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廢靈根⋯⋯蛤? 第十六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十六章

    「嚴長老你果然在這裡,玉塵真君在找你。」前往皇城的傳送陣前,站著英俊瀟灑風姿卓越的青年,不卑不亢地對中年男子說。

    「咦!這不是鳳昭嗎?何必特地來找我,我正要回去呢。對了,這是我剛收的徒弟,別擺著一張臉把人嚇著了。」嚴長老得意的拍著我的肩膀。

    「師妹。」青年朝我點頭致意。

    「師⋯⋯師兄。」還沒拜師就先喊師兄妹,這樣對嗎?

    前往皇城的人眾多,傳送陣前大排長龍,嚴長老帶著我們穿過人群,直接來到傳送陣前,邊上三個修士維持秩序。

    「嚴前輩、衛道友,這位是?」維持秩序的修士遠遠的看見我們,上前依序打招呼。

    「這是我剛收的徒弟,她可是萬中無一的修真奇才。」嚴長老得意的跟什麼似的。

    「喔!真是太好了,恭喜你收得此弟子,你們是要去皇城吧?」此地就只有通皇城的傳送陣,禮貌上他還是問一下。

    「嗯,老規矩,一人一百靈石。」嚴長老說著手中憑空出現一個儲物袋,看也不看拋給修士。

    修士大方收起來,道:「進去吧。」

    排隊等待的群眾們,只看了一眼,就又繼續等待或做自己的事,想必這種情況已習以為常,要嘛多花點靈石直接傳送,要嘛排隊等傳送。

    傳送陣最多一次能傳送十個人,貨物則放在儲物袋中傳送,若沒有儲物袋可以跟傳送陣旁的修士租借,到另一頭再還。

    當傳送陣符文發亮再熄滅,眼前的景色已改變了。

    「嚴長老,真君在新悅客棧等你。」衛鳳昭領先走下轉送陣。

    「呃⋯⋯鳳昭啊,你先回客棧,幫我跟玉塵師弟說我十分鐘就到。」嚴長老訕訕地偷瞄我一眼說。

    「真君讓我找到你,便“馬上”帶你去找他。」衛鳳昭瞇起危險眼神。

    「反正我已經告訴你了,剩下的你看著辦,走了。」嚴長老猛然抓起我的手,隨著話落,眨眼間已到了不同地方。

    「答應要送你到崑崙山,怎麼能食言呢,你說是吧。」嚴長老對著我眨眼。

    「別擠眉弄眼的,噁心死了。快帶路,不然又被認識的看到。」

    「什麼噁心,我好歹是你師父⋯⋯算了,等到了崑崙山,絕對要你下跪拜師。」嚴長老邊走邊抱怨,隨後才想起還沒行拜師禮。

    嚴長老帶著我穿過小巷子來到大街上,視野一下子開闊了,攤販的叫賣聲此起彼落,與繁榮的楠凌城相比,皇城簡直小巫見大巫,但相較滿是銅臭的楠凌城,皇城多了人情味。

    坊市中人潮湧動,嚴長老和我在人群中不停穿梭。

    為了疏散人潮,依傳送的城市位置,傳送陣分布在皇城的四面,楠凌城在西面,而崑崙城則在南面。

    「嚴前輩!」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

    這聲音好耳熟⋯⋯我詫異地轉頭看去,而對方也正巧看向我⋯⋯是周烈焰!

    「嚴前輩請等一下。」周烈焰一步當三步用,一會的功夫已到跟前,擋住去路。

    「滾開!」嚴長老不悅皺起眉頭,要不是城裡禁止打鬥,他早把這不知好歹的傢伙一巴掌打飛。

    「嚴前輩急急忙忙是要去哪?」周烈焰說著,視線從我身上掃過。

    「哼,小輩,你出師何人,沒聽過好狗不擋路嗎!」

    「你!」周烈焰氣炸了。

    「烈焰,你看到誰了?怎麼忽然跑了。」顧小羽氣喘吁吁跟上來。

    同時另一邊,衛鳳昭也找上門⋯⋯

    「你怎麼找到我們的!」嚴長老震驚說。

    「我下了追蹤符在她身上,在追來時已給真君傳訊,他差不多要到了。」衛鳳昭指著我,完全斷了嚴長老後路。

    「完了⋯⋯」嚴長老無奈地看著我,無疑是短時間內無法去崑崙了。

    我嘆氣,早知道就叫他把靈石給我,我自己去了,這下好了,有周烈焰在,我要怎麼開口?說了讓他有戒心,不用等我到崑崙,他就先把我殺了。

    「別難過,等事情結束再去也不遲。」嚴長老安慰道。

    「去哪?」周烈焰眼神銳利的看向我。

    殺氣!內心一緊,我哀怨道:「師父,你一開始直接跟師兄說是要幫我買法衣,就不會有那麼多問題了。」

    「欸?」嚴長老傻楞楞看我,慢半拍會意過來,乾笑道:「我這不是沒想到嗎。」

    「師兄你這是要去哪?」清冷的聲音中夾帶著怒氣,來人有著一頭雪白的長髮,配上淡藍色法袍,隨他靠近,一道寒冷氣息從腳底直衝腦門。

    好冷!

