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4-2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隊伍】洛羽熙:「無痕,你截了圖。」

【隊伍】柳無痕:「血誓的人從不白受委屈。」

帖子裡有幾張圖片,一看就知道是從遊戲中截下來的,第一張圖是藍衣樂師擋在黑衣刺客面前,血條少了一半,兩人的前面是一個很標準的隊伍,有主攻的武當、少林,還有輔助的唐門和補血的峨嵋。

【附近】洛羽熙:「你們做什麼?我們並沒有惹到你們。」

【附近】公孫策:「少廢話,把接到的任務卷軸交出來。」

【附近】柳無痕:「你們別太過份,鳳棲樓並不一定保得了你們。」

【附近】高山峰:「那就試試看,是我們先拿到你們的任務還是你們先殺掉我們八個。」

【附近】洛羽熙:「找死,我們自然奉陪。」

在快意江湖中有三種方式可以接到任務,最基本的是接任務卷軸,再來就是跟任務委託的NPC拿任務信物,這兩種方式只要玩家死亡,捲軸和信物有一定機率爆出來被別人撿去做,換句話說,任務的認可物在誰的包裡,誰就能解這任務,除非你任務做了7環以上才會綁定,到時候就是你想把任務給人都沒辦法。當然,7環以上的任務還真的不多,所以不做任務的時候,她一向是把東西丟在倉庫裡的。

最後一種,也是最少見的高等任務,就像是雲清羽這樣直接要求,沒有信物。而這樣子的任務也只有當事人可以轉讓。但轉讓的對象也有限制,用現在這個任務來說,如果要讓出去也要對方做同一個任務到他倆現在的環節才能轉讓,因為這樣才可以滿足雲清羽這個委託前置任務的要求。

所以不管眼前這些人怎麼殺,他們手上的任務都不會爆出來,畢竟長安北斗的任務早就到了第10環。

第二張圖,匆忙之間黑衣刺客點了交易,把身上所有的補藥全給了藍衣樂師。

【附近】洛羽熙:「無痕,我的命就交給你了。」

【附近】柳無痕:「我的命也在你手上了不是。」

【附近】洛羽熙:「我會護好你的。」

【附近】柳無痕:「信你。」

第三張圖,一片深綠及黑色的薄霧中,黑衣刺客遊走在幾人之間,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黑衣刺客手中的匕首,通體透明的金剛石刀刃上頭纏繞著一道道血紅的光,而且,還是雙手匕。身後,藍衣樂師堅定不移的站在原處,手持二胡,注意著刺客頭頂高高低低的血條。


【隊伍】洛羽熙:「謝了。」看完帖子之後,孫苡融只有這句話說。她沒有截圖的習慣,柳無痕卻思考到了。

【隊伍】柳無痕:「不用謝,女孩子本來就是該用來疼的。」

「咳…咳咳……」正在喝水的人被柳無痕這句話嗆到,急急忙忙的抽著衛生紙把濺到筆電上水擦乾。

【隊伍】洛羽熙:「你在說什麼?」

孫苡融裝死,反正見不到人他也不能肯定什麼。

【隊伍】柳無痕:「羽熙應該是女孩子吧!我的直覺很少有錯的時候。」

【隊伍】洛羽熙:「……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隊伍】柳無痕:「個性、語氣,還有你不參加幫會戰,從不上語音。」

後面那兩點還真是準……孫苡融啞口無言。這也是當初她選擇不管幫會事務,只擔個副幫主虛名的原因,不管事情、不用打幫會戰,當然,也不用上語音軟體指揮作戰,雖然她不認為光聽聲音就能知道她是男是女,因為她偏中性的聲音在電話裡還是很容易被人錯認。

但……

【隊伍】洛羽熙:「我的個性和語句哪裡不像男生?」她問。也間接承認了柳無痕的猜測。

【隊伍】柳無痕:「因為妳對女孩子實在太過溫柔,現在的男生、就連我也不一定做得到這些。妳平日說話的樣子應該也是再三斟酌過,才讓人有種你脾氣很好的感覺。」

柳無痕把原因娓娓道來,而她只有一句話要反駁。

【隊伍】洛羽熙:「我的脾氣哪裡不好?」

她抱怨著,沒注意到這又像個小女孩兒的口氣。電腦另一邊的人笑了。

【隊伍】柳無痕:「剛剛要說讓他們滅團的是誰?」

這好像是她……

【隊伍】柳無痕:「剛剛一刀一個搞得他們來不及補血的是誰?」

這好像也是她……

【隊伍】柳無痕:「最後不讓他們有時間拿回城石,非要他們全死在藥王谷的又是誰?」

這好像還是…等等……

【隊伍】洛羽熙:「是你定住他們的。」

【隊伍】柳無痕:「是誰要求?」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她又無言了。

【隊伍】柳無痕:「所以妳的脾氣並沒有表現出來得那樣好。」

【隊伍】洛羽熙:「無痕,你今天伶牙俐齒的讓人討厭。」

她對著電腦咬牙切齒,不知道是剛剛鳳棲樓讓她生氣得多還是自己的隊友讓她想吐血得多。

【隊伍】柳無痕:「沒辦法,心血來潮。」

【隊伍】洛羽熙:「滾!早知道剛才就讓你掛掉。」


看著崑崙城中的玩家明顯比之前少了很多,孫苡融這才一抬眼,牆上時鐘已經走過了12,遊戲裡的時間還真是莫名其妙的快。跟柳無痕說一聲後,她點了城裡的倉庫讓系統系統自動領路了,打算先把藥品補齊,不然又出現剛才那樣要PK藥水又不夠的話就囧了。

