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 第八十五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八十五章

音無涼子這一切的行動都是江之島盾子事先安排好的劇本,而且沒有音無涼子這個人,她其實就是喪失了記憶的江之島盾子,而她所見到的江之島盾子則實際上是由自己的雙胞胎姊姊戰刃骸裝扮的,失去記憶的原因則是松田夜助的操作,一直以來松田夜助在她身邊都不是為了治療她而是為了持續使她保持著失憶的狀態。

而這是為了讓她扮演成音無涼子來自學園最惡最絕望事件的調查中逃脫,這解釋了為何在學園內江之島盾子一直是失蹤的狀態,因為她扮演成了音無涼子。

松田夜助繼續難過得表示,自己與江之島盾子從小就是青梅竹馬,他總是多方袒護盾子並且愛護著她,儘管性格扭曲的盾子只是不斷地在利用著自己,連身為音無涼子時對夜助的愛慕都是虛假的,這感情只是江之島盾子為了到時候體會殺死自己愛的人的絕望感所安排的娛樂。

由於已經一段時間沒有繼續讓松田夜助施以讓自己失憶的操作了,記憶恢復了的涼子也再度重新成為超高校級的絕望江之島盾子,以絕望這種扭曲的情感為生存動力的她殺死了松田夜助,並告訴自己的確不愛他,讓夜助在絕望感中死去。

「我對妳果然,一點都不重要嗎……」

然而,雖然嘴上這樣說,病態的江之島盾子心中,卻還是默默的吐露了真正的情感,不可能不重要的……

江之島盾子很清楚松田夜助總是一直袒護著自己,對她付出了無私的愛,而自己其實也是真心的愛著夜助,但正因追求著絕望感的自己是這麼的病態,所以殺死夜助這個心愛的人對她來說,正是追求著極上的絕望感的最好方法,江之島盾子一邊踐踏著夜助的屍體,一邊留下了淚水。

這是神崎黎人的夢,他流了不少汗從睡夢中醒來,這夢是他從小就作的夢境,松田夜助和江之島盾子兩人的夢,神崎黎人流下眼淚看著手機的照片,那是神崎黎人和江之島盾子約會的照片。

神崎黎人看著窗外的月亮。

小傑那邊,雲古講解關於念的事情,聽完後他們離開。

「雲古先生真是不簡單,竟然會有這樣的師父,我還挺羨慕智喜的。」小傑。

「不過他剛才說的全都是騙人的。」奇犽。

「騙人的?」

「雖然他講的好像沒有問題,而且他剛剛的示範動作也都是真的,但是那樣還是沒有辦法說明智喜為什麼這麼耐打,這裡面一定有什麼問題,而且智喜在聽雲古說話的時候表情不對,他一定也很清楚。」

「這麼說的話……可是他為什麼要說謊呢?」

「就是這樣我才會覺得不妙,念到底是什麼,在天空鬥技場的這段期間,我們一定要搞清楚才行。」奇犽。

雲古坐著在看一本書。

「你怎麼了智喜?你的纏現在很亂。」

「代理師父你為什麼要對他們說謊呢?」

「你是說我剛才講的那些話嗎?」

「是的,四大行應該是纏,絕,練,發才對,你解釋的完全不對,你騙他們是因為他們不是門徒嗎?」

「我並沒有騙人,燃的確是鍛鍊心智的重要修行,而且一定會用到念,沒錯,只要不是門徒我確實不應該教他們念的,所以我才會用燃來說明,因為如果念的方法用錯了,會使它變成很可怕的武器,比方說……」

