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ther 【番外】單方面關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情人節賀文
※架空向注意
※本文內容不一定代表日後劇情走向
※其實本文篇惡搞


凌晨四點,在多數的人都還在冬眠的時期,一陣腳步聲稍稍地靠近了仍在熟睡中,夏谷的床邊,接著,入侵者趁著她無法做出抵抗時──

一把將她的棉被給掀了開來。


「靠杯喔!」立刻承受到冬天滿滿的寒意,夏谷冷得直發抖,拉緊了棉被大吼著。


來者是上尾舞。


「起床囉!」且毫無任何悔意及羞恥心,將夏谷手上唯一的救命工具搶了過來。上尾露出一臉傻笑,用她冰冷的手摸上了夏谷還暖呼呼的臉頰


「我是做了什麼事你她媽要這樣整我!」夏谷被冰得欲哭無淚,已經知道自己實在是太過弱小是無法抵抗她的,於是只好冷著身子的起了身。


上尾很威的一口氣越過了她三條底線。


其一,把她棉被給抽走。
其二,吵她睡覺。
其三,以上兩項全都在冬天時做!


尤其她這人是極度怕冷又極度愛睡的,光是夏天她都可以不開冷氣了,認為這會下雪的東京的寒冷冬天她受得了嘛?再來,她平常沒睡個十個小時都不行了,還在凌晨四點是拱她起床,她現在的疑問只有一個。


「為什麼不去找小翼?」夏谷用屁眼想都知道,那個伊村家的有錢大少爺,鐵定還在他溫暖溫暖的被窩沉眠中,而且四周圍還開著超級耗電又超級保暖的暖氣!


可惡──!


「這種事情要找女孩子啊!」上尾理所當然拿出一本料理書,和一堆巧克力原物料,眼神極度興奮不已。


「不、你找小翼也行,忘了嘛,他已經出櫃了。」夏谷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溜搭回床上了,並且還很順手地將三層棉被給蓋了上去,打著呼。



對喔,她都忘了,什麼三小情人節的。
這當然對她這FFF團來說是無可饒恕的節日。


「妳好誇張,身上三層,被子三層。」肥肉也三層。這句她沒說出口,再次的,上尾把棉被踢開,並且把夏谷給搖醒。眼神瞬間兇狠起來,恨不得把伊村打爆,「靠、那是他亂說的!」


「對喔,他不是正跟椎業驅交往嘛,很好,你們趕快去約會。」夏谷嘻嘻哈哈個不停,對此,上尾的臉卻衰到不停。


「妳難道不做巧克力嗎?」上尾看著已經開始要掉入夢境的夏谷,她此刻的臉孔看來有點滑稽。


回應她的只有「嗯」的單音節,於是,「那其他人送鬼道妳不要哭。」


一秒。
二秒。


不到三秒,夏谷瞬間醒了,不是被冷醒的,而是被上尾的話給嚇醒的。


她眼瞳睜開,看著上尾的奸笑,「哇咧,誰跟妳說的?」


上尾沒離開床邊,用手指著旁邊的書桌,上頭堆滿漫畫和奇幻小說,「
日記。」她指的是被夏谷藏在那些小說之中的日記。


「妳滾。」夏谷北藍,轉過頭去不想跟她說話。


「好啦,我說真的,會有其他人送。」上尾怕她生氣就不陪她做巧克力了,拍了拍她肩頭。


「誰啊?」夏谷不信邪,繼續問,也對誰會喜歡上這個老是帶著蛙鏡,又對別人很機車,一點也不討人喜歡的傢伙感到有點疑惑。嗯,這無疑罵到自己了。


「他有錢。」上尾只短短說了三句話,還真是個很有道理的三個字,令得夏谷只得翻開棉被,穿起地上的拖鞋。


見狀的上尾像個小鬼一樣「耶」個不停。




老實說,她不是刻意忘記情人節,當二月剛開始時,從她撕去一月份的月曆紙時,她就看到了。大大的十四,就算沒用任何標記去劃記,依舊惹眼,依舊使人一抬眼過去就能望見它,這無疑就是情人節的天生的魔力。


