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靈媒的眼淚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重要*

在閱讀本章之前,希望可以先去看新增的"本書公告"

之前沒有先提要故事重點,畢竟有的人不接受曖昧的男男和人鬼設定。
這些都是疏失,實在是萬分抱歉><

如果看完公告後可以接受,就祝各位看得愉快。

謝謝公告後仍持續支持的大大。

----------------------------------------------

武凜的身手矯健,身材也比一般同齡男性纖瘦,所以很快到達噴泉前方,神情專注的從噴泉頭看到噴泉底座,最後將視線落在水面上。

噴泉的水非常清澈,能直接透視水底,還有一些薄薄的青苔。

水面被橘黃色的燈光照射形成一條條不規則的彩帶狀,很普通的景觀,在這裡卻顯得特別艷麗,像天國杜拜的夜景、馬爾地夫的浪漫風情,讓人完全移不開視線,移不開……想從此待在那裡,感受它—

不!看到的只是一張臉!

沒有什麼浪漫風情!是水鬼的臉!

武凜看到一張因水波扭曲的臉孔,五官崎嶇不齊,歪歪曲曲的連帶引響自己的腦波與思想,下一秒,沒了自我意識,只剩那低沉的催眠性嗓音。

過來,過來,快過來!

愈趨偏激的叫喊在腦海迴盪,最後是山崎尊的話將武凜拉了回來—「不是不能放棄嗎?給我回來!」

對!一直以來堅持繼續這份工作的原因就是苳ㄞ鄔騉鞳I

暫時擺脫魔鬼催眠的武凜被山崎尊拉著準備逃跑,耳邊又出現那道聲音,他突然轉頭過去看噴泉—湧出的泉水,嘩啦嘩啦的聲音清落在水面,明明和一般的噴泉沒什麼不同,但是……

!!

從噴泉頂端衝出一顆水骷髏,骷髏後連著細長的水柱,面目猙獰的樣子嚇得武凜不曉得哪來的力氣掙脫山崎尊的手跑了起來,就這樣一直跑一直跑,在昏暗的街道上。

武凜跑得氣喘吁吁,全身流著冷汗,忍不住顫抖,腿軟的讓他跑步踉蹌,腦海裡還是那道聲音,不斷重複著衪n幫我!要幫我!

極度渴求他幫助的聲音,但是驚嚇過度的武凜根本不想管,只要能保命就謝天謝地了。

梅花公園雖然在武凜就讀的梅二商工附近,但是武凜來學校的次數極低,鮮少在附近轉悠,要是知道有今天,他就先在附近找好保命地點了!

意識到這點的武凜,眼淚不知不覺從眼底飆了出來,他沒有看到,追著武凜的鬼竟伸出舌頭舔了往後飛去的淚珠。

當武凜跑到雙腿快沒力了,還是找不到可以躲過身後這厲鬼的地方時,突然在尖叫完後大喊:「我也很喜歡水!所以不要這樣對我!」

雖然武凜是靈媒師,雖然他因為體質很多地方不能去,但是就是這樣讓他總對閃閃發光的東西感興趣,好比說夜景,又好比說被陽光照得發亮的水面。

武凜還是有大膽不怕死的時候,就像小時候硬拉著山崎尊到山裡的湖邊玩,或者硬要接手與水有關的案子,當然,沒一次有好下場,久而久之把膽子養小了。

雖然武凜坦承自己和水鬼一樣喜歡水,不!就在後面的鬼仍繼續追著他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搞錯重點。

水鬼不是喜歡水!而是因為冤屈才死在水裡!

武凜很懊悔自己講了蠢話,可能因此惹惱祂,因此武凜哭得更厲害了。

但是哭歸哭,武凜還是注意著這附近的建築物,剛好,不枉費他跑得死命活來,前方就有一間寺廟敞著大門。

看到漆滿吉祥紅的建築,武凜恐懼的心理平穩不少,完全沒有注意供奉什麼神明便二話不說衝進廟堂。

武凜靠在門上大口大口喘氣,呼吸聲音大在這麼安靜的晚上也不妨礙他注意水鬼的狀況,追趕的腳步聲不見了,周圍除了自己的喘息聲和偶爾飄過鼻尖的白煙以外,再沒有其他。

武凜轉頭往門外看去,剛才因為太慌張了,沒有注意自己跑過那片被石獅子裝飾的大空地。而水腳印如他預料,停在紅色拱門外。

武凜呼了一口氣,繃緊的雙肩垂了下來,放鬆得靠在門上,被冷汗沾濕的衣服貼在背上更顯得冰涼。

已經晚上九點左右,除了神壇上佇立的神壇燈照出的紅光外,只剩下一旁的香火燈,但是這對經歷生死關頭的武凜來說已經是最大的慰藉了,但是,好景不常啊!

