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夜騎士的基本理論 第三 假期?不存在的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太陽那傢伙因為血染整條街,三天的假期成功的變成了一個星期,綠葉那時候是想爭取一個月的,不過被教皇給駁回了,說是有事想讓我和太陽去做。

很明顯就是因為死亡騎士叫了我們兩個吧!

而我的腳已經被祭司們給治好,但還是被警告最好別做激烈運動,不過因為得跟太陽一起行動的關係也獲得了一星期的假期。

睡覺,悠悠哉哉的吃我的下午茶,我期待這種悠閒的假期已經期待三個月了。

「我突然想感謝那個死亡騎士了。」我一臉悠閒的坐在太陽房間的床上,看著他在準備他要敷的面膜。

「小黑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啊!我可以流血流了一整條街欸!」太陽轉過頭來,用著無比怨恨的眼神看著我,然後大喊:「同情心呢!」

「我身上也不少傷口好嗎?」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伸出手開始摸他的床邊,然後摸出一包牛肉乾。

倒是這次恢復的挺慢的呢,魔族那彷彿開掛的治癒力呢?

「小黑,那是我的儲備糧食欸。」他無言的看著我開始啃他的牛肉乾。

「滾去敷你的面膜啦。」我拿出一片牛肉乾開始啃,「審判讓我要盯著你,不能讓你亂搞。」

正當我想掏出第二片牛肉乾的時候……

「太、太陽!你在干什麼?」綠葉騎士突然推開了太陽房間的門,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們兩個,「天夜你也是?怎麼不好好休息?」

太陽馬上轉過頭來看我。

靠我進來的時候你又沒鎖門我就想說不用鎖啊!

「你昨天流了那麼多血,還不快點躺下休息,爬起來做什麼!」綠葉急忙衝了過來,一把把太陽壓回床上,然後蓋好棉被。

「天夜你的頭跟腳不會痛了嗎?」

「不礙事的。」我揚起一個溫和微笑,然後偷偷的把牛肉乾塞回床底。

「不過太陽,你拿著麵糊要做什麼?」綠葉給太陽蓋好棉被後,十分不解的看著他伸在棉被外的右手,上頭有著一坨黏糊糊的面膜。

綠葉看著面膜思考了一會,轉頭笑著對他說:「我明白了,你肚子餓了對不對?」

「噗……」我在還沒笑出來之前就趕緊把臉轉過去開始悶笑。

「吃這種東西會生病的。」綠葉有點責怪的把太陽右手上,那坨黏糊糊的面膜抓起來,然後扔回他調面膜的盆子里,最後把整個盆子抱起來,然後一邊往門口走,一邊回頭笑說:「我去廚房幫你拿點東西吃。」

見他把盆子抱走,太陽馬上朝我發射“快救我五天的薪水”的訊息。

我要用什麼辦法救啊!

綠葉才走到門口,一拉開門,就被外頭站的人嚇了一下,手上的盆子就鬆手往下掉。

太陽的表情瞬間變的超級猙獰,然後從床上跳起來。

叩!

站在門外頭的人不慌不忙的伸手抓住了盆子……嗯?審判?

「審判騎士長,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綠葉有些警戒的說。

審判的那一張酷臉是面無表情,整個人不怒而威,他沉沉的說:「我來說明教皇指派的任務。」

綠葉苦哈哈的轉頭看著太陽開口:「太陽……」

太陽緩緩地、優雅的坐在床邊,說道:「綠葉騎士,既然是教皇陛下所指派的任務,太陽理當傾耳凝聽。」

「但是你受了重傷,應該要好好休息。」綠葉十分擔憂的說。

「請綠葉騎士不要憂慮,太陽自有光明神的守護。」

「那……好吧。」綠葉很是無奈的走出太陽的房間,然後把房門關上。

審判這次倒是記得鎖門了。

「教皇十分重視這次的事件,他要你們在一周內查明死亡騎士的來曆,要私下探訪。」審判一坐下來,放下手中的盆子,然後直奔重點。

「靠靠靠靠靠!說好的一個禮拜的假呢,那個死老頭才不是這麼跟我講的!」我臉上溫和的笑容馬上垮下來,我悠閒的假期呢?

