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5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昆斯頓視角...

  全身因為劍刃刺傷的地方還隱隱作痛著,這次D班的實力有別於以往強大。

  不只強大還更加惡劣,雖然很對不起艾莉絲和蘇蜜,但是我真的很無力。

  若是作為單人戰鬥我或許還有機會贏,但是很遺憾,對面平均實力和契合度都與我們相差過大。

  對於只能使用二級魔法的艾莉絲和蘇蜜,大概沒有想到對面兩人都有使用三級的水平吧?

  雖然艾莉絲有嘗試強行使用三級魔法,但是威力也只僅僅能打破對面的防禦而已。

  可惡,第一次感到如此不甘...

  那麼接下來可以說是輸了吧,我們除非派米絲婭出場,不然贏不了對面那位叫堤爾的傢伙。

  但是不可能,米絲婭被禁止重複參賽。

  果不其然,對面似乎在誇耀自身勝利般,派出了堤爾;我從場外看著我們選手區,思考著這一場會派出誰,然後不禁發出錯愕的聲音。

  「啊?」

  在我旁邊一起觀戰的托斯科也不禁發出了荒唐的聲音。

  因為這怎麼想都是自殺。

  雪烏菈居然被派上場了,當時若不是米絲婭強力要求,不然教練不可能讓她參加的吧?

  雪烏菈雖然劍術還過得去,但速度和力量不足,若是只比拚劍術勝算也不大。

  難道說真的要在劍術上拚出一個勝負?

  而且,很讓人擔心雪烏菈會被怎樣對待,若是跟蘇蜜和艾莉絲一樣被玩弄,那大概會引起全校騷動吧?

  雖然雪烏菈本人沒發覺,但是她自身持有的魅力早就有許多愛慕她的人,只是起初大家不知道如何與雪烏菈相處,而只好用她的成績來靠近她,但是明顯地被當成了調侃,到最後大家沒有能接近雪烏菈的手段,只好在遠方觀望,也就是成立秘密集社。

  不過還好雪烏菈有位姊姊,米絲婭,米絲婭不同於雪烏菈,十分地強大,讓人敬畏三分,兩人時常依偎在一起,所以不常看見雪烏菈露出寂寞的表情。

  兩人相同的地方大概就是,都很具有魅力這點吧,而且就連女生們也會被她們的魅力吸引。

  自然而然,大家分成了兩派,米派和雪派。

  我是雪派的。

  話題走遠了,回歸正題,現在雪烏菈上場真的沒問題嗎?

  「噗...」

  只是一旁有人笑了出來。

  笑什麼笑啊,雪烏菈可是有可能被性騷擾或是體驗死亡的感覺喔?

  我用憤怒的眼神看向那人。

  「咦?蘇蜜?」

  笑的人是蘇蜜,她是少數幾人與雪烏菈交情不錯的人,因此在結社內被稱為大神;大概是比賽完出來轉換心情吧,畢竟不是很好地回憶啊。

  「居然讓雪烏菈替我出氣,我還真是不成熟。」

  「出氣?妳在說什麼?」

  「看吧,比賽開始了。」

  聽到蘇蜜這麼一說,我將視線轉為場上。

  兩人同時用魔法創造出魔法刀刃衝了出去,接著刀光一閃,堤爾的肩膀便被擦出了血痕。

  「A班居然用劍技,還真是令人跌破眼鏡。」

  堤爾露出苦笑,大概是沒想到這一點吧?畢竟A班本來就以魔法自傲,會用劍的人也實在罕見。

  「你不也會嗎?」

  雪烏菈也笑著回答,同時持續揮出手上的劍。

  「哈,也是,那就讓我好好玩弄妳吧!」

  「吼吼∼你辦得到的話。」

  堤爾自信地笑道,同時也開始與雪烏菈之間劍的對決。

  兩者對決並沒有出現任何不平衡的情況,不如說很奇怪,明明堤爾的劍快上許多,但是雪烏菈都能在被觸及前擋下,並以更快的速度打回去。

  戰鬥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隨著時間流逝,堤爾的臉上從容的表情消失了。

  「妳這傢伙,到底隱藏多少實力?」

  「跟你會魔法一樣啊。」

  雪烏菈嘲諷回去,同時一個轉身揮出一道氣刃,堤爾驚覺自己擋不下這招而跳開迴避,這時雪烏菈追擊上前揮出一刀。

  「鏗鏘-」

  雪烏菈的劍刃被彈開了,不過堤爾並不是用自己的劍刃擋住,而是用防禦魔法。

  「嘖,我就承認吧,妳這傢伙在劍的方面比我強;但是,加上魔法的話,不過也是雜魚!」

  堤爾再度露出一副高傲的表情,前方出現了一個魔法陣。

  「『暴...』」

  「『三重魔法-爆雷陣』。」

  比堤爾更快的速度,雪烏菈手輕輕一揮,三個法陣直接出現在堤爾身旁。

  「什...!」

  轟--!

