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咱們明日就要到桐昊城了,只是這要怎麼進城呢?」夜裡狄靖南趁泠茵還沒睡著趕緊問她,就算這丫頭可以順利入城,但他們兩個可不一樣,若是被狄靖寬發現了身分可就麻煩了,這可是自投羅網,那狄靖寬一定不會輕易罷休的!

    「到時候先往桐昊城西南側去,那埵陪茪d祥寨,先到那媯y做打點在進城」泠茵被狄靖南的話一提醒,原本要爬進車廂內睡覺的她停了下來,偏頭好一陣思考才說。

    要不是狄靖南提醒了她,泠茵真的會帶著他們兩個勇闖虎穴,然後來個不死不休…想到這裡泠茵就打了個冷顫,到時候怕是這兩個人做鬼都不會放過自己…

    「來者何人?」隔日早晨,狄靖南就趕著馬車來到千祥寨,寨門口的衛兵立刻就將他們攔下,泠茵掀開車簾懶洋洋地看著那個眼熟的傢伙。

    這小子不是侍候寨主的人,怎麼還跑來守門了,白宇墨那傢伙怎麼了嗎?

    「楊沁?」泠茵看是熟人就出了車廂跟他打招呼「怎麼你也被調來當個守門的了?」

    「姑娘認識我弟弟?」弟弟,敢情這楊沁還是個雙胞胎不成?這下子可尷尬了「沁兒是負責侍候寨主的,不會被調來守門」

    「這樣,那楊小哥不知怎麼稱呼?」泠茵想了一想又說「不知道是不是方便幫我通報一下你們寨主,就說雲府的雲茵姑娘來訪。」

    「在下楊毛」那楊毛本來轉身就要請裡面的人去通報,想了一下覺得奇怪「可在下聽說雲姑娘兩年前無故失蹤,遍尋不著,姑娘可有能證明身分的物件?」

    「物件倒是有,就是要麻煩小哥直接拿給墨寨主查看」泠茵遞給他一個香囊,淡淡一笑「還請小哥小心點,這裡面東西碰撞不得。」

    楊毛的動作很快,一回來就開了寨門迎泠茵進去「雲姑娘請吧!」

    「雲姑娘大駕」白宇墨一身深藍長袍站在他的房子門口,嘴角噙著一抹笑容等著泠茵「許久不見,一切可好?」

    「都好,有勞寨主記掛」泠茵跳下馬車,拱手行個禮後就直直伸出手「還請寨主將香囊物歸原主。」

    「是了」白宇墨示意身旁的楊沁將泠茵的香囊遞過去「不知雲姑娘來此有何事?」

    「我們裡面說吧!」泠茵淡淡的點頭「這裡人多,不便」

    「華兒當日為了尋你,險些將我這寨子給掀了…」白宇墨遣退了所有下人,讓人代狄靖南和狄靳凌兄妹到院子裡的涼亭中休息「妳這兩年去哪了?」

    「但願我能說個明白」泠茵嘆了口氣「可我實在是有難言之隱」她張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盯著白宇墨看,看的他渾身不自在。

    「行了,不說就罷了」白宇墨轉過身去,看著當日泠茵摔下的那棵樹,那日藍琰竟把整棵樹的樹枝都砍光了才罷休「妳來找在下想來是有事」

    「自然是有事,」泠茵心想果然白宇墨夠聰明「我想知道我雲家商隊何時會上山?」

    「雲家商隊每月初便會上山來與我千祥寨貿易,明日正好是他們上山的日子」白宇墨想了一下「可他們認得妳嗎?」

    「這個無妨,只請寨主替我安排讓他們帶我們三人入城即可,進城之後我自有打算」泠茵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不認得最好,這樣她混進去才能讓桐昊城鬧一鬧!

    白宇墨點點頭「這些日子就請雲姑娘好好休息,在下自會替你安排」

    三日後泠茵就帶這狄靳凌兄妹站在雲府門口「麻煩小哥通報一聲,我是千祥寨的人,有事要找雲少爺」

    「千祥寨沒派過女子出來,妳是哪來的野丫頭?」那門房見泠茵只是個半大的小女孩,穿的衣服就是粗布衣衫,以為是來攀關係的。

    好樣的,老娘回個家都要受你這個小門房的氣,等下我還不把你拖去打幾個板子修理一下!