每個女孩子從年初開始就在期待這一天,啊、靠杯,她終於也有像女孩子的一面了嘛,真棒。



還真是棒。


上尾興奮地拿出足球模型,說是要替吹雪做一個足球造型的巧克力,而且還是要爆漿的那種,就是張口咬下的瞬間還會有白巧克力流出來。


「妳確定要用白巧克力嗎?」夏谷一臉疑惑的看向上尾,這次她拿了一包純白巧克力的原料,還一副信誓旦旦地喊著要自己調味。夏谷這一番話顯然是很煞風景。


「妳很變態欸。」上尾一臉鄙視地盯著夏谷。


「妳上次還看皮卡丘跟小智......」瞬間,夏谷的臉往桌上倒去,上尾冷著一張臉的繼續做事,把她放在旁邊納涼去了。看來把自己想成運動天才的朋友真的惹不得。


這不禁讓夏谷疑惑,那妳叫我起床的意義是什麼!



做什麼巧克力啦,吃巧克力還差不多。

夏谷默默地爬了起來,一把就把臉上的巧克力渣渣拍掉,幸好他們還沒有融化,不然還沒做完巧克力前就在搞事後工作還挺累人的。


「妳拿麵粉幹嘛?」上尾的動作因夏谷而被打了斷。夏谷走到旁邊的架子上,從中拿出了低筋麵粉、發酵粉,還有常溫奶油,一把甩到桌上,接著才又走到了冰箱去拿蛋和牛奶之類的東西。


就材料而言,看得出來這是做蛋糕的陣仗。上尾不是傻,只是愣著不知道她忽然做起蛋糕是要幹什麼去。


「一般人大概只是改變形狀而已吧,要做就做那種有誠意的。」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妳可以不要一邊打哈欠一邊說出這種台詞嘛。上尾三條線都降了下來。還有,「妳會不會把廚房給炸了?」這棟房子雖然不是妳真正父母的,但也不要毀了別人家好嘛,日本的房子都很貴的。


「安啦,技術好的咧。」夏谷很有自信的說著,聞見上尾也只得回覆好喔。


以前小學時,是看過她做蛋糕,做的也還行啦,起碼比起別組的燒焦蛋糕還有蛋糕巨人(?)來說,是相當正常、不!是太正常了!


由於親眼見識到蛋糕巨人居然還會動的恐怖場景,上尾加重了語氣地評論著。好吧,但都過了那麼久,夏谷這人也懶得下廚,技術該說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吧?


「歡迎來到HOW HOW NO小廚房!」忽然之間,一陣男聲響起,在手機畫面中的正有名偽小當家正敲著蛋,攪拌著,應該是在教學蛋糕怎麼做。夏谷一邊看著,一邊發出驚嘆聲,模樣看來是十分認真。


我他媽的就知道。

不過起碼房子保住了,當然,凌晨之間還把消防隊員和警察輸輸叫來真的是過分了,人家平常已經夠辛苦周旋在人民及政客之間了,現在還得要早起出來滅火,實在有違人性啊。


沒過了幾秒鐘後,巧克力蛋糕和足球巧克力就已經完成了,現在是早上六點鐘,太陽公公已經出來散步了,溫煦的陽光溫柔地吹撫著夏谷及上尾的臉頰,苦力做完蛋糕也搞好裝飾的夏谷因睡眠不足,差點都要暈頭了,至於上尾則是一臉滿意地看著桌上的傑作,差點沒要哭了。


吹雪收到一定會很高興!


