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 鬼王塚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洞穴中十分陰暗,微弱的、閃爍不定的青色火光是唯一的指引,看著這樣的畫面,他總覺得會回憶起什麼。

但是過去將近十五年的記憶裡,又告訴他其實什麼也沒有。

重要的過去空白得像一張紙。

那件事發生的太突然,連反應都來不及、鬼王就在他們面前甦醒──穴裡傳來幾陣慘叫與驚呼聲,跨越了千年的時空,醜陋與殘破不堪的鬼王屍體再一次復活於世人面前。

「讓吾復活的妖師……在哪裡!?」

妖師?

褚冥漾的臉色十分蒼白,這個名詞他曾經也在哪個地方聽見過──『找到你了……妖師的後代……』

那是幾乎快被他忘記的事情,他記得在開學前幾天被追殺時,那個鬼族是陰森的笑著那樣對他這麼說的。接下來的事情他大概很難忘去,千冬歲的手爆出了一條血痕,醫療班一個接一個趕到,幾個黑袍與紫袍大衣的人陸續出現在鬼王塚內,而學長站在最前方,有個戴著白色面具的紫袍出現在學長身旁,輕拍了拍學長的肩,那好像是千冬歲的哥哥,因為褚冥漾清楚的聽見了千冬歲喊的那一聲哥。

又一個藍色的影子降落在他們前方。

因為是背對著他們所以褚冥漾沒法看輕他的臉,只是覺得那個與其他黑袍、紫袍和藍袍相比來說瘦小了許多的身影意外的令他熟悉,他堅定的護在自己前方,就好像某個似層相似的場面。

但是他想不起來。

白光從地面上的移動陣泛起,隨著那陣刺眼而令人暈眩的光芒,褚冥漾漸漸失去了意識。

在把傷患送走後,提爾邊觀注著緊急的戰況一面指揮著醫療班,同時餘光瞄到了站在一旁穿著藍袍卻不屬於醫療班的他,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後便移開彼此的視線。

他站在不遠處岩石聳立的地方默默看著黑袍與紫袍合力對付惡鬼王的姿態,等待著時機到來。銀色頭髮的學長一直站在最前線,其他幾個黑袍與紫袍也毫不喘息的直接攻上去,而惡鬼王明明才甦醒沒幾分鐘卻已經有保護結界。

情況十分不妙,只能等待公會的援軍。不過在那之前,他們也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耶呂惡鬼王。」他輕輕的蠕動了唇,不同於平時的嗓音,此時的他帶著相當沉穩的聲線,就像在命令著什麼。除了他自身以外也沒有任何人聽見他的聲音──那個只對惡鬼王所言、只有惡鬼王所能回應的聲音──那個人的言靈。

「現世已不是千年前的時代,停下勘亂之步、闔上污穢之眼,被慾望所支配的黑暗不該存在,將靈魂歸於封印的沉眠吧。」

一字一句的說著,那輕柔的語句就像漂浮於空氣表面的一層透明之物,只要一經碰觸便會消失無蹤。

「──以吾、衛啟之名。」

耶呂惡鬼王的動作硬生生的停頓了下來,心臟之處有一團乾淨而猛烈的白色火焰旺盛的燃燒著,他那原本就十分醜陋的面孔因為痛苦而扭曲後便的更加邪惡,從身體身處傳來的一陣陣悲鳴幾乎要將他才復活沒多久的精神力折磨殆盡,言靈似乎起了很大的效用,只是除了他以外沒有人知道惡鬼王是束縛於什麼樣的力量之下。

斗篷下的他輕輕嘆了口氣,覆蓋在陰影之下的臉看不出什麼表情,後退了幾步以後他將手心向著岩石的地面施展出了一個單人的傳送陣準備離去。

它的視線在最後一瞬間與黯淡的神情對上,他帶著與平常乾淨明亮的氣質所不同的眼神,彷彿是從高處俯視著世界一般。

耶呂惡鬼王的眼神裡滿是積壓了千年的仇恨,它再次憤怒的咆哮著,天然的洞穴裡響徹著那詭異的聲音──「你是……那個可恨的傢伙!!!」



……



鬼王塚的洞穴內很昏暗,惡鬼王所沉睡的地方更是籠罩在一片黑暗的氣息之下,只藉著微光的法術也是一樣。這種光線很讓人昏昏欲睡,但很不巧的是,四周充斥著的氣息卻讓人十分有壓迫感,好似連片刻的歇息也無法獲得,因為只要一閉上眼,下一個迎向死亡的便是你。

