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枯萎之前 Chapter2 老師是...章魚?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知道老師是長滿一堆奇怪觸手的生物時,她承認自己的內心是滿滿的錯愕。」




昏昏沉沉地從軟綿綿的床上爬起來,花實甩甩腦袋,看了看這有點陌生的房間,這才想起她昨天晚上已經搬出淺野家了。

想起昨天晚上的搬家情況,真的是累死人不償命,雖然說離學校後山是近了點,但跟淺野家的距離倒是不小。

那該死的理事長竟然還要她自己走路把東西搬過去,懶得出門就直說啊!

還好東西不是很多!

扯扯脖子上的領帶,眼角餘光瞄到旁邊的閃著光芒的東西,她彎下身子撿了起來。

看了幾秒,花實嘖了聲,把項鍊丟到一旁的小桌子。

「為什麼他會有之前父母送我的項鍊...」花實喃喃自語,回想昨天和那少年的對話。

那少年叫做赤羽業,跟她同一個年紀。

昨天請她吃飯的少年。

不知道為何,那傢伙總有讓她很熟悉的感覺,尤其是那雙琥珀色眼睛......雖然無法清楚了解,但他感覺一副跟自己很熟的樣子,還是說那是他一慣對人的方式?

是說,連名字都這麼耳熟是怎麼回事?

甩甩頭,花實再次看向那條被丟在旁邊的項鍊。

現在比較重要的是為什麼他會有她的東西,記得那天他給她自己的時候心跳都快停了。

───突然有個陌生人滿臉笑容的說:「這是你的東西,之前想還你都找不到時間。」之類的話,然後把熟悉的東西交到你的手上,這誰都會嚇到吧!

雖然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陌生人就是了。

她敏感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這個人最好少跟他來往,否則會發生不好的事。

不過仔細想想,之後也見不到面了吧,畢竟不是跟他有什麼特別的關係。只要別再走進那條小巷子就好。

思考好方向的花實滿意的點了頭,接著瞄到她的頭髮。

啊...昨天好像把頭髮給割掉了啊,這樣好醜。

抓起一撮的頭髮把玩著,花實決定稍微修剪一下好了。

於是她拿起剪刀把尾端修得更短,並在頭上綁了像是髮箍的辮子。

「OK,大功告成。」滿意的稍稍擺頭,提起一旁的背包離開房間。




從今天開始就是自己一個人住了。

在腦袋模擬起之後沒人管、自由自在的日子,花實加快腳步走下樓,步伐不禁輕鬆起來。

然而,才剛走到客廳,那樣對她來說美好的景象就被破壞殆盡。

一個不請自來的「客人」翹著二郎腿,翻著花實昨天看的...等、等一下,那是別班同學借她的乙女遊戲攻略書啊啊啊啊啊!

趁理事長還沒發現到她,花實迅速的把那本書從他手上抽走,藏在背後。

「原來你喜歡這種的。」理事長摸摸下巴,一副像是看到令他有興趣的眼神打量著花實。

───忍耐忍耐,絕對不可以一時衝動把人家趕出門。

按著太陽穴,月城花實保持著僵硬的微笑。

「看到客人來,第一件事應該要去倒茶吧?不然很失禮。」

......她沒有看見理事長口中所謂的客人。

「我在想,畢竟理事長是四肢健全的『客人』,如果幫忙倒茶才是失了禮節吧?」花實勾起微笑,偏著頭看著前方的男人。

場面莫名沉默下來。

理事長最先笑了出聲,在花實充滿問號的時候無奈地將頭撐在手上。

「算了,我來找你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事情。」

花實再次又有了想把眼前這位男人趕出去的衝動,浪費了一堆時間,原本她打算用剩餘的時間看那本攻略書來者。

「今天是你要去E班的日子,沒忘吧?」

這種事她怎麼可能會忘───花實暗自握緊拳頭,沒有做任何表情。

「至於E班...嘛,可能會跟你想像中的有些許差異.....像是老師的速度會比較快點。」理事長沒有注意到花實的動作,繼續說道:「還有...同學會追殺老師之類的事情。」

花實點了點頭,然而事實上她根本聽不懂理事長在些說什麼,追殺...難道老師這麼惹人厭嗎?