「他是要怎麼收到,妳是要用飛的喔!用飛的也要兩個小時啦!」就說夏谷這人實在很煞風景,說出來的話一點也不羅曼蒂克,這席話無疑殘酷的打碎了上尾僅有的少女心。


「閉嘴啦!妳是活在恐龍時代喔,可以用寄的!」急件也得花上一筆......夏谷說都還沒說完,就看到還穿著睡衣的伊村跑了出來,身後還跟著一個頭上沒毛的管家,兩人都睡眼惺忪的一手接去上尾的足球巧克力。


「為什麼小翼要幫妳啊。」夏谷看了後,不只是冏了。「對啊,為什麼本少爺要幫妳?」伊村也一臉呈現莫名其妙,不過說是說,還是叫了管家拿巧克力去寄,這實在是浪費財閥資源啊......


不,他們平常過得這麼爽,好像也沒挺浪費的就是了。


「吹雪一定會很高興!」上尾一邊轉圈圈,一邊和可愛的皮卡丘兩人跳著奇怪的舞蹈。打著哈欠的伊村決定無視此等畫面,手拿著雷門制服準備去廁所換制服了。


就知道今年情人節他們她媽的一定會搞事!伊村一邊不爽的一邊換著制服,出來時,看著還在包裝的夏谷,忽然間很多疑惑湧出。


「等下、妳是要送誰?」當然已經不指望他們兩個送人情巧克力的伊村不會認為是給自己,那很噁心,而且他本人等下到學校應該會有男生還有少數女生送他巧克力,所以今年的他一點也不想要巧克力。倒是夏谷這人會做巧克力,而且還是巧克力蛋糕真快要嚇掉他的毛了。


「就鬼道啊,『妳』都沒在Follow喔。」上尾回答時還刻意說「妳」,一邊自以為好笑的哈哈大笑起來。


嗯、在聽到鬼道兩個字之後伊村就沒在聽了,是在大笑,真的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怎麼知道的?」


「閉嘴啦!她偷翻我日記的!」雖是這麼說,不過夏谷還是幫有疑惑的伊村做出了完美解答。


「他有錢。」上尾一樣的解釋令得大家都馬上閉嘴了,也包含夏谷本人也是。



先不提前面的鬧劇,問題不是製作巧克力這方面,而是「送出」這方面啊!


在學校,本來在換鞋子的夏谷,忽然間一個腦抽,也同樣意識到同樣的問題!


畢竟送的人不是那天然呆的吹雪,而且吹雪和上尾還有「青梅竹馬」這層如此犯規的關係,這在每本漫畫中根本是必勝公式,根本就沒人會懷疑啊,至於鬼道的話──


「很抱歉,我不打算收妳的巧克力。」新新早晨第一波,鬼道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當面拒絕一位女生了。聞言的眾人紛紛靠了過來,皆目睹到了在那句之後女生就哭著跑出去的景色,而在觀眾席第一區好位置的夏谷
、上尾、還有伊村三人怎麼可能沒看到。


恰好這個位置就在他們的腳櫃,那女生先跑前鋒,想在鬼道一來時就先送他巧克力,沒想到因此而成為了全校第一個被打槍的女生。

、了。

夏谷和上尾以及伊村三人抱在一起,差點沒嚇死。


他們忽然都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夏谷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九的機率一定會被打槍,沒說百分百只是因為這樣寫比較好聽而已。


所以,今天的早起,泡湯了。

「喔、你們早啊。」鬼道雖然這人方才才一臉冷血的打槍別人,但他這人總歸來說還是個有禮貌的人,所以他在打槍後就先向旁邊足球社的熟人打了招呼。


「早啊!」先說出口的是夏谷,她也同樣向鬼道打了招呼。


「你們站在這裡幹嘛,不打算進教室嘛。」在甩了人之後,還能以平靜心的方式穿鞋子的大概全日本也只有鬼道有人一個,他有些覺得有些奇怪的看著還站在不動的三人。


「我們正在看伊村同學的鞋櫃裡有多少巧克力呢。」上尾這人立刻進入
狀況,扮起了校園王子椎葉驅一角,並同時間的把伊村的鞋櫃打開。


碰──!


