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 第五十七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五十七章

拼圖時間

愛的拼圖

今天完的是稻草人遊戲,無論被做任何事都不能有任何反應,罪木蜜柑正在孤兒院接受這種折磨,罪木蜜柑的身上有很多處被圓規尖針戳出的血印,臉上還有被塗鴉的圖案。

她躲在一處位置聽到很多小孩子的談話。

「罪木實在是太笨了,真是好欺負的母豬。」

「對啊,骯髒的打掃全部讓她做最好。」

「她身上有的糖果可以搶過來。」

「不高興的時候可以打她出氣。」

罪木蜜柑聽著他們的話語,她情緒低落的慢慢小心的離開,罪木蜜柑是和他們差不多大的小孩子。

有一天孤兒院來了一名戴著帽子的男人,孤兒院的院長和那名男人做著違法的交易,他要帶走一名孩子前往某一處島上的隱密黑暗樂園,而被選上的孩子就是罪木蜜柑,孤兒院的院長拿到很多的錢,罪木蜜柑被強迫帶離開。

罪木蜜柑被男人帶到黑暗樂園,她被用力推進其中一間牢房,裡面有很多孩子。

小孩子的名字有赤松楓、最原終一、天海蘭太郎、入間美兔、王馬小吉、機望、獄原權太、白銀紡、真宮寺是清、茶柱轉子、東條斬美、春川魔姬、星龍馬、百田解斗、夢野秘密子、夜長安琪等十六名孩子。

機望不是小孩子,他的身高體格是高中生,他是機器人。

他們還沒有像其他牢房的孩子一樣受到非人道的娛樂。

「這次一定能逃出去。」赤松楓。

他們靠王馬小吉解開門鎖逃亡,可惜還是失敗被抓回來。

「又一次失敗了。」獄原權太。

「去他熊的……」百田解斗。

「實在是……已經不行了啊……」白銀紡。

「等一下,不能就此放棄,下一次一定……」赤松楓。

「……妳差不多得了。」王馬小吉。

「咦?」

「赤松妹妹不想放棄是妳的自由啦,可是要把那強加給我們,不就跟道德綁架一樣了嗎?」

「……道德綁架?」

「在明知不可能的情況下,就算再怎麼激勵我們也沒用啊,妳都不允許我們放棄,而且因為妳一身正氣,我們連反駁都不行……像這樣簡直就是拷問了吧?赤松妹妹是在用不能放棄這種正能量的話,來逼瘋大家啊!」王馬小吉流下眼淚說道。

「我……我並不是那麼想!」赤松楓。

「等等!那邊那個男死,你自顧自地在說什麼呢!」茶柱轉子。

「並不是自顧自地……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也這麼想啊。」

「咦?大家……?」赤松楓。

其他小孩子情緒低落,罪木蜜柑正在哭。

「我已經要壞掉了,要在這片苦海中朽壞了。」真宮寺是清。

「冷靜的就現經情況判斷……我認為只能放棄。」機望。

「嗯,我覺得比賽應該結束了。」白銀紡。

「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不可能了。」春川魔姬。

「切,真是場大鬧劇,真是浪費本大人的時間和體力。」入間美兔。

「就算拜託我,我也很頭痛啊,我MP已經見底了,使不出能振作精神的魔法。」夢野秘密子。

「但是所幸誰都沒有受重傷,這都是托神明大人的福哦。」夜長安琪。

「我累了。」東條斬美。

「說的也是。」天海蘭太郎。

「等一下啊!大家可不能放棄!」獄原權太。

「你們啊!就算不能離開這裡也無所謂嗎!?」百田解斗。

「不用這麼勉強……用別的方法出去不就行了?」王馬小吉。

「咦!?是什麼?」赤松楓。

「不告訴你們。」

其他小孩子生氣地看著他。

「嘻嘻……別那麼生氣嘛,來吃個泡泡糖怎麼樣?可以吹好大的泡泡哦。」王馬小吉。

「看來這位男死是想讓腦門跟地面來個親密接觸呢!」茶柱轉子。

「住、住手啊……現在可不是打架的時候。」最原終一。

「真是的……受不了啊,剛才還說是齊心協力的夥伴,一瞬間就分崩離析了。」星龍馬。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赤松楓。