雖然E班裡大多都是「失敗者」但不至於這樣吧?

還是說...

嗯,別去深入了解好了。

「然後那個老師,今天應該會在後山那邊等你,很好認。」理事長挺直身體換另一個舒服的姿勢,「去了那邊你就會知道所有事情,所以我就不多解釋了。」

花實再一次覺得,她真的很想把這個男人趕出去。




❀❀❀




看著前方高高聳立的山,花實深深嘆了口氣,這高度...爬完都要往生了吧?

不對,可能連爬都沒爬完就死在路上了。

花實左看右看,想要尋找看看有沒有另外一條比較輕鬆的路,但很可惜似乎沒有。

煩躁的抓抓頭,不是吧?連上個學都要體能訓練?

頓時她聽到感覺粘黏的聲音一直往自己這裡逼近,花實毫不猶豫的朝聲音來源瞪去。

接著,她傻住了。

她揉揉眼睛,深怕是自己因為受到太大的打擊一時之間看錯了東西,然而事實證明她沒有錯看,眼前的這個生物...還是說外星人呢?

────長滿一堆奇奇怪怪、軟趴趴的觸手啊!而且身體都是黃的!好噁心!

忍不住倒退了幾步,嫌棄的表情不禁清清楚楚地表現在臉上。

沒想到這個外星生物竟然從像是眼睛的地方流出奇怪的液體,「扭呀!竟然一開始就用嫌惡的表情看著我,為師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看到外星怪胎的行為,更讓月城花實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去面對了...嗯?這傢伙剛剛說什麼來者?

「你剛剛說...為師?」花實皺著眉頭,完全不敢相信這生物是老師。

黃色外星生物立即停止對於花實來說十分蠢的動作,黃色觸手也在空中晃來晃去。

「啊,一不小心就忘記正事了,為師我就重新介紹吧。」打理好心情的黃色生物扭呼呼的笑著,「沒錯,為師我是E班的班主任殺老師,你應該就是月城同學了吧?請多指教。」黃色的觸手伸向花實。

綠色的眼睛盯了觸手許久,月城花實才露出微笑握住對方的手,十分禮貌的回應:「嗯,之後的日子請多多指教。」

「扭呵呵,那麼我們就走吧。」

此時此刻花實的心是崩潰的。

「......請問教室真的在這座山上面?」

「是的哦。」

花實的笑容瞬間僵硬,仔細一看微微的抽蓄。

「做為學生,訓練體能也是一向重要的課程!為師我也會一起跟月城同學爬完的!不用擔心!」

────重點完全不對啊這個老師!

看著這位老師既高大又不科學的身體,月城花實突然覺得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默默的捂著臉。

知道老師是長滿一堆奇怪觸手的生物時,她承認自己的內心是滿滿的錯愕。




死了,真的快要死了。

此為爬完這座山後花實僅存的想法。

偷偷瞄了一眼旁邊的怪物老師,沒想到他竟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氣死人了!

「殺老師早...欸?這位是?」一道柔和的聲音讓花實下意識抬起頭,在殺老師面前的是個面貌可愛的女孩子,藍色的頭髮紮著兩個側馬尾,同個顏色的雙眼一直盯著她看。

哦,這位同學好可愛啊,感覺被治癒了。

別開眼睛,花實深怕自己下一秒會做出像是花癡的行為,對她的形象會有很大的打擊啊。

「這位是剛轉來E班的學生。」

「你好,我是月城花實。」最先朝著對方伸手打招呼,給人好的第一印象。

「啊...你、你好,我叫潮田渚。」眼前的少女愣愣地回握,眨著眼,「那個...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這次換花實愣住了,她直勾勾的看著潮田渚,後者一時以為講錯話慌了手腳。

「可能是我記錯了,月城同學不用太在意。」

月城花實偏了頭,反而開始打量這位少女,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就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但令她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她要穿著褲子而不是裙子啊?