  一聲巨響,堤爾所在位置被強烈的火光埋沒。

  我一時之間沒能領會過來。

  雖然『爆雷陣』僅僅是二級魔法,多重魔法也不過是複數施展,但是雪烏菈用的『爆雷陣』卻有不遜於三級魔法的威力甚至在這之上。

  「明白了嗎?雪烏菈她啊,一直以來,都在裝弱喔。」

  蘇蜜的聲音傳入我的腦袋,我將張大的嘴巴慢慢闔上。

  「為...為什麼?」

  為什麼要裝弱?我想這麼說,但是眼前的戰鬥令我放棄了思考。

  火花散去,堤爾全身上下都有燒傷的痕跡,但是依然抵抗了下來。

  「『寒冰風暴』。」

  雪烏菈視角的煙霧大概還未散開,在那之前,堤爾率先構築好了魔法,並在煙霧散去的同時發動奇襲。

  但是...

  「『魔法反射』。」

  「寒冰風暴」被反彈了回去。

  「不可能!居然是六級魔法!」

  一旁的托斯科也不禁驚呼了起來,別說是他了,我自己也將闔上的下巴再度張開了。

  唯一不驚訝的只有蘇蜜吧,她看著大家反應然後喜孜孜地笑了出來。

  然後我注意到了,選手區的艾莉絲和米絲婭同樣笑得合不攏嘴。

  恐怕另一位不知道在哪的莉莉亞也是同樣吧?

  「妳...究竟是什麼人?」

  張開防禦魔法,盡全力擋下了自己施放出去的寒冰風暴後,堤爾表情已經無法那麼傲慢了。

  「嗯?只是比起劍,更擅長魔法的人。」

  雪烏菈就像是嘲笑他般揮起手上魔法製造的劍刃。

  「少小瞧人啦!」

  這次被激怒的是堤爾,他眼球佈滿血絲的朝著雪烏菈衝去。

  『這樣好嗎?如果現在刺我,將會變成刺穿剛剛的不良三兄弟喔?』

  雪烏菈故意張開雙手,說著意義不明的話,然後挑釁十足的拋下手中的劍刃。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聽起來令人有些恍惚。

  「在胡說些什麼啊!」

  堤爾憤怒的呼喊,將劍刃筆直的朝雪烏菈的心臟刺去。

  然後...

  坐在D班選手區的不良三兄弟便倒下了。

  「怎麼回事?」

  注意到異樣的堤爾看向刺進雪烏菈心臟的劍刃,但是雪烏菈並沒有流血。

  「明明刺進去了...為什麼沒有流血?」

  「是名為『勃論』的魔法唷。」

  雪烏菈說著意義不明的話語。

  「勃論」?那什麼?聽都沒聽過,難不成是頂階魔法嗎?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你現在刺我,會變成那三位不良會被你刺穿嗎?」

  「哈...啊?」

  「跟你解釋你也不懂。」

  就如雪烏菈所說的,那種荒唐的魔法聽都沒聽過,解釋起來我們也不見得聽得懂。

  「那麼,換你給我消失吧。」

  雪烏菈用手指著堤爾的頭,同時身後出現了超大型法陣,法陣發出暗紅色的不祥之光,隱隱約約能聽見一絲龍吟,周圍彷彿被無形的力量所撼動開始微微顫抖。

  「啊....啊...啊啊啊啊!」

  還沒施放出魔法,堤爾已經跌坐在台上,不斷的退後。

  就連我這邊結界外都能感受到雪烏菈身後的法陣帶來的威壓了,甚至會讓我們懷疑起結界是否抵擋得住這一招,在那種近距離的情況下,恐怕我也站不起來。

  那副凜然的身姿,我不禁看得著迷。

  「卡-!」

  此時嬌小的人影衝入會場擋在雪烏菈和堤爾之間。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