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步,約定。 第三章、無論發生任何事,我都會遵守向你許下的約定。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曾對著同一個人,悄悄地、發自內心地,許下過三次承諾───

第一次,是『發誓』。
發誓無論要用盡任何手段,我都絕對要守住你。

第二次,是『誓言』。
如果我們兩個再次相遇了,這一次,就換我來追逐你的誓言。

第三次,是『約定』。
約定好了───


---



「話又說回來,因為剛剛一直被突發的事件給打斷所以根本沒機會問完,蒼冥到底是為什麼要辦BBQ派對啊?」

等到現在,切島終於好不容易才終於能把這個問題給問出口了。

撇開失魂落魄到拿著樹枝在地上畫圈圈、種香菇的峰田,以及正在一旁研究食材的爆豪兩人不談,A班其餘人其實還是挺在意這個問題的答案的。

「為什麼啊……」蒼冥歪過頭略微思考了一下後,忽地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伸出手指比向道:「因為上鳴啊。」

「上鳴!?」眾人猛然轉過頭去看向當事者。

「我!?」顯然地,當事人自己貌似也是一頭霧水的樣子。

「嗯,因為『你』啊。」蒼冥笑著又重複了一遍,接著才開口解釋起來,「你昨晚跟我通電話時,不是說班上的氣氛很低迷嗎?所以我才會這麼做啊。」

看見上鳴立即就露出瞭然的神情,蒼冥一時忍不住就伸手去輕拍了幾下對方那一頭柔軟的金髮,環視了一圈周圍的其他同學。

「大家……壓力都很大吧?」

蒼冥的聲音很輕很淡,像是在說著『今天天氣真好』一樣,沒有什麼明顯的起伏情緒,但是卻帶著他獨特的嗓音與那柔和的笑意,引得人會不自覺地專心聆聽著。

「不僅剛開學就遭遇敵人襲擊,這幾天除了要應對日常訓練之外,又要加緊準備不久後的體育季比賽,縱然大家的心理素質都很好,但你們畢竟也只是一群高中生而已,所以我覺得你們承擔的心理壓力應該不小才是。」

「雖然說壓力是促使人往前邁進的動力之一,但還是要適當的發洩出來才好,久積在心裡的話是會很容易就感到疲勞的。」

「那麼說到放鬆的話,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對大家才會比較好,所以就想至少讓大家開開心心地吃一頓飯吧,所以你們不用跟我客氣的,可以盡量的吃無所謂。」

說到最後,為了表示自己是真的無所謂似的,蒼冥還微微揚起唇角笑了一下。

面對蒼冥這樣善解人意的提議,眾人的臉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動容。

這大礙就是他們跟蒼冥之間的差距了吧……強大,並不僅僅只是表現在戰鬥力上而已,在『心境』這一方面,蒼冥的程度更是他們所難以企及的。

「可是…蒼冥自己的壓力應該也不小吧?就這樣子讓你請客也……」綠谷微微蹙起了眉頭,感覺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反問著。

然而,像是早就知道他們肯定會有意見般,蒼冥聳了聳肩,開口說道:「如果你們真的覺得過意不去的話,那麼就只要答應我一件事就行了。」

嗯?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

上鳴一愣,他總覺得蒼冥好像很常挖坑給人跳啊!

不過沒做他想的其他人卻是直接就集體問道:「是什麼!?」

故意沉默一段,吊足眾人的好奇心後,蒼冥才開口應道:「你們在之後雄英體育賽時好好表現吧,對我而言這樣就可以了。」

「哈?」切島歪過頭去,不解的問:「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啊?」

「因為我有投資廣告啊。」不知是在說真的還是在開玩笑,蒼冥給了一個相當現實的理由,「所以如果你們表現得越好,導致收視率越高的話,我能賺到的錢自然也就越多了,因此如果想回報我的話就盡全力讓一年級賽區的收視率飆高吧。」

說到最後,蒼冥眨了下右眼又補充一句:「嘛……雖然我覺得就算沒有這個因素你們應該也會拼命去表現的,但總歸還是多替你們多加點油吧。」

「蒼冥……」

眾人覺得他們好像看到了天使……喔!不!是天神啊!!!

