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踏入木葉 六章-痛苦x訓練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殘柊拿著三代火影給的信件,給了風影。

「請問參加中忍考試的有哪些人?」

風影一揮手,一旁出現了三人,「三個人,我愛羅,勘九郎與手鞠。」

殘柊微笑點頭,「好的,那請問我們可以現在就走嗎?」

「可以。」風影這麼回答。

殘柊:耶?

深夜:哦?

深夜突然笑了起來,「謝謝風影大人,那我們等你們準備完就走吧∼」

兩人走後,風影將我愛羅三人叫來,「你們去木葉的途中,多注意那兩人。」

「怎麼了嗎?」手鞠問,風影將方才的信件拿出來,「這封信火影簽下的日期是一天前。」

手鞠與勘九郎紛紛瞪大眼。

我愛羅則瞇起眼。

「記住了,要多注意點。」

"是。"




途中-

五人停下,深夜燦笑,「還要趕路嗎?」

見此,殘柊明顯是知道深夜不開心,拍拍深夜的肩膀,「你們先休息好了......深夜你過來。」

三人看殘柊拿起背後的未出鞘的太刀敲打深夜的腦袋。

「不可以遷怒別人啊!」

「對不起......痛!」

殘柊嘆口氣,覺得自己接受了祖先跟璃陽的訓練就開始變得暴戾了。得改得改。

深夜就這樣頭上頂著好幾個包子委屈地趕路。

到達木葉後,兩人領著三人去找火影後給他看過,殘柊與深夜又爬窗走人。

猿飛:就不能好好走門嗎?

這兩個人管他怎麼想,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分別回到自己房裡,簡單洗漱完後,分分鐘倒頭就睡。

你以為是睡覺?太天真了,兩人都是被體內的契約拉近空間,琉陰與璃陽一同冷笑,一同開口,『給我準備好了,小子。』

兩人明明在不同空間卻紛紛驚出冷汗。

我的媽璃陽好可怕嗚嗚嗚!!!

琉陰吃炸藥了嗎臥了個槽!!!

--------------------------

一早,殘柊痛苦的睜開眼,璃陽創造的空間裡訓練,他可是受了許多傷,痛苦萬分。

太陽好刺眼......

這麼想的殘柊,他雙手摀住臉蜷縮一團背對有窗戶的一面,賴床意味十足。

然後佐助一進來就是看到這畫面。

我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超級不喜歡太陽。

「殘柊姐,你該起來了。」

接到的回答是搖頭加棉被蓋頭。

「別叫我,小佐助幫我跟卡卡西老師請假。」

喂喂?忍者還可以請假?我怎麼不知道了?

「反正你跟卡卡西老師說就對了,晚安。」

佐助有一種想要暴打眼前這個虛弱青年的衝動。

少年阿,別衝動,你打不贏的。

隔壁的深夜忍受著全身的痠痛出了門。

老子討厭你!琉陰!

【我可是讓你的實力增強哦,如果單論你這種暗殺能力根本沒屁用,要是你對上雙跟泉奈你就可以再見了。】琉陰淡淡地說。

【而且,你的查克拉屬性只有兩種,戰鬥方式少了很多選擇。】

媽的好有道理,琉陰我錯了拜託不要在攻擊我了。

【哼哼,而且剛剛璃陽有給我訊息,那個歌唄者身上查克拉屬性很多,只是跟攻擊沒啥子緣。】

很久以後的殘柊對此無奈表示:風跟水的攻擊方式很多,我只是多個醫療跟(嗶---)而已為什麼要說跟攻擊沒啥子緣?

深夜點點頭,把玩著手中小刀,內心跟琉陰對話的很歡。

欸話說你剛剛說的雙跟泉奈是誰?

【萬花千雙跟宇智波泉奈。雙是我的第一個契約者。泉奈是雙的可敬的對手。】

哇靠一句話說完全部啊!不講解一下細部嗎?!

