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詛咒,璐四徹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好痛……

篠記得她和俠客還有幾個合格者被帶去見了關在醫療艙內的璐四徹家主,然後被交代了一些事與討論了一些合約簽訂後,看著家主已經疲累的又陷入昏睡,大片泛紅覆蓋住原本應該有的皮膚顏色,已經遮掩不住了,所以才這麼著急吧。

一切讓俠客去處理,直到俠客過來讓自己回神,看到俠客背後多了個背包她表示不解,之後就是跟隨著管家走了許多路與密道,意外的來到這大宅後院的一座山中。

然而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不可能發生的現象,在那裡,是一道黑色的龍捲,以及黑物覆蓋不清,俠客告訴他那是通道、是通往那片封印土地的入口,上頭有很強大的不祥念力,肯定害璐四徹詛咒脫不了關係,然後就很混帳的趁她還在盯著這為什麼在這生生不息的黑龍捲時,抱住自己跳了進去。

『妳會看到最害怕的地方──膽敢闖進詛咒之地的放肆傢伙!』
這是她在風暴中,進入這裡後響徹在耳邊的一句話,那刺耳尖笑的聲──

打雷的熱帶雨林……某方面來說……還真是……
還真是可笑,她本來以為是……
果然,不可能帶自己回原本世界的過去吧。

沒想到只是這種程度,雖然和俠客失散了,她也龜縮在原地將近一天了,但是不要緊……只是……這樣的話。

轟──雷聲,麻痺了篠的思考,她瞪大了眼的摀住耳朵,將身子縮得更緊。
不要──不要怕──
篠,沒事的──



「篠。」撥開巨大的雨林葉片,俠客費盡心思找到篠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副模樣。
摀著耳朵捲縮在樹下顫抖的篠,兩人同樣全身溼透了,同樣被拋到這片無邊無際的雨林,轟巄巄的雷聲大作,偶之交錯在空中畫破的幾道閃電,雨也同樣從他倆到這後就沒停過的大下。

真是不算好的情況阿,他們身邊可是兩手空空的,背包在路程中已經遺失,現在是入夜時分,雨林具攻擊性的生物開始行動的話會對他們很不利,以篠這種狀況的話。
他上前拉起篠,卻發現她虛軟的倒進他懷裡,被雨水打濕的身因為沒有動作過而冰冷的沒有溫度的附上他,俠客嘆了口氣。
現在不是強迫篠去治好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時機啊!無奈的一把抱起篠。

一整夜,俠客找了個岩洞,升了火,脫了兩人的衣服,環抱住篠,自己則倚在岩牆上,為她保暖。

「篠……喂,那邊的哥哥,怎麼辦阿?」俠客注意到了篠一直在顫抖並且體溫並沒有明顯的回升,他可是有用上念力分給篠包覆,竟然沒有用。
看著篠偶爾會低語著好冷什麼之類夢話的詞語,但是要他現在出去找保暖的東西,他不放心放篠一個在這種狀況下待在這裡,也不保證不會被偷襲出事,乾脆對從方才就一直跟著飄在篠身邊的對話框屏幕開口,反應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片刻後,憑空掉落的是一個全罩式耳機與……一包,俠客看不懂是什麼,上頭寫著〝暖暖包〞的東西,不過照著使用說明這檔事,難不倒俠客的。



清晨,篠醒來,看到蓋在自己身上的俠客的外衣,還有晾在一旁枯枝上搭建的簡易曬衣架上自己的衣物,以及自己身下的乾草席。身旁的火堆還升著,旁邊架著幾隻烤魚與一些樹枝串起來的野菜,篠抓著外衣環顧了下洞穴內,發現衣物內頭有著不斷傳來的熱源,一看……暖暖包?

有些意外的她抓了下衣物,釋放了魔法,靠近火源,讓其燃燒的更旺盛起來。

「這樣生火快多了!篠醒了?餓了吧?」恰巧回來看到這一幕的俠客出聲,魔法阿……這樣也挺方便的嘛。

「恩,這烤好了,可以吃了。」扛著一只野豬走入洞口,標準的笑臉,俠客將野豬放到洞穴裡頭的角落,蹲下,拾起烤魚看了看後,遞給篠。

「俠客?」篠瞬間別開視線,很好,俠客一絲不掛,對,就是什麼都沒穿卻毫不遮掩的走回火堆旁,取下她原本的衣物給她。

看到篠撇開的眼,俠客聳聳肩,順便也將他自己的衣物穿回身上。

篠在俠客的外衣裡頭動作小心的穿回自己的衣服,順便拿下了戴在頭上的不知道什麼東西,楞著看了看後……「空山哥哥的?」理解似的她微笑,望了望俠客紳士轉過去讓自己換衣服的背影。

