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啟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名為—本我。』

公鹿凝視著他,帶著責備的意味。

「本我?」他試探性地叫了叫鹿告訴他的名字。

鹿沒有回應,只是動了動耳朵。

「你到底是甚麼樣的生物?」

他根本不清楚現在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身在陌生的地方,還可以跟動物對話,這一連串的事早已讓他的腦袋跟不上思考了。不過他明白當前最重要的是把這頭鹿的來歷搞清楚。

『你生,我活;你死,我亡。』鹿只用簡單的幾的字解釋了他與牠的關係後便沒有再說任何話語。

「什麼意思?」

每個字的意思他都懂,可是放在一起就看不懂了。

『我代表著你的意識,代表著你的心。』鹿跺了跺腳,接著說。『你在做這個決定時,你真的有認真地聽你內心的想法嗎?』

『沒有!只不過是你一意孤行!』鹿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用略大的音量說。『你想死,可以。但是我不想。』

『只要你內心深處還想活下去的時候,我就不允許你擅自決定。』鹿頓了頓。『聽見我的聲音,畏懼我的怒號,領悟我的話語,聽從自己的意念。』

他聽完鹿的一番話,沉默地低頭,久久不發一語。

這是第幾次流淚了,已經數不清了,但是這一次的眼淚沒有痛苦,反而壓在自己背上久久不能減輕的石塊,隨著眼淚漸漸地輕鬆了起來。

沒有哽咽,沒有嗚噎,沒有哭嚎,只有淚隨著臉頰的弧度滑落到地面,滴在泥土上,消失無蹤。

彷彿這個大地把他的委屈、痛苦都接受了。

是啊!這個大地承載了千千萬萬的人,自有這個世界以來,大地養育我們。她供我們住、食、行,她使我們成長茁壯,然而能回報她的卻是少之又少。

人生前是用雙腳站立於這大地上,死後則是與她化為一體。

我連剩下的人生都還沒過完,我有資格與這大地為伍嗎?

『沒有。』鹿彷彿知曉他的內心,接續了他的話語。

『在我們的生活中有千萬種顏色,然而卻有一種顏色卻是人類模仿不來的......』

「黑色。」他抬起腦袋,用一種堅定的眼神看著牠。

「『所以沒有絕對的黑,只有偽裝成黑的深紫。』」

『當你覺得自己快要被壓得闖不過氣時,就抬頭看看天,把眼淚都給這個大地,讓大地分擔你的痛苦。要記住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不幸,聽聽自己真實的想法,只要還有一點不願放棄的想法就抓住它吧。』

他忽然發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那種壓力消失了,身體對時輕鬆了很多,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如此的輕盈,這種感覺已經好幾年不曾感受過了。

鹿望著他,但是已經沒有先前的那種怨恨,而是用帶有笑意的眼神看著他。

他邁開腳步,跨過了裂縫,站到了空白的地上,來到了鹿的面前。

「謝謝你。」他給了鹿一個微笑。

鹿踏了兩下地板,隨後用牠雄壯的鹿角,輕輕地頂了他的胸口兩下。

『聽見我的聲音,畏懼我的怒號,領悟我的話語,聽從自己的意念。』

當鹿的話語一落,墜落感頓時襲擊他的全身,一個眨眼,回到了熟悉的房間裡。

坐起身子,他環顧四週,看見滿屋的垃圾,好幾月沒洗的衣服,老鼠蟑螂螞蟻肆虐,空氣中還有一股無法言喻的臭味。

「我的天啊......」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如此髒亂的環境,自己曾經如此用心維護的環境變得如此不堪入目。

「要打掃乾淨可能得花一段時間。」

他深吸一口氣,礙於這裡空氣不是那麼好,他馬上停止了「深呼吸」這個動作。

「打掃吧!」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