難道是害羞?

「暗殺!」突然一個墨綠色的殘影從殺老師的正中央飛來,然而什麼事都沒發生。

────不好意思發生了什麼事?她只看見老師飛來飛去的影子啊!還有那個墨綠色的刀是怎麼回事!

「中村同學,你拔刀的速度太慢,以這種程度要暗殺為師我還要很久哦~」莫名發出奇怪的粘膩聲音,殺老師的臉變成綠黃相間的顏色。

月城花實再次陷入不能思考的狀態,什麼暗殺的她根本聽不懂,眼前的老師真的是外星生物啊!這裡的學生們莫非對老師的怨恨已經達到要殺掉的情況了嗎!

「還以為這次可以殺掉殺老師呢~」露出可惜的神情,金色頭髮的女同學撿起掉落在殺老師旁邊的刀子,藍色眼瞳往花實看過去。

下一秒,立刻湊了過去。

「這位是新來的同學嗎?長得還不錯看呢。」摸著下巴打量著花實,對方呆愣不知所措的表情讓她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感覺跟渚是同一個等級的呢~」

「不要亂說啊!」潮田渚無奈地說道。

「我是中村莉櫻~我們就好好相處吧。」她露出大大的笑容,勾著花實的脖子。

「...我是月城花實,請多多指教。」花實哈哈地苦笑,老實說她不太喜歡肢體上的接觸,但對於這種對方太熱情的狀況也只好默默忍耐。

「那麼,我們就進教室吧。」殺老師抬起他軟趴趴的觸手,呼呼的笑著。

看久了其實蠻像變態的章魚...

此為視覺神經已經麻木的花實在心中的想法。




「所以,你們說的暗殺到底是...?」

坐在位置上被一群人圍在中間,月城花實眨眨眼疑惑的問道,引來大多同學的訝異和震驚。

「你不知道嗎!?」名為茅野楓的綠髮女孩突然湊到花實面前不到幾公分的距離,讓花實稍稍往後仰,愣愣的點頭。

「一般來說進到E班的人都會知道啊,這種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送進來的狀況很少。」這班的班長,磯貝悠馬皺著眉頭,沉思了起來。

「可是如果是突然被轉來的那應該就另當別論了。」

「總之,你見過防衛省的烏間先生了嗎?」綁著低馬尾的片岡惠稍稍靠了過來問道。

「烏間先生?那是誰啊?」花實偏了頭。

────很明顯完全沒見過啊!

眾人汗顏。

「嘛,反正又是一個不知道哪班轉過來的優等生吧。」旁邊一個體形碩大的男生坐著兩角椅,不屑的神情很清楚的表露在外。

一個莫名其妙被諷刺了。

花實幽幽地往他那裡一瞥,後者對上眼打了個冷顫,「呿」了一聲,別開視線。

「那月球炸掉的事情應該知道吧?」似乎沒有發現到他們的小動作,片岡惠繼續問道。

「這倒是知道。」花實點點頭。

「那個章魚老師,就是炸到月球的兇手哦。」中村莉櫻以開玩笑的口氣說著,月城花實徹底愣住。

────原來那個看起來很噁心的外星生物是炸月球的兇手?讓這樣的生物當我們的老師真的沒問題嗎?

「他有著20馬赫的移動速度,而且如果在明年三月前沒殺掉的話,他就會炸掉地球。」

理事長所講的速度快一點是這個意思啊...她以為是講課速度會快點...

花實低著頭,挑起其中一邊的眉毛。

所以並不是因為討厭老師,而是政府給的任務...?那這樣的話課業怎麼辦?不會影響?

