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區ぷ(*´∀`*)ノ 傾(鬼)君(東)媚(西)楔子+1(歡樂向之作者腦洞)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如往常般的微風撫過,別於往常的景色呈現在眼前。

庭中一女子,人花相映紅。

好像、好久沒見到她了。

她靛藍的瞳孔沒驚起一絲波瀾,好像知道他會在這裡一般的平靜,深藍的髮絲垂落。

此時的她並非一身輕甲,也非高戶人家的珠翠環繞,僅僅是一抹素藍色的一群襯出身上的氣質。

如望族貴女般的秀氣,絲毫無戰場上的殺戮之息。

卸下了高束的馬尾,用一支簡單的銀簪輕輕籠起髮絲,他認得那只首飾,是他在她的十五歲生辰贈予的。

他頗無奈,因她毫不知情贈送髮簪的含義。

其實更多的是、想念吧。

風經過她的身側。

她漾起了個淡淡的微笑,用著他熟悉、懷念的語調,「師兄。」

「好久不見了,師兄。」

***

今年的京城有著許多轟動的大事。

武官間的—

1,鎮守南方邊境的女將軍回京述職。

2,北方大將同時受召回京。

3,聖上為他們兩人賜婚了。

他媽的皇上病了?

文士間的—

1,首位三元及第的女狀元誕生了。

2,她官高直居右丞相。

3,皇帝為左右丞相賜婚了。

請問皇上他是不是...腦神經錯亂。

在宮裡的聖上大人呵呵噠表示沒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牽著他漂亮的皇后在皇宮兜兜轉著搞著陰謀。

***

「軍師。」她輕輕的瞟了人群一眼,開口,「你昨天看星星沒?」

「在。」他推推眼鏡,頗無奈的道,「那是觀星,將軍。」

「隨便啦。」霜曜聳聳肩,「如何?」

「吉兆 ,宜遷徙。」反正說太多她也不懂...吧。

「嗯。」沒有要追問的意思,她點頭,「副將呢?」

「和軍醫首長在一塊。」

「喵喵沒看見副將。」金髮少女舉了手,「沒有來找喵喵啊。」

「我在這裡...」

「!」

「哇啊!」軍醫突然聳起肩膀,揪住身旁將軍的衣角,「嚇到喵喵了!」

「...咳咳咳...」被稱作軍師的少年不太自然的嗆了嗆,「就說不要隨便給我消失!」

「我沒有消失...」

習以為常的藍髮將軍勾了勾嘴角,翻身上馬,「副將。」

「在。」

「軍師。」

「在。」

「軍醫。」

「在!」

「其餘人無召不得離其職位,否則軍法處分。」她凝視眼前的一遍荒漠與邊關城門,駕馬轉身,不再留戀,「啟程,回京。」

***

半月後。

「沒想到這麼快就會看見你,冰炎。」紫衣男子怡然自得的搖著扇子,「我以為下一次見到你是看到屍體。」

「你一定要這樣詛咒我嗎。」冷冷的瞪了眼友人,他隨意的靠在椅背,「夏碎閣下?」

「這是實話實說。」名為夏碎的少年笑彎了眸,極似狐狸,「以你這種不作死就會死的個性,我已經幫你買了塊風景好氣氛佳的土地了。」

「你真的是...算了。」深知耍嘴皮子一定敵不過眼前的好友,冰炎嘆了口氣,「不跟你玩了。」

「要面聖去了啊?加油呀。」知道眼前的大將其實是先偷跑過來跟自己打招呼的,所以他很...沒有義氣的叫他加油。

「......」誤交損友毀一生。

***

她的腦仁有點疼。

回京述職跟她想像的也差.太.多.了.吧!

搞什麼鬼...這真的不是在坑她嗎!

被封為長公主的友人一號毫不留情的嘲笑她,「認了唄,然的決定不可能改變。」

「欸欸,不可以直接叫哥的名字啊。」長公主二號呶呶嘴,「聖旨都下了,君命難為君無戲言啊。」

「難得妳用對詞。」友人一號很順口的嘲諷了自家表妹。

「欸欸欸!好過分!」

霜曜揉揉額角,捏著手上明黃黃的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昭曰。傳皇上聖旨,東南大將璃宮家嫡長女鎮守邊關,帶兵有功,保衛社稷,頗有巾幗不讓鬚眉之風,特封護國郡主,賜婚西北大將軍,欽此。」

西北大將軍...誰啊?

---

打這個好爽(不要

腦洞持續增大中(等比增加?

對了接下來我要上交手機...(心累jpg.

又要大考了啊下星期(##

學藝競試我恨你(###

更新的話...有緣相見吧(x

持續工商↓

fb(岸芷汀蘭):
https://www.facebook.com/Bcy.an.zhi.ting.lan/?ref=bookmarks

Popo(白晨玥):
https://www.popo.tw/books/603695

新冒天(白晨玥):
http://paradise.feiyan.tw/01_article/01_table.php?id=35&title=特殊傳說《冰之霜,炎之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