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時間迴 第五十二章 萊德納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五十二章

    早晨,一抹陽光從木窗縫隙探進來,明亮而溫柔,投射在少年臉上,少年皺起眉頭,喃喃自語幾句,拉起棉被埋頭又繼續睡。

    很快的,陽光完全照亮整個房間,靠窗的粗木桌子上,藤籃、水壺,被陽光滾上了一條灑金的花邊。

    「親愛的,起來吃早餐了。」

    薄薄的石牆傳來了隔壁鄰居的聲音,走路聲、桌子挪動聲、人們交談聲,使得少年再也回不到安穩的睡眠中,不得不起床。

    「哈∼」少年伸懶腰打了個哈欠,褐色的短髮不規則捲翹著。

    搖搖晃晃走到鏡子前,少年隨意用手梳理頭髮,但完全沒用,反而讓頭髮更糟糕,他很快便放棄了,任由頭髮像鳥巢一樣。

    隨意用毛巾擦臉,而後,少年從櫥櫃裡拿起了起司和麵包,放在桌上,慢條斯理地吃著,享受晨陽。

    叩叩叩,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隨即門口傳來好友的呼喊聲:「萊德納,你起床了沒?今天說好要去森林的。」

    「來了。」少年急忙把最後一口麵包塞進嘴巴,起身為好友開門。

    他叫萊德納,是孤兒所以沒有姓氏,今年16歲,見習魔法師,目前能使用二階魔法,而今天是學院放假,跟好友約好去城外森林裡採草藥。

    好友見他悠閒的樣子,沒好氣地說:「你怎麼還沒準備好,我如果沒來找你,是不是到中午還見不到人。」

    「我只是吃東西比較慢,才沒那麼誇張。」萊德納朝好友翻白眼。

    「不跟你爭論,東西拿一拿,再不出發會來不及的。」好友催促說。

    在好友催促下,萊德納把中午要吃的食物全塞進背包中,匆匆忙忙出門,在前往西城門的途中,他和一位少女擦身而過,誰也沒多看對方一眼。

    正當他們準備出城時,刺耳的警報聲大作,城牆上擴音揚聲:「警報,東邊森林發現魔族,正往這邊靠近,普通居民請儘快去避難,冒險者請整頓裝備前往東城門備戰!」

    「怎麼會有魔族!」好友驚慌失措抱頭。

    萊德納也愣住了,魔族幾十年沒出現,還以為停歇了,沒想到居然又打來,他雖然是見習魔法師,但也是冒險者,所以他必須去東城門。

    「你快去避難,我去東城門看看。」萊德納說著便往回跑,他們出城本來就怕碰上魔獸,所以裝備已經穿上了,不用回家。

    「萊德納!」好友在身後著急喊著,萊德納逆著人群努力往東城門跑,再次和站在街道旁,一臉不關自己事的少女擦肩而過,兩人依舊沒有交會。

    萊德納明白以他只能用二階的魔法來說,派不上用場,但是,什麼也不做就跑去躲起來,他做不到。

    「魔族來了!大家快逃。」居民大喊著,所有人衝向西城門,恐懼使人們盲目。

    然而,事情比他想像的更糟糕,魔族驅使魔獸攻擊城門,高階低階魔獸加起來有上萬隻,城門根本抵擋不住,很快便被攻破了⋯⋯

    「大家別怕,為了家人,上啊!」冒險者們手持武器,紛紛衝上前和魔獸拼命。

    冒險者多也只有千人,還有人裝備來不及穿就上陣了,如何跟上萬隻的魔獸比?何況還有幾百隻魔族在旁邊虎視眈眈。

    「不要啊!救命。」

    萊德納眼睜睜看著冒險者頭身分離,鮮血恍若噴泉般噴發,石頭街道很快被染紅,如紅毯般迎接魔族來臨。

    萊德納何曾看過如此血腥的畫面,整個人害怕的無法動彈,不停的顫抖著,又一顆人頭滾到腳邊,眼珠子死死的瞪著他,死不瞑目。

    他緊握著魔法杖,清楚明白自己必須發動魔法,阻止魔獸的腳步,但他太害怕了,害怕到詠唱完整的魔法也辦不到。

    然而,魔獸並不會因為他沒攻擊就饒過他,揮舞著木棒的哥布林,成群結隊衝過來,對著萊德納的頭狠狠敲下去,強大的力量,使得他的頭在一瞬間爆開。

    早晨,一抹陽光從木窗縫隙探進來,明亮而溫柔,投射在少年臉上,下一秒,少年如同上岸的魚般,猛然從床上跳起來,發出慘烈尖叫聲:「啊啊啊!」

    「一大清早的,吵死了。」鄰居憤怒的敲打著石牆。

    萊德納驚魂未定喘氣著,掀開被子,也不管鞋子還沒穿上,急急忙忙跑出門,站在街道上,面對著東方看去,除了晨陽外,哪有魔族的影子,也沒有混亂逃跑的居民。

