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步,入學。 第三章、又一個白毛天才!?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不過我還真是沒有想到,原來你居然就是這間店的店長,難怪你會說你來招待大家了。」

上鳴看著進到廚房裡忙錄了好一陣子後,利用『個性』一次就端著十幾個白色瓷盤回來的蒼冥,不免又感嘆了一遍。

「呵∼這算是我的一點小興趣吧,畢竟英雄也是要有自己的副業啊∼」

蒼冥笑著簡短的解釋,同時將飄浮在空中的所有盤子同時一口氣地送到了所有人的面前,自己手上的那一份蛋糕則是平穩地端到了上鳴前方的桌上。

「來∼」

一見到被端上桌的精緻甜點後,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為之一亮,女生們差點就忍不住的要拿出手機來拼命拍照了,但一注意到『店長』還在這裡,聯想起店規後這才打消了念頭。

白色瓷盤上所擺放著的是,四種顏色跟外觀都截然不同,每一個看起來都很是可口的精巧小蛋糕,在盤子的正中央還有一球香草冰淇淋,上頭灑著巧克力碎片及網狀糖絲,周圍還以四種相應顏色的果醬畫出精美的紋路,造就成了一道,讓人看了就捨不得破壞,宛如畫作般巧奪天工的甜品。

然而,蛋糕剛出爐的烘培香正夾帶著濃濃的香甜奶油味不斷地刺激著嗅覺神經,令人食指大動,眾人手上的銀製叉子不由得用力地捏到快變形了,害得蒼冥有些汗顏。

然而,良好的職業操守卻讓他臉上依舊是保持著笑容,緩緩地開口道出了四種蛋糕的口味。

「容我為各位介紹一下,這是本店的招牌甜點之一,『四季』,從右上角順時鐘下來,分別是象徵著春、夏、秋、冬的:蜂蜜奶油千層蛋糕、藍莓起士杯子蛋糕、蒙布朗栗子蛋糕、以及宇治紅豆抹茶蛋糕,還請各位慢慢享用、細細品嘗。」

微微鞠躬介紹完畢後,他抬起頭來看到口水已經不由自主地分泌出來快流到桌上的同學們,原先要開口建議搭配的飲料及食用順序的話語便吞回到肚子裡,改成微笑著補充了一句:「我去幫你們拿飲料過來。」就轉身走到吧檯去了。

眾人一看『服務生』離開後(對,在飢餓的眾人眼中,蒼冥已經自動降級了),立即就把原先還能夠忍耐的理智丟到一旁,開始不顧形象地大快朵頤了起來,活像餓了好幾天的難民似的。

明明每個人的面前都有一份甜點,卻都像是深怕慢一步食物就會被人給搶走般的狂吃著,連飲料被他端上桌了都不知道。

而且每吃一口還要先露出很滿足幸福的神情,然後下一秒再繼續如餓虎撲羊般猙獰地吃著。

一面嘴裡不停地發出:「好吃!」、「好好吃!」、「怎麼會這麼好吃!」、「我以前吃的蛋糕都是些什麼鬼啊!」、「你們店裡還缺人嘛!給我蛋糕跟飲料當薪水就好了!」、「這麼好吃的蛋糕,要是以後我再也吃不到該怎麼辦啊!」、……等等各種讚不絕口的語句,眾人一面將盤子上的東西給迅速消滅乾淨,甚至還有人誇張到拿起盤子來舔著上面的手工果醬。

這時,不知道是誰突然道了一句:「等等!你們不要忘了『店長』可是我們的同學啊!」

眾人的目光立刻就又集中到正站在上鳴那一桌旁邊,像個職業管家般的那個人身上,齊聲喊著:「蒼冥!還有嗎!?」

……我怎麼感覺好像看到無數隻嗷嗷待哺的小鳥呢?

聽聞這句話之後,蒼冥先是不由得一愣,而後露出無奈的笑容。

「抱歉,因為是臨時決定的,所以店裡沒有那麼多儲備的材料,剩下來的是有人預訂好的---」

眾人失落……

「---所以之後有機會的話,我再招待你們來吃吧∼」

眾人歡呼!