【話說,我一直對你很有感想......你跟雙長得很像,歌唄者殘柊與顏也長得很像......那你會不會也同樣繼承到雙的能力?雖然你不可能拿到雙的太刀惡讚,可是......深夜,你今天晚上有空找個空地。】

哦好的。

而躺在床上的殘柊,思緒早被抓到以往的空間......等等。

為什麼、為什麼這裡又多兩個人了阿阿阿阿阿?!

兩個男的淡定面對面坐喝著茶。

一頭紫藍碎髮一邊長一邊短的貼在頸脖上,一雙開著眼的鮮紅又冰藍的鳳眼看著殘柊。

與宇智波斑相似的顏容,只是他帶著溫和的看著殘柊,漆黑的髮絲有幾縷在後面亂翹,一搓長的超過腰部的墨髮被一條繩子給綁了起來。

殘柊表示風中凌亂,有顏跟斑還不夠嗎?還不夠嗎?為什麼要加上雙跟泉奈?!

報告組織我想回去跟小佐助他們做任務。

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殘柊,你怎麼會來?」

殘柊抹了把臉,指了指身後身高兩米的璃陽。「璃陽說要看實戰能力,要我跟......」媽的不能活了!

全身顫抖,璃陽哪管他想什麼,接過話,「我要他跟你比劃一下,斑。」

顏哇哦了一聲,坐在雙身旁,「雙,你說會贏?」

雙淡定秒回:「殘柊。」

「咦?那泉奈呢?」

「兄長。」泉奈笑了一把回。

斑聽到,「哦?」笑著起身,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拿著火焰之扇。

殘柊欲哭無淚的把惡讚解開,飛快抽出,「還、還請手下留情。」

璃陽惡質的勾起笑。

『我有個秘密 秘密
藏在我的心裡 心理
請你不要告密......』

沒有開始,殘柊泛起全身的殺意針對著斑,斑聽著殘柊的聲曲,腳下一動狠狠踹向殘柊。

殘柊瞳孔一倒縮,已不合常理的姿勢下腰躲過斑的腳,自己的右腳勾向斑的腳,腰飛快的往上抬,惡讚泛著冰冷的汗光狠戾的砍向斑。

左腳被勾住往前拖,斑抬頭看著朝自己往下的惡讚,火焰之扇往殘柊腰斬下去。

右腳收回,白皙的細手甩出長笛,單手吹了幾個音,自身圍了一圈軟性結界,抵擋住了斑的攻擊。惡讚此刻泛出冷冽的紅光,殘柊右眼眼角下的紫色菱形印記換了樣子。

菱形不復存在,只有外框,殘柊精緻的絕美臉孔被一條條的紫色粗線佔滿了大半,一雙琉璃瞳孔泛著興奮。

一旁觀戰的顏挑眉,「他可以自由控制封印?精神力這麼高?」

『期待著一個幸運 和一個衝擊
多麼奇妙的際遇
翻越過前面山頂 和層層白雲
綠光在哪裡
觸電般不可思議 像一個奇蹟
劃過我的生命裡』

開著琉璃眼的殘柊唱出了歌,斑直接對著他開月讀。

殘柊對著斑放出了終極大殺器,燦爛的笑顏......不,你想多了,殘柊瞪大那一雙琉璃眼,大叫:「宇智波的男人都是渾蛋---!!!」

此話讓斑動作停了零點五秒。

纖白的腿橫掃過去,把斑給踢飛一小段距離。

「我都忘了......」斑無障礙開口,「幻術對萬花千沒用阿。」

跨坐在斑身上,惡讚抵在斑的頸脖上,殘柊一雙眼緊緊地盯著斑。

「天真......」斑的話語從身後傳來,對聲音極其敏感的殘柊狠狠往身下的斑踩去,砰的一聲消失不見。他飛快將惡讚往後面砍去,單手結印,「水遁.水龍彈!」

強大的查克拉憑空製造出水來攻擊斑,斑微微瞇起眼,雙手飛快結印,「火遁.豪火滅卻!」

見此雙淡定放下強悍結界繼續喝茶。

殘柊將惡讚放開,雙手結印,異常的複雜,「水遁.大瀑布!」

斑挑眉,在這幾秒內結完A級的忍術阿,真不錯。