審判無奈的看著我,反正形象那種東西就愉快的把它扔一邊吧。

「黑耀你太大聲了。」

「那老頭居然敢騙我!」

「什麼任務要暗著來?還要我跟小黑一起?」太陽直接開始用白話文講話。

「不知道。」審判十分簡短的回答。

「即使是死亡騎士也應當不會得到教皇如此多的關注,為什麼指定我們兩個?」

「教皇不希望看到調查結果,你們調查到真相後,只要告訴我就好。」

「指定我們兩個的原因不是很明顯嘛……」我一開口,審判跟太陽馬上轉過頭來看我,我也只好繼續說下去:「死亡騎士逃跑前說了他會回來找我們倆,一副就是要回來報仇的樣子啊……」

太陽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們倆被懷疑跟那個死亡騎士有關係?」

審判神色肅然的點點頭。

太陽滿頭冷汗的辯解:「我沒有殺他,我甚至不認識他!小黑也不可能認識他!」

我倒是覺得,我不認識他,但他可能認識我……

我在內心默默的想著,沒反駁。

但審判還是點了點頭,丟下了一句話:「那就查出真相,洗刷你們的冤屈,動作要快點,大家已經開始起疑心了。」

……你們這群傢伙是有多多疑。



審判才剛走,太陽就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都忘了這傢伙是個重傷患,傷口雖然都已經治療好了但治癒術也沒辦法把他流掉的血給補回來。

「太陽,要不我自己去查,你留著休息吧?」

「小黑你不要這種時候才想發揮同情心啦……」他披上斗篷,拿了太陽神劍,還順便又丟了一件斗篷給我,「時間只有一周而已,一周內要查明真相本來就是件很難的事情了,更何況還是查死亡騎士的案子……兩個人查也比較快,而且我怎麼可能放小黑你一個人出去啊,你是自己一個人出去就回不來的類型欸。」

「你只是拐個彎在罵我是路癡。」我一邊翻了個白眼,一邊披上斗篷,「先說,你昏倒我可不會把你扛回來。」

「小黑你真的很狠。」

「我也是傷患真不好意思。」

十分鐘之後我們兩個走在商店街上走路我倒是沒什麼意見,但太陽走路簡直比烏龜還慢。

就說我自己一個去查也不會死啊……

我一邊抽著嘴角一邊以著比他快一點的速度走在他前面。

越走越荒涼,周圍的景物從一大堆富麗而忙碌的商店,變成破舊的民居,街道上擁擠的行人也漸少,最後只剩下三三兩兩,神情惶然,彷佛不知道該去哪里的人。

「唷喔∼∼好漂亮的斗篷啊!兩位大少爺,你們是不是找不到奶媽在哪里啦?」路旁倒臥的幾名醉漢嘻嘻哈哈的笑。

神經病。

白了他們一眼之後我們繼續往前走,最後,走到連這條破爛街上的居民都不會來的陰暗角落,停在一間看起來不會有活人住在裡頭的破房子前。

轟!

太陽一腳踹爛了大門,衝進屋子裡頭,怒吼:「死屍!你給我出來!我被你害慘啦!」

靠,你有力氣衝進去踹門你剛剛走這麼慢是在幹嘛,保留體力嗎!

屋子裡只有幾張東倒西歪的爛桌爛椅,還結了厚厚的蜘蛛網。

不過這只是表象,是死靈法師用來回避一些有嚴重職業歧視的民眾,看來不管是哪裡都有職業歧視啊……

不過並不適合套用在小孩身上,想當初以前我被小孩纏住的時候,我半開玩笑的說了句:「我是殺手喔,專門殺人的喔。」

結果被纏的更兇。

小孩真的是一種可怕的生物

「死屍!你不出來是嗎?」太陽緩緩從斗篷下伸出了一只手,然後直接發出了聖光。

最後白色的柔和之光就充斥著整間屋子。

「太陽、太陽!」一聲聲的尖叫出現。

一個若隱若現的小黑影正在四處逃竄,還拼命尖叫太陽的名字,見狀,他收回了所有的聖光。

「嗚嗚嗚!好痛喔!」小黑影蹲在角落,一聲接一聲的啜泣。

每次來這裡就覺得粉紅這傢伙真的很有病啊,到底是有多喜歡粉紅色,這間屋子都是粉紅色的。

「太陽……」粉紅怯生生的拉了拉太陽的斗篷。

太陽眼神嚴厲凶狠的瞪著這個死靈法師。

「哭什麼哭啊,你可是個死靈法師耶!」他難以置信的瞪著粉紅,低吼:「而且要哭的人應該是我吧,我不但被砍了一刀,流了滿街的血,還被大家懷疑我幹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情,所以才會有死亡騎士纏上我,就連小黑也被扯進來了!」

