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特傳世界!(這......這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啦!!!) 第二章: 穿越後立刻就遇到鬼王的手下,還是排行第一高手?!(厭世臉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二章:

    穿越後立刻就遇到鬼王的手下,還是排行第一高手?!(厭世臉

    我驚呆了。真的。但事實擺在眼前,我無法否認,夔夏玄看著我,眼神像是在說:妳這次信了吧!我仍舊呆呆的朝著安地爾的方向望去,而那個「鬼王第一高手」則悠閒的品嚐著咖啡,時不時的還看著窗外的景色,好不悠哉。「那……我們現在要……溜嗎?」我好不容易將視線收回,然後問著夔夏玄,但是——「你們聊完了嗎?」安地爾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笑得一臉無害,但是他手中把玩著的銀針卻閃現著邪惡的光芒,我們同時倒退一步。

    平常聽夔夏玄在說《特傳》的角色與劇情有多迷人時,我幾乎是處於放空狀態,但偶爾聽到他描述的戰鬥場面時,我才會勉強打起精神聽,所以我知道……安地爾手上的銀針是百分之百的危險物品啊啊啊啊啊啊!!!

    「呃哈哈哈!我們聊完了,不好意思讓你等了一段時間,那你是要跟我們談什麼呢?」夔夏玄急忙打著哈哈,不過語氣有點急促,虧他還是戲劇社的咧!我用帶著有些鄙視的眼神看著他,而夔夏玄則以無辜的眼神回敬。這時,在這緊張的時刻,有人打開了這咖啡廳的門,風鈴搖晃著,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我看著一個長得挺普通的一個少年,和一個黑色長髮的少女走了進來,接著,少女咒罵了一聲:「靠!」這時,我才發現,那種聲線並不屬於少女……而是屬於男生的。沒錯!你沒有看錯,本來以為的「她」其實是個「他」。我並沒有歧視什麼的喔!我只是很驚訝而已,畢竟很少男生會留長髮啊!

    呃……好像離題了欸。。。

    ……我們繼續好了。

    「靠!」那少年罵了出來,我愣了一下,接著安地爾以可惜的眼神打量著我和夔夏玄,然後又說道:「看來只能下次再聊了。不過你們已經有聯繫我的方式了,到時候再聯絡吧。」安地爾向那兩個少年投了個挑釁的笑容,接著便活生生的消失在我們面前。什麼聯絡的方式啊?我不懂。「你們是誰?怎麼會跟安地爾扯上關係?」冰冷的聲音好接近,我回過神來,才發現那個長得過份好看的少年已經佇立在我們面前,雙手環胸;而另一個看起來就十分好欺負的少年則縮在一旁,好像有些害怕我們打起來什麼的,「時間到了你就會知道。」那長髮的少年突然說了句話,還冷冷的撇了一眼另一個少年,我忍不住說了出口:「為什麼你要自言自語啊?」靜默了三秒,那個好欺負的少年偷偷的笑了聲,結果被大力的巴了頭,「你給我閉腦!想被我種在黑館前面嗎!」「呃啊!對……對不起!」我悄悄的退後一步,因為我有預感,被巴的下一個人會是我。冷冷的視線瞪了過來,「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是說……你也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吧?當然,我不敢說出來,要是被醬醬釀釀了,怎麼辦?!作者要負責嗎?!我觀察著夔夏玄的臉色,他的神情有些微妙,「期待卻又怕受傷害」就是在形容他現在的樣子。我嘆了口氣,看來短時間內他是不會有回應的了,而那個瞪著我們的少年似乎很沒耐心,於是我只好硬著頭皮開口:「那個……是他自己靠過來跟我們搭話的,我們根本沒見過他。」我試探性的一笑,釋出了最大的善意,「褚,不要腦殘!」那名少年用了看著就很痛的力道打了一下「褚」的頭,那人痛的飆淚,我有些驚慌:「呃!連續這樣打他沒問題嗎?!」「哼!死不了人的。」「嗚!學長!」「你再腦殘,我就……」那陣謎之沉默是怎樣?威脅嗎?!我感覺我現在肯定是三條黑線外加嘴角抽搐。此時,被我們遺忘許久的邊緣人一枚開口了:「你們……應該不是在玩cosplay,對吧?」夔夏玄認真的說道,謎之沉默再次降臨。

    放錯重點囉同學。

    我發現那位被褚稱為「學長」的人隱隱冒出了青筋,我急忙打圓場,「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白璿琊;而旁邊這位呢,是夔夏玄。」「那個……我的名字是褚冥漾,你們可以叫我漾漾。站在我旁邊的是學長。」……嗯,學長……原來是學長啊……

    ……重點不是你對他的稱呼啊你要告訴我他的名字吧褚同學不要跟我說他的名字就是學長啊喂!!!

    我忍不住在心裡爆出了以上那麼一長串吐槽。

    雖然大致上是聽過《特殊傳說》(拜某個姓夔的人所賜)但並不代表我已經把角色名稱背起來了啊!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啊啊啊啊!然後這樣就穿越了?!我是不是應該要慶幸居然能跟著一個把《特傳》背得滾瓜爛熟的傢伙一起穿越?!我感到悲慘,無比的悲慘。「啪!」學長又打了一下褚冥漾的頭,「就叫你不要腦殘是聽不懂嗎!」暴君。貨真價實的暴君。我繼續吐槽著,而夔夏玄好似終於回過神般,恢復了冷靜,他說:「這樣我們會惹上麻煩吧。既然那位安地爾說了要跟我們再聯絡。」欸!有道理欸!智商終於上線的夔夏玄還是挺聰明的,我也接著說:「是啊!如果他要對我們做什麼的話……我們……該怎麼辦?」這時,學長和褚冥漾震了一下,接著,「那個……白……璿琊小姐,能不能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學長僵硬的說道。啊?什麼表情?下一秒,我彷彿聽到褚冥漾小聲的說:「這個表情……好犯規。」犯……規?「你們是在說什麼啊?」我問著他們,而夔夏玄只是笑了笑,說:「妳還是保持面無表情好了,不然……殺傷力有點大。」……喔。原來我天生適合面癱?總覺得真相了什麼。「那現在該怎麼辦?」褚問著學長,「嘖!安地爾到底是在打什麼算盤?」停頓了一會兒,學長又瞪了褚冥漾一眼,「褚,你最近是欠打,還是終於變成一個腦殘了?啊不對,你本來就是個腦殘。」「褚,你最近是欠打,還是終於變成一個腦殘了?啊不對,你本來就是個腦殘。」「學長講話好傷人」我不禁為褚冥漾感到可憐,不過之前聽夔夏玄描述時,又覺得他是活該被揍,我陷入了該同情漾漾,還是直接狠下心來看淡這一切的選擇。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