鞋櫃開了,應該說是爆了巧克力海。


「幹!你不開自己的先!」伊村這聲髒字來得又準又響,差點沒要把就在旁邊的椎葉打成肉泥。


這數目,遠遠超過了所有在旁觀看的男生,以至於,所有人是用忌妒及怨恨眼神在瞪著伊村的,恨不得沒把他給殺死。


「哈哈、我的只有三個呢。」大家都無視了被FFF團抬走的伊村,椎葉適時的開了自己的鞋櫃,裡頭擺著小巧卻可愛的巧克力,送寄人是來自一年級的中野梓、二年級的時崎狂三及逢d大河,嗯、個個都是美女呢。


「椎葉根本就北見小啊──!」被抬走的伊村這麼鬼叫著,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看來是輸給了伊村同學了呢。」椎葉依舊散發出高濃度的王子氣息,這點連長年跟他鬼混的夏谷都要受不了了。接著校園王子本人嘴角上揚下,像是要整人般,將話題十分慘忍的移到了夏谷身上去,「欸、夏谷同學,妳沒打算要送出手中的巧克力嗎?」


這下的,不光是夏谷本人,就連鬼道的視線都移往了夏谷手中的白色正方形不明物,上頭還繫個單調的橘黃色緞帶。單調的顏色,本來也就是希望鬼道能夠從一堆粉紅色中,率先看到那抹橘黃色。


「哈哈、你好笑欸,這是給你的人情巧克力。」夏谷喪失平常的瘋言瘋樣,立刻把巧克力塞進椎葉的手裡後,人就趕緊跑掉,十足的孬。


「她幹嘛?」這大概也是人生唯一一次能夠被鬼道問問題的時候了,鬼道問著手中被塞了正方形物體的椎葉,鮮紅的眼眸透過護目鏡凝視著椎葉,也許是他們倆的距離太過接近,只有在這個時候椎葉才能看得清楚鬼道的眼睛。


確實是很漂亮呢,那顏色就像是紅寶石一樣,看得出來製作組對鬼道這個人的設計是蠻不錯的,若他從一開始就露出眼睛的話,那就沒有那麼令人印象深刻了。


唔、好像稍稍,也能理解夏谷的心情了。


能夠喜歡上鬼道的人鐵定不是光憑長相,畢竟那太膚淺了,也許夏谷另外看到了他永遠也看不到的特質也說不定。


一種只能在經過長久的相處之後才能夠理解的特質。
這點,是他看過多數的虛假愛情之中,最無法比擬的。


「不知道呢。」抓起了放在地上的背包,椎葉拿緊了手中的盒子,對鬼道招了招手,「等一下班上見喔。」


盒子,從正在趴在桌上的夏谷眼前出現。椎葉露出個自以為帥氣的微笑,接著拍了夏谷的頭下。


「你他媽的!搞什麼東西啊!」沒有如期的少女漫畫場景,只有夏谷從座位爬上的怒火,她一把抓住了椎葉的背帶,被拉住的那方手慌腳亂,臉紅得像一顆被充飽的紅氣球。

「好啦、好啦!我下次不弄了──!」沒多幾下,椎葉就已經開始求饒,畢竟是在教室裡,該有的王子風範也得維持好才行。


刷──!


這次輪到伊村,他一臉狼狽的提著側邊背包走了進來,頭髮凌亂先不說
,上擺和下擺的衣服都充滿了抓痕,好不容易逃離FFF團魔爪的他,隨即倒在座位上陣亡。


「伊村同學,你還好吧?」上尾的良心還沒死,雖然他本人現在還在跟夏谷兩人哈哈大笑個不停,但基於兄弟的情面上,他還是有做出應有的關心。


「剛剛,好黑。」回應他的只有一陣微小的蚊子聲,然後,聲音的主人就再也沒有說話了。


好可怕喔。


「好了,好了,你們這些小鬼趕快回座位上去。」因冬海被影山給幹掉了,所以班導也隨之換人。從門後出來的是剪著平頭的老師,身穿體育服的模樣令人不得不和體育老師作上聯想。


