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回到如果 最後時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鈴鈴鈴!鈴鈴鈴!

「喂,老大,不好了。」

「幹嘛特地打過來。你們不要過來我這嗎?當面說就好。」

「老大...」

楊天冥故意放慢步調,哀傷的說。

「夏霰姐,她出事了。她在平常那個公園,被迎面而來的車撞上了,我們聽到超大的聲響衝過去就...悲劇就發生了。」

「怎麼會...這樣就沒有意義了。」

「老大...不管怎樣先出來說一下。我在這個公園等你。」

-------------------------------------------------

迅速換完衣服,來到公園裡。

一路上不停的奔跑,不停的思考至今為止發生一切,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到底從哪個環節,哪個地方發生失誤,才會...才會又發生這樣的意外。

達達達!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公園,為什麼要先過來公園?

不知道。

那為什麼不先去照顧張夏霰?

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如果硬要說的話...那應該是一種直覺吧!

覺得天冥應該可以可以解決自己的解答。

或許吧!就是這種的天真,導致一步一步回到真的原點。



「呦,老大!你來了。」

「天冥...你...」

「老大就別拐彎抹角了,我們...直接進入主題。」

--------------

「老大,你正在改變的吧!」

「!」大吃一驚,但馬上又回過神後「你應該也是有改變過,記得某些事情跟原本好像不太一樣,就是你改變的吧!」

「哈哈哈,老大你果然已經注意到了。沒錯...」一往不見的眼神,我好像曾經有過這種眼神。

「在夏霰姊做巧克力燉飯的時候,我額外多做一份,畢竟...」伸眉一皺「我可不想再吃到那麼恐怖的東西。」

「那麼...天冥你知道...夏霰她,為什麼還是跟之前一樣的結果?」

「先討論這件之前,我先說我之前改變的事。」

「應該...也不用說了。」

「嗯...果然還是被發現了...」

「蠢蛋,做得那麼明顯,也不用一直把我跟夏霰硬是推在一起的吧!」

「我還以為能夠加快一點速度的...原本的理想劇本是能夠在森林探險時能夠成功告白的。」搖搖頭然後開始說「畢竟你們有那麼有一下子不見嘛!我還以為老大你們告白了。」

「說真的,別說那件事了。」我搔搔頭,想著那個小女孩(?),又是另一陣的冷意。

「但是...我有一件事還是沒有辦法想不開,你和我都是改變者的話,為什麼我改變之後,老大不受任何影響,老大你有想法嗎?」

「這裡應該讓我說明了。」

某處小樹叢後走出小矮人。

「可可?」

「該死,你聽到多少了。」

「不管有多少,都進到我的耳裡。」

「唔,是不是要讓我去探勘到底進了多少啊。」

避免趙文樂的追探究底,乾脆直接改變話題。

「...就讓我開始說明吧!」

「怎麼變得越來越膽小了。」

「別吧!老大。就讓他好好說完,畢竟...他能夠活的時間,也就只有那麼一丁點的說話時間。」

「喂!你們去他媽的鬼畜耶!」



「原本互相共有改變記憶的機會是非常小的,但是如果在某方面的目的,那就有可能發生。」

「老大我跟我的目的應該不太一樣吧!我是想讓老大跟我們一起開咖啡廳。」

「我先說,如果沒有張夏霰的話,張、天、冥,你不會和吳品妍結婚。」

「嗯?是這樣的嗎?」

「是嗎?這個我早就知道了,我家老婆啊!早期是喜歡老大呀!」

「天冥,你那個話,應該不是吳品妍跟你說的吧!」

「老大!你真的很不懂女人心耶!難怪追不到夏霰姐。」

「誰...誰說我追不到她。」

「好了好了,那一些不是重點。重點是沒有張夏霰,趙文樂也會跟著你們一起開咖啡廳呦。」

「你這個話是?我覺得應該不只那麼簡單而已。」

「或許說,可可你的能力是知道某種故事線的結局嗎?」

「真不愧是天冥,但要說某條故事線的某個點發生另一種事後,所得出來的結局。」

我想一想,聽起來...感覺怪怪的,如果沒有張夏霰?欸?怎麼可能會沒有張夏霰啦!

「老大你...」

「趙文樂你表情真的很好懂耶!你是不是在想怎麼可能沒有張夏霰。」

「我才...」

才剛剛要辯別時,可可才說出後段的話。

「你是不是在過去遇到張夏霰過?」

瞪大眼睛,我和天冥完全不敢相信這裡面所代表的含意是什麼。

「可可你的意思是,老大在星高開學遇到夏霰姐並不是第一次遇到。」

「而是我早就遇見她?」

「沒錯!完全都沒想過把時間點在更加地往前移,你們在這樣就只是卡在輪迴裡而已。趙文樂你仔細想想看,從對話當中,從動作當中,都有可能藏著線索。」

閉上眼睛,一幕幕的與她所經歷的事情,一句句跟她所說過的對話,觀察所有表情,所有動作,任何語言並沒有一絲的線索。

「老大,你記得嗎?」

「嗯?」

「保健室那個阿姨好像說過,「突然說,要來讀星高」類似的話。」

「嗯?是嗎?

