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特傳世界!(這......這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啦!!!) 第七章: 當我們來到了可以閃瞎自家眼睛的肯爾塔……危機似乎悄悄降臨?!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七章:
當我們來到了可以閃瞎自家眼睛的肯爾塔……危機似乎悄悄降臨?!
然後作者竟然把字數偷偷暴增到兩千多字???



「呵呵,真沒想到冰炎也有吃虧的一天啊。還是敗在自家學妹的手上。」夏碎以一種看戲似的語氣說道。
「藥師寺夏碎!」冰炎對著很愛掀自己底牌的搭檔低吼。

就讓我們把時間倒退回還在甜點店的時候。
我緊張的抓著自己衣服的衣角,糟糕!自己吃的太不節制了!
「……璿琊,這裡的幣值和原世界的不一樣,妳……這次真的吃太多了。」

去你的!不要給我補槍啊!

我哀怨的看著夔夏玄。
「呵呵,我想白學妹不用擔心,反正冰炎任務接了一大堆,錢也相對的累積了一大堆,這點錢不算什麼,對吧。」據說是被冰炎拖著還超時做了很多任務的夏碎笑著說。

……我……我以後絕對不會惹到夏碎學長的。只要看到他身後的黑氣都要蔓延開來,不管是誰都會這麼想啊!!!

我只能說:這是怨氣啊怨氣。

冰炎看了我半晌,最終還是掏出了一張類似是信用卡的東西。「算了。」
聽到這句話,我和褚冥漾都同時鬆了一口氣。

回想完畢的同時,我們也回到了學院。
「接下來是要去肯爾塔吧?」夔夏玄勾起一抹笑,問道。

欸先生你是在笑什麼可以說一下嗎?

「嗯。不過,學弟你似乎什麼事情都知道啊?」夏碎有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呃……呵呵呵,算是吧。」夔夏玄看了我一眼,貌似是在跟我求救。
「學長,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我半是想轉移話題,半是真的想問出這個問題。畢竟那個問題一直在我的腦中浮現。
「幹嘛?」冰炎的紅眸對上了我的瞳孔。
「那個……我問出來之後你不能打我喔,也不能發飆。如果不想回答的話保持沉默也可以。」
冰炎瞬間無言了一下,「……可以。」
我鼓足了勇氣,繼續問完,「……你……是不是白化症患者?」
「……」
「噗哈哈哈哈哈!!!!」
在一陣沉默之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笑的,只是搞到最後只有我和冰炎沒笑。
冰炎是臉色僵硬,他看著我。
我則是退到還在笑的夏碎後面。

我怕怕。

「學、學長,你答、答應過我,不可以生氣喔!」我瞄了一眼夔夏玄。

喵的。我是為了幫他解圍欸!然後他居然還在給我笑!

「……我不是白化症患者。」冰炎嘆了一口氣,也沒再多作解釋。
「對我就是嫌解釋很麻煩,怎樣!有意見?」
褚冥漾連忙搖頭,「不不不!偉大的黑袍學長大人,我沒有意見,我什麼都沒想!」
「別鬧了,趕快去找賽塔吧。」眼眶還泛著因為笑而分泌出的淚水,夏碎催促著我們。
「走了!」冰炎扭頭就走,那一縷紅髮在空中飄逸著,一頭銀髮隨風搖曳。
有種莫名的脫俗感,好像仙女下凡。

但我知道,如果把「仙女下凡」這個詞說出來,絕對會被冰炎往死裡揍。

趁著空檔,我跑向夔夏玄,「不要再露出破綻了啦!」你好歹也是戲劇社的人!
「呃哈哈,好啦,我會冷靜,不會再失言了。」
接著,夏碎突然拉起我的手,「我們要走了喔,趕快跟上,到時候迷路就不好了。」
我點了點頭,有些訝異,沒想到夏碎學長還蠻自然的就直接握住了我的手。
「學弟你也快跟上吧。」
我覺得夏碎絕對會是個好哥哥。
不知為何,心中浮出了這種想法。

冰炎帶著路,而褚冥漾走在他旁邊,夔夏玄則是和我並排走著,而夏碎一直抓著我的手不放。
好幾次夔夏玄轉頭看著我,欲言又止,然後又沮喪地將頭轉回去。

這種感覺好詭異啊!拜託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啊!現在氣氛超尷尬的啦!

