谷中,有那麼多弟子想要賺取生死點。

    不過升谷所需的生死點極多,通常普通任務頂多值個十點,可那升谷所需卻是五千點,也就相當於五百個任務。

    不過就算如此,還是有極多的生死谷弟子願意如此,畢竟一次升谷就相當於一次躍龍門的機會。

    在分谷主極快的速度下,他們四人很快的就來到了任務碑前。

    天陽眼睛稍微的一瞇,這就是任務碑嗎?不過這裡也真多人啊!

    看到聚集在這裡的生死谷弟子都不下數十位,天陽不禁有些感嘆,不愧是超級勢力之一。

    “谷主,我們是不是在這裡接任務。”天陽問道。

    對於這個任務碑,天陽也有些了解,知道任務碑本身是一個高階靈器,可以在所有的生死谷中都幻化出一道任務碑。

    “這裡,喔!不是,我們這個任務這任務碑可沒有。”谷主笑著說道,隨即漫步走向任務碑後的一個石屋。

    雖然在那人山人海的任務碑旁,那石屋瘸沒什麼人光顧,顯得有些冷清。

    “兩位師兄,不知那石屋怎會那般冷清。”天陽暗中的問了一下。

    “喔!那石屋啊!也不怪你不知,畢竟你才剛來,那分谷中的任務碑最,最高端的任務也只是進階任務,而我們現在要接的任務,因為有異族夾雜在裡頭所以等級是危險級任物,這種任務就只能去那石屋了。”其中一為看起來和善的弟子耐心的回答。

    “這又是為什麼?”天陽聽到這裡,還是有些疑問。

    “那石屋里的人是大分谷下來的一位長老,所以才能替我們接下這次的危險級任務。”另外一位弟子淡淡的道。

    天陽這才明白,這時眾人都已走進了小石屋中,只見石屋中就只有一個坐檯,坐檯後方有個老者,看到這個老者,天陽心裡一驚,因為他發現這個大分谷下來的長老居然比他前世的修為還要強,是半步皓霄境。

    天陽心裡暗暗的道,”大分谷的長老就這麼強,那股主不會就是皓霄境吧!那了總谷不就更恐怖。”

    “小青,你們找我有什麼事?”那個老者道。

    只見谷主低頭恭聲道:”報告長老,小青找到適合的人了,是來接任務的。”

    天陽這才明白原來小青就是谷主。

    “喔!是他嗎?”那老者皺了皺眉頭,續道,”小青你應該知道這個任務有多重要吧!你怎麼找了個凝氣境的來。”

    只見谷主再次恭聲道,”報告長老,此子今年不滿十五,卻已凝氣境,更重要的事他能越境挑戰化海境,甚至依靠他的底牌,或許能跟金陽境正面一站。”

    聽到谷主的話,長老的眼睛閃爍著濃厚的興趣,道:”小子厲害啊!不過可能依舊只是可能,還需要讓你們試煉。”

    說完,老者一揮手,寬大的袖袍就捲住了天陽三人,接者一躍出了石屋,凌空踏步而行,幾息之內便已遠去,只留下任務碑旁陣陣驚嘆聲。

    出了石屋後,天陽依靠著左邊的視角看道長老正帶著他們往上爬,此時生死谷早已被拋遠,隨後天陽三人被眾種的丟了下來,痛的他們三人齜牙裂嘴。

    “先跟你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生死谷的長老凌風,小青便是我的弟子,也就是谷主。”老者笑著說道。

    “你們三人應該還不認識彼此吧,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吧!記得什麼都不要漏掉。”老者看著天陽說道,看到老者的目光,天陽也知道自己是轉世者的身分曝光了。

    “我是天陽,前世凌天境,今世靈城天家子弟,凝氣境五層。”

    旁邊的兩個弟子都道吸了口氣,這世上居然還有轉世,不會是假的吧!那兩個一星弟子不約而同地想道。

    那老者目光閃爍了一下,他雖然已經猜到了事情的幾分,但真正聽到天陽是轉世者還是很驚訝。

    “轉世者,那個傳說,他不會就是其中之一吧!算了,先等到他恢復顛峰後再說吧!他搞不好在這個任務後就折了。”老者暗暗的想,接者轉頭向另外兩個弟子道,”你們也介紹一下自己。”

    “我是薛廷,來自天火陸大分谷,境界化海三重。”

    “我是紫雷,來自地火陸大分谷,境界化海二重。”

    “好了認識結束,接下來便是試煉了,記得這個試煉是要你們一起完成,但是允許你們互相廝殺。”老著凌空而起,盤腿坐在空中笑道。

    “這山林放著十頭天角獸,三天內,我要看見他們的獸核,得到最多獸核的是此次任務的隊長,如果我沒有看到足夠的獸核,那你們就祈禱變成轉世者。”

    “現在開始。”說完,又揮了一下袖子,龐大的靈力便席捲著三人到後方的林子。

    “這山林可真大啊!”天陽有些嘟噥的道。

    從被長老捲入山林到現在已經一個時辰了,但現在別說那十頭天角獸,連紫雷,薛廷那兩人都沒見著,只遇到一些凝氣境的小靈獸。

    遇到的這些靈獸,境界最高也不過凝氣九層,天陽看到就隨手給殺了,順便可以拿這些獸核補充一下靈氣。

    靈獸的獸核除了可以拿來修煉,還可以拿來交易,也算是一種貨幣。

    交易的獸核,分為三種,堪比凝氣境的靈獸獸核為初級獸核,堪比化海境的靈獸受核為中級獸核,而堪比金陽境的獸核則是高級獸核。

    靈獸到了凌天境時就不在稱為靈獸,而是稱為妖獸,這種妖獸是屬於另外一個超級勢力妖廷所管轄的,所以不會被獵殺。

    就像人族過了凌天境後也不會再被獸族給當作試煉一樣,不過如果是競爭就不同了。

    突然一隻蟲獸飛了過來,天陽看了個清楚,是一隻化海境的靈獸,天陽不禁有些欣喜。

    自從他轉世之後,都還沒有真正廝殺過,他遇到的對手不是太弱,就是不允許他與對手磨練,讓天陽有種滿腔熱血卻撒不出去的感覺。

    “死吧!”

    在說的同時,他的刀已經幻化成滿天滿地的刀光,往蟲獸的方向劈了過去。

    蟲獸看到一個凝氣境五層的弱者居然敢主動攻擊,不禁有被汙辱的感覺,頂著堅硬的頭就撞了過去。

    “疵……”

    因為兩者不停擦撞而慘生的噪音,不停的出現,不管天陽的刀再快,硬是沒法給蟲獸造成一點傷痕。

    天陽暗罵:”這頭怎麼那麼硬啊!”不過又轉念一想,這不是成了最好的磨刀石。

    看到自己的攻擊居然被一個凝氣境的擋下來,蟲獸氣的暴跳如雷,再次往天陽撞去,不過這次不只是依靠單純的肉身力量,還依靠者化海境那龐大的靈力。

    一團團只屬於化海境的靈力漩渦在蟲獸面前,讓蟲獸看起來格外強悍。

    “好啊!就讓我看看是你的靈力厲害,還是我的刀法厲害。”

    天陽一邊狂放的嘶吼一邊揮著刀往蟲獸殺去。

    “天字刀法,天羅地網!”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