    「拜託小哥幫幫忙,寨裡這次抽不開人,才讓我一個孩子下山的,實在是有要緊的事情,若雲少爺不在,是不是可以讓我見陳管家?」泠茵用著孩童特有的稚嫩嗓音央求著門房,看的後面那兩兄妹表情一抽一抽的,這小妞還真有本事。

    狄靖南察覺附近有一絲絲的殺氣冒出來,不過這殺氣的主人似乎不是想針對誰,只是覺得他們一行人有威脅才這樣。

    「妳還是走吧,不管是陳管家還是雲少爺都沒空見妳這種野丫頭的!」那門房還是一副跩樣,總算惹毛泠茵了。

    「小子,姑娘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看你是要幫我請陳管家出來還是帶我去見雲少爺都行,若你還是不識好歹,哼哼…」泠茵冷冷地看著那門房,誰知道那門房也是個油鹽不進的,竟然還擺起了架子。

    「老子我就是不讓你見他們怎麼著?野丫頭妳看清楚,這裡是雲府,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的!」那門房手插著腰指著泠茵說,那樣子怎麼看怎麼像個娘們。

    看著門房的樣子泠茵就火了,轉頭就往狄靳凌兄妹那邊走過去「帶我去屋頂」

    狄靳凌跟狄靖南對看一眼,一人一邊的就抓著泠茵直接往大門的頂上飛過去,幾個黑色的身影就竄了過來,隨後又很快地離去。

    泠茵知道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要往前進犯的意思,不然那幾個暗衛肯定就會直接殺過來了,她上來也不是為了要讓暗衛認出她,相反的恐怕這裡的暗衛認得她的還沒幾個,畢竟她在府裡那幾年都是凡列和凡遲在替她辦事的,或有需要其他人的地方也是讓那兩個人去做吩咐,她並沒有認真地會見過這群黑漆漆的人。

    「你們別再往前了」泠茵看狄靳凌一副好奇想要在往前探探的樣子,趕緊拉住她「在往前我等下就得準備幫妳收屍了。」

    狄家兄妹一臉問號的轉過來看著泠茵,等著她的解釋,泠茵聳聳肩,隨手抓住一隻經過屋簷的小老鼠往前面丟過去,幾秒的光陰那小老鼠就暈了過去,直接摔進院子裡。

    他們兩個無言的往後退了兩步,仍然看著泠茵,看她準備怎麼進去。

    泠茵神秘的一笑,就聽到下面那門房的聲音尖銳地喊「有人要硬闖了,快來人唷!」

    果然是個蠢貨,不過這樣剛好,他一喊肯定會把陳叔給引過來,在不濟也會有洪叔或玄嬤嬤他們,至少都是認識的。這不知死活的貨她可要好好敲打敲打,不然就枉了她苗泠茵的大名了。

    「哪來的人要硬闖?」陳叔聽到門房的叫喊果然出來,還引出了一個泠茵意想不到的人。

    「我還想說是誰這麼大膽敢硬闖雲府,結果是雲大小姐回來了」風沐玥站在和泠茵正對面的樹上看著他們三人「妳去哪了?混了兩年才知道要回來,雲府都快翻天了。」

    「說來話長」泠茵看到風沐玥,只道這小娃的功夫果然有兩把刷子,爬這麼高都不會呼吸不順暢「妳怎麼還在我家?」

    「妳不見之後大家就亂成一團了啊!」風沐玥居然還挑了個粗壯的樹枝坐了下來,一副準備要長聊的樣子「就沒人記得送我回家了,妳跑去哪裡啦?」

    泠茵正要開口,就又看到一個人飛身上樹「茵小姐!」

    「藍琰?你怎麼在這,沒跟著華哥哥嗎?」泠茵看到藍琰表情都糾結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才兩年的時間這裡變化這麼大?