    「咳,這不是玉塵師弟嗎,鳳昭也真是的,何必勞師動眾呢,我幫這弟子買件法衣就回去了。」嚴長老幹笑著,要不是那該死的人擋路,現在早到了崑崙。

    「鳳昭說你收了弟子,就是這位?」玉塵真君緩緩的轉頭看向我,這時才發現,他雖然睜著眼,但眼珠毫無焦距,竟是瞎子⋯⋯

    「對對!她可是萬中無一的修真奇才。」嚴長老炫耀的說。

    「不可能!她不過是廢靈根,萬中無一的修真奇才是小羽才對。」周烈焰著急把顧小羽推到眾人面前,小羽才應該是嚴前輩唯一的弟子,而不是莫名奇妙出現的女人。

    「啊!」顧小羽驚慌失措,在眾多前輩無意的威壓下,她有種快窒息的感覺。

    「廢靈根?」玉塵真君毫無焦距的眼珠掃過我,頓時有種身陷冰塊中的錯覺,冷的我寒毛直豎。

    「誰說廢靈根不能修煉了!我說她是修真奇才她便是,不日定叫你們大開眼界,哼。」嚴長老嗤之以鼻。

    「師弟,這事日後再議論,秘境之事不容緩。」玉塵真君不再“注視”著我,寒氣也跟著轉移了。

    「咦!桓天境要開了嗎?」原來是為了桓天境的事找他,還以為偷拿秘曜石去賣的事被發現了呢,還好、還好。

    「徒兒,先陪為師去桓天境,法衣等秘境結束為師在帶你去買。」嚴長老衝著我眨眼。

    也只能如此了,周烈焰對我起了殺意,待我落單之時,必人頭落地,此時唯有跟在嚴長老身邊,方能保命。

    「嚴前輩請等一下!」眼看著嚴前輩不甩他們,周烈焰著急喊道。

    不應該是這樣的!

    嚴白謹,太華宗長老,僅五百年便達到化神中期,唯一收過的弟子是顧小羽,而顧小羽雖是五靈根,因資質聰穎,年紀輕輕就驚才絕艷。

    當年僅一眼,他愛上了舉手投足間風采無限的女子,重生回來,他發誓要娶此女為妻,而他做到了卻又與想像中不同。

    顧小羽自卑,認為自己配不上他,嘴角沒了笑容,自信不在,做事畏畏縮縮,怕不符周烈焰的期望,她知道周烈焰愛她,但這種愛,好似透過她在看另一個女人一樣,令她痛苦難受。

    「鳳昭,把這惱人的蒼蠅趕走!」嚴長老耐心有限,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擋,任誰都會生氣。

    「是。」城裡禁止打鬥,但不妨礙他將人困住。

    我若有所思地看了周烈焰一眼,便不再理會。

    周烈焰是元嬰初期,看衛鳳昭輕鬆自得的樣子,修為在周烈焰之上?

    我搖搖頭不再多想,快步跟上兩人腳步。

    一會的時間,來到了新悅客棧,客棧前站滿了青灰色統一樣式道袍的修士,有男有女,看到兩位真人,異口同聲喊道:「玉塵真君,嚴長老。」

    「怎麼全都出來了。」嚴長老嚇了一跳。

    「我讓他們準備,現在可以走了?」玉塵真君冰冷的目光撇了他一眼。

    「喔、喔。」嚴長老大手一揮,一艘流光溢彩的大船憑空出現,並飄浮在眾人頭頂,採光浮玉輦飄渺,看得挺騷包的樣。

    皇城上空禁飛,但如果事先申請,像這種承載多人的飛行器是允許的。

    太華宗修士們整齊劃一的飛上靈船上,正當我驚嘆不已時,忽然有人環著我的腰,迅速地飛上船。

    轉頭一看,竟是衛鳳昭,他動作挺快的。

    「咦?鳳昭師兄,這位是?」

    剛才我站在兩位真人後面,他們目光只在兩人身上,並未注意我,等看到衛鳳昭帶我上來,他們才好奇的圍過來。

    「嚴長老徒弟,小師妹。」衛鳳昭簡單明瞭介紹。

    「長老肯收弟子了!小師妹你是什麼靈根,竟讓嚴長老破例收你為徒。」其中一位男修士詫異問。

    「廢靈根。」我聳肩回應。

    眾人頓時驚愕了,一時間沉默。

    「小師妹得罪了。」男修士不相信的捏著我的手腕,很快的又放開,睜大眼道:「真是廢靈根!」

    經歷了N次情況下,我已經能面無表情面對了,至少他們不像周烈焰那般粗魯。

    「沒事,嚴長老既然收了你,就表示他有辦法。」女修士安慰說。

    他或許真有辦法讓我修煉,但我可沒那麼多時間慢慢修煉,送我去崑崙比較實在。

    「讓你那便宜師父去殺周烈焰不就好了。」光點忽然冒出來。

    『我的仇我要自己報!得罪我之人,我必百倍奉還。』我捏緊拳頭。

    「喔,那你加油吧。」光點絲毫不感驚訝,明明殺了偷渡者就好了,還搞什麼報復,麻煩死了,要是每個世界都這樣,得花更多時間才能成神。

    咦,不對、不對,它差點被鬼絲的想法拉著走,動不動殺死偷渡者什麼的,是錯的觀念!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