雲古撕下一張書頁,接著那張書頁射出去,飲料罐斜的被切開來。

「紙片可以化成利刀,也可以用來傷人,相反的也可以讓自己的身體如鋼鐵包圍般的安全,只要肯努力誰都可以休息成念,正因為如此教導的人才必須要挑選對象。」

「代理師父,那本書我還沒有看過,還有果汁也是我的。」

「對不起。」

一個星期小傑他們就升級到190樓級了,他們搭乘電梯。

「200樓是什麼樣的地方?」小傑。

「不知道,我上次本來是要去的,可是沒有登記就走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奇犽。

「大姐姐,200樓……」

「我不知道。」電梯小姐。

「原來連妳也不知道,真是沒用。」奇犽。

「奇犽。」小傑。

「這裡的品質越來越差了,到底職員有沒有接受教育訓練。」

「奇犽,夠了。」

「如果這點做不到,最起碼也該找些好看的人來。」

「奇犽,別再說了。」

「你們兩個臭小子!」

電梯小姐氣到用手臂攻擊他們,電梯到了,小傑他們臉頰紅腫的離開電梯。

「天空鬥技場這麼欺負人。」奇犽。

他們走到一個走道。

「感覺到了嗎?」奇犽。

「嗯,這種感覺。」小傑。

「這200樓果然值得來,前面就有人正在使用念。」

「怎麼辦?」

「只好繼續走了,他要是不肯說出什麼是念,我們只好自己來找出這個答案,走吧。」

天花板的燈破掉。

「不行,我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我不想再走了。」小傑。

「到底是誰躲在那裡,快點出來!」奇犽。

一名女人出現。

「你們是奇犽跟小傑對吧,本樓的登記處就在那裡,請你們在今天以前完成200樓參戰登記,有一點請你們記住,如果過了今晚12點就不能再登記了,還有從這層開始,你們可以使用任何的武器,所以要是帶了就可以使用。」

「這股殺氣是她發出來的嗎?」小傑。

「不知道。」奇犽。

「此外從這一層開始,原則上我們是不發給選手獎金的,所以就算贏了得到的也只是名譽,希望你們能夠瞭解這一點。」

西索出現。

「是西索,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奇犽。

「呵呵呵,真是單純的反應,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就是答案,是撲克牌引導我到這裡來的,因為你們和我的命運緊緊相連的紅絲線出現了。」西索拿出一張撲克牌。

奇犽他們都覺得這話語有點噁心。

「當然這不是命運安排的,而是我自己安排的,你們曾用網路購買飛行船的傳票對吧?其實我只要稍微查詢一下就能馬上知道任何人的行蹤,我是特地坐私人船繞到這裡來等你們三個人的,因為我早就料想到你們會來這裡。」

「你是溜進來的。」奇犽。

「開玩笑,我可是這裡的常客,而且升級到200樓級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在此我以前輩的身分給你們一個忠告,憑你們兩個想要踏進這一層……還早的很。」西索。

小傑和奇犽退後幾步,他們感受到一種冷的討厭感。

「至於還要多久,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再重新來過吧,總之現在還太早了。」西索坐在地板上。

「開什麼玩笑!我們好不容易才到這裡來。」奇犽。

「你過得了嗎?」

小傑和奇犽趴倒在地上。

「你們兩個別逞強了,就憑你們兩個根本沒有辦法抵擋他的念,這裡就像雪地一樣,而你們也全身赤裸,但是卻不曉得為什麼會這麼冷,再繼續加重身體的負擔,一定會送命的。」雲古。

「這個就是燃,他剛才只不過是不想讓我們過去,就有這麼強的殺氣。」奇犽。

「我會告訴你們真正的念,所以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

「如果今天無法完成登記的話我們會怎麼樣呢?」小傑。

「小傑選手必須再從一樓開始重新挑戰,不過……至於奇犽選手因為以前曾經拒絕登記過,如果這一次又沒有登記的話,就會被視為不想登記,那麼以後就不能參加比賽了。」服務小姐說道。

「那怎麼行。」

「要是撤退我們能在12點以前趕回來嗎?」奇犽。

「那就要看你們的了。」雲古。

小傑和奇犽一起前往雲古住的房間,雲古使用花枝攻擊花瓶示範。

「還說什麼燃燒心智,竟然連單純的小孩子都要騙,你這算是什麼師父。」奇犽。

「奇犽我總覺得妳好像對念特別感興趣的樣子,這是為什麼?」雲古。

「因為這跟我哥哥厲害的秘密有關。」

「你的哥哥也會念?」

「是的,錯不了。」

「那麼我就讓你們知道念真正可怕的地方在哪裡,所謂的念就是能自由的操縱從體內發出的能量,也就是所謂的生命能量,只要是有生命就一定會釋放出一些微弱的能量,可是這些氣似乎都這樣流掉了,而纏就是能將能量保留在體內的技術,藉由纏內體會變的更強壯,甚至比一般人更能夠保持年輕,而這個絕字就是既絕氣息的技術,可消除氣息在疲勞時用來恢復體力很有效,鍊則是發出比平常更多氣的技術,感覺到了嗎?」

「嗯,有種壓迫感。」奇犽。

「不過,不會有討厭的感覺。」小傑。

「這是因為我心裡沒有惡意。」

「對了,江之島盾子會念嗎?」奇犽。

「她不會,可是她知道學習的方法。」雲古。

「那她為什麼不教我們呢?」小傑。

「……因為有很多原因,所謂的氣就是發自人體的能量,所以用在人類的身上效果是最好的,不管是在好或是壞的方面,只要心存邪念去攻擊沒有防備的人,光憑氣就能夠殺人了,要對抗使用念的人目前只有一種方法而已,那就是自己也要學會使用念。」