「赤松……」最原終一。

「笨蛋!為什麼要道歉!這又不怪妳!」百田解斗。

「是嗎……我倒覺得就是赤松的錯。」春川魔姬。

「為什麼!?」百田解斗。

這時他們聽到很大的聲響,接著出現一名很漂亮的女孩子,她和他們年齡大沒多少。

「我來救妳們了,我是獵人協會派來的人,我的名字叫做江之島盾子。」

罪木蜜柑被她吸引住了,她的心臟跳的很厲害,這可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其他小孩子也都被她的魅力吸引住。

「我的神大人!」夜長安琪。

江之島盾子使用鑰匙把牢房的門打開。

「黑暗樂園的壞人們都被我殺死了,你們可以安心了。」

「妳是我的光啊!阿呀!」真宮寺是清慢慢走近她,他被茶柱轉子推在一邊。

「男死別隨便接近轉子的救命恩人。」茶柱轉子。

「太帥了……」東條斬美和春川魔姬同時說這句。

「太美了!」天海蘭太郎。

「終於得救了。」夢野秘密子邊說邊哭。

「這就是希望之光。」機望。

「我想變成她。」白銀紡眼鏡閃了一下。

江之島盾子帶著五十名孩子回到獵人協會,接著尼特羅請她照顧救出來的所有孩子,江之島盾子買下一處地方的大房子,她收養五十名孩子,這個家稱為江之島家族,江之島盾子給孩子們食物和衣服,這房子裡面有兩間男女分開的大澡堂,江之島盾子在家的時間很少,孩子們漸漸長大。

赤松楓喜歡聽江之島盾子彈鋼琴。

最原終一看著江之島盾子看的偵探書籍,他喜歡上偵探小說。

天海蘭太郎喜歡上生存的冒險小說。

入間美兔看著江之島盾子發明各種東西,她對發明有了很大的興趣。

王馬小吉喜歡自稱總統,他是個難以捉摸的人。

機望是個高中生機器人,他負責買大家必須的日用品。

獄原權太喜歡上昆蟲,他沉溺於探索昆蟲。

白銀紡她喜歡上角色扮演,她喜歡打扮的跟江之島盾子一樣。

真宮寺是清他喜歡稱江之島盾子為姊姊,他喜歡研究民俗學。

茶柱轉子向江之島盾子學習合氣道,她對合氣道有興趣。

東條斬美想成為江之島盾子的女僕,她學習各種女僕的事情。

春川魔姬想變強,她和江之島盾子學習暗殺術。

星龍馬喜歡和江之島盾子打網球。

百田解斗對當太空人很有興趣,他看了不少太空人的書。

夢野秘密子向江之島盾子學習魔術。

夜長安琪喜歡畫畫,她喜歡看江之島盾子畫畫。

罪木蜜柑希望成為護士,她向江之島盾子學習護士各種的知識。

有一天江之島盾子出去辦完事回到江之島家族,孩子們都長大了,江之島盾子也長大了,她越來越有魅力。

罪木蜜柑藏在心中的事情已經忍不住了,她想要向江之島盾子告白,江之島盾子對她來說很重要,第一次見到她那天起,罪木蜜柑就對她耀眼的才能吸引住,也曾經想過要成為她一樣的人,但她不管怎麼做都沒有辦法,所以她想至少能夠待在她身邊,即使明白無法追上那麼有魅力的她。