    藍琰看著泠茵和她身後的兩人,瞇著眼殺氣就騰的竄起來「你們為什麼要挾持茵小姐!有什麼企圖!」

    挖哩勒,這傢伙可以在扯一點,有這麼個歹徒挾持人挾持到人家家裡還讓人直自己去敲門求見的嗎?這種行為百分之一萬是把自己往虎口裡面送,找死嘛!白宇華怎麼會找這不靠譜的傢伙做侍衛啊…

    「藍琰,下去讓門房幫我開門」泠茵懶得在屋頂上解釋這一堆有的沒的「他們是我的客人。」

    藍琰一聽才收起了殺氣,泠茵也讓狄家兄妹帶著自己回到門口,看著那小門房一臉害怕的樣子她心裡就舒坦的不得了,再讓你一副跩樣啊!再把姑奶奶擋在門口啊!活該你被罵!叫你不會看人家臉色!

    「小姐,您總算回來了,大少爺找妳都快找瘋了!」陳叔一看見泠茵出現,一張臉老淚縱橫,看的泠茵很是心疼「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陳叔您快別哭了,這兩位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他們不遠千里的送我回來的!」泠茵指著狄靳凌和狄靖南「您老就幫我招呼招呼他們,讓藍琰帶我去找兄長就是。」

    陳叔一邊抹眼淚一邊招呼狄靳凌兄妹,他們倆兄妹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宜操之過急,順著泠茵的安排就跟著陳叔去屋子裡面休息「陳叔,拿套新衣服給他們換上吧,上賓的待遇嘿!」遠遠的泠茵還對著陳叔喊。

    「可以跟我說說您這些日子去哪了吧?」藍琰看見泠茵回來總算鬆了口氣,這兩年白宇華為了找泠茵可以說是翻遍了整個大欣朝,連江湖上的因為泠茵的失蹤而震動,儘管他們只知道白宇華在找人,卻沒人知道他在找誰。

    「先讓我去見見兄長吧,見到人之後我一併告訴你們。」泠茵嘆了口氣,藍琰和白宇華親眼看著她從空中消失,若說她是被人挾持他們是肯定不會信的。試想一個半大的小孩從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摔下去,沒接到人不說,還整個人都憑空失蹤,這怎麼想都很離奇,要說是被人劫持,有哪個人會去半空中劫持一個小孩?

    還是再那小孩身邊還站了兩個武力高強的人時去劫持她,這人該要有多高強的功夫才有辦法再不驚動到一整個寨子的人的情況下把人帶走…

    「華公子也在」藍琰帶著泠茵往黑夜的書房去,收拾好情緒後他提醒了一句。

    「白宇華也在?」泠茵忍不住驚呼出聲「讓我回房去換身衣服,這衣服不行…」

    「來不急了。」藍琰一臉打趣地轉過頭來看著泠茵「公子已經知道妳要過去了,若是再晚一點怕是他要自己找來了。」他瞇著眼看著泠茵有些驚慌的小樣子「妳應該不想公子看到妳在換衣服的樣子吧?」

    渾蛋藍琰,不帶這樣陷害人的「不管。」泠茵見正好經過她的玉璽院,直接竄了進去,那院子裡的丫鬟婆子都還是原來她用的那幾個,見到她當然不擋啦!

    「藍琰,你就去跟他們說,我回房梳洗了在過去,等我一起吃飯啊!」泠茵清脆的嗓音還不忘記叮嚀藍琰,她肚子還餓著。

    藍琰看著玉璽院的門關了起來,一肚子苦水的往隔壁的黑獄院,那兩個老大可都還等著泠茵啊,這下子沒見到人自己會不會被扒層皮下來啊?

    「小姐妳可算回來了!」玄嬤嬤一見到泠茵,也不管她重不重就把人給抱了起來「叫嬤嬤好找啊!」

    「嬤嬤,茵兒回來了,以後不走了」泠茵蹭了蹭玄嬤嬤,她也想念這裡的一群人,以後她真的只剩這個家了「嬤嬤,茵兒想洗個澡換套衣裳,可有熱水嗎?」

    「有的,奴婢每日都備著呢!」罌粟和雪蓮一群人在泠茵進了院子之後就都跑了過來,她們臉上都笑開了花,眼角也掛著欣喜的淚珠「小姐的衣裳也都備著,這就替您沐浴!」

    明明被一群人圍著又是脫衣服又是擦背的,往常都讓泠茵覺得很難為情,此時被這樣圍繞著她卻覺得好溫暖好開心,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她的好朋友好姊妹,他們都是真心的擔心她,在等她回來,這種感覺真好!