然而,還不等眾人心有所感的回應對方,一道激動的咆嘯聲就率先從一旁傳了過來。

「還用得著你個白毛混帳說嘛!」用超高的手速在攪拌著碗裡調配好的爆豪版特製醬汁二號,耳尖的爆豪一聽到蒼冥說的話之後立即就不屑地大聲回應著:「體育季比賽老子肯定會壓倒性的拿到第一,你們這群垃圾就給老子洗乾淨脖子等著受死吧!」

「……」

被爆豪一吼之後,眾人愣住了三秒鐘之久……

「爆豪……你啊……」切島垂下肩膀轉過頭嘆氣著。

「好歹也看看現在的氣氛啊!」

「剛剛我還挺感動的說!」

「我正準備要發出慷慨激昂的宣言啊!」

「你怎麼總是在這種時候突然插話進來啊!!!」

「卡醬從以前就是這個樣子呢……」

「爆豪你還真不愧是我們班上毀氣氛的第一好手啊……」

「……」

「…………」

「吵死了!你們這群傢伙!給老子認命的等著受死吧!」

比起眾人的跟爆豪之間的互懟,蒼冥倒是不怎麼介意的笑了笑。

右手彈了個響指,引發空氣的爆破聲吸引回眾人的注意力後,蒼冥下了總結:「總而言之,今天你們就先好好的輕鬆一下,明天我回去學校時,可是要再跟你們進行一次團戰模擬,好驗收你們這幾個禮拜訓練的成果的,所以盡可能拿出你們最好的表現給我看吧。」

「好!!!」

「嗯,說的也是呢!」上鳴用力地點了點頭,轉過身高舉起手來大喊著:「那麼各位!就讓我們一起痛快的吃飯,之後繼續一起拼命加油吧!!!」

「呦西!那麼大家就一起來烤肉囉!!!」切島立即也配合的高舉起了右手興奮的大聲附和著。

「喔喔喔───!!!」

在切島跟上鳴兩人一搭一唱的配合之下,班上的氣氛很快就炒熱了起來。

一旁看著大家的蒼冥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苦笑了一下,他總覺得他好像越來越會帶小孩了。

然而,眾人話雖是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但考慮到某爆嬌的榴槤頭那自負妄為的作風、以及蒼冥那高超且能一人兼顧數個烤肉架的廚藝、再加上眾人從最初的矜持到後來真的都玩瘋的心態轉變。

因此實際上,真正在負責烤肉的也就只有蒼冥跟爆豪兩個人而已。


---


從一開始不顧形象的大吃大喝,到A班眾人已經吃了半飽正跑到一旁的草地上玩鬧的現在,BBQ 派對已經過去快一個小時了。

即便現在烤出成品的速度已經可以跟得上消失的速度了,但這還是改變不了食物在離開網架不到三分鐘後就會消失在某人口中的可怕事實。

該說真不愧是雄英的學生嗎?蒼冥一面繼續替班上的同學準備著食物與飲品,一面在心中暗想著。

不過相較一開始為了準備十八人份的食物而忙得不可開交的情況,現在的他至少也有一定的空閒,能夠去靜下心來去『觀察』一下周圍的情況了。

利用八百萬為了控制攝取的熱量而創造出來的一大堆東西,班上的眾人正在不遠處他用來訓練的空地上進行著各種充滿創意的遊戲,還附帶各式各樣不同種的羞恥play懲罰,他不得不承認,現在學生們的腦洞還真是豐富到不行啊!

還沒輪到自己的回合,閒著沒事幹時,A班的一些人還會去逗弄依舊專注在烤肉上的爆豪,激得對方終於忍不住爆起的加入進比賽環節裡頭。

眾人看起來既歡脫又鬧騰的樣子,彷彿前不久的USJ事件根本就沒發生過一樣,而這也正是蒼冥希望得到的結果之一。

將『目光』移到了在後院的另外一頭,赤海、碧空他們四對情侶帶三隻店寵那邊。(實際上在負責烤的同樣只有『攻組』的四人)

明明八人的年齡層各有差距,職業也相差甚遠,但是看上去卻也是一派的和諧。

蒼冥從沒想過他家後院竟然也會有這麼熱鬧的一天,他原先的世界好像有了什麼不一樣,多了些什麼的感覺。

他暫時還無法判別這樣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但他倒是不怎麼討厭。

這麼說來,這一切的改變好像是從再次遇見……

「蒼冥!我還要吃肉∼」

聽聞這熟悉不過的呼喊聲,蒼冥回過神來轉頭望去,看見的就是上鳴正開心地笑得露出牙來,把手上還留有些許烤肉醬的空盤遞給了他。

因為一時的恍惚,他居然連上鳴不知何時走到他旁邊坐下了都沒注意到,就平時自我要求的訓練標準來說,這已經不能說是疏忽大意,簡直可以算是致命失誤。

他真的有這麼放鬆嗎?還是因為……

揮去心中多餘的思緒,蒼冥立即就把剛烤好的牛小排用風刃切成數塊並整齊的擺放到上鳴的盤子裡。

望著上鳴吃得心滿意足連嘴角沾到醬汁都渾然不知的表情,蒼冥一面重新在烤架上放上新的食材,一面淺笑問道:「怎麼?不繼續去跟他們一起瘋了嗎?」

「嗯?」

原先低頭大吃著的上鳴抬起頭來,整張臉因為塞滿食物還鼓了起來,下意識隨著蒼冥手指比的方向往前望去後,上鳴立馬就明白蒼冥的意思了,頓時也是滿頭黑線。

他這才剛離開不到幾分鐘而已,現在切島他們那邊竟然開始玩起森波舞來了!