本田老師大眼一盯,很快地來到了伊村他們的座位上,「還有你們,伊村和椎葉,今天是情人節就已經令人很不滿了,別搞些有的沒有的!」


看來,班上的老師已經自動把他們當作判亂分子看待了。


本田和冬海最大的不同就是說起話來相當的有威嚴,用不了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讓因期待情人節的而亂成一片的全班瞬間安靜起來,而且還只是用眼神暗示而已。


隨即的,課堂時間就已經開始了,這讓得早起沒有睡覺的夏谷開始昏昏欲睡,精神不斷的難以集中,只能眼睜睜地盯著眼前的理化課本發昏。


對了、忘了說,本田老師雖然穿著體育服,身材高壯的模樣看來像體育老師,但其他他是不折不扣的理化老師。當然,他不可能允許學生上課睡覺,所以就算理化再無聊都沒人敢直接趴下來。


這時候,魂就容易飛走呢。夏谷低著頭,還在跟睡神搏鬥,頓時之間,眼神就來到了被她放置在抽屜的那盒正方形物品。


她是說,她早上做的巧克力蛋糕。和其他不擅長料理的女孩坐的單純巧克力不同,這一塊蛋糕她不僅塞了巧克力餅乾當內陷裡,還加了白酒進去使香味更加均勻,她知道鬼道不喜歡甜味,所以整塊蛋糕她只加了一半的糖。


哈哈、這似乎是件很愚蠢的事情,因為明明說好今年不做巧克力的,只
不過是被上尾唬爛一下,居然就做了這麼多。


到底是在認真個什麼勁。
她知道的啊,鬼道根本不會收的。

她與鬼道之間不可能。



「啊、下雨了。」同學們間無心的抱怨打斷了上課,所有人都盯起那突如其來的雨,接著全部興致全倒。她在那些對話裡聽到了同學們的失望和失落,像是他們本來打算放學要去哪裡聚一聚的,結果早上就下了雨



無疑的,這場雨也澆熄了本田老師的興致,本來高揚的語調軟了下來,「看來今天不能去打排球了。」老師覺得掃興,湊近窗戶旁將窗關了起來。



喀──


窗戶被關閉的聲音很細微,一下子就溜進了夏谷的耳膜裡。



若要說起自己對於鬼道的最初印象的話就是怪異兩字,因為她從來沒看過不是超人的人居然戴著超人出任務時才會戴的護目鏡,還有那鮮紅的披風,一開始她是懷疑這人是不是中二病末期了。


後來,相處久了也就習慣了,也就......



她相信那些言情小說中所說的日久生情,因為,她就是這樣。已經不想去探討那背後所謂的原因了,也許是當初兩人在足球場上練球,練到全身都筋疲累盡時,他無意間給的那條毛巾,也或許是輸球比賽時,那時無聲的安慰,也可能是,每次他聊到足球時,那副精神奕奕又充滿興致的笑容。