同學們變臉速度之快及動作之同步,令蒼冥不禁在心裡感嘆不已:果然人人都有當影帝的潛力……



在吃下諸多美味甜食之後,大家的心情明顯好了不少,今天課程的鬱悶早被甩到腦後去,能徹底放鬆心情,繼續嘻笑地聊起天來。

跟他們年紀差距不大、做人很是爽朗熱情的青翠也被拉過去加入他們的聊天陣容。

一部分對咖啡跟調飲有興趣的人,也鼓起勇氣去找一直面無表情的桃生說話,意外地換來對方雖然淡漠卻很詳細的介紹,還表演了一招咖啡拉花給他們看。

將桌上的餐盤一一收掉,又重新上了一輪飲料過去後,蒼冥便也拉過一張沙發椅,拿著他的那一份甜點跟紅茶坐到上鳴那一桌去了。

畢竟他目前真正算熟識的也就只有這一桌的幾個人而已。

然而,他剛坐下還不到一秒鐘,那一桌的四個人立即就轉過頭來看向他,正確來說,應該是將視線投到了他那一份蛋糕的上頭,還發出很明顯的口水吞咽聲。

他們炙熱的眼神實在太『熱切』了,隨著他拿叉子的動作,眼珠子還會跟著不停地轉動,讓他想忽視都沒辦法。

見狀,他輕笑了幾聲,又轉了兩圈叉子後,才壓低音量的問道:「還想再吃嗎?」

聽見他的詢問聲,四人這才回過神來,發覺自己剛剛的行為在他眼裡到底是有多麼可愛。

乾笑了幾聲之後,麗日就用力地點了點頭;飯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得推了推眼鏡;綠谷臉紅的搔了搔臉頰;上鳴則是兩眼直直地緊盯著他看,臉上寫滿了『想要!』兩個字,彷彿還能從上面看到那個驚嘆號。

由於蒼冥選的位置是比較突兀地坐在走道中央,剛好把他們這一桌跟其他桌給隔了開來,現在的他是背對著其他人,所以沒有人注意到他刻意壓低了音量的話語。

「那麼這四個小蛋糕你們就分著吃吧。」他右手將盤子往前推了推,另一隻手的食指豎到嘴前,眨了眨右眼提醒著:「小聲點,可別被其他人給發現了。」

原先要驚呼出聲的上鳴一聽聞後,連忙就用雙手摀住了自己的嘴,還像個小偷般作賊心虛的左右察看了一下,確保沒有其他人注意到他們的『內線交易』。

這樣子看起來更明顯啊……蒼冥暗想著,同時手上熟練又快速地將自己的那一份蛋糕分配出去。

剛好他們四人最喜歡的那一種蛋糕都不相同,因此很快地就達成了共識。

分完其他三種蛋糕後,他便將自己那一盤僅剩『蜂蜜奶油千層蛋糕』的盤子移到了上鳴的面前,跟對方的空盤進行交換。

面上帶著些趣味的笑意,無聲地做了個請享用的手勢,他便低下頭去喝著自己的那一杯紅茶了,同時單手撐頭,靜靜地看著他們吃蛋糕。

相比起另外三個還有雙手合十悄聲喊了句我要開動了,上鳴是一拿起叉子後就猛地將一大口蛋糕塞進嘴裡,心滿意足到連自己的嘴角沾上了白色的奶油都渾然不知,咀嚼著的同時還笑得很是開心的樣子,令蒼冥不禁也揚起了嘴角。

「呵∼」

「嗯?」聽見他忍不住的輕聲後,上鳴就咬著叉子歪過頭去,疑惑的看向他,「怎麼?」

「也沒什麼啦∼」蒼冥依舊是笑得眼角彎彎的,天藍色眼眸裡映照出來的全是對方的身影,「我只是沒想到你會最喜歡『這個』,畢竟這原本是專門要做給某人吃的,所以比平常店裡賣的還要再甜了一些---」