【附近】鳳簫聲動:「羽熙可真叫我好找。」

正當她點開個人倉庫挑藥的時候,一道紅衣妖嬈的修長身影出現在她身邊,翻遍整個伺服器也就只有這一人能把原本就屬陰柔外貌的極樂谷弄得更加「風華絕代」,一般正常的女性玩家絕對不會把自己的角色放在他身邊的那種。紅衣人影一身極品的神級套裝,雖然神級套裝幾乎排行榜前十各個有一套,但這人身上可是全伺服唯一的血色涅槃套裝。

鳳主,鳳簫聲動。

【附近】洛羽熙:「鳳主支身前來不怕血誓的兄弟蓋你布袋?」

她看著他身後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平時走在他身後的雲隨風、風留雲今天都不在了。然後,她覺得這人敢一個人出現在她身邊也算是滿有膽量的,要知道這人八成就是他們幫裡最想蓋布袋的人第二名的位置,而榜首…大家不說她也猜得到,就是他們腹黑到極致又時常放生特定對象的北辰副幫,只是礙於某人PK榜第2的淫威沒敢實現。

倉庫附近的人看到這話,立馬往後退了好幾步,兩人周圍突然空出了方圓5尺的圓,不過後退歸後退,他們一樣沒有離開,反而是虎視眈眈的…看八卦。

【附近】鳳簫聲動:「我知道的羽熙可不是這樣子的人。」

【天下】江湖百曉生:「哎呀!熙大神今天轉性了呢,竟然開口對鳳主挑釁,血誓該不會想對鳳棲樓開幫戰吧!」

【天下】江湖百曉生:「本人現在就在現場為各位做實況轉播。」

【附近】鳳簫聲動:「百曉生,找死?」

【附近】洛羽熙:「藥錢,二十倍。」

從剛才黑名單在世界漫罵開始,她就把天下頻道開著了,因此江湖百曉生的話她都看到了。

【天下】江湖百曉生:「……基於本人被兩位當事人威脅,實況轉播就先結束了。」

【附近】洛羽熙:「鳳主有事就直說吧!我等一下還要跟人下副本。」

黑衣唐門站在原地不動,手上卻沒閒著,一把縈繞著血紅流光的匕首在右手翻轉著,挽成一朵朵鮮紅劍花。

一看洛羽熙挽劍花的帥氣動作,在場許多人、特別是唐門都拿出匕首來嘗試,結果……靠!微操作哪裡有這個選項啊!然後……眾人都對著洛羽熙冒星星眼,熙大神真不愧為大神,就連微操作也比別人多懂那麼多。

而看洛羽熙這動作,鳳簫聲動的眼則是一沉,讀懂洛羽熙翻轉匕首背後的言語。

他也有平日玩玩微操作的興趣,不只是臉部表情,還有一些手部動作與腳步的走位,之後他發現這算是隱性的技能,而他練了這麼久後才從初心者成為初階者。洛羽熙現在這個動作就帶了幾分警告,因為這個動作連他都還做不到,雖然他是PK3,但洛羽熙的微操作好,真打起來他可能還佔不到便宜。

所以洛羽熙這樣的動作與其說是在耍帥,不如說是在警告他不要輕易動手。血誓的人吶!果真不可能有PK菜鳥。

【附近】北辰旭:「鳳簫,你可別欺負我家柔弱的羽熙啊!」

一道白衣身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手中抱著一把二十一弦琴。

【附近】風無憂:「哦哦~~~終於來個英雄救美的了,真不愧我在一旁看戲這麼久。」

【附近】言歡:「娘子,看戲要低調、低調啊!」

如果說北辰旭的話讓她想打人,風無憂和言歡的話就讓她無力了。她之前光顧著挑倉庫裡的東西還有就是跟鳳簫聲動鬥智,沒注意到旁觀的竟然還有「熟人」。無憂姐姐,我不記得我有得罪到妳讓妳有必要調侃我啊!

【私聊】『死狐狸,你信不信你等等會死在「你家柔弱的羽熙」手下。』

【私聊】『羽熙捨得?』

她沒回覆北辰旭的話,而是用最直接的方式證明。

黑衣刺客手中的神級匕首突然泛起濃濃的墨綠光芒一刀插進白衣琴師的身體,瞬間北辰旭頭上的血條少了四分之一,然後還因匕首帶毒而持續的掉血,這時群眾震驚了,就連鳳簫聲動和言歡、風無憂都是目瞪口呆,沒看到兩人私聊的他們只看到這美人暴起打算殺了英雄。

天!這兩人不是同一家的嗎?

旁邊,跟著北辰旭一起的東方天際白跟安曉黎已經笑到遏不可止,乾脆的在幫會頻道中報告這天大的「好消息」,他們想蓋布袋的NO.1終於由熙副幫先下手啦!

當然,是很隱晦的提到,以免某人等等下副本不顧他們血量,直接放生。

【幫派】孟琉璃:「羽熙下手歸下手,你倆有人敢下去補刀嗎?」

【幫派】東方天際白:「…… 汗」

【幫派】安曉黎:「……」

【幫派】路人甲:「XDDD」

【幫派】安曉黎:「阿甲你笑屁啊!有種你來。」

【幫派】北辰旭:「你們是不是忘了我可以也看到這個頻道。」

【幫派】「……」

【幫派】「……」

【幫派】東方天際白:「老大求不放生QAQ」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