身體很沉重,腦袋有什麼聲音嗡嗡作響,下一秒什麼也聽不見了。

──閉上眼,就等於死。

有道很冰冷的聲音說著,我猛然的睜開眼,發現四周還是一片黑暗。景物已經不是冰冷的石穴墓地,有土地和樹木特有的氣息,腳下踩的是被淋濕了的泥土,從天空而降的冰冷雨滴讓人感到一陣陣寒意──這裡是昏暗的森林深處。

夜晚的、下著雨的森林,未知的地方將會潛伏著什麼樣的危機?

我記得這個地方,遇見那個人就是在這裡。

黑暗的森林裡吹來陰涼的風,冰冷的雨水從沒有星星的夜空落下,打溼了這一片蔓延著絕望的土地。有什麼人狼狽的靠在一棵樹旁,大片的樹葉與黑暗的陰影處成了絕佳的藏匿地點,他隱藏的很好,大雨沖淡了血腥的味道──但,我還是發現了他。

『──吶,我是衛啟,你叫什麼名字?』

腦袋轉動之前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了,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愣住的同時也看見了對方眼底的驚訝。

他喘了喘氣,低聲回應。

『江越,我叫江越。』

『……江越?好熟悉的名字喔。』大概是因為都是東方人的關係吧?我胡亂的猜測著,畢竟記憶告訴我過去從未認識這個人。

『熟悉,是嗎?』他頓了頓,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這是被人遺忘的名字。』

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覺得有一種難以透徹的模糊感,究竟是什麼?我出聲問江越。

『想知道答案的話,就用自己的雙手去尋找,用雙腳去開拓,用心去觀察,不是所有人都會告訴你答案的。』

他的回答確實讓我怔住。

『但是,也並非所有人都會與你為敵。當你在過去與現在中找到了通往未來的道路時……』

『那時候,我會幫助你,實現那個未來。』



……



「救命……」一離開鬼王塚,我不是回到醫療班,而是直接穿著偽藍袍來找某人。

「衛啟,你是白痴嗎。」很冰冷的話語從某位灰髮的少年口中說出,我乾笑了幾聲。

你都用肯定句了我還敢說什麼嗎這位老大!

「哼,手過來。」雖然聽起來很像在叫狗,我還是乖乖的把手伸過去,畢竟是給人家治療的再多廢話什麼可能下一秒他不爽就罷工了。在鬼王塚多少會染上一點毒氣什麼的,腐蝕到皮膚就像被超濃硫酸潑到一樣的劇痛,要說全身而退幾乎不可能,現在的醫療班肯定忙翻天,所以我選擇到另一個地方看醫生。

「你把我當專屬醫生嗎?」像是看出我心裡在想什麼,他冷冷的瞄了我一眼,接著低頭抹上顏色詭異的藥膏,感覺冰冰涼涼的,空氣中飄著薄荷的淡淡氣息。

我總覺得江越和學長有點相像,常常猜中別人心理在想什麼還完全正確的回覆,根本就是鬼。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好像看見江越的嘴邊勾著很淺的笑容,果然一切都是我的錯覺!這個傢伙平常根本不太愛笑。

「沒、沒有啦,只是你看起來比較閒嘛。」

「什麼鬼話。」瞪了一眼,他又低下頭去專心處理傷口。

江越雖然講話很毒,卻是個每次我投醫的時候都會幫我治療的好人,神奇的是平常雖然找不到人,但是只要有病上門的話都找得到人。儘管他和然是同一間學校,他們見面的機會應該根本沒有……吧?外面的人都說七陵學院的人都是怪怪的,比較低調、不常常出現在別人面前的那一類人,就像遊走在邊緣的族群,七陵學院就是由這些人聚集起來而成立的,對外是這樣,學院裡面是怎麼樣我就不知道了。

「好了。」江越的聲音讓我回過神來,手上整齊的纏了繃帶,完全就是很標準的治療。

「謝謝了。」我微笑著回答。

江越的醫術也很厲害,所以我常常來這邊看安全又免費的醫生。

「所以,你去耶呂鬼王塚幹麻?」一邊在收東西的江越突然問了一句。

「……你知道?」你是鬼吧為什麼會知道!我明明啥都沒講你就知道!