轟竟然還很配合的用出火來充當背景!訓練時怎麼不見你有這種興致!蒼冥你是不是在飲料裡偷偷混入了假酒啊!

是說這種鬼點子到底是誰提出來的!?八百萬還真是無所不能!!!

想著自己剛剛大概也是這麼瘋的上鳴默默地把目光轉了回來,決定視而不見的選擇繼續跟盤子裡的食物奮鬥了。

一直在注意對方一舉一動,蒼冥無聲的笑了起來,卻也沒再多說什麼話去揶揄,只是繼續的投餵著上鳴,烤出來的食物明顯比剛剛那些還要來得精緻許多。

上鳴自然沒有疏忽這些小細節,他偷瞥了眼看不出來正在想著什麼的蒼冥,充滿靈氣的眼珠子溜滴滴的轉了幾圈。

將盤中最後一口龍蝦給吞下肚後,伸出粉舌舔了舔嘴角,上鳴忽地咧開嘴笑了起來,這才開口回應了蒼冥一開始的問題。

「哼哼∼那是因為我看你一個人坐在這邊烤肉實在是太寂寞了,為了怕你太無聊就不烤東西給我吃,所以我就特意地過來陪你了啊∼好好感謝我吧!」

上鳴洋洋得意地說著,把他一開始看見蒼冥獨自坐在這邊發呆,所以感到有一絲不對勁的想法給悄悄掩蔽過去。

真的很奇怪,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是為什麼,但他在心裡總是會覺得不該放蒼冥獨自一人,就像是---只要他一不留神,蒼冥就會突然不見一樣……

腦中一閃過的這個想法,上鳴自己也感到相當驚訝,連忙用力地甩了甩頭,試圖甩掉這怎麼想就怎麼奇怪的念頭。

因而,上鳴沒有注意到,蒼冥眼裡那在無意之間所展露出來的真實情感。


【你怎麼老是一個人坐在這裡啊!?這樣難道不會很無聊嗎?快過來跟我們一起玩吧!】


「一點都沒變……」

蒼冥喃喃低語著,聲音輕到連坐在他身旁的上鳴都聽不清楚,但是眼神卻彷彿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般的堅定。

「哈啊!?」上鳴歪過頭去,「蒼冥,你剛剛說了什麼?」

蒼冥低笑一聲,刻意用上敬語調侃道:「微臣剛才是說:『說的也是。』,那麼為了感謝您的大恩大德,就讓小的送您一樣稀世珍寶來當作報答吧,上鳴陛下。」

說罷,蒼冥便把右手伸進背心內側的暗袋裡頭,好似他真的有所準備的樣子。

「嗯?是什麼東西!?」上鳴頓時就來勁了!

他本來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但沒想到蒼冥居然還真的要給他東西!心裡不由得充滿期待跟好奇。

在上鳴兩眼興奮地注視之下,蒼冥將從暗袋裡拿出的物品懸掛在手上,凝視了一會兒後才移到對方的眼前,那是一條小巧的銀墜。

在金屬色的鍊子上頭掛著的,是一個銀色的十字架,在十字架上宛如藤蔓般纏繞上去的金色線條勾勒出了華美的紋路,正中心的地方鑲著一枚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璀璨寶石,此時正散發著暗藍色的光輝,在它的周圍還有其他像是星辰般閃爍著的水藍色碎讚,整體看上去不會顯得過份奢華但卻精美的令人移不開目光。