    「雲茵大小姐,我快餓死了,妳快點啦!」泠茵正準備推門出去時,就聽見風沐玥的聲音在門外催促著「大家都說要等妳吃飯,我都快餓扁了。」

    「之前妳離家出走的時候不是很能撐,現在知道會喊餓了喔!」泠茵沒好氣地推開門,看著風沐玥那個樣子就覺得好笑「妳哥怎麼還沒把妳帶回去啊?」

    「他們就說殿下給的差事沒辦完,讓我先在這裡住一陣子,不過有給家裡去信了!」風沐玥一把拉著泠茵就想直接翻牆去黑獄院「走這裡比較快啦!」

    「風大小姐,我才剛換好衣服,我們走點正常的路行不行?」泠茵趕緊拉住旁邊的罌粟,避免風沐玥一個衝動真的帶她翻牆過去。

    「我帶妳過去,保證不弄亂妳的衣服」一個如清風般舒服的聲音打斷兩個女孩的戲鬧,一個白色的聲音飄然的落在泠茵前方「好嗎?茵兒」他伸手將玲茵拉入懷中,緊緊的抱著,彷彿一鬆手懷中的人兒就會再次消失。

    「白宇華?」泠茵抬起頭,看見熟悉的面孔,眼睛睜的大大的,眼珠估溜溜的轉,一雙小手撫上白宇華的臉,似是懷疑眼前的人是幻影般,摸到最後還咬了自己一口「真的是你!」感覺到這都不是夢之後,泠茵歡呼一聲就緊緊抱住眼前的人,眼角的淚卻沒躲過白宇華的眼。

    「委屈你了」白宇華輕輕的拍著泠茵的背,聲音溫溫的,惹的懷中的泠茵的哭聲更大了點。

    「都是個半大的姑娘了,妳還這麼愛哭啊?」一個戲謔的聲音很不識相的插進這溫馨的畫面裡「怎麼妳三歲那時不愛哭,這麼大了才開始哭。」

    「我幾歲哭關你什麼事啊!」泠茵抽著小鼻子抬起臉來抗議,她看到兩個約莫十來歲的男子蹲坐在玉璽院的圍牆上「你們是誰啊?」

    「在下風閻獄,這是家兄風閻冥」風閻獄率先跳下圍牆落到泠茵面前「久仰了。」

    「原來是沒格調兄弟」泠茵皺著小鼻子喫了一聲「你們怎麼在我家?」沒格調兄弟這名詞是自從那次他們在黑夜書房屋頂上打算把雲府當成據點之後,泠茵就替他們取上名字了。

    「小娃娃,妳說誰沒格調?」風閻冥跟著跳下來一臉不悅「知不知道老子為了找妳這娃娃沒天沒夜的折磨了兩年啊?」他咬牙切齒的盯著泠茵,就不知道她到底給白宇華吃了什麼迷魂湯,只差沒讓他們把整個大欣朝都掀一遍。

    「說你啊,大半夜的帶著弟弟在人家屋頂上面打老鼠,回頭我又在山裡撿到你家妹子,你說說你這是哪門子的有格調?」泠茵仗著白宇華在身邊,仰著下巴瞧著風閻冥「你知不知道你這妹子在山裡餓著肚子單挑狼群?」

    風沐玥一聽到泠茵提起這件事情,顛起腳尖就準備逃走,媽呀,她這兩個哥哥比她爹娘更難纏啊!就算平時寵她寵上天,那修理人起來也是閻王等級的啊!

