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自殺的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重要*

在閱讀本章之前,希望可以先去看新增的"本書公告"

之前沒有先提要故事重點,畢竟有的人不接受曖昧的男男和人鬼設定。
這些都是疏失,實在是萬分抱歉><

如果看完公告後可以接受,就祝各位看得愉快。

謝謝公告後仍持續支持的大大。

----------------------------------------------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公園內只剩下四個角落的路燈做照明,雖然已經完全入夜,但噴泉附近的人潮還是沒有減退的趨勢,到場的武凜和山崎尊不禁汗顏。

這是怎麼回事?

武凜和山崎尊都很討厭人擠人的地方,但是按照現在已經把整個噴泉淹沒到不見影的人潮來看,不接近一點就什麼東西都看不到了,所以武凜砸了下舌根後,推開人潮奮力擠到最前面去。

山崎尊發現丟下自己的武凜正以他身體纖瘦的優勢鑽進人群,但是粗魯的推人方式就怕下一秒惹不該惹的人,加上……

—武凜突然定格不動,雙眼睜得大大的,直直盯著湖面。

好像在看什麼?

—山崎尊怎麼叫喚武凜都沒有回應。

在聽誰說話聽得這麼認真?

—武凜整個人往湖裡跌進去,濺起大片水花。

自殺式的跳法……濺起的水花交織出惡魔的臉孔。

山崎尊狠狠咬了下唇後,也看著武凜的紅毛前進,而前進方式禮貌的多,相對也花時間。每個都要先問候道歉再前進,再者,山崎尊是標準健身身材,要和武凜一樣像老鼠鑽來鑽去是不可能的事。

武凜的身手矯健,身材也比一般同齡男性纖瘦,所以要鑽進人群直達噴泉前方對他來說可是輕而易舉,但還是廢了他不少體力。

那不少體力就是推開閒雜人等,因為動作粗魯,在途中還不斷被謾罵。

好不容易擠到噴泉前方,武凜忽略那些閒言閒語,神情專注的從噴泉頭看到噴泉底座,最後將視線落在水面上。

噴泉的水非常清澈,能直接透視水底,還有一些薄薄的青苔。

水面被橘黃色的燈光照射形成一條條不規則的彩帶狀,很普通的景觀,在這裡卻顯得特別艷麗,像天國杜拜的夜景、馬爾地夫的浪漫風情,讓人完全移不開視線,移不開……想從此待在那裡,感受它—

山崎尊前進到一半,就快要到噴泉前方時,前面的人開始慌亂躁動,還有幾聲尋求幫助的喊叫,山崎尊愣了一秒,馬上變成餓瘋的猛獸,用前肢奮力撥開阻擋道路的雜草,以目前最快速度前進。

目睹投身進噴泉的武凜一群人,雖然慌張,還不忘拉住他,但是和人群拉扯的力道極大,來了五六個人,武凜還是一點一點被拖進去更深的水裡。

明明沒那麼深,怎麼回事?

武凜沒有掙扎、沒有任何動作,就像限時特賣中被拉扯的衣服一樣,誰搶到就是誰的。

「到底是誰在拉這傢伙?」抓到手臂爆青筋的男記者忍不住咕噥,這時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不會是水鬼吧!」與他們拉扯的力道瞬間變大,武凜馬上被拖進五公分,眾人又更慌了。

山崎尊趕到後,立刻和快沒力氣的男記者接手,一把抱住武凜的腰身後拉,不斷喊他的名字,但是武凜還是一樣沒有任何反應,在看到他空洞的雙眼後,山崎尊明白了什麼。

『好艷麗的景色……什麼時候才能在這種地方生活?』

武凜的腦海像被植入什麼晶片,強迫他幻想、思考,一點一點侵蝕著現實與想法,催眠他、說服他,誰在指使著。

一片澄澈的海中,卻有著被點亮夜晚的燈火跳躍,像銀河的天空,有熱帶魚優游的城市,好一個與世無爭的世界。

『我想在這裡,不想再繼續這份工作。』

—那就跟我走吧!