「學弟,如果你是在顧忌我的話,大可不必這樣,有話就說。」夏碎微笑著,之前的氣場又不小心跑出來了。
「喔,沒有啦,只是在想什麼時候才會到。」夔夏玄也微笑著。
而我夾在兩者之間,然後前面的兩人竟然完全沒有想要回頭。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豪恐怖啊媽媽我想回家。

「我們到了。」終於,冰炎開口。
矗立在我們眼前的,是一棟閃閃發光的水晶塔。其實還蠻漂亮的,只要忽略那可以直接讓人眼瞎的強烈光芒就行了。
「這裡是學校的行政大樓之一。」
簡短的介紹著,冰炎看了一眼夔夏玄,「你應該知道,所以我就不多做解釋了。」

問題是,我麼都不知道啊喂!

總之,在我們進去之後,一位有著淡金色長髮的人朝我們走過來。
「您好,賽塔。請問還有空著的房間嗎?他們兩個要住。」冰炎難得很有禮貌,沒有不耐煩的和賽塔詢問。
「兩位應該都是無袍吧?目前的棘館已經滿了。如果不介意的話,兩位可以去住紫館和黑館。」賽塔笑著,給人一種飄飄然的優雅感。

話說……賽塔好像是一位精靈吧?
親眼見到活生生的精靈……有點莫名的感動。

欸不對啊!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我住黑館?!黑館?!

「那就這樣吧,白,妳跟我住黑館,夔就跟夏碎住,就近也比較好照顧人。」冰炎直接截斷了我心中的猶豫及退縮的想法。
賽塔接過了冰炎手上的兩份資料,笑著跟我們道別後,便踏著輕柔的腳步離開了。
褚冥漾拍了拍我的肩膀,悄聲提醒我,「璿璿,控制一下妳的臉部表情啦,現在有點……」

那個「……」是什麼?說完啊褚同學!

「等一下。我覺得我應該要和她住在一起。」夔夏玄皺眉。
「為什麼?」冰炎挑眉。
「因為她有一些症狀,其他人可能不會應付。」
「可以交待給我或是褚。」冰炎看了我有一眼,那個眼神有點複雜。
「可是如果不小心疏忽了——」
「我想我們可以處理的來。」冰炎截斷了夔夏玄的話語。
夏碎搭上了夔夏玄的肩,像是要讓他安心,「你可以信任冰炎和褚學弟。」
我抿著唇,既然兩位學長都說到這個地步了,身為當事人的我應該也要說些什麼,比較恰當。「夏玄,我可以的。有漾漾和學長在啊!」
聽到我這麼說,夔夏玄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此時,夏碎召出了移動陣,一瞬間,兩人便消失在我們的視野裡了。
「白、褚,走了。」冰炎的話語才剛落,地上便出現了華麗的移動陣。那是屬於冰炎的,繁複而絢麗的大型移動陣。
不管看幾次都不會膩啊。超美。
就在我回過神的同時,我們便已經站在黑館前了。
我看著屋子的外觀,心中隱隱感了一絲不安。
我一點也不了解這個世界,之後可能還會有很多意外和危險。
要是夔夏玄和其他人都不在我身邊的話,那就只能自己保護自己了。
似乎是感覺我有些不安,冰炎難得柔和了聲調,「白,妳沒有必要害怕這些,很多人都是這樣一路磕磕撞撞的走來的。妳只需要多加努力,彌補妳過去是平凡人,因此較不吃香的這點就行了。在準備好之前,其他人都會指引、保護妳。」
我低下頭,慢慢思考著這段話,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謝謝你!學長!」綻開了笑顏,我覺得心中的烏雲正逐漸散去,一掃之前的不安。
冰炎轉過身,推開了柵門,而褚冥漾拉著我的手臂,他笑了一下,「璿璿,不會有事的。」

我們三人就這樣,踏進了黑館。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