「雨停了,衣服也乾了呢,啊!我沒做什麼不該做的事唷。」澄清。

只是看光了,俠客在心裡補充道,昨天兩人都濕透了,篠又處在那種狀況,要是又感冒就不好了,還不知道兩人要在這裡多久。雖然他動手脫篠衣服的時候想過無數種可能會被扁的後果,再看到篠那光滑的肌膚後,光是不小心碰觸,他也像處男一樣的起生理反應,連他都嘲笑自己又不是沒有過女人N次,他們向來為所欲為的去滿足自己的慾望,要讓他這樣壓抑,他也是……

但是他不想再重演一次像飛坦那樣的鬧劇了,沉住氣,蜘蛛對於獵物……還是能有遠見的眼光的,只是眼睛……多看了不該看的一些地方,這就別跟他計較了吧。

「謝謝你……俠客。」穿好衣服,篠抓了抓自己肩上俠客的外衣,往方才自己睡的乾草堆旁移出一個位子給俠客。
窩在火堆旁,她咬了口魚,其實俠客還是挺可靠的,會抓魚跟豬?生火、撲乾草、搭建曬衣架,看來不會餓死或有生活問題了。

昨天的自己甚麼忙都沒幫上,還讓俠客照顧自己整晚製造一堆麻煩給他,令篠有些愧疚,也把之前俠客欺騙她的事拋到了腦後。

「那麼我比飛坦有希望嗎?比妳高唷,我自認身材臉蛋也不差,還會組跟修東西。」開玩笑似的,俠客一把坐到篠身旁,默默地損著飛坦那應該永遠也不可能超過篠的身高,那僅僅與篠相差七公分的致命傷,還好他長到女孩夢想中超過的一米八,他第一次這麼感謝自己的身高,一邊開心的啃起手裡的魚。

「飛坦?他也被在這裡嗎?」歪頭,什麼時候的事?

「篠這方面真是遲鈍又單純呢!會讓人想好好破壞唷!」側身,俠客摸了摸篠的臉,很輕的。「而且,我很有錢唷!」在強調一個優點,俠客掏出獵人執照以及一張金卡,將金卡放到篠手中。

「這個……裡面有多少阿俠客?」篠驚訝的翻了翻那張金色的卡,上面除了VVIP幾個刻印的字以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標示,這個,很稀有吧!她好奇。
獵人證她是記得旅團只有俠客跟有啦!庫洛洛是據說有?不過她也有,好像就沒那麼稀奇了,不過獵人確實比較好賺錢吧?
根據上次看到飛坦那天文數字之後,篠現在再看到這金卡不免想,應該不會有更可怕的額度吧?不一定,他們可是蜘蛛……

「沒、有、上、限,如何?送妳嗎?」其實旅團的大家都很有錢阿,俠客瞬間思考了一下,雖然在旅團的賭局他總是輸錢,但畢竟他沒有飛坦那麼愛搶(?)跟好鬥,應該還是比飛坦多不少的吧!

阿,也不是每個人啦,除了窩金,窩金才真的是那個要甚麼就搶的人。

「咦?為甚麼要送我?」篠不解,摸過了看完了,她遞回卡片,總不會跟飛坦一樣要給她當精神賠償吧?

「吶~篠……嫁不出去我也可以養妳阿。」俠客突然認真無比的看著篠,俯身,這次,他親了上去,並且,沒有被篠咬。

「咳……打擾了,你們,看起來挺好的啊!」路人甲出現在洞口並且尷尬的出聲,瞬間被俠客一個反應的丟出天線操控住而閉嘴。

好吧,他還是被咬了,只是是篠被外人突然出現,驚訝的不小心咬到他。

「所以,遊戲,在一起玩嗎?」俠客最後搭上篠的肩,膩在篠的頸窩,無視洞口那臉色慌張,可憐的路人甲,他感覺到篠點了點頭。
算你運氣好,俠客沒讓篠看見的臉,正露出得意的笑容,危險的盯著洞口的人,他心情不錯,暫時不殺人好了。

什麼靈語的,給我等著,看我把篠在拐回來當網婆。
但是,直到最後,俠客都沒成功就是了。

「你,滾,這個洞穴有人了。」俠客一點也不覺得不對的對路人甲下指揮令,誰管他是不是一同前來,璐四徹家的僱員。

「唉?俠客,你受傷了?」篠看到操縱小惡魔讓那可憐的路人甲直接跳崖下去,從俠客舉起的手帶動衣服微微向上,看到俠客的腰側透露出一條長長的傷痕。

「喔,不要緊,不小心在林子被熊追劃破的。」被熊追可以這麼淡定的說嗎……

「我的治癒魔法不好……你坐好等會。」篠將左手溫柔的貼上俠客的腰,結構出小小的魔法陣,彎下身查看傷口,一邊幫俠客治療。「要蠻久的。」因為,她不是修習這類魔法專精的,也只能治治這種不算嚴重的傷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