「這就是所謂的以牙還牙的意思嗎?」奇犽。

「利用纏來防禦,也就是用自己的氣來防範對方的氣,不然的話。」

雲古摸著牆,接著牆壁凹進去出現很多裂痕。

小傑和奇犽嚇了一跳。

「人的身體一定會粉身碎骨。」雲古。

「粉身碎骨。」小傑。

「現在懂了嗎?」

「懂了,就是三點嗎?第一就是真正的念相當的厲害,第二如果不會用念就絕對打不贏,第三你這個人果然是個不會騙人的傢伙。」奇犽。

「沒錯,我們每個人都擁有這種潛力,想讓這種沉睡的力量甦醒只有兩個方法,漸漸地喚醒它或者強制喚醒它,智喜的力量是屬於慢慢喚醒的那種,因為他本身的理解力強,加上努力不懈,所以在很快的時間之內就學會了,大約半年的時間。」雲古。

「不能用上半年,要不然我們就來不及參加比賽了,我們必須在12點之前學會纏打倒西索那一關。」奇犽。

「那麼你們只好強制喚醒念力。」

「這樣就來得及嗎?」

「要看你們能不能在有限的時間之內學習將氣留在體內,接下來我要將我的氣傳給你們,也就是利用剛剛我說過的發的力量,當然我會出手輕一點,不過對你們來說還是會有一些粗暴,等一下我會將氣一口氣傳進你們的體內,打開你們的精孔。」

「像穴道的東西吧?」奇犽。

「沒錯,除了通氣的各個穴道之外,散佈在體內各個經緯點的精孔通常都是緊閉的,所以氣沒有辦法順暢的能通往精孔,必須要集中力量到緊閉的精孔中,使身體的氣噴來,本來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先透過冥想或者是者禪,並且經過長時間之後才能夠打開精孔,就連天資聰慧的智喜也要花上3個月的時間,可是你們只要一個禮拜,或者更快,就可以打開自己的精孔,不過現在你們只能使用強制的方法了。」

「我還是不懂,就算用強制的方法,只要能早點學會不是反而是件好事嗎?」

「不,這是不照正規修行的旁門左道,學藝不精或著懷有惡意的話,都可能致死。」

「可是雲古你的技藝純熟,也不是壞人不是嗎?」小傑。

「我想問你為什麼一直到現在你才突然想告訴我們實情?」奇犽。

「因為那一層的對手,每個人都是會使用念的高手,不懂念的人上去的話,一定會受到徹底的洗禮,也就是被念的力量所攻擊,他們用的方法比我更激烈,不管你們的死活,存活下來的人才能夠成為被挑選的人,可以待在那一層就是最後的勝利者,但是付出的代價也相當大,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事先了解,我已經跟你們強調過,受念力攻擊的危險性,你們應該可以使用這個方法練成,至少我相信你們有很高的資質也有資格,因為你們非常的驚人,現在脫下上衣到這裡來背對著我。」

奇犽和小傑脫下上衣背對著雲古。

「要開始了。」

雲古強制打開他們的精孔。

「現在你們全身的精孔都已經被打開了,你們看到氣了對不對?」

「熱氣好像是從水壺噴出來的蒸汽。」小傑。

「氣不斷從身體冒出來,這樣對身體無害嗎?」奇犽。

「如果照這個樣子繼續釋放身體的氣,你們會非常疲憊,甚至站都站不住,你們聽好,一邊默想控制住氣,一邊把姿勢站穩,閉上眼用你們比較容易默想的姿勢,然後集中精神想像氣就像血液一樣流通全身,想像氣從頭頂流向右肩,手一通過腳然後流向左側,接著氣流逐漸慢慢的停了下來,及腦海中出現氣在身體周圍浮動的畫面。」

雲古心想這兩個孩子真厲害,他們竟然知道在放鬆情況下最容易施用纏,根本不需要他教,他只解釋了一次他們就學會了。

「現在慢慢把眼睛張開,你們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好像置身在溫暖的黏液中。」小傑。

「好像穿著一件沒有重量的衣服。」奇犽。

「沒有錯,你們要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習慣了之後,就算在睡眠之中也可以使用纏,現在開始我會懷著惡意把念丟到你們身上,對於還沒有學會纏的你們,現在光是站在這裡也會感到很難受。」雲古。