「小黑黑,你看他兇我……」粉紅走過來拉著我的斗篷。

「我們不要跟蠢蛋一般見識。」我伸出手輕輕拍了她的頭。

「小黑你到底是哪一邊的啊喂!」

我要說明,我不喜歡小孩子。

真的不喜歡。



「所以說,死屍你也不知道那具屍體的來歷?」太陽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

我則坐在一旁吃著粉紅施捨給我的草莓口味棒棒糖。

「討厭!不要叫人家死屍啦,人家叫做粉紅!」粉紅嘟著嘴抱怨,被太陽一瞪後,她委屈的解釋:「人家只是跟以前一樣,去刑場買屍體回來而已,而且太陽你上次說要好一點的不死生物,所以人家特地花了大錢,買了一具完整的屍體耶……我也不知道那具屍體的怨氣和執念這麼強,居然會變成死亡騎士嘛。」

粉紅偏著頭看我,神情可愛的說:「而且他的執念還剛剛好就是太陽你耶!噢,還有小黑黑!」

「為什麼我是用補充的啊?」

「但是我不認識那個傢伙啊!」

太陽無奈的看了我一眼……靠,我居然被這傢伙用無奈的眼神看?

「你說是在刑場買的屍體?是罪犯嗎?」接著他轉過頭繼續看向粉紅。

「應該不是吧。」粉紅抬起頭來。

「不知道?」太陽摸了摸鼻子,疑惑地問:「不都是罪犯才會送到刑場嗎?」

粉紅十分鄙視的笑了太陽一下:「表面上是啦!不過人家告訴你喔,人家可是有買很多年屍體的經驗喔,很多不好處理又怕被人發現的屍體,只要付很少的錢,就可以堆到刑場的罪犯屍體堆去。」

「這是真的?你怎麼確定不是罪犯?」

「刑場的死人都是吊死的,如果真是不好處理的屍體只要隨便用出勒痕就好,但事實上頸骨根本沒斷……你們倆幹嘛用那種眼神看我。」我一邊說一邊舔著棒棒糖,粉紅用著閃閃發亮的奇怪眼神看著我,太陽則是一臉驚悚。

「小黑黑你真聰明!有沒有興趣當死靈法師?」

「沒有。」

「小黑你為什麼知道這個啊?」

因為我之前是殺手。

我當然不可能這麼回答,只是掰了個藉口出來:「圖書館的書有寫。」

「好吧……那個死亡騎士是怎麼死的?」太陽點點頭,然後繼續發問。

粉紅偏了偏小腦袋,思考了一下才回答:「被凌虐至死的,他身上太多傷痕了,應該是被折磨很久,最後當然就死了呀。」

我靠……這什麼鬼發展。

「不過太陽,小黑黑……」粉紅突然用憧憬的神色看著我:「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們有這種嗜好耶,下次我們可以互相交流一下凌虐的手法,你們要知道,我都還凌虐不出一只死亡騎士耶。」

聞言,太陽抓狂地抓住粉紅的肩膀一陣猛搖:「交流個鬼!我說過,我不認識他啦!」

「我沒那種癖好好不好,會做出這種事情想也知道是太陽幹的!」我絕對不會發展出虐待人的癖好!

「知道啦,人家也不認識那些被人家凌虐的東西呢!」粉紅帶著俏皮的笑容看著我們。

幹。

我面無表情的回望著他。

「你在哪座刑場買的尸體?」

「城外西北方的那座。」

「最遠的那座啊……」太陽一臉想死。

「不然我去?你的動作慢死了。」我露出嫌棄的表情看著他。

「小黑不要用那種看累贅的眼神看我嘛……再說一次,你自己一個人去你就回不來了。」太陽推開了膝蓋上的粉紅色,然後緩慢的爬起來,更緩慢的走向門口……

我開始思考我扛著他走人會不會比較快。

「太陽還有小黑黑。」

聽到叫喚聲,我們同時轉頭,粉紅正倚在門邊,舔著她的棒棒糖,漂亮的大眼睛對著我們眨了眨。

「你們要知道,人家以前說過的話還是算數的喔,如果你們想,我隨時都可以收你們當徒弟,連聖殿和你們那個號稱最強太陽騎士的師父也不能讓我交出我的徒弟喔。」

嗯……這是要罩我們倆的意思啊?看不出來粉紅你是這種人。

太陽揮了揮手,然後轉身離開。

我也跟在他後頭離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