原本還有這些燈光溫暖的廟堂,在門口吹進一陣強風後,燈光突然全部熄滅,武凜嚇得轉頭往看,同時,門上牢牢掛著的名牌直接從武凜頭上落下,就差幾釐米,幾公斤重的木塊就會從武凜頭上劈下去。

這是等級多高的厲鬼才能這樣肆意破壞寺廟!

庭院的樹梢被不知從何而來的暴風吹得大力擺動,在黑暗中弄不清色彩的葉子或花瓣在空中亂舞。

武凜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身體僵直的不敢亂動,視線停在拱門外的腳印上,幾秒後,除了腳印外,他看到了散發陰冷藍光的鬼的全貌,那是水鬼的特色,讓人不寒而慄的冷氣場。

但是武凜也發現那水鬼有雙腳,一般來說都不會有,除非是……

原本低著頭的水鬼慢慢抬起,讓武凜的神經瞬間繃緊,連吸都不敢吸一口氣,抓著衣服的手忍不住攢緊,就怕那臉孔驚悚的嚇人。

但是結果出乎意料,那隻水鬼反倒有一張清秀的像高中生的面容,也有一雙非常漂亮的藍眼,黑色的的瀏海服服貼貼的垂在它們應該待著的地方。

和武凜對上眼後,水鬼沒有更多的表情,連嘴都沒有動,卻有道聲音傳進武凜耳裡。

「請幫我。」

那道聲線雖然和剛才聽到的相仿,但剛才因為太害怕了都沒有注意到,它多了無助和恐懼。

武凜不知道在犯什麼花痴,突然低頭害羞的瞥了瞥站在拱門的水鬼說:「你的聲音蠻好聽的。」

聽到武凜這麼說,水鬼也不知道哪根經不對,好似害羞的別過頭去不說話。

武凜看他這樣,內心的恐懼感瞬間驟降,開始懷疑倰0u的是鬼嗎?迣o麼想著的同時,原本軟掉的雙腳頓時恢復不少力氣。

武凜舉步走出廟堂,亦步亦趨的走向閃著藍光的水鬼,但是在越靠近祂的時候武凜越覺得有股不知名的情緒在心頭蕩漾。

是……什麼?

兩人的視線像被什麼牽制住,始終不肯從對方的瞳孔移開,就是死死的看著,就像失散多年的重要的人如今突然重逢。

這是什麼感覺?我……

武凜心中疑惑這樣的情緒,但是腳步卻不停,一直朝水鬼走去,最後停在祂面前,距離近得差一公分就能親吻的距離。

水鬼湛藍的雙眼睜得大大的,直勾勾看著武凜的紅瞳。

武凜還是武凜,他的雙眼沒有失神。

武凜就這樣看著水鬼,伸手撫上秀氣的臉龐,手指在祂的臉頰摩娑幾下後,武凜靠上祂的額頭,冰涼的感覺滲入毛孔,甚至直達心扉。

酸酸痛痛的感覺在心口萌芽,隨著摩娑祂臉龐的次數,悶痛感瞬間炸開,一下子就在胸口擴散,甚至全身上下痛得讓武凜咬牙,痛得讓眼淚在眼眶周圍打轉。

我怎麼了?

武凜看著地上的視線變得模糊,只能隱約看到幾顆圓珠打在地上變成小水花,一顆接著一顆,然後,武凜帶著哭腔的聲音,含糊的道歉。

看不清藏在瀏海底下的雙眼蘊藏什麼情緒的水鬼只是用祂驚訝而微張的唇動了幾下說了什麼,伸手把武凜滾滾滑落臉龐的淚水拭去,像變魔術一樣,在碰到的瞬間閃了一下藍光後消失不見。

在那之後武凜一直哭一直道歉,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想道歉,剛剛被嚇得是自己,差點沒命也是自己,但是為什麼在看到祂的臉和眼瞳後,愧疚的也是自己?

心中突然萌生的酸楚與痛感似乎夾雜什麼回憶,關於那個回憶想塵封,卻又有千言萬語想訴說,想好好解釋什麼,也想好好彌補什麼,零零總總想法混雜著,然而這些在武凜真正清醒後,他得知了一件事—

對鬼感到抱歉,對鬼流下男兒淚,甚至和鬼相擁而睡,這些—

絕對是被別的鬼附身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