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學園篇 CH34-崩壞前的倒數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據說在福岡那裡有一本円堂大介所留下來的筆記本,於是閃電大篷車再度啟程。

  明明是第一次到訪的地區,其風格純樸的街道卻讓人倍感懷念,包括他們所來到的陽花戶中學,無論是環境還是學生都給人一種親切的樸實感。

  這裡是円堂大介自小生長的地方,也是那個傳奇人物的足球發源地。

  同時,陽花戶中學的校長和円堂大介是童年至交,他手上才會有那一本円堂大介曾經交付的筆記本。

  和円堂他們所持有的筆記本相比,這本被刻意藏匿的筆記本上所記載的盡是驚人的強大招式,就連身為研發者的円堂大介都未能成功施放過,因此那些招式甚至被譽為「究極奧義」。

  円堂當下就來了勁,總有一天他一定要學會這些由他爺爺所構思出來的必殺技。

  不過,說到円堂大介那些守門招式的傳承者,其實不只円堂一個人。

  陽花戶中學的立向居勇氣,一個臉上還帶著稚嫩的栗金髮男孩,因為憧憬円堂而從原本的中場轉型成守門員。

  這樣的一個青澀少年,正是另一名「神之手」的使用者,這事實簡直讓雷門的原有成員們嚇壞了。相較於円堂最初為了習得招式所吃盡的各種苦頭,只看影片就能學會的立向居,這份潛力確實驚人。

  不過本人依舊是円堂的超級粉絲就是了,想想那時他同手同腳走到円堂面前的緊張模樣……

  「円円円円円堂學長!我、我是,陽花戶中學一年級,叫做立向居勇氣!」

  「哦、嗯。」円堂對眼前少年的表現有些反應不及,但他仍是友善地伸出了手。「請多指教囉!」

  「真、真的願意跟我握手嗎!」「這是當然啊。」

  聞言,立向居立馬感動萬分地雙手握住了円堂的手,並非常痛快地上下揮動好幾次才滿足地收回手並綻放閃亮神情地道:「我好感動!我這輩子都不會洗手了!」「不好啦,吃飯前還是應該先洗手才對。」「說的也是喔……」「哈哈哈哈哈!」……

  這都什麼跟什麼的對話?

  在円堂跟立向居兩人的笑聲中,雷門的其他人紛紛感到無言,倒是輝夜默默豎起了大拇指。

  注意到的青野忍不住問道:「你幹嘛?」

  「很棒。」我覺得他們兩個人都很棒。

  輝夜一本正經地回應。她喜歡這個崇拜円堂也和円堂擁有相似氣息的少年,她覺得他將來一定大有可為。

  對此,青野則是忍不住抽動著嘴角,她在心裡默默嘀咕這個円堂控已經沒救後將臉撇向另一邊,在看見吹雪時卻忽地收起方才還略帶無語的玩笑神情。

  *

  和北海道相比起來,這裡的星星看起來好近。

  和敦也之間的距離,似乎也變得更近了……

  銀灰髮少年躺在大篷車的車頂上仰望著星空,心中思索著那份從未對人訴說過的迷惘。

  ——不對,他有試著求助的。

  「吶、円堂,跟極限零度比賽的時候我會不會很奇怪?」「奇怪?才沒有這種事呢。都是靠你的射門才能讓我們和對方平手的不是嗎?你真不愧是傳說中的前鋒!」

  「……說的也是呢,那個時候你們會來北海道也是為了找一個新前鋒。」「對啊!所以你不就很完美地把你的實力證明給我們大家看了嗎?」

  聞言,他斂眸,並默默將身軀轉向另一邊。

  「完美的前鋒」,那並不是給吹雪士郎的評價。

  円堂和後來出現的立向居開始在他身邊探討著新招式的秘密。不願繼續待著,吹雪和他們隨意打了個招呼後邊從車頂爬下,打算再另外找個安靜的地方。

  但他才剛走兩步,卻見前方有個藍髮少女正迎面朝他走來。

  「吹雪。」

  聽見這道喚聲,他的眼中卻不禁閃過一絲慌亂,下意識地便轉身想要走開。

  「……等一下!」見狀,青野連忙上前將他拉住。「怎麼了?吹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覺得她實在有必要和吹雪好好談談,他最近的表現真的有點反常。

  青野盡量放柔了語氣,希望可以就此軟化友人心中那莫名的防備。

  然而靜默了片刻,吹雪最終仍是掙脫了她的手。

  「……沒什麼。」銀灰髮少年刻意不去面對友人此刻的神情。「我只是想要一個人靜靜。」

  「……?但是——」她張嘴,試圖還想說些什麼,卻聽見對方幽幽傳來一句:「……抱歉。」

  聽見這句歉聲,她錯愕地睜大了眼,只能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吹雪逐漸離去的背影。

  他確實希望有哪個人能來了解他的困境。

  然而當他發現最接近秘密的人似乎就是她時,他反而開始感到卻步。

  萬一她從此疏遠自己怎麼辦?

