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雲 章之四十九,總之現在還不是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過去他也嘗試著解開吸血病,可是研究一段時間發現只有自己實在太無力因此建議武王殿下往藥谷尋醫,還想著到底是誰這麼厲害不到半年就讓武王殿下恢復正常生活,現在知道是他這小師叔,那就一點也不意外了。

  「武王殿下吸血病解了之後身上有不少舊傷跟毒吧,解多少了?幫我問問武王殿下同不同意我們研究啊!」他當初就是顧慮到吸血病解開後後面那些東西,所以遲遲不敢下手,現在已經解開了第一個環他自然想研究後面那些雜亂的毒素啊!

  「你不帶我去藥田逛,我就不幫你問冥翎。」哪那麼簡單說研究就研究,都還沒治好呢,她有記下來就不錯了。

  而且才不想要冥翎被研究呢,到時候就算冥翎同意了也要把他的名字保密,讓大家都認不出資料上的病患是誰。

  「好、好、好,藥田、藥田,小師叔妳這麼喜歡草藥,以後妳成親的對象到底會是草藥還是人啊?」

  「就說別叫我小師叔了!」

  太醫院也分實力來決定地位,不知道算好算壞,蕭奈唯一認識的那位便是太醫院內只差一步就到達院首之位的太醫。

  文武百官下朝後,燕冥翎跟皇帝還有三皇子繞到太醫院這邊,就看到蕭奈帶著一群比她更嬌小的藥童們在藥田中辨識草藥。

  那模樣該說是有趣還是好笑,這一點三皇子跟皇帝心裡很難判別。

  「這挺有趣的。」皇上看了看蕭奈就比那些孩子高上一個頭卻無比氣勢的身影,果然人只要進到自己擅長的領域都會自成一個高度,「這個氣勢,就算她不是郡主,也足以跟老四並肩。」

  畏縮無擔當的高官之女比上如此氣勢的女孩,若是有心相守,任誰都會選擇不離不棄的這一方吧。

  「是。」三皇子默默地回答,方才在朝堂上他也有點震驚蕭姑娘的此一身分。

  方才在乾坤殿,右相在四弟提出要與蕭姑娘成親的念頭時,不客氣地批評蕭姑娘的身分低微,當四弟拿出雀雲聖旨那一刻著時震驚了不少人。

  沒人想過蕭姑娘會在離開雀雲之前被封為郡主,而那封賞的單子除了草藥外一對、對的首飾物品怎麼看來都十分喜慶,也對得上四弟說雀雲國師特意為蕭姑娘準備了這些嫁妝一說。

  有些人發現他們正要行禮,皇帝立刻表示別吵到蕭奈的講解;她若是能講到這些藥童有進步是墨武的好處。

  蕭奈就跟剛才在室內一般很開心地講解著草藥的各種辨別方法,與死記不同的是蕭奈總會將每種草藥當作寶貝一般細心觀察,葉片的形狀、絨毛的長度……當然也將各種草藥最大的特點講解過一輪。

  她講解的差不多,正想問有誰完全聽不懂,就看到燕冥翎朝她走來,笑容也跟著綻放開來。

  「冥翎,忙完了?」蕭奈繞過草藥走到燕冥翎面前,要不是身邊有這麼多人或許就不會在兩人之間留下這麼一步的距離。

  「恩。」燕冥翎倒是不客氣地牽起她的手,杜絕其他人對她的多餘想像,「喜歡太醫院?」

  「很喜歡,這裡有好多藥草、好多跟藥草有關的書還有好多、好多喜歡醫術的人!」蕭奈原本要掙脫開來,一聽到燕冥翎提起太醫院話就停不下來,「雖然跟藥谷比還差的遠了,藥草也只能擠在小小的田裡面……我們回武王府的時候也種一大片的藥田好不好?我一定會將藥草種得比這裡的漂亮、藥效也更好!」

  這一幕不說太醫跟藥童甚至站崗的侍衛們,就連皇帝跟三皇子也目瞪口呆;這、這真是他們認識的四皇子,九歲上戰場、十五染上吸血病依舊戰無不勝,名震天下的武王殿下?

  「我靠,小師叔不是除了自己主動外絕對不會讓人碰到一根頭髮絲的嗎?我現在是做夢還是聞到迷幻效果的藥草了?」陸玄拼了命地揉自己的眼睛;在四皇子出現的那一刻他就以為自己踏入了不同的世界,他家小師叔的脾氣藥谷都知道,她不主動靠近別說搭個肩、碰個手,無論對方是不是熟人都得止步三尺。

  可是四皇子一來她不但主動靠近就連手也讓人家握得這麼緊,這是藥谷主掌都沒有的待遇,他家小師叔到底是什麼時後跟四皇子變成這種關係了,怎麼藥谷這麼多人沒一個跟他八卦啊!