    「跟狼群單挑是怎麼回事」風閻獄一個伸手就把風沐玥像拎小雞一樣拎起來「妳是不是該給二哥一個解釋啊?玥兒」

    「二哥…」風沐玥發現逃跑沒成功,尷尬的轉過頭來「不是說不計較嗎…」

    「我以為妳只是出門玩餓暈了,所以才說不計較的」風閻冥陰狠的盯著風沐玥「原來妳還給我單挑狼群啊?所以那隻小狼不是路上撿到的?」

    「她救下來的啊,為了救那狼母子她才單挑狼群的」泠茵聳聳肩,看著風沐玥被風家兄弟瞪著一直發抖,像隻小雞一樣心裡覺得好笑「那小狼兒也是可憐,明明是跟母親出來覓食,結果卻變成孤兒」

    「是啊,我也是看不過去才收養那小狼兒的」風沐玥趕緊順著泠茵的話講,還死命的掙扎「二哥你放我下來啦…」

    「就算是如此,我也還沒跟妳算妳離家出走的帳啊!」風閻冥挑眉看著他這妹子,要不是風沐玥是他妹,他肯定一巴掌打下去。

    「要算帳能不能等晚點啊,這都過了午時了,你們不餓嗎?」泠茵無奈的看著風家兄弟,這脾氣怎麼還這麼火爆,隨便兩句就點燃了…

    「茵兒餓了,我帶妳過去吃飯吧。」白宇華淡淡一笑,抱起泠茵飛身就越過了兩個院子的牆,直接落到黑獄院去,桌上的飯時都還熱著。

    「喂,我也餓了啊!」風沐玥還被風閻獄拎在手裡,晃著兩隻小腿掙扎「二哥你讓我吃飯啦!」

    「吃,當然要吃飯啊!」風閻冥邪邪的笑,讓風閻獄帶著風沐玥也跟著飛身到黑獄院去。

    「這招挺高的啊,」泠茵看著被綁在涼亭邊上的風沐玥忍不住一直笑「用眼睛吃飯」

    「玥兒自小就愛吃,每次她犯錯兄長就會這樣懲罰她」風閻獄夾了一隻雞腿直接塞進嘴裡,一隻手抓著啃,另一手還不忘記用筷子吃飯。

    「別的法子對她沒有什麼用」風閻冥也夾了隻雞腿開始啃,時不時還轉過頭去讓風沐玥羨慕一番「她呢,從小跟著咱們練武,練的皮操肉厚的,打不怕也罵不動,只有不讓她吃飯才會讓她難過」他啃完雞腿又抓了一隻乳鴿來啃,泠茵瞄了風沐玥一眼,看她的眼神都快變成利劍一刀一刀的殺在他哥身上了。

    「風姑娘這樣子若給墨寨主看見了,不曉得會不會被嚇跑?」泠茵夾了個餃子咬了一口,皮薄餡多汁,有進步「墨寨主雖然自幼習武,但也算的上是一個謙謙君子,看見一個嗜吃如命,見食物如豺狼虎豹的女孩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風家兄弟的嘴角一抽一抽的,嘴邊的肉都掉到桌上都沒發覺,只看著原本惡狠狠地瞪著他們的風沐玥垂頭喪氣的不再掙扎,安靜的跟柱子都快合為一體了…

    「咱家妹子才十歲,不會動春心了吧?」風閻獄好不容易發覺自己此刻的表情實在蠢到讓人發笑,總算收回心神,瞄了一眼風沐玥而後又轉過頭看著泠茵。

    泠茵只是笑了笑,接過白宇華的給她的湯碗不發一語,反倒是白宇華輕輕地開口了「據說當日,風姑娘大讚墨寨主英姿挺拔,還說墨寨主對她關懷備至。」

    風家兄弟被這白宇華這句話雷個外焦內嫩的,雙雙跳起來直奔風沐玥前面,還伸手就把塞在她嘴上的布團拿掉「殿下說的可是真的?!」

    「風姑娘當日還說,墨寨主肯定是愛上她如花似玉的容貌了,不然不會對她這麼溫柔的。」泠茵拿手絹擦拭嘴角的油漬,笑著說,罌粟聽了就露出一臉疑惑了「可奴婢當時在院子裡可是聽得很清楚,那墨寨主一聽到風姑娘獨自離家又單挑狼群,那可謂氣憤不已啊!墨寨主的怒吼聲傳遍了整個山寨呢!」

    「興許,這對風姑娘來說,就是無上的關懷吧。」白宇華輕輕的笑了,他這才知道原來跟了他這麼多年的風家兄弟也可以有如此搞笑的樣子。

    風閻冥全身僵硬地盯著自家妹子,她還一臉嬌羞的樣子看的他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那墨寨主可是當今聖上的第四個兒子,三年前還被封為祥王的白宇墨啊!風沐玥誰不好喜歡喜歡上個皇子幹什麼?

