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大競技會的起始,斷斷續續的回憶。 第二十一章. 水銀的最後、第一戰的結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曜,妳...」

「不好意思,失控。」我把頭扔到地上,它就這樣融入了地板。

漾漾看著一臉淡定的我,嘴張了幾次但什麼也沒說。

「你應該不是奇雅學院動的手腳。」冰炎對著被我扯掉頭的機器人說話,口氣很冷,「能在我們沒有發現的情況之下入侵奇雅學院的系統管理人,看來你也不是簡單的傢伙。」

無頭潔兒突然扭曲起來,轉化成一個銀色的女人,光是她的聲音就令我反感。

「不愧是黑袍等級,這樣就被你看穿了。」

有沒有聽過那種變聲器變完的那種聲音,沒錯就是那種再更尖銳一點。

「你們想幫奇雅得勝,為什麼?」冰炎的表情很嘲諷,或是說他從剛剛開始就是那個表情。

「Atlantis學院是絆腳石,當然要請你們打輸。」

「打不過就當我們是絆腳石,你們也是不容易啊。」說白了就是他們自己的問題嘛,這種下三濫的做法也虧他們想得出來。

「你想我們打輸?」機器女話還沒說完,冰炎就一個震怒的捏住她的臉,整個人被他往後甩。

一天之內頭部受到兩次傷害,試問感想為何?

我猜是靠北。

「想都別想!」

我靠,其實這傢伙還比我更激動吧。

機器女的臉部凹陷,完全糊的像水銀...冰炎的手完全被包裹在她的臉,好噁。

完全沒有痛覺的她舉了右掌,上面出現一張嘴,「我只是借用奇雅學院人造人的身體,你就算破壞她,我也不受影響。」

場上傳來一聲巨響,西瑞不知道打爆了什麼,可以聽得出來他也在暴怒狀態,和我隔壁那個活閻王沒什麼兩樣。

孩子,其實不是奇雅幹的啊...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沒有在意那個劇烈的聲響,冰炎的目光都在那個機器女身上。

她笑了,笑的張狂。

快要被打爆的人還笑屁啊...

「每屆優勝者不是都能獲得寶物嗎......」

就這樣?這樣就行刺黑袍?

該說他們膽子大嗎...

「那你們的野心也太小了吧,才想要三校寶物。」

看吧,冰炎想的跟我一樣,就這樣就來亂,真是。

冰炎冷冷的一笑,手瞬間收緊,諷刺地說了,「就這點東西還要你們暗地動手腳,真是辛苦了。」

收緊的那隻手浮現了血紅色的圖騰,等等...

好像看過,那是...?

「等、等一下,你要是動手,這個奇雅的人也會被你殺掉!」機械女突然結巴起來,嘴巴冒到了胸的地方,看起來就很突兀。

場地上又有連續的好幾個聲響...我操西瑞你是要砸了整場嗎!

「這跟我沒關係,反正會被人入侵原本就是奇雅的問題,他們也不敢把我怎樣。」冰炎身上的花紋一路蔓延到了眼角...整個人看來都不太妙。

在我還沒思考完那個血色的紋路代表什麼之前,就已經先喊了出來,「伊沐洛,你搞什麼,不要命了是不是!」

又是這個名字,我已經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煩欸,伊沐洛是三小啦。

冰炎愣了愣,一臉...算是驚悚的看著我,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一臉複雜?

原本四周上升的溫度騰的下來了,他臉上蔓開圖案黯淡了下去,隨之而來的是冷冽的空氣。

...冷熱交替會拉肚子你知不知道?

「你最好先想一下,我可以馬上就脫離這個身體,你也沒辦法對我做什麼!」

齁,這樣妳絕對會被拖出來扁。

冰炎能不能揍到妳這個問題就跟夏碎是不是腹黑得到的答案是一樣的。

肯定。

「褚,你是正確的。」冰炎勾勾唇,轉過頭看了漾漾,「說出來,我能不能辦到!」

廢話哦,問他幹嘛...

「說吧,說給她聽。」

「可、可以......」機械女瞪著漾漾,他有些緊張的嚥了口唾沫。

「太小聲了,還沒搞清楚嗎,我究竟能不能對她怎樣!」冰炎突然爆怒,天啊你可不可以不要一下笑一下生氣...

「絕對可以!」漾漾也跟著他吼,我的耳朵有點痛。

等等,我好像知道為什麼了。

媽的這樣玩言靈對嗎!

不對!

