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區 日常篇番外一:所謂的抗毒體質?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以下為阿綱第一人稱視角文



  事情事發生在羽雪和優姬剛住進我家的那時候。
  那天,優姬和我媽剛好都不在家,碧洋琪突然心血來潮窩進了廚房做出了大量的有毒料理。看著那一大堆散發出詭異紫色和黑色氣團的恐怖料理,我臉都白了,獄寺同學直接昏了過去。
  「要全部吃完喔。」碧洋琪笑得非常美麗。
  我傻住了,直看著桌上那些恐怖料理。這時候,一臉好奇的羽雪突然湊了過去。
  「羽雪妳……等等!那個不能吃啊啊啊啊--!」我驚慌的叫道,卻來不及阻止已經拿起其中一樣毒料理往嘴巴裡送的羽雪了。
  只見羽雪動作頓了一下,整個人就再也沒有其他動作了。
  「羽、羽雪?」我出聲呼喚她,有些害怕。
  不會已經中毒了吧!?天啊……優姬知道了搞不好會宰了我。
  只是停頓了三分鐘之後,羽雪不但沒有中毒,居然很快樂的拿起桌上那堆毒料理高興的吃了起來。碧洋琪的表情呆了,估計是沒想到世界上還有不會被自己的毒料理給毒害的人吧?
  「羽、羽雪妳……妳還好嗎?」我有些黑線的看著吃得正高興的羽雪。
  羽雪偏頭看我,一臉疑惑。
  「……沒事就好。」我乾笑。
  羽雪對我勾起燦爛純真的笑容,拿起一個散發詭異氣團的餅乾。
  我嚇得馬上搖搖頭,乾笑著說:「不!不用了!羽雪吃就好。」
  開玩笑!我吃了會死啊!只是羽雪為什麼一點事也沒有啊?
  而碧洋琪伸手搭上羽雪的肩問:「好吃嗎?」
  羽雪回給碧洋琪燦爛的笑容,大力的點頭。
  碧洋琪點點頭高興的摸摸羽雪的頭:「喜歡的話就多吃一點。」
  這時獄寺同學也醒了,他一看到羽雪很快樂的吃著碧洋琪的有毒料理時,整個人也傻住了。
  「那、那個笨女人……吃了我姊的有毒料理,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羽雪聽了困惑的看向獄寺同學,手中還拿著一個紫色的飯糰。不意外的,獄寺同學一看到有毒料理和碧洋琪又開始胃痛了,直接就逃走了。
  羽雪一臉疑惑的看像我,像是在問獄寺同學為什麼跑掉了。我只能無奈的嘆了氣,獄寺同學跑掉是正常的啊,羽雪。
  這時羽雪又拿起一個散發詭異氣味的飯糰看著我,像是問真的不要一起吃。
  我馬上驚慌的說:「不、不用了……我還有事情,羽雪妳吃就好了!」  
  說完,我馬上跑出了廚房回到我的房間中。





  回到房間,一看到里包恩我直接崩潰的叫道:「里包恩,羽雪她……」
  「她在吃碧洋琪的有毒料理吧?不用太緊張,碧洋琪的有毒料理毒不死她的。」里包恩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喝咖啡。
  毒不死?怎麼說?
  「這是羽雪獨有的體質,這世界上所有的毒素都對她沒有用,而且她的血是萬用的解毒劑喔。」
  我聽了目瞪口呆,這是什麼鬼體質?
  像是又要打什麼壞主意,里包恩露出了壞心眼的笑容:「這樣有趣的體質對於某些任務和醫療上來說也是很有用處的,可以招募進彭哥列。」
  居然連羽雪這樣普通的女孩子也要招攬到底是有多缺人員啊?
  「不可以!羽雪只是普通的女孩子!不要把她拉進黑手黨啊!」
  「普通女孩?所以我說阿綱你還太嫩了。」里包恩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聽了這話,我困惑的皺眉:「什麼意思?羽雪不是一般很普通的女孩嗎?」
  「你以後就會知道了。」里包恩說,神神祕秘的不再說話。
  看著一臉神秘的里包恩,我反而開始不安了起來。難道說羽雪真的不是一般很普通的女孩嗎?
  這時,房門那傳來了敲門聲,我過去打開門一看差點昏過去。因為羽雪捧著一盤散翻詭異氣團的有毒餅乾站在我面前,而她手上的字條寫:這是碧洋琪姊姊交代我拿上來給里包恩先生的。
  我看向後方,哪裡還有里包恩的身影,可惡!居然逃跑了!
  羽雪這時在字條上加了一句:姐姐有說,如果里包恩先生不在的話,就請阿綱吃掉它。就吃看看嘛!真的很好吃。
  「……」
  看著羽雪單純可愛的笑臉
  嗚……這叫我怎麼忍心拒絕羽雪啊。
  於是我只好認命的收下餅乾,趁著羽雪離開之後馬上把有毒餅乾丟出去。
  看著吃掉餅乾的烏鴉們一隻隻死於非命,我背脊上都是冷汗。
  「碧洋琪的有毒料理終於找到消耗者了。」我喃喃的說,無力的掛在窗台上。
  至少之後,碧洋琪的有毒料理有人能吃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