「但殺老師也很會教人。」橘色短髮,看起來給人一種很活力的樣子───倉橋陽菜乃,舉著手說道。

花實一時之間又跟不上對話節奏,擺著僵硬的表情看著她。

「之前數學被他教之後,成績大幅提升了呢!」

巨大的暗殺目標嗎...老師與暗殺目標,學生與暗殺者......這關係好混亂。

花實低著頭,無奈地笑著。




❀❀❀




「什麼意思?」

在教室外走廊的途中路過的月城花實聽到了外頭的聲音。

好奇心的驅使讓花實停下了腳步,她偷偷地在門後看著。

殺老師、杉野友人還有潮田渚。

明顯感受到緊張氣氛的存在,月城花實勾起意義不明的笑容,打定看好戲的成分。

「憑你的身體,是不可能投出他那種高速球的,無論你怎麼模仿有田選手都無法成功的。」

杉野友人睜大眼睛,一旁的潮田渚也沉下臉。

...差點忘記了。

月城花實面無表情的在死角看著他們,眼睛已從溫和綠色的眼睛轉為冰冷的藍眼。

她差點忘了在這學校的老師,大多都不是什麼好人。

「為什麼。」潮田渚死沉的聲音在這時候意外的清楚,他握緊雙拳,隱隱顯出他的不滿。

「為什麼老師能夠如此斷言。」

「渚...」

面對杉野友人的擔心,潮田渚依然持續他的憤怒發著抖,「因為我們是吊車尾嗎?因為我們是End的E班嗎?你想說我們不管怎麼努力都是白費工夫嗎!」

他所有的不滿和怒意全部都隱含在口中說出來的話。

「不管怎麼講都是沒用的啊...」月城花實小聲的喃喃自語,像是說給自己聽一般,「在這學校制度...」

────只要被認定是失敗者,那就沒有存活的可能了。

如嘲笑自己一般,花實勾起無比難看的笑容。

「我為什麼會這麼說呢?」殺老師用著跟剛剛一樣平板的語氣說道,他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報紙,「因為昨天去跟他本人確認過了。」

氣氛頓時尷尬。

────既然去確認過了那也沒辦法了!

包括花實,在場除了殺老師的人都張著嘴巴,心中滿滿的吐槽。

「他還給我簽名了。」像是在炫耀一般,殺老師拿出選手的簽名版,但眼睛卻流著不明液體。

「就那種狀態你還跟人要簽名嗎!那人家當然會生氣了啊!」潮田渚繼續吐槽。

在門後的月城花實默默扶額。

「老師嗎...」

該怎麼說呢,這生物出乎意料的奇怪啊...

變回綠色的雙瞳淡淡地看了眼遠方的三人,花實沉默幾秒。

「......反正,與我無關。」

拋下這句沒頭沒尾的話,在沒人發現的地方,少女無聲無息的離開。




「人稱End之E班嗎...」月城花實喃喃自語,挑著眉看著眼前的景像,嘴角的抽蓄程度更嚴重了。

────請問現在章魚生物被綁起來吊在樹上然後一群人用著小刀和長竹子刀刺來刺去的畫面是怎麼回事!

一個暗殺目標吊在樹上到處蠕動晃來晃去,讓花實再次覺得這老師是否有點不正常。

「這不是花實嗎?不一起暗殺嗎?」茅野楓抱著一大堆的竹子,維持著小跑步的姿勢停留在花實旁邊。

「似乎是因為晚轉來E班所以沒有小刀之類的可以用呢...還有,為什麼殺老師被吊起來了?」月城花實擺著僵硬的笑容,細長的手指指著邊鬼叫邊亂晃的殺老師。

「這是因為...啊,烏間先生!你好!」話還沒講完,茅野楓就朝前方穿著西裝、板著正經臉孔的男人打招呼。

這就是他們說的烏間先生啊...月城花實安靜地打量著眼前的男人,綠色的眼瞳上下游移。

「你好。」低沉嚴肅的聲音從他口中傳來,視線往花實身上看去,「聽說會有個學生轉來E班,應該就是你吧?」

「嗯,我是月城花實,請多多指教。」稍稍行個禮,表面上看似平靜,但花實的心中並沒有打從心裡尊敬他。

她很討厭有關政府的人事物。

「我是防衛省的烏間,從明天開始我也來當老師了,會協助你們的。」

「這樣啊。」

「請多關照。」

「那之後就要叫你烏間老師了。」茅野楓露出大大的笑容。

聽到這裡,花實暗暗飄移視線,表示不滿。不過對方的個性給人比較嚴肅的關係,花實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對了,他在哪裡?」

「是這樣的,殺老師毀了我們班的花圃,為了補償正在開一場暗殺大會。」

暗殺大會...?