他很自然地就伸出右手,去輕抹掉上鳴嘴唇旁的白色鮮奶油。

不知道是因為他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而且動作太過於理所當然了;還是因為看他的笑顏看得有些呆滯恍神,上鳴並沒有去阻止他這其實太過親密的行為。

是直到臉上傳來有些冰涼的觸感後,他才反應了過來,臉上不禁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紅暈,就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像小孩子般而覺得羞恥,還是因為對方的行為而感到害羞了。

注意到這一點,蒼冥仍然保持著笑容不變,甚至可以說是笑得更燦爛了些。

「---而且全部四種蛋糕當中,就只有這個千層蛋糕是我今天早上要出門之前預先做好的,剛剛才從冰箱裡拿出來呢∼所以能讓你喜歡,我很高興喔∼」

說罷,他還伸出粉色的舌頭輕輕地滑過指腹,將上頭的奶油給舔掉,這個動作再搭配著他現在的執事服,頓時就給人一種禁慾又誘惑的感覺。

說法也很是曖昧不清,搞得好像是自己選中蛋糕就是證明喜歡他一樣,害得上鳴的臉頓時又更紅了。

哇啊啊啊!這個男人的雄性賀爾蒙也太可怕了吧!上鳴電氣你振作一點啊!臉紅個什麼勁啊!你是直的!是直的啊!不要一下子就被蒼冥魔性的笑容給帶跑了啊!!!

上鳴在內心裡拼命地對著自己吶喊著!

雖然蒼冥長得真的很好看,是截至目前為止見過最帥的男人、『個性』也很強大、對人又溫柔的沒話說,但這並不代表可以因此被掰彎啊!雖然會烹飪這一點真的很加分,這個蛋糕做得也真的是很好……等等!剛剛蒼冥是說……

「咦!?」後知後覺,這才反應過來對方剛剛說了什麼話後,上鳴不由得驚呼道:「這個竟然是你做的!」

因為這個意料之外的事實,上鳴驚訝到忘了壓低音量,反而開始讚不絕口的大聲稱讚著:「這個超好吃的欸!不管多少我都吃得下!」

蒼冥這才剛想開口制止對方過大的音量但卻來不及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已經因為上鳴的那一句叫聲而轉移到他們這一桌來。

眾人一發現到蒼冥暗度陳倉的行為後,抱怨聲就傳了過來---

「啊啊啊!你們竟然偷吃!」

「蒼冥太不公平了!就只偏袒他們!」

「就是說啊!」

「哈啊∼我也想再吃一個!」

「上鳴剛剛是說,這個千層蛋糕是蒼冥做的!?」

「你做的這個,比我當年去法國知名甜點店吃的還要好吃呢!」

「想不到你竟然還會烹飪!?」

「長得帥、個性好、能力強、又會烹飪……你個男性公敵!」

「那個不重要啦!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多吃我們一個蛋糕啊!」

「對!」眾人一致認同這一句話。

而一發覺事情敗露之後,上鳴四人就當機立斷地將剩下的蛋糕一口氣全塞進嘴中,害得其他人雖哀怨連連卻也莫可奈何,只好一個勁的慫恿著蒼冥下一次也要補償他們。

對此,他只能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班上的感情竟然一塊蛋糕而快被搞得四分五裂了,身為店長的我該開心嗎?



在蒼冥苦笑著保證很多遍『之後一定會帶蛋糕去給大家吃的』後,這場事件才算告一段落。

雖然有些像小孩子無理取鬧的感覺在裡面,不過他跟眾人間的感情倒也因此拉近了不少,算是意外之喜吧,而且做蛋糕對他來說確實不算難事。

也因為這一場小鬧劇,上鳴這才從剛剛那種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是什麼的曖昧氛圍裡掙脫了出來,趕緊在心裡不斷地告誡著自己以後要好好提防著蒼冥了!

好可怕的男人啊!為什麼就這麼帥呢!?