場面上打得如火如荼,基本上是我們的人壓著對方打...呃,西瑞壓著對方打,基本上夏碎很淡定。

「常駐程式恢復......」

那坨...更正,潔兒二度扭曲,變回原本精緻的女孩兒。

不知道是三小的灰白色碗糕在地上蠕動,仔細看應該是個女人的形體,她動的很噁讓我想抽她。

冰炎抽出冰符幻了短刀,快狠準的釘到那坨東西的左腳...等等我居然看的出那是左腳,媽呀。

那團東西用盡她的生命尖叫...請想像帶著變聲器尖叫的聲音,很怪又很難聽。

「閉嘴。」連漾漾尖叫我都沒有這麼想抽他,我用力的踩下那把銀刀,順便轉了一圈。

啊,好舒壓。

「有種來,就帶點禮物回去。」冰炎冷笑,看著我踩她。

那坨東西在我踩她...身上的刀後三秒就消失了,腳底突然空了空。

「她逃走了嗎?」漾漾搓搓手臂,對那坨水銀的印象不太好。

「嗯,不過本體一定會受創,便宜她了。」冰炎不自然的扭了扭手腕,原本淡下的圖騰徹底消失,「真該死......」

「一點小傷,等等用治療咒就可以解決。」看到漾漾望著他的手,他不在意的哼了聲。

「可是你不會治療咒。」夏碎說你都只用轉移,治療都他在負責。

冰炎咳了聲,表情不太自然,「嗯。」

我很沒良心的偷偷勾了勾嘴角,朝他伸出手,「手。」

「嗯?」冰炎愣了愣,「幹嘛?」

「你說呢。」智商退化嗎。

冰炎把他的左手伸了出來,看了我一眼之後好像覺得有些彆扭,把頭轉回去看場地。

沒有很想了解他是在糾結什麼,我拉開他的黑袍...的袖子,上面的傷口很長,還在爆血,我下意識的看了地板,地上什麼都沒有...好吧,可能黑袍吸水力很強。

我在背包翻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喵喵塞給我、要我隨身攜帶的幾個藥瓶子...她說長期用法術會依賴,所以用藥比較好。

嗯,我聽她的。

藥膏是冰涼的,但是卻遠遠不及冰炎手臂的冰寒。

我小心的抹上去然後用繃帶纏好,再把他沾滿血的袖子拉回去,冰炎似乎低低的說了句,像是在自言自語,「妳會,夏碎也會,我會轉移就夠了。」

...學無止境啊同學...不,學長。

「他不是黑袍。」一直看著場地的冰炎用了比剛剛大至少2倍的聲音,「奇雅學院的學生只有紫袍,沒有黑袍。」

我跟不上話題了,啥啊?

場上只有西瑞和蠍子持續在動作,夏碎站在場上看戲...真的是看戲,彩虹毛他似乎被螫了幾下,身上有好幾個冒著黑血的洞。

「在大賽開始之前,我們有告訴西瑞過第一場不要做除了手之外的任何變化。」

...意思是他整隻都會變嗎?

雞?不,雞沒有那麼壯的手臂...好吧我猜獅子。

「咦?為什麼!」漾漾不是很了解原因。

因為愛沒聽過嗎...好啦,這是幹話。

冰炎一臉淡然,「這場比賽不是只有觀眾,還有更多收集情報的其它對手。」

說的也是哦,所以你不下去...?

我就不信你被砍一刀就不能了結他們,你了解他們根本是分分鐘的事。

「褚,你看好,其實那隻蠍子一點也不難對付,他只是鋼鐵的東西。」冰炎雙手抱胸,直接分析毒蠍的弱點,「鋼鐵的東西不是很耐用,就算加上魔法保護也一樣,只要一個地方出問題,就完蛋了。」

類似龍的逆鱗吧,隨便啦。

"碰!"

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巨響。

西瑞完全不怕痛的往蠍子的頭上砸,毒針直接貫穿了他幻化過的手臂,這種犧牲的作戰方式成功砸爆毒蠍的臉,那隻蠍哀號後就不再動彈。


彩色頭抽了手,血隨著他的動作爆了出來。

媽的智障,都貫穿還拔出來,還笑的那麼爽。

停了一下,夏碎才從容的走上前踢開蠍子的面部盔甲。

裡面是一個很腫的臉...說是豬頭還委婉了點,總之就是一個一看就知道被揍過,揍到連他媽可能都認不出來的臉。

「通常越弱的人才會越需要強力的保護。」冰炎看著場上,輕輕的說。

所以你...好我什麼都了解,你啥保護都不用。

夏碎輕輕拍上蠍子的鋼甲,全部都像玻璃一樣碎裂開來,裡頭是個白袍。

「Atlantis學院勝出!」

珊朵拉大聲的播報,傳遍整個校園。

「Atlantis學院對奇雅學院,第一勝取得!」

贏了。

---

齁我生出正文了!!!

有沒有很感動(不要哦

現在更新的時間應該是1,3,6

因為134要夜輔,沒有時間打草稿所以隔天不能更

好吧如果我沒犯懶我會記得夜輔回家乖乖打字的(x

以下一樣工商,一樣希望你們去會客室,一樣求茶會題(#

那個更新地點還沒去投票的快去哦(##

fb(岸芷汀蘭):
https://www.facebook.com/Bcy.an.zhi.ting.lan/?ref=bookmarks

Popo(白晨玥):
https://www.popo.tw/books/603695

新冒天(白晨玥):
http://paradise.feiyan.tw/01_article/01_table.php?id=35&title=特殊傳說《冰之霜,炎之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