殘柊吐著水,斑吐火,呈現了水蒸氣遮蓋了全場,殘柊那一秒勾出提琴飛快的組裝好拉出低沉莊嚴的聲音來。

斑被音樂定在原地,「你的查克拉挺多,可以抵擋我的豪火滅卻。」

殘柊突然吐出一口血來,手上拉著弦動作沒停,他顫抖著唇,「這是當然的......」

安然在結界裡的顏挑起眉,「雙,他,殘柊的身體怪怪的。」

雙聽聞自家哥哥的話,開了一雙琉璃眼看著殘柊。

「他的內臟幾乎都是損壞的。」

此話一說完,斑有了動作,顏也劃開結界。

"噹-"有如鐘聲響起,顏用一把雕刻精紋的鐵扇擋住,「到此為止。」

「嘔噁!」與此同時,殘柊吐了一大口血倒地。

斑看著殘柊。

「我應該沒攻擊到他吧?」

「沒有,是他身體出事了我才阻止的。」顏開口,璃陽抱起滿嘴鮮血的殘柊,「你的內臟比我想像的早出問題。」

沒回應,紫長髮虛弱少年滿嘴都是血要吐不吐的,最終還是溢出嘴角來。

「他內臟為什麼會出問題?」

「長期不正常的作息與飲食,加上虐待自己接過多的任務,不只這些就是了。」

一旁的泉奈來了句,「跟雙很像阿!」

一旁的雙默默抹汗,「我沒有這樣。」

顏抓抓頭,「璃陽嘿,多注意一下他的身體,不要讓他死。」

「他可是我的契約者,怎麼可能?」

而斑......他突然把殘柊雙腳上的鐐銬給暴力拆下。

「喂斑,突然的你幹嘛呢?」

「顏阿,我覺得這東西有問題。所以就拆了。」

完全昏暈過去的殘柊完全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顏接過斑遞來的鐐銬左右翻轉查看著,顏攤手表示看不個啥來。

「麻總之,殘柊不是快中忍考試了?那先把他留在這......呵呵。」

在旁的雙狠狠地揍了顏一拳。

-----------------------------------------------------------

嘿大家好,果茶來說一件事哦∼
就是阿∼如果咪納桑覺得,這篇文很難看的話,就請不要點進來,因為這是我給我家女人的文,我不是要依造咪納桑的意願走噢∼還請大家見諒(鞠躬
如果想要看別的西皮麻煩右轉紅叉謝謝
還有對劇情不滿,不爽的也請紅叉謝謝
我不是只為了你噢,投票的結果是這樣的,如果想看其他cp麻煩、真的、請去別篇文吧(再度鞠躬
真是對不起其他的大大們......





姓名:萬花千 殘柊(Yorozu hanasen Kanashimi)(語意悲傷)
年齡:十八
萬花千一族(被滅族)
擁有能力:聲曲,盯著目標三十秒便知曉所有情報,心電感應,琉璃眼(血繼界限),待考察
綜合能力:
忍:七 體:八 幻:? 智:十 力:? 速:七 精:八 印:八
查克拉屬性:風,水
持有武器:太刀惡讚、長笛風吟、特製長槍悲鳴(已斷裂)、橫笛無名、大提琴低莊、特製鐮刀死亡詠嘆曲
腰部刺有不明圖騰控制著能力,左邊大腿刺有不明花種黑色圖騰(懷疑有害)
應定輔佐之人為宇智波佐助




姓名:萬花千 深夜(Yorozu hanasen Shin'ya)(語意黑)
年齡:十八
萬花千一族(被滅族)
擁有能力:透過殺害碰觸腦袋知道所有記憶,心電感應,琉璃眼(血繼界限),待考察
綜合能力:
忍:? 體:九 幻:? 智:八 力:十 速:十 精:? 印:?
查克拉屬性:火,雷
持有武器:雙刀雷鳴,若干暗器小刀
腰部刺有不明圖騰控制著能力
應定輔佐之人為宇智波鼬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