思及至此,他連忙用力地晃了晃頭,想甩去還停留在腦海中的迷人面容,將額頭砸到桌面上整個人又趴回到上頭了。

上鳴正在想些什麼,蒼冥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看』著對方的情緒波紋忽高忽低,一下興奮一下懊惱失落的,令他十分不解,只好主動開口去詢問。

「怎麼了嗎?」

「唉∼」這時已經重新整理好心情的上鳴一面用吸管輕轉著飲料裡的冰塊,一面感嘆著:「我原本還想說要慢慢享受那塊蛋糕的說∼」

那個真的超好吃的啊!雖然蒼冥說下一次再做,但誰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時候呢……

即便比其他人多吃了一塊蛋糕,他依舊覺得有些惋惜。

「這樣啊……」原來是這件事。

知道對方是在沮喪什麼,蒼冥便不動聲色地瞥了眼一旁的人,發覺他們正聊著飯田哥哥的事情,沒有在關注他們這邊,就舉起手去輕揉著對方的金髮。

他靠到對方的耳旁悄聲道:「那你明天獨自偷偷過來這裡,我再做一整塊給你一個人吃吧。」

「真的?說好了喔!」上鳴一瞬間就滿血復活,語氣裡難掩興奮。

雖然他這一次有記得要壓低音量了,不過卻還是忘記要去抵禦蒼冥那隻喜歡揉人頭髮、既寬厚又溫柔的手掌。

他沒發現到,他這才剛建立起來的心靈堡壘,一瞬間就被蒼冥的甜點攻勢給轟得不復存在了,還為日後『被攻陷』這件事情奠下良好的基礎。

「真的,反正我們店裡之後會改成假日營業,所以平日時我很歡迎你來的。」蒼冥的語氣依舊溫和,令人看不出他心裡到底在盤算些什麼。

「蒼冥……」聽聞他的這一席話,上鳴彷彿被觸動到什麼一樣,頓時有感而發,表情變得有些認真,反手就握住他還在順毛的那隻手。

「嗯?」又怎麼了嗎?

在他困惑的注視之下,上鳴看著他好一段時間,這才緩緩地開口。

「你還真是一個大好人呢!當時認識你的我真是超幸運的!明天晚餐我可以順便在你這裡解決嗎?聽說你這間店的餐點也超好吃的!」上鳴兩眼閃閃發亮、燦爛的望著他,心裡好不期待!

……怎麼辦?對方的表情太認真了,害他一時之間居然想不出該吐槽什麼才好,可是整句話又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怔了一下,蒼冥戲謔地反問:「呵∼我的好人卡卡已經快集滿一本了,你可以別再發了嗎?」

上鳴問非所問:「那到底是可以還是不可以嗎!?」

「唔嗯……」裝作思考了一會兒後,逗得對方的表情越來越著急後,蒼冥才笑著提出建議:「那就交換一下手機號碼吧?晚一點你想好要吃什麼後,再傳訊息給我。」

「好!」某金毛天真少年又一次的被自己吃貨的本能給賣了。


不久之後,每當他想起這件事情來時,他都會懷疑對方是否早有預謀了,但想到吃都吃了,不論是他吃對方的、還是對方吃他的都是,所以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經過這一個『約定』,他們兩個徹底打開了話匣子來。

上鳴本身很熱情、相當健談不說,蒼冥也是個什麼話題都能略聊一些的人,就算對方講的是他不懂的遊戲內容,光憑超高的顏值及一直帶笑的表情,他也是一個很好的聽眾。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一陣子後,像是想起什麼事一樣,上鳴的表情忽然帶上些許疑惑。

「對了!話說回來,為什麼蒼冥沒有讀過國中啊?這不是基本教育嗎?」

「呃……這個啊……」

被對方突然這麼一問之後,蒼冥的表情一下子就變得很是苦惱又帶著點欲言又止的感覺。

「啊!如果你不想說的話,也無……」

上鳴馬上就察覺到是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急著張口想要彌補,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另一道冰冷卻有些稚嫩的聲音就先響起了。