「當我白痴嗎。」翻了個白眼,江越的表情險的很不耐煩,但是重點不在那裡吧!有些人就算看過也還是不知道啊!

所以我乖乖的把過程都大概講了一遍,上周末逛完商店街後突然被輔長找去、要我星期二的時候偽裝成藍袍跟著墓陵課的實習學生去鬼王塚看看的事,我總覺得輔長好像知道什麼,否則正常人的話會隨便讓一個不相干的人去那種地方嗎?

也因為這樣,才有開頭那一幕。

過程中江越都是靜靜的聽我說著,有時候微微皺起眉頭挺嚴肅的樣子。我是真的蠻久沒來找江越了,上次遇到也是巧合,畢竟七陵真的有點偏遠嘛,所以其實有很多話好聊的,雖然通常是我被冷淡的潑一桶水這種情況啦……

令人有點在意的是耶呂最後吼的那句話,「那個可恨的傢伙」指的是我被記仇了的意思嗎?不要這樣子感覺超可怕的!

不對,既然前面多了兩個字,感覺是跟其他什麼人搞混了……千年之前跟耶呂惡鬼王有過節的人?嗯,這個可能性比較大一些。

「沒什麼值得猶豫的。」一道清冷的聲音打斷了思緒,我下意識的抬頭,對上的是一雙灰色的雙眸,帶著銀月般銳利的光芒。

「你就是你,啟。」

我愣住,因為很久以前也有人曾經對我這麼說過。



……



「衛啟小朋友,你最好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提爾的語氣很不客氣,他咬牙切齒的說著,根本就是很想把人好好教訓一下讓他去地獄輪迴三百遍的那種。

「阿哈哈……什麼東西?」我裝傻的問著,試圖矇混過關。

「別裝了!你在鬼王塚中了毒為什麼不馬上回醫療班治療?」漸漸冷靜了下來,提爾帶著十分嚴肅的眼神,「鬼王的毒氣不好好處理如果擴散就麻煩了,而且你……咦?沒有傷口?」

我只是笑了笑而不做回應。

「嘖嘖,這個處理的真不錯……又跑去找你那個神祕朋友了?」提爾有點驚訝的看著,然後有點習以為常的放開了我的手。

「嗯,反正他很閒。」再次幫江越宣傳他很閒之後,我開始跟眼前這位輔長抬槓。雖然他不知道幫忙處理傷口的人到底是誰,不過卻很了解江越的技術是一等一的,所以絕對沒問題。

「有機會還真想認識你那位朋友。」提爾往後靠上椅背,發出有點老頭子似的感嘆。

「咦──不好吧?輔長去的話絕對會被當成變態揍的。」我肯定,這種煩人的性格。

「欸欸欸!亂說什麼阿你這一點也不可愛的小朋友!」

我笑了幾聲閃過輔長的爪子。

昨天離開鬼王塚後,我直接跑到江越在的地方,今天才到醫療班來找輔長做確認,不然事後才讓他知道的話下次絕對很慘。

「話說輔長,說了讓我去鬼王塚看看情況的不就是你嗎?」我從包包裡翻出了前幾天借來的藍袍,「還你,多虧這個似乎沒有人發現。」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輔長接過了藍袍,嘖嘖幾聲,「好好一件衣服被你搞成這樣,直接燒掉差不多了。」

「哈哈……」的確,那件藍袍已經不像新的了,但也多虧了它擋掉不少。守世界的衣服如果拿回去另一邊賣一定大賺一筆。

「嘛,你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跑到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隔天竟然沒事一樣蹦蹦跳跳的……你的真實種族是小強?」

「就算是我我也是會生氣的,輔長。」你這隻鳳凰族火雞!

而且也不是真的沒事……我已經被江越老大勒令這幾天都要好好休養了,他本人表示再到處亂跑絕對打斷我雙腿,就像老媽子一樣囉囉嗦嗦、不對,他簡直比我老媽還囉嗦──當然這些話我都不敢跟他說,否則現在就無法站在這裡了,總而言之這個禮拜我會暫時住在守世界,去七陵學院。

難得有人要收留我,真是再好不過。

「總之,我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吧?」

「沒事最好,下次再這樣我直接送你上一次西天!反正可以復活……」喂喂,你這醫療班首長是這樣當的嗎?

「我知道了。」我無奈的笑了笑。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