    「我是在做夢嗎?」萊德納用力捏自己的臉頰,「嘶!好痛。」

    他不是在做夢,所以剛才經歷的才是夢境了?真實的讓人覺得可怕,特別是那根木棒砸下來時,他真的以為自己死定了。

    「還好⋯⋯哈、哈哈。」神經一下子鬆懈下來,竟然腿軟了,滑坐在地,萊德納傻愣愣哈哈笑著。

    「年輕人,你還好嗎?」街道上準備去市場的婦人,見萊德納如瘋子般哈哈大笑,有的人繞道而行,有的人上前關注。

    萊德納邊笑邊搖頭,看起來跟瘋子沒兩樣,讓好心的婦人退步了。

    過了一會,他才平復心情,同時也想起自己沒穿鞋就出門,還有跟瘋子一樣又哭又笑的,肯定被人當神經病。

    他紅著臉跑回家,剛關上門,就聽隔壁鄰居道:「親愛的,起來吃早餐了。」

    簡單的一句平常話,卻讓萊德納全身僵硬,他用力甩頭,認為自己多想了,不就是跟平常一樣嗎!

    萊德納穿上鞋,走到鏡子前,看著自己捲翹的頭髮,完全不想整理,洗臉後拿起起司跟麵包,坐在椅子上吃起來。

    正當他剩最後一口麵包時,忽然,叩叩叩,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隨即傳來好友的呼喊聲:「萊德納,你起床了沒?今天說好要去森林的。」

    一瞬間,最後一口麵包,怎麼也吃不下去。

    萊德納死死的瞪著木門,為什麼發生的事跟夢境一樣,就好像又經歷一次般。

    「萊德納,快開門啊。」好友不耐煩地用力敲門,有種他不來開門就把門敲壞的趨勢。

    開門看見好友,眼淚嘩啦啦地流下,抱著好友大哭起來。

    「哇!你、你怎麼了。」好友驚愕又慌張。

    「我、我做了惡夢,魔族打過來,好多人死亡,哇⋯⋯」萊德納邊哭邊說,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憋在心裡難受,想要有個發洩的出口。

    「什麼?」好友有聽沒有懂,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說:「不就是做惡夢嗎!魔族幾十年沒出現了,你多想了。」

    萊德納明白好友說的是事實,但是夢境太真實了⋯⋯

    「我們邊走邊說吧,不然今天別想拔草藥了。」好友無奈搖頭,早上已經花太多時間了,考慮到草藥的地點,來回得趕上關城門時間,有點急。

    在好友的催促下,來不及多說什麼,穿上裝備便出門。

    往西城門的街道上,萊德納仔細和好友說夢境的細節,和少女擦肩而過的剎那,少女詫異地轉頭看了萊德納一眼,又搖搖頭,喃喃道:「好奇怪,不像偷渡者。」

    正當他們準備出城時,刺耳的警報聲大作,城牆上擴音揚聲:「警報,東邊森林發現魔族,正往這邊靠近,普通居民請儘快去避難,冒險者請整頓裝備前往東城門備戰!」

    瞬間,兩人愣住了,好友不可思議瞪大雙眼,道:「這不是跟你說的一樣嗎!」

    萊德納臉色蒼白,「怎麼會這樣⋯⋯不是夢。」

    「發什麼呆,快逃命。」好友扯著他往城外跑。

    「可是⋯⋯」

    「你不是說就算去了也幫不上忙嗎!那就別去作死。」他們兩都是孤兒,根本沒有值得他們犧牲的人。

    在經歷過一次死亡後,萊德納沒有勇氣再面對魔族,任由好友拉著他,兩人很快就離開城鎮,沿著道路一直走,來到了分岔路,西北是往伽尼耶斯城鎮,西南則是塔爾塔森林,也就是他們原定要去拔草藥的地方。

    「我們得去警告其他人。」好友拉著他,毫不猶豫往西北方向移動。

    然而,他們只有兩條腿,再怎麼跑也是會累的,加上這條路為主幹道,為了方便馬車往來,比其他道路空曠,從空中一眼望去,很清楚看到他們。

    「我們⋯⋯哈呼⋯⋯休息一下。」萊德納喘到不行,他是魔法師,體力本來就弱。

    萊德納撐著膝蓋大口呼吸,忽然間,巨大的黑影從他們頭頂飛過,抬頭一看居然是⋯⋯龍!?

    騙人的吧⋯⋯

    黑影在空中回轉,俯衝而下,只見巨龍張大嘴巴,火焰瞬間吞噬他們⋯⋯

    》107、05、16《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