「朔,我肚子餓了。」

聽聞熟悉的聲音之後,蒼冥立刻就站了起來,轉過頭去回應著:「啊!小林,你醒了啊。」

呼喊他的是一名外表看起來只有十二、三歲,同樣留著一頭純白色頭髮的少年。

少年的身上穿著一件明顯大了幾號的墨色連帽外套,更顯得他本就纖細的身體更加瘦小,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就像長年不曬太陽的人一樣,比一般的人還要再來得白皙,沒穿鞋的腳背上彷彿還能看見青筋及血管。

頭髮留得有些長度了,但還不至於會擋住他那同樣吸引人目光、如同洋娃娃般精細的俊秀臉龐,不難想像笑起來時會有多麼的可愛,但是那一副面癱的表情卻顯得給人的感覺有些冷漠,帶著不合乎他這年紀該有的穩重氣息。

少年全身上下最顯眼的,莫過於他那一雙不帶任何感情卻清澈明亮的鮮紅色眼眸了,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就是所謂的『無機質』,那眼神裡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平靜得就像是風平浪靜的湖水般,彷彿不會因任何事情而起任何的波瀾。

少年無視在場眾人正緊盯著他看的視線,赤裸著雙腳就緩步走下樓來,嘴裡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著話,有些含糊不清的感覺。

「弄東西給我吃。」

已經很習慣對方老是這樣一臉倦怠的表情跟理所當然的語氣,蒼冥站在原地將手上的袖子半捲了起來,詢問著對方想吃些什麼。

逕自走下樓後,少年就趴到了位於咖啡廳的另一頭,上面還有特別標示著『專屬』的三人大沙發椅上頭,整個人側躺在那裡,揮了揮手示意無所謂。

蒼冥無奈地笑了,在他剛準備走入廚房時,按耐不住性子的上鳴便好奇地替在場的眾人開口問了。

「蒼冥,他是你弟嗎!?」

上鳴會這麼想也不令人意外,畢竟兩個人同樣都是一頭白髮,長得也都是相當的好看,再加上少年很自然的指使行為,他的這一番推理相當合情合理。

然而,蒼冥的苦笑聲跟少年冷漠的聲音卻同時響起,開口將他的推論給否決了。

「呵∼怎麼可能!?」

「嘖,別開玩笑了。」

轉頭看了少年一眼,發覺對方沒打算再說話了後,蒼冥才有些壞心地介紹著:「他是我的童年玩伴,『赤海御林』啦∼別看他那個樣子,他的年紀比你們都大喔!」

「咦!?」眾人瞬間傻眼。

看著眾人被這個訊息給驚訝到的表情,蒼冥又笑了幾聲,就進到廚房裡去了,獨留下他們在那邊激動的討論著---

「明明是這麼可愛男孩子……」

「年紀居然比我們都大!」

「赤海…御林……怎麼感覺聽起來好耳熟呢?喂!你們大家有沒有印象啊?」

「經你這麼一提,確實好像是在哪裡聽過……」

「是說……我怎麼總覺得他的聲音跟綠谷好像……」

「啊!我想起來了!他該不會就是那個年僅十六歲,卻已經跳讀到知名大學醫學院的『赤海御林』吧!?」

「對!對!對!就是那個!」

「怎麼又是這種天才啊!難道白毛都是嗎!?」

「但也不一定就是他吧?我記得新聞上的照片也很模糊,好像也只有提到他有一頭白髮而已。」

「我覺得就是!在蒼冥身邊的人,感覺就沒有一個會是一般人!」

「……」

「……」

聽著眾人對他的各種評價,被蒼冥暱稱為『小林』的白髮少年發出了不滿的咋舌聲。

「嘖!」



當蒼冥做了約十五人份的精緻餐點出來時,眾人一聞到那個香氣,再看向不顧形象正雙手並用得在大吃大喝的小林後,肚子緊隨著發出一陣陣咕嚕咕嚕的叫聲,這才發覺到時間已經不早了。