  萬一她說比起士郎,她更需要的人是敦也,怎麼辦?

  ……

  不行,他不會再繼續讓「敦也」肆意妄為了。

  雷門的一員、以及青野冰的友人,都只能是吹雪士郎。

  *

  隔天,雷門接受陽花戶中學的邀請一同舉行了練習賽。

  因為沒有不容失分的壓力,所以瞳子教練一開始就讓吹雪擔任前鋒。同為前鋒的莉香朝氣滿滿地打氣道:「跟和外星人比賽的時候一樣拜託哪!」

  銀灰髮少年默默將臉別向一邊。

  比賽開始,由雷門開球。吹雪帶著球跑上前,他的面色平靜,氣息平穩,看起來就和平常一樣。

  ……和「平常」一樣?

  跑在後頭的青野忽地蹙了下眉頭,吹雪平常「進攻」時是這種反應嗎?

  但還不及她思考過來,銀灰髮少年腳下的球已然被對手截去,但吹雪卻沒出現什麼太大的反應,僅是站在原地怔怔地看著對手遠去。

  陽花戶中學的足球部成員,雖沒有過於亮眼的個人特技,但曾經徹底研究過雷門的陣型及踢法的他們,以及擁有「神之手」的立向居,可說是雷門最佳的練習對手。

  陽花戶的兩名球員透過雙人必殺技突破了雷門大部分的後衛群,在即將靠近壁山前又忽地將球傳給後面的隊友,透過緊密的配合一一突破了雷門的防守。

  作為前鋒的銀灰髮少年轉眼間便從前線趕了回來。

  「冰天雪地!」

  從地面竄出的冰地迅速而精準地將對手凍結,搶回球的吹雪立即將球傳給隊友。這樣就行了……這才是屬於吹雪士郎的表現。

  不過在缺乏吹雪的進攻之下,雷門的射門實在難以突破立向居的「神之手」;反倒是円堂,由於嘗試使用尚未領悟的究極奧義屢屢失敗的關係,雷門有好幾次都陷入失分的危機,所幸靠著其他隊友的支援才得以一一化解。

  在這個雙方都難以攻破球門的僵局之下,上半場結束的哨音吹起。

  *

  中場休息,雷門的球員們紛紛暢快地聊天喝水,長期和外星人戰鬥的他們,像這種單純只為踢球的比賽可以說是非常久違了,眾人都很享受於這次的練習賽。

  歡快的氣氛裡,唯獨一名銀灰髮少年走到不顯眼的角落,並暗自嘆了口氣。

  「吹雪,你今天怎麼了?」背後忽然傳來的喚聲讓他嚇了一跳。風丸有些打趣地走到他的背後。「不像之前對抗極限零度那時候一樣,積極進攻嗎?」

  進攻,是嗎?

  他只能回以隊友一個苦笑。

  人群中的青野注意到了那兩人的互動,她想了想,最後還是假裝沒注意到地繼續和別人談天。

  如果吹雪在躲避她,那她就退一步吧。

  她願意等,等到友人願意向她敞開心房的那一天。

  *

  下半場開始,雷門的全員開始積極進攻,陽花戶中學的兩名球員跑到持球的鬼道面前,打算合力從對手的腳下搶走球,然而鬼道卻毫無預警地將球往後一傳,成功躲開了這次的攔截。

  跑在後方的銀灰髮少年明顯愣了一下,但他仍是順勢帶球衝進了對方的禁區,再來他該……

  「吹雪,快點射門!」鬼道朝著他高喊道。

  除了鬼道,不少隊員也立刻大喊:「是說快射門啊!」「一定要進球得分!」

  ……

  明明聽見的都是對他的喚聲,但是大家真正期待的,卻是「敦也」的力量……

  他必須變成「敦也」才行。

  ……不對,他是……他是……!

  猛地閉上了眼,銀灰髮少年強行壓抑了心中湧出的某種衝動。

  但趁著這關鍵的片刻,陽花戶的球員竟從他的腳下搶走了球。

  吹雪的猶疑讓雷門轉眼間便陷入危機,其他人也對吹雪的異常感到些許的困惑。「振作點!吹雪。」「以前你不是一拿到球就會拼命射門嗎!」以及不悅。

  而他不管不顧,僅僅是站在原地,背對著眾人的面上一時之間充滿了動搖,閃爍不定。

  雷門失去了絕佳的進攻機會。所幸後來立向居為了嘗試「魔神之手」而使守門變得薄弱,雷門才終於得以機會破門得分並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