  自燕冥翎靠近蕭奈後,兩人的眼中只有彼此,陸玄看全藥谷女人捧在手心的蕭奈這麼像個正常小女人的模樣看直了眼,也就忽略了站在他身後的皇帝跟三皇子。

  「妳喜歡儘管去做。」他早已為她準備好一切,無論是藥田、她想搭的大棚或者是整個院落的藥房以及那些等待她教導的藥童們,只要她喜歡,他會盡全力滿足。

  「真的?我剛剛看這太醫院的外傷藥方子不太好,改了一下,如果武王府有傷患的話能不能幫我試試看?我是很想劃自己幾刀來試藥──」

  「小師叔,我,我自願試藥!」原本陸玄還在想自己是不是該打自己幾巴掌將自己打醒,一聽到蕭奈有了新藥方也不管她跟燕冥翎的親密互動硬是橫亙進去,「小師叔怎麼這麼見外,小姪這麼好的大活人可以試藥,小師叔又何必等到國宴過後呢?」

  「小姪雖說沒有墨北軍的勇猛,但這幾年身體還是保養得不錯,完全符合標準試藥體型,而且距離上一回試藥也已經過了三個月體內沒有藥渣……」陸玄說得那是口沫橫飛就只差沒拉著蕭奈的裙襬央求她讓自己試藥,若是藥谷人看到陸玄這般不但不會鄙視他,還會上前去跟他搶這個試藥的機會,畢竟蕭奈說試藥就只是確認一遍而已,新藥肯定比舊藥方更有功效。

  可如今身邊都不是藥谷人的情況下,所有人看陸玄就像看到神經病一般,巴不得當場叫其他太醫上去診治他一番。

  「小師叔,我那邊有好幾個沒給過人的藥方子──不對,我居然想拿藥方子跟小師叔換試藥機會,我瘋了?小師叔,我去年的俸祿都沒動過算起來也有百兩黃金……不,我錢莊內好像有幾十萬兩黃金都給妳,拜託讓我試藥吧!」陸玄除了下跪外家產全報出來就希望能得到這個試藥的機會,他知道任誰看來他都像是瘋了一般,可是沒有一個藥谷人不知道:為蕭奈試藥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蕭奈腦中轉的藥方子成千上萬,不是她不分享而是她沒想到就不會刻意分享,要想知道她腦中的藥方子最快方法就是替她試藥,只要成功蕭奈就會開心地在同一個人身上試第二次、第三次,如果試藥對象是大夫就更好了,無論什麼跟藥方有關的問題她都是有問必答。

  這根本就是個跟天才學習的大好機會,除了藥谷主掌跟幾個死要面子的以外,藥谷裡誰也不會想放過這個機會的啊!

  蕭奈打陸玄說第一個字開始就瞪著他,不是因為他提的條件不吸引人或者他介入了她跟冥翎之間,而是……說好的不提「小師叔」三個字呢?這傢伙倒好,連小姪這個自稱都蹦出來了。

  等等要是不答應他了會不會越說越過份,真的在這麼多人面前喊她一聲老祖宗?

  他四十多了,她才十四,十四!

  「小師叔,不、不、不,小祖──」

  「你再喊一聲小師叔還是什麼別的,我就立刻離開這裡!」

  聽她這樣喊,陸玄連忙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像個孩子一樣眼睛眨呀眨的試圖用眼神跟蕭奈對話:拜託,選我試藥!

  「哼。」蕭奈撇過頭去明顯還因為他的稱呼在生氣。

  「那個,小奈──」這兩個字一出,陸玄被燕冥翎瞪到話都縮了回去。

  完了,不能叫小師叔也不能叫小奈,叫蕭姑娘又太疏遠了,這下……等等,小師叔喜歡四皇子這是釘在板上的事實跑不掉,四皇子看來也很喜歡小師叔,可是這在皇宮,一但有什麼八卦出來就會傳到皇上那裡……

  不管怎樣,賭這一回總沒錯的,他想要試小師叔的新藥啊!「武王妃,微臣求您了!」

  不得不說陸玄這句話很得燕冥翎心意,加上他身後皇上與三皇子的表情,燕冥翎笑著開口為他說話,「小奈,幫太醫院這個忙可好?」

  「可、我、我不是……」蕭奈原本要先反駁了這個稱謂,看到燕冥翎含笑的雙眼說話就結巴起來,「說好等師父來,還、還要回武王府……總之現在還不是!」

  「很快就是了,不差這一時半刻。」是啊,小奈現在「還不是」他的王妃,早知道當初就說回皇都跟三哥的婚禮一同辦了,或者跟國宴一同辦了也成,「還是說,今晚先坐實了名分……」

  燕冥翎將蕭奈拉進自己懷裡,低著頭在她耳邊放低了音量說話,可是說出口的話光聽前半句就讓蕭奈想要放聲尖叫。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