她不是很清楚什麼是喜歡,可是她就是喜歡上了鬼道了,沒有原因的,好像也不需要什麼原因。



因為喜歡就是喜歡啊。



所以就算巧克力他不會收好了,他們間還算是隊友,就算是只能被他當作隊友也無訪,只要不要被他討厭就好了。


他們之間,是隊友,也許算得上是朋友吧,她很確定,再那之後應該也不會再有所更動了。




關於送巧克力這件事情,最後她拖了很久,很久之後才送到他手中,確切的時間大概是在社團練習的時候,她手中提了很多的巧克力,那些都是從伊村翼的秘密仰慕者們所提供的。


「好多巧克力喔。」看圓堂這興奮的模樣應該是一個也沒拿到,他興高采烈的從夏谷手中接過去,「謝了,夏谷!」看來就連小秋還有夏未都沒有勇氣的樣子。


其他足球部的學弟們也是,個個都十分興奮地看著夏谷送的巧克力。倒是今年應該是收了很多巧克力的半田看了之後有些吐嘈道,「不會這些都是妳做的吧。」


「當然不是,都是株式會社的,吃了會長命百歲。」夏谷開玩笑的說著,因為裡面可是滿滿的防腐劑呢,有些甚至可以放到三年以後。


「送,解決了一半的巧克力。」當事人伊村很感謝夏谷臨時想出來的點子,因為這也有益於他,他應該是這次受惠最多的人。


「還有一半,想太多。」在上尾的提醒之下,這時的伊村才想起他好像還有社辦的置物櫃還沒檢查,八成那裡一定也塞滿很多巧克力。一想到這點的他吞了吞口水。


至於,那塊裝了巧克力蛋糕的盒子,也成功的送入鬼道手裡,「怎麼你的好像不太一樣。」聞見的豪炎寺大嘴巴的說著。


夏谷覺得豪炎寺可能看出了什麼端兒,可惡。不只是夏谷,連她的臨時小軍師椎葉和伊村都湊頭過去想瞧瞧鬼道這人的反應。


下一秒,比鬼道更大的出來了。原來是土門,他拿著一盒大盒的巧克力,由於送禮者的姓名已經被伊村拿美工刀割掉,椎葉完全不知道是誰這麼大陣仗。


「是嘛,土門的好像也很大呢。」在吃著巧克力蛋糕的鬼道指了指土門拿到的維尼巧克力,好像有六吋的蛋糕那麼大。

簡直是在比誇張的。

「哈哈、沒想到夏谷妳這麼喜歡我。」土門一如往常的調侃著,拆了起來,倒是夏谷人湊了過去,很不要臉的這麼說,「欸、土門,Pooh先生的可以還我嗎?」


「小熊維尼是誰送的啊?」椎葉無言地問著挖著置物櫃到一半的伊村。


被問到的伊村想到連寒氣都跑了上來,尤其是那時浦田的表情,「好像是浦田那傢伙,幹、他居然是甲甲。」更別提他送這麼大就算了,居然還當面叫他出來,看他那一臉嚴肅,他原本還以為浦田叫他出去是要他交欠了很久的寒假作業。


拿了土門另一半維尼巧克力的夏谷看這歡悅的氣氛後,覺得有些鬆了口氣,原本沉重的心情稍微放晴了一點。若這時看向夏谷的話,會發現她的眼神是帶著淡淡悲哀的。


就這樣吧。


雖然這次沒有告白成功,但是看得大家吃得那麼高興的份上就算了。她原本握緊的拳頭,再經過長久的思考之後,才又用盡全力的鬆了開來。



(題外話)


和陽光露臉的東京都不同的是,這一天的北海道是飄著微微細雪的,因為社團練習而要七點到學校的吹雪正提著自己的書包,一邊雀躍地漫步著。


雖然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不過這些都不阻止他的好心情。


一旁的松鼠寶寶在樹枝上吃著橡樹子,旁邊的小鳥也在高歌,無疑就是一副美好的場景。此刻,在旁的管家先生已經在他旁邊站了五分鐘之久


「同學。」一張臉忽然撞入他的視線裡,讓吹雪差點嚇倒掉毛。


他是個頭上沒毛的中年大叔,身穿一身燙得筆直的黑西裝,朝他伸手,「祝你情人節快樂。」


他手中是顆小足球,包裝上頭還有隻可愛的皮卡丘笑臉。


「喔、謝謝。」吹雪覺得詭異,不過還是作出了道謝。


大概到了中午,直到他接到上尾電話前,他都以為是管家先生送他的。

--

這次花了點時間打了賀文,算是第一次吧,有點毫無頭緒該怎麼打比較浪漫,於是劇情還是偏日常,哈哈,大概是因為我沒有少女心吧。

本來是說可以準時完成,結果電腦網頁跑不動,整個就GG了QQ不過本人還是完成了!憑著對閃十一的愛與希望!

哈哈,廢話不多說了,這邊祝大家新年快樂喔((就是不說情人節快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