  吹雪在比賽結束後就沒了人影。一段時間過去,眾人準備要收拾東西回去了,身為友人的青野只好負責去尋找。

  想起昨晚和吹雪的對話,現在又要再次和他單獨相處,其實她還挺緊張的。

  向陽花戶中學的人問到了幾處比較偏僻的所在後,青野最終在某個角落的洗手間發現銀灰髮少年的身影。他正背對著她,似乎在喃喃自語些什麼。

  「總算成功抑制住敦也了,必須要變得更完美才行……」

  她並沒有聽清楚他說了些什麼。

  思忖片刻,青野決定故作輕鬆地道:「原來你在這裡啊吹雪,我們回去吧!」

  聞言,銀灰髮少年的身軀震了一下。

  「⋯⋯對了。」

  吹雪回過頭來望著藍髮少女,原本溫和的面上忽然咧開一個滲人的笑:「下一場比賽,我來射門吧?」

  「什麼?」青野一陣錯愕,但吹雪卻彷彿著了魔似地繼續詭笑著問道:「吶、青野,這個主意很棒吧?」

  「很棒吧?很棒對吧?」

  簡直就像是一個迫切渴望別人誇獎的孩子一般,執著到近乎病態的地步。

  藍髮少女的額上不禁滲出一絲冷汗。為了不刺激到對方,她強忍鎮定並勉強扯出一抹笑道:「當、當然好啊!畢竟吹雪你的射門本來就很厲害啊!」

  聽見藍髮少女這麼說,銀灰髮少年臉上的笑意更甚了。

  ——對吧?你也覺得我是可以的吧?就算不是「敦也」,只要有「士郎」在就可以了對吧?

  相較於沉浸在忘我中的吹雪,青野的心中卻湧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她確實願意等到友人向她坦白的那一天來臨。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那之前,銀灰髮少年正逐漸走向殲滅性的自我崩毀。

  *

  「……就像這樣,眼睛絕對不能離開輪胎。」

  黃昏時分,円堂正在某棵樹下和立向居分享自己的特訓方法。「我就是這樣,才慢慢學會我爺爺創造出來的那些必殺技的。如果想要學會『魔神之手』的話,還是要從這個訓練開始!」

  「是!」立向居看起來躍躍欲試的樣子。

  「至於我,一定會想辦法練成『正義的鐵拳』。」円堂再次將懸吊的輪胎朝著空中推去。「只要相信自己做得到,就一定做得到!」

  不知不覺間就持續到了夜晚,立向居在不久之前已經先結束修練了,此時此刻仍在奮鬥的只剩下円堂一個人。他向輪胎擊出最後一拳後便將其穩住,準備結束今天的練習。

  一旁的樹後很適時地冒出一抹人影,一名白髮少女朝著円堂走去。

  「守。」

  「喔!輝夜。」円堂向來人打招呼。「你是來叫我回去的嗎?剛好我也結束了,真巧!」

  真巧?輝夜知道円堂似乎誤會了什麼。不過她並沒有多作解釋,只是微微頷首並輕聲:「回去吧。」「嗯!」

  「唷,円堂。」

  背後忽然傳來的聲音讓輝夜愣了一下。一名拿著足球的紅髮白膚少年朝著他們緩步走來。

  淡金色的眼眸微微一瞇。明明那名紅髮少年是從和她一樣的方向出現,但她剛剛一直待在那裡,居然完全沒有發現對方的氣息,也不知道是碰巧出現還是……

  「你們跟陽花戶的比賽,我都在一旁看到了喔。」紅髮少年露出善意的笑容。

  「吶,跟我的隊伍來場比賽吧?」

  無視了円堂向他拋出的所有問題,紅髮少年只是和円堂約好了明天比賽的時間。

  「明天見,就這麼說定囉。」說完,他轉身,緩步離去。

  「浩人!」円堂試圖開口想將人留住但沒有成功,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疑惑。

  「誰?」身旁的輝夜輕聲問道。

  「啊,他叫作浩人。」聞言,円堂開始和她解釋:「我們是在漫遊寺那時候認識的,沒想到在這裡又會見到他。」

  漫遊寺?那離福岡不是很遠嗎?而且他們在漫遊寺時跟來到福岡後都沒有待多少時間,為什麼都會見到同一個人?

  輝夜的眉間微不可動地蹙了一下,和她一開始的猜測一樣,那名紅髮少年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物。

  「不過,真好啊。」在她還在思考時,円堂忽地捧起手上的足球。「都是因為足球,我才能夠認識這麼多的夥伴,明天和浩人他們的比賽一定也會很開心的。」

  「對吧?」說完,他朝著身邊的白髮少女露出燦爛一笑。

  輝夜愣了愣。她忽然覺得在円堂的面前,那些對人的疑心都是多餘且沒必要的。

  捨棄了方才的念頭,輝夜也回以円堂輕輕一笑。

  然而現實不是每次都會那麼美好。

  當約定的時間來臨時,出現的並不是預期中的平凡隊伍,而是另一批從來沒見過的外星學園成員。

  他們的領頭不是別人,正是昨晚他們曾見過的紅髮少年。

  円堂錯愕,雷門的所有人提高警覺,白髮少女的面容染上一抹寒色。

  「唷,円堂。」紅髮少年道出了和昨晚一樣的招呼,臉上的尋常笑容此刻卻令人感到一陣心驚。

  「我們,來踢足球吧?」



  *  *  *

  好想把吹吹寫成病嬌喔可是不行_(°ω°」 ∠)

  因為功力不足 (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