上鳴自然也毫不例外,一下子就被這條十字項鍊給吸引住了全部的心神,絲毫發覺到蒼冥已經微微傾下身子往靠他了過來。

直至蒼冥那低沉的嗓音響起後,上鳴才猛地一個激靈回過神來。

他抬起頭來時蒼冥俊美的臉龐已經近在他的眼前了,他甚至還能夠感受到對方吐出來的溫熱氣息,刺激得鼻尖有些癢癢的。

然而,這個畫面卻不比上蒼冥開口所訴說出來的那一句話,更令他感到震撼。

「這個,就送給你吧。」

蒼冥說完話的同時,手上的動作也恰好完成。

他的雙手一離開之後,那條十字項鍊已經穩穩地掛在上鳴的頸部了,鏈子的長度調整得恰到好處,就彷彿這是他事先刻意準備好要給對方的一樣。

「原來要送我的事這……這個我怎麼可能收啊!」回過神來的上鳴頓時大吼大叫了起來,「就算沒有找人來鑑定,光用看的我也知道這條項鍊肯定很貴啊!不收!不收!」

上鳴一面激動地說著,一面就想要把項鍊從自己的身上給取下來,但是他的行動還沒來得及成功,剛碰觸到項鍊的那個瞬間,他的雙手就被蒼冥給牢牢禁錮住了。

看見上鳴蹙起來的眉頭,蒼冥微微放鬆了雙手的力道,像是在安撫般輕揉著上鳴的手掌心,說出口的卻是另一個話題。

「你還記得你曾經說過,以後會答應我隨便提出來的一個要求嗎?」

蒼冥的語氣很平靜,上鳴聽不出對方心裡在想些什麼,但他總覺得這條項鍊對蒼冥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才對,就這麼貿然交給他……真的可以嗎?

「記得啊!可是這……」

「那樣的話就請你答應我。」蒼冥有些強硬的打斷掉上鳴的話,「這條項鍊你絕對不要離身,無論是洗澡時還是睡覺時都不行,哪怕是一刻也不行,這就是我對你的要求了。」

「為什麼啊……你這個要求也太奇怪了吧!?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啊!」上鳴第一次的感覺到自己在面對蒼冥時竟然會這麼的不知所措,明明平常蒼冥都會不動聲色的順著他的意在走啊!

「那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要對我說話不算話嗎?」蒼冥不給上鳴正面的回應,反而是揚起嘴角笑著繼續詢問他的意願,貌似還很享受對方苦惱的表情。

「唔!嗚……不、不能…換、換別的要求嗎……」上鳴可憐兮兮的說著,這種有禮物不能收的感覺真是有夠憋屈的!

像是終於逗夠了上鳴似的,知道對方心裡其實是在不安著什麼,蒼冥隨後又多補了一句:「你放心吧,這條項鍊我已經動過手腳了,只有跟我待在一起的時候,它才會是這個樣子,其他時間無論是誰來看,那就只是一條普通的銀色十字架而已,不信的話,你走離我十公尺去試……」

看著上鳴二話不說,立馬甩開他跑出去實驗的背影,蒼冥無奈的低嘆了一口氣。

在一旁來來回回跑了好幾回,不停玩弄著身上那條的項鍊好一會兒,確定蒼冥真的沒有騙他之後,上鳴這才又竄回到對方的身旁,兩眼瞪得大大興奮的詢問著:「哇靠!這到底是什麼原理啊!?居然這麼神奇!!!」

「某人的『個性』所弄成的結果罷了。」蒼冥簡短應道。

正在大吃大喝東西的『某人』立即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眨了眨紅色的貓眼,抽了抽小巧的鼻子兩下後,伸手接過花崎遞去的面紙。

「總之,這條項鍊就送給你了,但如果你真的死都不想收的話,那麼就當作是在替我保管吧,就算被人給搶走或偷走了都無所謂,只是你一定答應我,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你都絕對不能主動把它拿下來。」

蒼冥把剛剛所講過的話又重申了一遍,表情相當的認真,目光嚴肅到上鳴下意識地就伸手去握住那條垂掛在胸前的項鍊,還不禁吞了口口水。

說來也奇怪,明明掛著時沒有什麼實質的感覺,但是當手一握上那條項鍊之後,上鳴忽地驚覺到自己原先緊張的情緒竟不可思議的慢慢平靜了下來。

他驚訝地看向蒼冥,後者仍舊是用著倘若他不開口答應的話後果就會很嚴重的眼神直視著他。

他根本就沒有說不的權利啊!蒼冥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麼霸道的人了啊!?他們才幾天沒到見面而已啊!!!

嘴巴開開合合的猶豫了好一陣子,最後才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上鳴用力地咬了一下牙關。

「既然你的要求是這個的話,那好!我可以答應你!」上鳴故意裝著裝狠的口吻道:「但是我也是有條件的!因為『保管這條項鍊』跟『絕對不拿下來』是兩件事情,所以你也要再答應我一件事才可以!」

似乎是沒預想過對方竟會反過來提出這種要求,蒼冥明顯愣了一下。

「怎麼樣啊!?」趁著現在自己的氣勢壓過蒼冥一頭,上鳴趕緊又逼問了對方一次。

他是真的不懂,為什麼蒼冥會對這件事情這麼的執著,但是……他同時也知道,蒼冥肯定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所以就算自己想不出來,但蒼冥會這麼做就肯定是有他的用意在裡面的。

既然如此,反正蒼冥自己也說過弄丟了也無所謂,那麼幫他一次也不算太過份,而且如果蒼冥肯答應他接下來的那個要求的話,那他大概也不算吃虧……吧?