一群人便紛紛向蒼冥道謝,準備一同回家。

青翠與桃生兩姊妹,在接過蒼冥遞來的員工晚餐後,也準備告退離開了,畢竟她們兩個雖然課很少但依舊還是在學的大學生,明天也是要上課的。

原先還很熱鬧的咖啡廳一下子人就幾乎全走光了,只剩下蒼冥跟小林兩個人而已。

「吵死人的一群傢伙。」

蒼冥在大門外將所有人都送走,一回到店裡後,小林就一邊喝著蘑菇濃湯,一邊有些不耐地朝他發出了抱怨聲。

「就是啊,不過還滿有意思的。」

蒼冥笑著應道,同時利用『個性』倒了兩杯紅茶,送到了他們這一桌來。

接過紅茶後,小林一口氣就灌了大半杯進肚子裡,眼睛微微瞇了起來,「收起你那虛偽的笑容,看了有點噁心。」

「呵∼明明你以前就很喜歡的,不是嗎?」蒼冥有些調戲意味在裡面的回應著,眼裡依舊帶著笑意。

「嘖。」

小林不自然的低下頭去轉移了視線,然後大口、大口的吃著他的義大利麵,發出巨大的吸食聲,不打算針對這件事給予任何回應。

這時的他才顯得有著與外表相符的可愛,惹得蒼冥不禁就想去蹂躪對方頭上的白毛,不過卻馬上就被一手拍開了。

心知只有『某個人』可以摸之後,蒼冥戲謔地改問道:「今天那個少爺沒跟你一起來嗎?」

一提到『那個人』之後,小林的臉頓時就垮了下去,手上的叉子惡狠狠地插進牛排裡,就像它是什麼萬惡的敵人一樣。

「哼!誰管他啊!」一口咬下了整塊牛肉,小林憤憤地咀嚼著。

果然只有跟他有關的事,你的感情才會不由自主的外顯啊……蒼冥在心裡暗付著,嘴上卻是好奇地問:「又跟他吵架了?」

「明明就是他先不遵守約定的,說好只做一次而已,結果……後來還……所以說……跟本就……」

一開始小林還很高的聲音,卻隨著他臉上的紅暈的浮出而越說越低,到最後幾乎是含在嘴裡不成語句,盤子裡的奶油煎鱈魚也因此被他戳得稀巴爛了。

雖然後面的話蒼冥也沒有聽懂,不過他『看』著小林的情緒波紋,知道對方其實是在害羞,而不是真的在生氣後,他原先要找『那個人』算帳的念頭便跟著打消了。

將桌上得空盤送進廚房裡,蒼冥重新又倒了一杯紅茶給對方,勸道:「你這彆扭又傲嬌的個性,還是稍微改改吧,雖然挺可愛的,但像他那樣肯容忍你的人可是很少見的。」

「囉嗦!」小林重重地哼了一聲!

吃下最後一口炒飯,終於將桌面所有的食物給清乾淨後,小林扔下了湯匙,便整個人挺著有些鼓起來的肚子躺回到沙發上。

舔了舔嘴角的醬汁後,他打了一個很大哈欠,單手揉起了眼睛,就像隻很可愛的貓咪般,給人有些慵懶的感覺。

一旁的櫻花樹後頓時就閃過了一道閃光,害得已經『知道』的蒼冥苦笑不已。

可惜的是當事人卻是閉著眼躺在那邊消食著,沒有發覺到這件事情,還只顧著自己的口腹之慾。

「今天我睡這裡,把甜點送上來。」

無奈之下,蒼冥只好充當一回和事佬,主動將『個性』給連接了過去。

「可是人家都來接你了,你不回去嗎?」

被他這麼一『提醒』之後,小林頓時就像是被冷水給潑到般,從沙發上猛地彈坐了起來,透過蒼冥的『眼』看向外頭。

有一個穿著連身運動服的棕髮青年正鬼鬼祟祟地在外頭的櫻花樹那邊徘徊著,店裡養的貓咪們一發現他的存在後便湊了過去,在他腳邊撒著嬌喵喵叫個不停,害得青年連忙豎起了手指噓了一聲,深怕會引得屋裡的人發現。

「那傢伙……」小林低聲的咕噥了幾句。

「快去吧∼」蒼冥點了點小林的額頭,同時瞥了眼時鐘,道:「時間不早了呢∼」

說罷,他便一把拉著明明心裡很開心臉上卻還是裝得不情願的小林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然後往對方的手上塞了已經悄悄地包裝好的三個大蛋糕,意思不言而喻。

小林不滿地咋舌了一聲,但卻還是乖乖地接過袋子往門口走去,心裡盤算著等等要怎麼找『那個人』算帳!