    他風閻冥雖然並不在意身家門的什麼的,可光看風沐玥這個野樣子,莽莽撞撞的,這要進了皇家哪裡能討到好處啊?先不說皇家子弟各個都妃妾眾多,單是她那張不知道收斂的嘴,片刻就可以把那皇子母妃給氣死…

    風閻獄驚的一臉癡呆樣,原本要審問風沐玥的他這時候就像跟木雕一樣停在原地,連泠茵走過去踢了兩下都沒有半點反應。

    「得了吧你們,」泠茵乾脆直接一把推倒風閻獄讓他往風閻冥身上撞過去「那墨寨主也不是個會吃人的野獸,不必驚訝成這樣」她看了一眼還滿臉嬌羞的風沐玥,忍不住涼涼的又說了一句「而且人家大了風姑娘足足13歲有,若是過幾年風姑娘長開了他看上了那還說得過去,就她現在這個樣子要讓見多識廣的墨寨主看上眼,也太難了吧!」

    風閻冥還是陰著一張臉,風閻獄的臉也苦巴巴的「雲姑娘開開恩,別把這件事情往外說行不?」

    「這件事情還真不是我往外說的,估計知道的也就咱們這幾個人而已」泠茵聳聳肩,自顧自的坐回白宇華身邊的位子,此時桌上的飯食已經撤下去,換成水果和茶點了。

    「各位行行好,咱家妹子不經事,這些事情就別往外說了唄!」風閻獄苦著一張臉對著在場眾人,有趣的是,在場除去風家兄妹三人、白宇華和泠茵外,其餘都是他們平常使喚的下人,這主子拜託下人別把話往外傳,這畫面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都聽到了,風二少讓你們嘴巴閉緊一點,這事情要是往外傳了出去,本小姐就按家法處置!」泠茵嘿嘿的笑了一下,拿出當家小姐的架子吩咐在場眾人。

    「奴婢/奴才遵命。」一直到一眾下人都回話之後風閻獄才意識到剛剛他居然跟群下人求饒?他風家二少爺的臉面何在啊!

    「風閻獄!風沐玥!」風閻冥的表情陰颼颼的,微暖的薰風吹過他身邊溫度也都降了幾度「咱們即刻啟程回京城,老子回家好好收拾你們!」

    「素聞風家少爺懲奸除惡,為人和善親民,為何今日如此要脅自家弟妹?」狄靳凌此時正好被罌粟領了進來,一進來就聽到風閻冥陰很的聲音,雖然很輕但是殺傷力很足。她一開始確實有被嚇到一下,但是在看到風沐玥害怕的神情之後,她忍不住開口想要救下這小女孩。

    「我風家的事情自有我風家的一套家法處置,妳是哪來的野丫頭敢插手本公子的事情?」風閻冥看著這不知道哪來的女子,面目清秀,卻是過目即忘的類型,這人他肯定沒見過。

    泠茵一看到狄家兄妹被陳叔帶過來,歡歡喜喜地就奔過去了「這是我的恩人,狄靖南和狄靳凌,我前些日子從山崖摔下去,是他們救我一命的!」

    白宇華笑笑的看著泠茵,心裡卻覺得這小娃兒還真是不簡單,當年才三歲的她不僅領著黑夜立府安身,甚至知道謀生存不能只靠立府,懂得善用身邊人的專長加上自己的一點小巧思將勢力逐漸擴展…

    如今還遇到了傳說中未死的丞相嫡子嫡女,看她的樣子未來可不簡單啊。

    「凌姐姐、靖南兄,那是我華哥哥」泠茵指著涼庭中一身白的男子,氣質出塵令人不忍玷汙「華哥哥旁邊的那是我兄長,雲夜,被綁著的那個姑娘是風家大小姐風沐玥,邊上站著的兩個是她兩位兄長,風閻冥和風閻獄」