月城花實默默地將頭轉到大樹那邊,殺老師正呈現著象徵鄙視人的黃綠相間條文,邊躲著學生們的猛攻且持續大喊「來啊,這可是補給你們的特別服務哦」、「行動如此受限的老師可是很難遇上的」之類的話。

這叫做暗殺?一般暗殺不是要趁人不注意的時候給人致命一擊嗎?

花實的眼睛不知何時已死,十分無語。

「渚,怎麼樣了?」茅野楓跑到一樣十分無語的潮田渚旁邊。

「不行,完全被他鄙視了。」

「這樣子還能叫暗殺嗎?」烏間也有同樣的心情。

「等下,根據殺老師的弱點來看...」潮田渚從口袋拿出一本小本子,引起花實的好奇心使其湊過來看。

「白費力氣啊,E班的諸位。」笑得很奸詐的殺老師完全不把人看在眼裡,「就算殘障也游刃有餘,這速度的差距想殺我簡直天方夜...」話沒說完,被綁上繩子的樹枝斷掉,殺老師發出一個聲音後落在地上。

全體靜默,所有動作停止。

一秒、兩秒、三...

「就是現在!幹掉他!!」不知道是誰喊的,此話一出全體立刻圍上去。

「完蛋了!危險危險危險.....!」殺老師開始翻滾躲開刺上來的專用刀和射過來的BB彈。

「殺老師的弱點1,裝B的時候會出現破綻。」花實按照本子上面的黑字念出來,然後再將視線轉回動作和言語極度混亂的殺老師。

「弱點筆記...也許有用呢。」

「嗯,我再多記一點吧。」

淡淡盯了潮田渚和茅野楓一會兒,月城花實繼續念道:「殺老師的弱點2,遇到麻煩時很容易暈頭轉向。」

「等、等等,繩子和觸手纏在一起了!」為了掙脫被繩子纏住的觸手並不被學生們攻擊到,殺老師打著滾,觸手亂竄,十分滑稽。

「這時候就得...少年jump!」殺老師一個往上跳,靠著風力成功擺脫繩子的糾纏,到達屋頂。

「可惡,讓他跑了!」

「上不來了吧,這就是基礎性能的差距!笨蛋~笨蛋~忸呵呵呵呵!」

「被一個真正的笨蛋罵笨蛋還真是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月城花實皺著眉頭,從臉上的表情來看大概已經無力吐槽了。

「哈哈...」潮田渚苦笑。

「明明就只差一點點...」

木村正義不甘心的看著在屋頂上歡呼的殺老師。

「哈哈哈哈哈....」殺老師笑到後面沒了氣,喘了一口,接著用相當陰險的表情說道,「明天的作業增加到2倍。」

「小心眼!!!!」幾乎所有的同學回出這句,除了月城花實依然繼續念著小本子:「殺老師的弱點3,器量很小...這算是弱點嗎?」最後一句話講得非常小聲,沒人聽到。

一個跳躍,殺老師飛更遠了。

「啊,逃了!」

「但剛才是至今為止最可惜的一次呢!」片岡惠握緊拳頭,氣勢毫不削減。

「照這樣下去,必定有殺他的機會!」

被兩人激勵後,全班的氣勢又再度回來。

明明是全校最不被有所期待的班級,卻是全校中最有活力的班級...

月城花實仰望著天空,似乎被班級的情緒影響到,臉上浮現出前所未有的微笑,打從心底的笑容。



「天空,真藍呢。」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