武凜的嘴開闔幾下,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身體卻又被拖下去更深。

山崎尊慌了,抱著武凜的腰收得更緊,要是平常的武凜肯定受不了這樣的力道,但是現在還是沒有反應,他能想到武凜白皙的身體被圈上一圈紫紅的斑點。
山崎尊眼看武凜被一點一點往下拉,這種力量根本不是人所能輕易控制。在他要沒力、手軟時,還是咬破嘴角,用盡全身的力氣抱著武凜往後拉,隨著吶喊迸發全身的力量。
「快回來!凜!」

『誰在叫我?』武凜的嘴唇嗡動了幾下,但馬上又有一道聲音覆蓋他的認知。

—是我,跟我過來。

腦袋轟轟作響,除了那道催眠式嗓音外,武凜聽不清楚其他聲音,但是卻隱約有熟悉的人聲正撕心裂肺的嘶吼什麼。

—不要去在意其他事,你會後悔。

是這樣嗎?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你要當那隻貓嗎?

……

「武凜!不是不能放棄嗎?給我回來!」

「是……」武凜微張的唇溢出了一點點聲音。

—跟我過去!

!!

原本低沉的聲音突然乍響在腦海,武凜嚇了一跳,全身感官也突然恢復,武凜因為呼吸突然被嗆了一口水,鼻子酸痛不已,他才驚覺自己的頭埋在水裡,嚇得趕緊抬頭,加上被山崎尊和一群人往後拉,武凜很順利地離開噴泉五公分之距,和一排人一起倒在地上。

山崎尊發現武凜恢復原狀,立刻將躺在胸膛上喘氣的武凜轉過來確認。

雙眼恢復氣色了。

山崎尊看武凜的樣子鬆了一口氣,接著神色一凜,抓起武凜的手就要離開現場,但是武凜開始猶豫,畢竟案子還沒解決,這樣回去真的好嗎?
當山崎尊準備強行帶武凜離開時,武凜突然轉頭過去看噴泉,這舉動讓山崎尊瞬間繃緊神經,抓住凜的手又更用力了。

武凜抬頭看著噴泉湧出的泉水,嘩啦嘩啦的聲音清落在水面,明明和一般的噴泉沒什麼不同,但是……

—快過來!

「!!」

武凜雙眼頓時睜大,眼白的血絲越發清晰,似乎只環繞在他耳邊作響的聲音,必須離開!會被催眠的!

武凜意識到這點後,猛地起身就撞開圍觀者衝出人肉牆,很快離開這座詭譎的公園。

人一到生死關頭總能爆發不可思議的力量,就像現在掙脫有著怪力的山崎尊的手的武凜。

山崎尊沒有多想,一個箭步就要去追武凜,但剛動作後便停了下來,原本慌亂的雙眼突然店的深沉鎮定,起跑的姿勢也變成立正,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靜靜的背對人群站著。

燈光打在他身上後,衍伸的影子似乎有什麼不同。

武凜像被殺人魔追趕著,在漆黑又杳無人煙的路上橫衝直撞,有時還一個踉蹌跌倒,反正不管如何,跑就對了!

逃命中頻頻往後看,沒一個人影,卻有急速的腳步聲,夾雜著水的腳步聲!

武凜慌張的全身狂冒冷汗,不管是左邊還是右邊都被那道聲音瘋狂拍打耳膜,幾度還變得模糊不清,耳鳴嗎?還是幻覺?就算摀住雙耳還是一樣,就像有個唐三藏住在腦袋裡對你念金箍咒。

武凜轉頭看去,幾盞路燈在地上照出一個半圓,隱隱約約看到在水泥地上顯得深色的腳印,不是圓弧的邊緣,而是水花狀。

盯著那腳印越久越不妙,開始分不清是血還是水了!

深色的......在水泥地上,對,是水,不、不是!好像又更黑,紅紅的?有嗎?不!就是水!不是!是!

「啊啊啊啊啊!」武凜像發瘋似的抱頭仰天大叫,一邊跑一邊瘋狂叫著,想甩掉什麼的衝動讓他形象全毀,但是緊隨其後的腳印卻越來越多、越來越快,也……越來越近了。

—抓、到、了!

今天是十五日,原本應該要圓潤的月亮,卻是倒掛的微笑,還染上幾分橘紅。

一枚花瓣在毫無一顆梅花樹的街道上優雅而緩慢的飄盪,最後落在奔跑中武凜的頭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