「沒錯,我現在可以體會你曾經說過的,裸身站在雪地中的意思了。」奇犽。

「如果你們可以成功防守,就可以打破他用念築城的壁,去吧。」

小傑和奇犽前往西索待著的地方。

小傑和奇犽使出念包覆自己,他們慢慢往前進。

「歡迎你們來到200樓,你們似乎不必接受洗禮就進來了,我大概要猜出你們來這裡的理由,你想在這裡修行,然後跟我比試對不對?」西索。

「西索沒想到你竟然會自己出現,讓我完全不費工夫。」小傑。

「你只不過學會了纏就這麼有自信,念的境界可是很深奧的,坦白說我現在根本就不想跟你打,不過只要你們能在這一層贏過一場的話,我就跟你們打。」

西索說完離開。

小傑和奇犽去簽名登記,他們聽到服務小姐說起樓主的事情,所謂樓主就是這裡的21位地位最高的鬥士,從230樓到250樓每一個樓層都有唯一一位的樓主,只要成為樓主參加兩年一度在最高層舉行的格鬥家祭典,也就是擁有至高無上榮譽的格鬥家奧運。

「妳說的那些都不重要,最高層上面到底還有什麼?」奇犽。

「那些都不重要!如果在大會獲得優勝,就有資格住在最高層的樓層裡,那可是全世界最高的私人住宅,也就是至高無上的榮譽,標高1000公尺的閣樓太棒了。」服務小姐僵笑額頭冒青筋的說道。

「奇犽你家好像更高吧?」小傑。

「我家的位置在標高3700公尺的地方,怎麼辦?這就是最高樓層的秘密,看來我們現在也用不著上去了。」奇犽。

「不管怎麼樣只要我能跟西索好好對打一場就好了。」

「另外還可以獲得稀有寶物當作副獎品。」服務小姐。

「什麼稀有寶物我沒見過。」奇犽。

「我也不想要。」小傑。

「那你們兩個到底是來這裡幹什麼的?」服務小姐無力的趴倒在櫃台。

「你至少要在這裡贏一場才行,不過不要忘了雲古對我們的警告,你應該不會馬上比賽吧?」奇犽。

「不,我要比,我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知道這裡對手,跟以前遇到的相差多少,所以直接參加比賽是最快的方式吧。」小傑。

「你們要參加比賽的話就趕快填報名表。」服務小姐。

出現三名對手看著他們。

「有什麼事嗎?」奇犽。

「沒有。」疾鬥。

「我們也想報名手續。」殺大索。

「在這裡排隊。」狸狽多。

「小傑依我看這些人想跟你同一天比賽。」奇犽。

「我隨時都可以參賽。」小傑。

「聽到沒有?」

「很有朝氣的孩子。」疾鬥。

奇犽和小傑拿到房間的鑰匙,他們前往房間的途中聊天。

「那三個人好像是200樓層的戰鬥選手。」小傑。

「他們一定想專攻新手,用這種投機的方法輕易贏得勝利場次。」奇犽。

小傑使用鑰匙打開房間的門。

「好豪華的房間,不愧是200樓層,果然不一樣。」小傑。

他們看到螢幕顯示戰鬥的時期和對手,小傑是明天的戰鬥。

「我想要用剛學的這股力量,試一試自己的程度。」小傑。

敲門聲響起,奇犽開門看到江之島盾子,她走進房間。

「這間房間真是豪華。」江之島盾子。

「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念能力的事?」奇犽。

「對啊。」小傑。

「因為會有其他人教,這個回答可以嗎?」

「妳想混過去,算了,反正我們已經學到了。」奇犽。

「明天就是我的比賽,妳不參加嗎?」小傑。

「不想,我當觀眾幫你們加油就行了,而且還可以下注贏錢。」

「嗯,妳幫我們加油。」小傑坐在沙發休息。

「妳可別忽然離開天空鬥技場。」奇犽。

「原來奇犽怕寂寞。」江之島盾子。

「哪、哪有。」

「放心,我如果有事會先和你們說一聲。」

奇犽打開房間的冰箱。

「有很多飲料和糖果。」

奇犽把飲料和糖果還有餅乾都拿出來放在桌上。

江之島盾子拿著紅茶配小餅乾,小傑也高興地吃起來,奇犽邊吃邊看著江之島盾子。

「什麼事奇犽?」

「妳能打倒我大哥嗎?」

「認真的話可以。」

「真想看大哥被人打敗的模樣。」

「奇犽你以後努力說不定就能打敗你大哥了。」

「嗯,我總有一天要打敗大哥。」

「奇犽你很帥喔。」

今天的月亮是滿月。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