即便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當他往這個方向去想的時候,第一個出現在他心中的想法會是這個就是了……

「可以。」雖然一開始是有些吃驚,但蒼冥卻是不假思索就堅定的回應著:「只要是我能夠做到的事情,只要那是你的願望,那麼無論是什麼要求,我都可以答應你。」

「唔!」這次換成是上鳴吃癟了。

「所以你的要求是什麼呢?上鳴?」

蒼冥的語氣很平淡,但是上鳴卻莫名地相信,對方絕對會說到做到,哪怕他提出來的是再怎麼不合理的要求也是。

抬起頭來跟蒼冥坦然的目光對視了幾秒,上鳴咬了咬下唇,深呼吸了一大口氣後,卯足了全力猛然就伸出手揪住蒼冥的領子大吼著。

「以後不准再像這次一樣突然就消失不見了!我發的訊息只要有看到也不准不回!!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讓人很擔心你啊!!!」

像是要把這幾天累積在心裡的鬱悶情緒、昨晚被對方欺負的不滿、剛剛與對方見面時的不快、以及現在被逼得無路可退的窘迫全部給發洩出來般,上鳴的語氣顯得激動無比。

「聽到沒有!!!」

相較上鳴的激昂,蒼冥這一次是真的怔住了,看起來還帶著點無措。

他從沒見過上鳴的這個表情,明明就應該是在生氣但卻是給人擔憂的感覺,抓著自己的手因用力過猛而微微顫抖著,雙眼也因激動的情緒而泛著些許水光,慍怒的口吻就更不用說了,但是他卻莫名地……有那麼一點開心。

「你……很擔心我嗎?」

相較過往口若懸河,蒼冥現在更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般,身體沒有任何掙扎的任由對方攥著,只有雙手像是要安撫對方般,又重新覆到了上鳴那相對較小的手上。

上鳴不高興地喊道:「廢話!!!」

「這樣啊……」輕輕摩娑著上鳴的手背,幾秒鐘後,蒼冥似笑又非笑的揚起了嘴角,微微啟唇道:「好,我答應你。」

在上鳴因這句話而發傻的時候,蒼冥把對方已經鬆開力道的雙手溫柔的移了開來,而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小指到對方的面前晃了晃。

「我答應你,說到做到。」像是擔心對方不相信似的,蒼冥鄭重地又重申了一遍。

看到這不符合蒼冥平時給人成熟感覺的幼稚動作,上鳴這才又恢復回平常的樣子來,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

「蒼冥你都幾歲的人了……」撇了撇嘴,上鳴略顯鄙視地道:「竟然還玩打勾勾這一招啊……」

對於上鳴的調侃,蒼冥只是笑笑的沒有回應,然而他伸出的右手卻仍舊執拗地懸在那裡。

見狀,上鳴輕哼了幾聲。

「真拿你沒辦法,那我就勉為其難地配合你一次吧!這樣我們兩個就算是立下約定了喔!」


【啊!時間竟然已經這麼晚了!再不回去我家老媽又要生氣罵人了啦!】
【誰叫你死不服輸。】
【哼!你給我記著!我明天一定會贏的!你可別逃了啊!】
【……再說吧,我考慮看看。】
【喂!我會等你的!會一直一直一───直等你的!所以你明天一、定!一定要來喔!】
【……你這是?】
【這是立下約定的方式!就這樣!我們約定好了喔!】


看著上鳴嘴上雖是滿滿的嫌棄,臉還傲嬌地撇轉到一邊去,卻還是很老實地伸過來的右手,蒼冥會心一笑,將自己率先伸出來的尾指主動勾了上去,像是深怕對方會跑掉似的緊緊勾住。

隨後,他立即就感受到了上鳴回傳過來的力道,帶著一絲安慰的感覺,使得他的眼眸不自覺地微微垂下,視線移到了那勾在一起的手指上頭。

他低聲的訴說著---

「嗯,約定好了。」

空曠的院子裡正緩緩地升起白煙,明亮的別墅旁正閃動著炫爛光影。

歡騰不已的笑聲喧鬧至極,燦爛不已的星空燁然炫目。

那一天,兩人第一次正式地相互許下『約定』。



───下一次我要消失之前,一定會事先告訴你的。



---tbc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