「喔?你們想確認這件事嗎,我可以幫忙喔!」

啪!手指一響出現一個電視,裡面播放著當時趙文樂跟著張夏霰跳下三樓而受傷,被送到保健室治療。

「你...居然會這樣的絕技,是魔術嗎?但看不出破綻...」

楊天冥發出感嘆,像小孩子看魔術一般驚訝。

「白癡嗎?這邊是我獨自創造的夢境,當然可以隨便的創造東西。」

「喔...原來如此。」



「我的那個妹妹。」

這時創造出來的電視發出聲音,正是保健室阿姨對照文樂等人所說的話。

「個性太過於活潑,很容易讓人討厭她,所以從小到大幾乎沒有朋友...但是去年卻突然跟我說她要來讀這所學校。」

咻!說完幾句話馬上就沒了畫面。



「就是這樣囉!」

「所以說,因為張夏霰遇到某件事所以才來星高囉?」

我開始低頭沉思,有了方向後,開始又想起關於她的事。

(趙文樂,就是這裡喔!)

「嗯?張夏霰?」

「趙文樂,你已經開始瘋了嗎?出現了張夏霰的幻覺?」

「不,我聽到張夏霰在我...」

(趙文樂居然都忘了我們第一次相遇的事。)

聽起來感覺好像以前的她,感覺莫名的熟悉,現在的她...一定、一定嘟著嘴巴。

(這是提示喔!)

腦海中,出現一張畫面,身穿星高的一男一女在背後的是一大排的街機。

這個是?

「可可,可以撥放我高中時跟張夏霰打街機的那一段嗎?」

「好喔!」

電視畫面上是我和張夏霰一開始準備打街機的畫面。



「登登。」

「這個?」

幾個按鍵再加上搖桿,配合上超大螢幕,正是現在難得一見接機遊戲,雖然放眼望去都是街機,但還是許多人排隊。

「街機遊戲喔!我很久沒玩了耶。」

「那我們可以玩嗎?我好想跟別人玩喔!」



『直接到結尾那邊。』

『哀,真麻煩。』

畫面一轉,跳到最後一幕,我快要打贏張夏霰。



「上啊!」聽到張夏霰的喊聲,勇志他以必死的決心衝向敵人。

答、答!螢幕上超大五芒星陣的出現,本來是要死的節奏卻逆轉回來。

路路絲出現在勇志上方,手中的法杖聚集光芒。

貫穿吧!P,S碰!秒殺。

「是你啊,終於找到了。」張夏線看著lose的螢幕,喃喃自語道。

「接下來換我了。」

「算了,今天已經沒有興致了。」

「這樣就好了嗎?」原本是興致勃勃的她,現在卻說不想打了?

「是的,不想打了。」之後很小聲的說「我終於找到你了。」

「咦?你剛剛說了什麼。」



『停下來,往前十秒。』

『喔,總感覺被使喚了?』



「我終於找到你了。」

『大聲一點!』

「我終於找到你了。」



「你就想聽這個?」

「嗯。這邊說找到你...」

「老大,你還記得嗎?記得國中的時候你說過你遇到一個「正拳8」非常強的玩家。」

「這麼說起來,好像是的樣子。」

「你說她的那隻本該是「糞腳勇志」,在她的手上異常的靈活,甚至開啟大招時,還能夠90度地迴轉。」

「這個?難道說?張夏霰就是她?」

「應該八九不離十了,那個九十度迴轉,夏霰姐也有使用過。」

「那好我要去找她了。」

「老大知道該如何破解嗎?如果不知道也只是白去而已。」

「如果...當初是贏了她的話,那只要...輸了...就可以讓她回來了吧!」

「老大你在現實已經有夏霰姐了。老大你...到底還想要什麼。」



「我就只是想單純地看到最原本的她。」

好像開啟一個水龍頭,不斷不斷地流出水來。

「那個只為了玩而開心,會因為微小的事情就難過,會因為我們在她身邊時雀躍不已,我只想要讓最原始的她,回到現在而已。」

「哈哈哈,我就知道有這樣的結局,去吧!老大。」

「好。」微微一笑。「可可,...」

「我已經準備好了。」可可的大拇指指著後方一個大門。「去吧,讓最美好的事,回到自己身邊。」



「好的!我走了。」












下一集結局!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