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ㄧˋ)雷(ㄌㄟˋ) 第三問 一個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就直接跟你講明白吧,我們絕交吧。

這話說得夠乾脆,也夠一針見血。

來到學校第一個打招呼的對象。

每當換教室時,一起走去上課的對象。

體育課時躲在樹下一起看小說的對象。

吃午餐時一起盛飯的對象。

有一天突然變了。

冷落自己的招呼。

不在等自己就走出了教室。

沒有一起躲在樹下。

吃飯等不到人。

或許是自己說錯了甚麼吧?

道歉嗎?但...是甚麼?

想一問究竟,但對方避而不見。

直到那一天誤會全都解開了。

──因為我喜歡他,所以我們絕交吧。

但他卻喜歡自己,但自己沒有喜歡他。

但她還是走了,剩下自己,甚麼都沒有了。

有一天,那些快樂都不在了。

只剩下孤獨。

那為什麼要開始?

明明就會失去。

為何又要慘忍的闖入,留下期待,然後離開,變成傷痛。


一個人加上一個人變成兩個人。

一個人加上數個人變成一群人。

一個人找了另一個人再一起。

結婚生下了另一個人。

兩個人加上一個人,從此變成三個人。

直到某天,那一個人長大了。

那一個人離開了。

又變回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

某天,其中一個人,不能忍受另一個人,也離開了。

最後又變成了一個人。

人最終還是一個人,不管過程怎麼改變,結局都是一樣的,那為何不一開始就一個人呢?


第三問 一個人


吸吸...擦拭著不斷流出的鼻水跟淚水,不知已經犧牲掉了多少衛生紙。

已經顧不得有別人在場,這一刻自尊心早已輸給了傷心。

就像關不起來的水龍頭般,悲傷無止盡的湧上。

到底是怎樣啊...賽門眼看著遞給她的衛生紙已經被抽掉了一半,幾乎少說也已經過了10幾分鐘有了,但她一句話也不說,只是一直哭泣而已。

由於擔心她會感冒,特地給了她一條浴巾圍著,剛才那場滂沱大雨,根本就是颱風過境嘛。

也不清楚剛才她到底是怎麼了,竟然不顧別人的眼光在街上哭,要是全程被甚麼自以為是正義魔人的傢伙錄下PO上網路就不好了,雖然自己應該不需要擔心才對,畢竟偷錄影,沒經過對方的同意上船這種事情,可是已經觸犯了肖像權,自己是有立場可以反控訴的。

總之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誤會了甚麼,她那個時候的道歉,看起來倒是挺有誠意的。

如果有甚麼誤會,最好還是要講開會比較好,以防後續的問題,但要不是因為下雨,不便在外面談了,再加上晚點就要回公司了,得趕緊回家換套衣服,不得已才把她順路帶回來的,絕對沒有甚麼其他的意圖...

不過看起來她似乎也沒有很在意,在陌生的男人家這種事情...不,或許是還沒有心思在意吧?大概還在為了剛才的事情難過吧?是不是自己說得太過分了...?

──很有趣嗎?像你們這種人,拿別人的性向當作樂趣的人,我只能說真的很令人厭惡。

但她說的話,實在叫人無法不反感啊...

──「我許下了…

我希望自己…可以和男同志結婚。」

甚麼叫做希望可以和男同志結婚?是對男同志有甚麼特殊的性格偏見或幻想嗎?想要和男人結婚,就去找一般的男人啊,或者雙性戀的也行,大可以說想和甚麼樣性格的男人結婚,竟然只說男同志,就好像是在歧視我們的性向一樣,是怎樣?想找一個喜歡男人的男同志,硬要他喜歡上女人這樣嗎?

吸...吸吸,整個房間都是她啜泣的聲音,她手上的衛生紙已經快要只剩四分之一了。

看了看手錶,自己也快要準備回公司了,還是趕緊把話說開吧,不然這樣也不是辦法。

「雖然我不太清楚是不是我誤會了甚麼,總之如果傷到你,我很抱歉。」

看著她說道。

但她卻依然低著頭,但總算哭泣的頻率越來越低了,想必是終於冷靜了吧。

但她甚麼都沒有說,突然變得很安靜。

到底是在思考要說甚麼,還是怎樣啊。

「關於那個app的事情,聽起來你也一樣是莫名其妙就出現在手機裡的,對吧。」

再回頭整理一下關於那個app的事情,看她能不能有點回應。

只見她點了點頭。

「然後你對app許下願望,所以才會來到██咖啡廳的,對吧。」

她依然點了點頭。

接著自己思考了幾秒後,才說道:

「那你對同性戀,有偏見嗎?」

只見她突然抬起了頭,帶著哭紅的眼眶看著自己,然後猛然的搖著頭。

呼...嘆了氣,是自己先入為主了,看樣子她應該真的不是有意的,不過依然還是不清楚這個app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就是自己願望的結果嗎?

算了,自己也沒有那麼多閒情逸致去在意了,就當作是某種緣份吧,至少她人好像還不差。

「我等一下幫你叫車,地址寫在這個上面。」

將筆跟紙地給了她。

「還有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對法律上有甚麼疑慮都可以找我。」

只見她伸出雙手將名片接下,看來是個挺有禮貌的人。

這時她從外套的口袋拿出了錢包,將名片收了進去,然後也拿出了一張名片,遞了過來。

「這是你的名片嗎?████事務所,原來你是上班族啊,還以為是學生呢。」

她依然不發一語,正專心的寫著地址。

伊雷,我看著她的名片唸了她的名字。





──「無我,過來一下。」

坐在對面的上司突然說道。

「是。」

趕緊起身走了過去。

──「這個資料你處理一下,下班前要。」

這就是辦公室族員工的日常。

才剛回到位子準備打開軟體時,電話便響了。

──「喂,您好。」

鈴鈴──!

此時傳來門鈴刺耳的叫聲,一旁的同事趕緊起身去接見。

沒錯,又是忙碌的一天。

忙到被無我遺忘的麵包,僅被咬了兩三口而已,就被擺在角落當裝飾了。

──「好久不見了,██!最近過得好嗎?」

聲音從旁傳來,是剛才按門鈴的訪客。

──「真的好久不見。」

上司趕緊起身,和對方走向會客室。

原本擺在桌上的早餐早就盡速用完,再前往會客室的路上順手仍進了垃圾桶內。

這到底該怎麼畫...盯著眼前的電腦不知已經浪費了多少時間,偏偏上司又再開會,只能自己想辦法...

──「欸,無我你看這篇文章,剛才██傳來的。」

嗯?目光移向同事的電腦,只見是一篇標題寫著「社區水錶設水溝旁,抄錶員得會輕功」只見文章內的照片,一整排水錶竟然設在水溝旁,水溝旁的道路僅不到20cm。

「哇賽...」

無我露出傻眼的表情。

──「超誇張的,上面寫說抄錶員說他們會配戴望眼鏡...」

與同事稍微互動不到幾分鐘,無我又繼續死盯著自己的電腦,有的時候他挺羨慕能夠一心多用的人,因為要將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被遺忘的麵包即使快到了中午,依然還是被遺忘的狀態。

──無我。

「是。」

突然上司走了過來,無我趕緊起身,面向上司走過來的方向。

──「我昨天說要印的資料你用了嗎?」

啊,下意識地發出感嘆聲,無我趕緊坐回椅子上尋找檔案。

糟糕放哪去了。

上司站在身後等待,一整個超讓人充滿壓力的。

看無我還在找檔案,上司便說到:

「等等把資料拿過來。」

說完便又走回去會客室了。

唉,這就是上班族的日常。




待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