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死之魔眼 九、殺人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三日之後,經過醫療班努力不懈的搶救行動,鳴人終於在兩天前脫離危險期,由於怕傷口撕裂得需住院觀察。

相比原來的鳴人擁有九尾情況下,大量出血的傷勢不用一天便可恢復正常,甚至能活潑蹦跳,根本不必待上醫院一陣子。

然而就在三天前,三代火影的眼線發現境忽然消失,正好是測驗結束不久。

三代火影得知消息立即派遣更多的人手,探查形忍術拓展廣闊的木葉尋覓,一樣沒有改變境失蹤的結果。

失去境的消息,三代火影心急如焚,每一小時希望手底下暗部可以傳遞好消息。

四代之子,波風鳴人重傷躺在醫院,另一個八雲境無故失蹤,這讓他怎麼向黃泉下的四代火影交代?

上忍全數從任務中召回,境的消失不單單是四代的孩子,最重要的是境體內九尾,就像一顆未爆彈,隨時隨地爆發誰都不曉得。

每天都木葉忍者穿梭小巷,飛走高樓之間。

彷彿村子進入戒嚴時代。

但,境從未離開木葉,她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殺人。

木葉村短短三日,突兀地出現多名手法駭然,泯滅人性的幾樁慘案。

第一案件,死者為一名男子,身中三十九刀,頭顱遭利刃切割下來,腹部一刀剖開,身死住家附近巷子。

第二案件,死者為女性,心臟遭利刃挖出,雙眼被鐵鉤嵌入,死時身體一絲不掛且死相難看,屍體被浸泡水池。

第三案件,兇手更殺得徹底,直接將人砍成上百塊屍塊,連家屬都認不出其容貌,拼湊起來屍體仍不完整。

連續發生慘案木葉村村民人心惶惶,深夜時分不敢外出,深怕遇見近期殺人鬼。

木葉調查部備受煎熬,先是四代之子遭人刺殺,後來恐怖殺人兇手,近期他們處理這些事情徹夜難眠,不斷請求加強警備任務。

“小鬼……”

“怎麼了?”

“這樣值得嗎?”

“……”冰藍的魔眼閃爍著,境用決然的語氣說:“誰想殺我,我就殺誰,不知道是誰那全部都殺了。”

“……”九尾冷哼一聲,然後說:“真不坦率,還不如去看看你弟弟。”

“我姓八雲,不是波風。”

“怯……嘴硬。”

借助九尾之力,境渾身燃起黑暗的火焰,曾經原作中耀眼的火焰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無盡的黑色火焰,融入黑夜與冰冷的夜幕合而為一。

燃燒的黑暗火焰讓境完全融入夜幕,彷彿境的存在消失似,即使經過人們身邊卻感覺不到,直到境揮出匕首剎那,一顆人頭再度滑落,生命再度失去……

木葉村再次驚傳死亡案件,人心慌張不安,人們開始迫使上頭儘早解決殺人案件,這使得三代火影不得放棄對境的追查,轉而將目光鎖定殺人案。

三代火影不問還好,了解案情後驚覺事情不妙,殺人犯似乎以採隨機殺人方式作案,那麼所有木葉村民生命不在保障。

而且四周完全沒有目擊證人,作案現場沒遺留任何查證物品,太乾淨俐落,連木葉調查部門搜查加倍困難,即使派出忍犬,犯案者的氣味不到半途便中斷,無法進一步探查的空間。

滴答……

滴答……

鮮血淋落的聲音。

境握住男人的脖子,匕首整隻狠狠插入眼眶。

沒有一絲嚎叫,所有聲音被掐著喉嚨當中,直到匕首沒入眼球,男人因疼痛流下汗水,收縮的肌肉因疼痛而抽搐。

“下一個,心臟……”

等對方說完,胸腔,似乎遭到掏空,男人眼神痛苦地伸手摸向胸口……

換來的卻是冰冷的虛無。

撲通……

他的心臟,正握在境手上,隨即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心臟捏爆。

捏爛男人的心臟,境身體燃起黑焰,回身走人之際。

一人不由得後退幾步,臉孔充滿驚懼。

“你……”

境腳底迸發可怕勁力,匕首瞬間突進來人面前,在對方錯愕恐懼當中,境遲遲未下刀。

“什麼嘛……我不殺小孩。”其眼底,境失去興致的色彩。

說著,那把刀尖從眼球前收回,男孩頓時癱軟不堪,失魂落魄一陣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