罪木蜜柑讓江之島盾子來到她的房間,江之島盾子坐在一張椅子上,而罪木蜜柑坐在單人床上。

「那個……請看這個。」罪木蜜柑拿出鈴蘭花。

「突然叫我來妳的房間,我還以為有什麼事。」江之島盾子拿著她給的花。

「那個……不好意思突然這麼說,這朵花看起來很高潔,感覺和妳很像。」

「說我高潔?」

「嗯,是的……」

「鈴蘭花的花語是純愛,這可是等於向我告白一樣的東西啊,說到鈴蘭花和妳很像。」

「咦?」

「又土又陰暗,總是低著頭,抱歉,妳長的可愛清純,又讓人想保護,是搶手的類型吧?男生很喜歡這種類型的喔。」

「說我受歡迎什麼的……這種說法就算了,只是想要愛一個人。」

「哦……突然開始戀愛話題,我因為魅力值很高,所以對這種話題很感興趣,罪木真的有喜歡的人,我沒有這種東西,妳真是太見外了,是誰?妳愛的人是誰?」

「我喜歡妳!雖然我和妳同樣是女生,但不是友情的那種喜歡,雖然和我這種像豬一樣的人做朋友,可能會讓妳討厭,是戀愛的那種喜歡,突、突然說這種事真是不好意思……讓妳很困擾吧?我只是想要成為像妳一樣厲害的女孩子,僅僅是用目光不斷追隨著,就變得好喜歡。」罪木蜜柑臉紅。

「好噁心,我已經結婚了,我想起那個人下面就要濕了,像妳這樣的醜女絕望級的毫無機會。」江之島盾子面無表情說道。

罪木蜜柑絕望的流下眼淚。

「我怎麼讓妳哭了呢?妳現在的表情很美,愛又絕望的表情真美,就算我結婚了妳還是有機會喔。」江之島盾子親吻她。

罪木蜜柑現在的大腦無法思考了,她感受到江之島盾子的呼吸和嘴唇的溫暖,她覺得腦中很舒服。

江之島盾子離開她的嘴唇。

「說不定妳是我的真愛喔,以電玩的愛心計算,妳現在的排名是前五名。」江之島盾子微笑說道。

「我……」罪木蜜柑因為被吻,她現在還沒完全恢復過來。

江之島盾子一手伸入她的裙子,江之島盾子隔著內褲摸罪木蜜柑的私處。

「妳還是處女,難怪親一下就這麼高興。」

罪木蜜柑身體發抖,那是高興又奇怪的感覺。

「只不過摸一下妳那裡就高興成這樣,妳是母豬嗎?」

江之島盾子親她的臉頰,罪木蜜柑感覺自己快要昏過去了。

江之島盾子收回摸著罪木蜜柑內褲的手。

「妳愛我嗎?」

「我愛妳!」罪木蜜柑臉紅大聲說。

「妳想要當護士。」

「我想要成為妳專屬的護士。」

江之島盾子摸著她的脖子,罪木蜜柑發出一點聲音。

「看看妳這張高興的臉。」江之島盾子拿出一個鏡子。

罪木蜜柑看到鏡子裡自己的表情。

「妳很色嘛。」

「我沒有……啊!」

江之島盾子親她的脖子。

「妳今後也要一直永遠的愛我哦。」

「嗯,我愛妳。」

江之島盾子拿出繃帶把罪木蜜柑雙手往上綁住,接著雙腿左右分開綁住。

「這畫面很養眼,妳很喜歡這樣對不對?」

「我沒有……啊!」

江之島盾子朝罪木蜜柑的耳朵吹氣。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地說喜歡。」

江之島盾子親她嘴唇,接著罪木蜜柑昏過去了。

江之島盾子看著已經昏過去的她。

「我想睡覺了。」

江之島盾子睡在罪木蜜柑的單人床,而罪木蜜柑維持被綁住的樣子昏過去。

過了很久,江之島盾子醒過來,江之島盾子把她要離開江之島家族的事情告訴她,還告訴罪木蜜柑約好的那時間可以來找她,罪木蜜柑乖乖的點頭微笑。

「罪木到時候妳來找我。」

「好,我是屬於妳的護士。」

愛的拼圖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