    泠茵拉著狄靳凌往涼亭走「妳剛剛說的那個懲奸除惡,為人和善親民的應該是那風閻獄,是風家二少爺,那風家大少爺的名聲可就不太一樣了」

    「狄靳凌,那個狄家的嫡小姐?」風閻冥看著狄靳凌皺起眉頭「聽說不是在莊子那邊染了疫病死了嗎?」

    「這人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嘛!」泠茵笑著看向風閻冥「難道你覺得這是鬼嗎?」

    「的的確確是同一個人…」風閻獄此時已經回過神來,不過他研究的是狄靖南「狄兄曾和狄丞相到將軍府拜訪過幾次,我是見過的!」

    狄靖南沉默的看了看風家兩兄弟,沉默了許久他卻只說了五個字「想死,沒死成。」

    「當時發喪的只有狄丞相的髮妻而已。」白宇華淡淡的開口,臉上的表情沒有半點波瀾,說這話時他還一邊幫泠茵擦去嘴角的茶漬。

    「死的是我的侍女,芸兒」狄靳凌坐到泠茵身邊,接過茶碗才再開口「還有我兄長的小廝,啟兒」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風閻冥一臉陰沉,雖然他沒見過狄靳凌,但是曾在宮宴上和狄靖南碰過幾次面,他挺喜歡這個沉默寡言的傢伙的,那時還想著要和他多認識認識交個朋友,沒想到他和白宇華接著就為了拓展勢力而開始忙碌起來,好不容易閒下來正要遞名帖邀請對方時就聽到他已被送到郊外的莊子上了。

    「啊!」風閻獄突然大叫一聲,突然想起他們在外辦事那年他們曾經過一個莊子「大哥,咱們有一回不是經過宴城邊上的一個莊子,那時莊子上一夜之間死了上百人,後來傳出來說是有時疫…」

    風閻愈後面沒把話說完,他看著風閻冥的表情越來越陰沉,實在是說不下去了。而當年傳出有時疫的那個莊子,據說那莊子的主人為了避免鄰近的莊子也遭疫病傳染,便命人一把火燒了那莊子,隔年重建…

    「那是狄家的莊子」白宇華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開了口。他身邊的泠茵正抱著一隻從花叢裡竄出的小白虎玩的正歡,完全沒有把在場的低氣壓放在眼裡,彷彿一切都與她無關似的。

    「狄丞相好狠的心…」風閻獄也沉著臉遙遙的,遺憾地看向狄家兄妹「那你們今後打算怎麼辦?」

    「也未必是狄丞相的手筆」泠茵拉著小白虎的兩隻手讓牠兩腳站著,那樣子惹得眾人的眼睛都跟著那小傢伙打轉「後宅的鬥爭往往都不是男人可以插手的,更何況只是鄉下莊子的疫病傳染問題。」

    泠茵一句話讓大家的眼神都從小白虎身上疑往她身上「自古以來,家主之位雖都為男子掌握著,但大家族中總會有一位主母掌控著家中瑣事,是為中饋之權。正是所謂男主外女主內的一個情形,家中若有妾氏兒女,其教養問題多半也由家中掌中饋者主理。」

    是啊,拿皇宮來說,朝堂之事由皇上主理,而後宮之中則多由皇后主理,大至宮宴小至節禮均是如此…

    「我母親發喪那會,正是那所謂的時疫傳然的時候」狄靳凌拿著茶碗清清臉上沒有半點波瀾,那聲音也是清清淡淡的。

    「所謂的時疫?」風閻獄皺起眉頭,他向來很討厭看見人命殞落,過去每當風閻冥要處置一個人時,無論那個人是窮凶惡極或是為人頂罪無辜受難,他都會先行離去。更別說這只是一場家宅內鬥,目標只是兩個無辜的孩子,甚至還賠上了一整個莊子的工人…