剛一打開門,就在要踏出店門外一步時,小林突然轉過頭來看向蒼冥,眼裡帶著一絲審視的意味。

在蒼冥不解的注視下,他緩緩地伸出了空著的那隻手。

「吶!我幫你『加固』一下,免得你三不五時又要找我過來了。」

……明明就是你會三不五時跑來找我蹭飯!

雖然心裡是這樣想,但蒼冥自然是不會把這種話說出口,而是無奈地笑著伸出右手去握住對方。

「那就麻煩你了。」

在兩人雙手交握的那個瞬間,小林的掌心頓時就閃過一道微小的銀白色光芒,蒼冥身上四周的空氣彷彿因此扭曲了一下,就像有股波動從他的右手竄到他的全身上下般。

握住一會兒後,小林就主動鬆開手了。

感覺了一下剛剛『修補』時的漏洞,垂下眼眸思索了幾秒鐘後,他很突兀地就把心中一直有的疑問給問了出口。

「……朔,你要收手嗎?」

蒼冥愕然,他沒想過對方竟然會這麼問他,不過一反應過來後,他不加思索的就給出了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

「你明明很清楚的。」

或許旁人會停不懂她們在打什麼啞謎,但這句話明顯已經夠了,確認蒼冥的心思後,小林多告誡了一句:「那你就不要陷得太深了。」

說罷,他便丟下啞口無言的蒼冥一人,轉身就朝已經知道自己被人給發現的棕髮青年走了過去。

青年一見著小林,便開心地露出笑容跟他打起招呼,雙手還伸了出來,一副要親親抱抱舉高高的樣子。

然而,小林回應對方的方式,卻是毫不留情地就往對方的小腿猛力地踢了一腳過去,惹得青年抱腳哀嚎不已。

兩人打鬧了好一陣子,小林就把手上的袋子交給了青年,叮嚀了幾句話後,就駕輕就熟的往青年的背上爬去。

對此,青年無奈又帶著寵溺的揚起了嘴角,一隻手伸到後面背好對方,另一隻手則提著袋子跟蒼冥揮手道別。

蒼冥『看』著青年將小林帶到距離大門不遠處的轎車上頭,確認沒什麼問題後,才轉身回到僅剩他一人的店裡。

一面將所有的燈給弄熄,一面將身上的領帶給扯下後,他就彷彿全身的力量都流失掉般,無力地躺倒到了沙發上頭,久久不發一語,在人前的笑容現在才終於能卸下。

眼眸裡帶著說不出的情緒,腦海裡不斷迴響著剛剛小林的那幾句話語。

『你要收手嗎?』

『不要陷得太深了。』

他很清楚對方指的是什麼,他只是不確定該給什麼回應才好。

畢竟,他從沒想過對方竟然會這麼告誡他---跟不久之前,另一個對他來說同樣重要的人講的話一模一樣。

『朔,如果你不打算停手的話,那就別陷得太深了,不然---』

我…看起來是那樣嗎……

自嘲地笑了一下,他閉上了雙眼。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手機突然傳來一道提示音。

從口袋裡拿出,發現是上鳴傳來的短訊後,他下意識的就將其點了開來。

『今天我們家晚餐吃的是烤魚,我不喜歡≥ε≤,明天晚餐我想吃肉!最好是漢堡排!!!(☆_☆) 可以嗎?可以嗎?可以嗎?蒼冥∼o(≧▽≦)o』

看著明明只有一小段話卻還帶著諸多顏文字的短訊,蒼冥怔了許久,這才緩緩地勾起一抹淡笑。

只是那個笑容,看起來卻苦澀不已。



---tbc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