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學期 第二十一課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第二學期的開學典禮,花君抱著有點不怎麼耐煩的心情跟著班級集合。

A班的男同學依然沒變的損著花君,「看來花君這學期過的也會很慘呢~」

也不能說沒變,多虧淺野的功勞,這種口頭的嘲笑會更加過分吧...畢竟他們不是朋友了。

那時煙花綻放後的夏日祭典,淺野對花君異常的冷淡,雖然也是意料之內,即便光君和耀君在旁邊想讓淺野加入這熱鬧氛圍。

所以他便不讓淺野麻煩,「今天淺野哥哥正好有事,你們別纏著。」

而淺野帶光君和耀君的手鬆開後,不發一語的走人,花君就這樣看著他背影...

撇得很清呢。

-

明明有很多話想說,卻依然覺得沉默才是最好的選擇,兩人都是。

「算了...」別想了,反正那傢伙八成在忙,也不會遇到。

花君在心裡這麼想的。

而下一秒,竹林在台上的言講卻讓花君感到非常不悅,挑眉。

「其中,我對於之前一同身為A班的花君同學,感到最為失望...

不但毫無上進心,甚至一同E班的同學一起糜爛,即使我多次勸言,他仍然毫無改進之意...

最後竟然讓我成為被霸凌者,一切都是他唆使的!」

花君並不是對竹林感到不悅,而是結語後先起頭拍手的那人,還有跟著那人拍手並且數落著花君的旁人。

「這種小把戲...」他明明知道,花君最討厭耍這種把戲的,可能也只是為了惹怒花君所以出於此策。

集會結束後,花君又被好幾個A班的逮得正著,圍住花君,困擾不耐的神情沒一刻消失。

「在聽嗎?!看來到E班過後這才是你的本性啊。」那人指的是成為不良少年霸凌竹林一事。

「喔呀~真讓我驚訝呢。」正當花君想反駁時卻被業的插話打住了。

業搭著花君的肩,就像是故意給遠方的淺野看似的,「沒想到除了E班以外,A班也會出現霸凌的畫面啊?」

「這不是霸凌,是我們A班必須將這傢伙的惡習改善,所以E班的人只需看著就行了,少多管。」挺嘴硬的學生反駁著業。

「那...」出於此句的是花君,「就當作我這行為是在勸你們好好讀書吧。」

A班的人不是很懂意思的露出疑惑的神情。

「萬一成績下滑到了E班,我絕對會好好歡迎你們的。」很到位的不良少年跩樣,這傢伙該不會真當過吧?還是一直都是?

也不等A班的錯愕完畢,直接拉著業走人,然後像是賭氣般的撇向淺野。

「這樣好嗎?」他指得是讓淺野這樣放任羞辱的花君,剛剛那畫面說不定又會被大做文章,被理事長。

「算了。」當作淺野只是在耍任性,這類型的把戲,花君早有心理準備了,只是沒想到他還真了解花君惹怒的點在哪裡。

「我說你啊...」業就像是看出了這兩人有何端倪,「還真意外的放任他呢。」

聽此言,只見撇頭轉向別邊的花君,「囉嗦。」

*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