    「被下毒了唄,」泠茵笑的諷刺至極「我猜猜,發病的人首先會全身無力,接著發熱昏厥,囈語不斷,然後身體會開始泛出紫紅色的斑點,最後吐血而亡。」

    狄靖南眼神裡有著些微的震驚,儘管他不明白為何泠茵能如此準確,明明這事當時被處理得極為隱密,他們兩兄妹逃走時還特意在附近的莊子上打聽消息,卻沒有任何人知道關於時疫的細節。

    都只是說,那莊子的人都染上疫病,為了不要殃及無辜,讓周圍的人也受累,一把火將莊子燒了永絕後患。

    「看起來像是天花,實則是種毒藥,詳細是哪種毒我也不敢肯定,畢竟有類似症狀的毒藥至少有數十種。」泠茵說完便不再開口,把玩著懷中的小白虎笑得很是開心,彷彿剛剛那些話都不是她說的。

    狄靖南此時心裡千迴百轉,他心裡其實是願意相信那些人是受時疫所害,就連當初狄靳凌也因為時疫九死一生啊!「當初靳凌也曾得到時疫,我們逃出之後在附近的小村養了一段時間才好的。」

    「敢問狄大哥,當初凌姐姐是服用了什麼樣的藥物?」泠茵淡淡的笑,也不急著反駁狄靖南的心思,畢竟都是一家人,表面上的親和是一定有的,或多或少會不願意相信家宅內鬥還拿著一莊子人的性命開玩笑。

    「當時…附近山區有金銀花生長,我倆當時身無分文,儘管村里的大夫願意診脈,卻是無銀兩可抓藥的,但那大夫建議我可以上山摘採金銀花來煮湯給靳凌喝。」

    「那就是了,金銀花有清熱解毒之效,雖一下子見效不大,但長期服用便可以將體內毒素排出,可是畢竟不是對症之藥,估計凌姐姐體內還有餘毒。」

    「茵兒不必擔心,姐姐曾在山中遇見一位江湖游醫,雖其醫術並非上乘,但也交給我一些方子讓我將體內餘毒清理乾淨了。」狄靳凌對泠茵眨眨眼,其實是她自己在山中找了藥材給自己解毒的,還好她當初讀醫科的時候是用了心思的,不然還真的只是來這裡感受生命第二次流逝了。

    狄靖南無言地喝著茶,哪來什麼江湖游醫,這小妮子醒來之後就跟以前不一樣,人還是那個人,個性還是一樣潑辣無忌,但是那什麼醫術什麼的她以前可是完全沒接觸過,這醒來之後醫術也會了,武術也開始練了,從前學的那些女紅雖然還有一點基本功,不過也就是聊勝於無罷了…

    「狄小姐還真是好運氣」風閻冥哼了一聲看著遠處的風景不再說話。

    「明日我們就啟程了」明月高掛的黑夜裡,玉璽院內的燈卻還亮著「茵兒可還繼續待在這桐昊城?」

    「你有要事,就先行一步吧」泠茵清脆的小嗓音有些不捨,才見面不過一天啊!不過她也有她的事情要做,今日暫別就是為了以後的長相廝守!

    「我兩年不在家,總有些事情必須弄清楚,府上的事務也得做一個安排」泠茵坐在床邊看著坐在椅子上的白宇華,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隨著年紀的增長這人感覺越來越不接地氣了,會不會哪天就直接飛升成仙了啊…

    「那行,到京城之後妳有什麼打算?」白宇華目不轉睛地看著泠茵,當年撿到她時不過是個三歲小娃,當年這小娃娃還開口跟他求婚呢!時光飛逝,泠茵如今也已經十歲了.雖然還是個孩子,也算得上是個小美人,再過幾年求親的人恐怕會踏破門檻吧…

    「唔,這個暫且保密」泠茵神秘的眨眨眼笑著「不過華哥哥,茵兒若是大鬧京城你不會生氣吧?」

    白宇華眼底的驚訝只閃爍了幾秒,嘴角卻不自覺的畫開寵溺的笑容「只要別傷害百姓,茵兒都可以放手去做。」

    「放心吧。」泠茵跳下床走到白宇華身前,這白宇華坐著還是高她一顆頭,她溫柔的看著白宇華,輕輕的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我亦是百姓,是萬萬不可能傷害自己的。」

    《待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