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雨中不浪漫的邂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二、雨中不浪漫的邂逅

  我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午後驟雨給困住,在這間鬧區巷弄內的隱蔽咖啡館。灰藍色的屋簷替我擋下一身狼狽的風險,但我卻也無法再往前。身後是播放藍調曲風的抒情樂,在我與它之間隔著一扇厚實的玻璃門,區分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浪漫。我承認自己如果不是已經結完帳了,就不會站在這裡看著天空望洋興嘆。
  雨具在稍早被我視為多餘的物件,是在我看到若有似無的陽光穿透雲層之後。從附近溫暖的住處準備前往此地喝下午茶的我,以為自凌晨開始嘩啦降下的雨會在該階段就此停止,我的自信被掏出荷包內的金錢魔鬼推到外頭,直接用雷聲代替祂的嘲笑,不斷在耳邊提醒我「這期的稿費還沒進到口袋呢!」
  不過,我似乎非這場雨的唯一受害者,此刻我的身邊站著一名矮了我半顆頭,身穿淺灰長裙,腳踩褐色圓頭英倫學院風女鞋,上半身著褐色牛角扣厚外套頭戴粉色圓頂帽的女孩子。
  她有著一對略帶迷濛微微下垂的雙眼,臉上是略施腮紅不失自然的淡妝,並頂著一頭蓬鬆感十足的暖褐色中長髮,也因如此使她的側臉顯得可愛又亮眼,我承認自己在轉頭打量她瞬間看呆了幾秒,不過在看到她深鎖眉頭眺望遠處的表情後,拉回我不知神遊到何處的靈魂。
  看得出她十分焦急。只見她在眺望某處之餘,還不斷翻找自己的隨身側背包,然後數十秒後又嘆了口氣在原地輕輕踱步,這個動作已經在我面前持續不下五次了。我發現她的長裙邊緣、肩膀、側背包有被雨水沾濕的痕跡,最後只見她走回咖啡館內,過沒幾分鐘後又來到我身旁,繼續重複剛才的動作。
  我回頭觀察一下店內其他客人情況,然後狐疑的視線回到這名女孩身上,沒想到卻被她那突如其來的注視給嚇著。
  「莫非你也是天涯淪落人?」女孩瞇起雙眼盯著我想了一會兒後,用她修長的手指指著我,語帶看穿我心思的意味。
  雖然被美女搭話讓我有點飄然,並且沖淡剛才被抓包的緊張感,但我仍然留意到自己深感無奈的境遇,感嘆的回答:「是啊……我還以為剛才雨就會停了。我是前不久來到這裡的,之所以不帶傘,也是仗著住在附近的關係。」
  「原來如此,雖然現在我想要衝過去前面的停車場牽自己的車,但無奈跟你遇到一樣的情況,再說我雖然喜歡下雨,但完全不喜歡淋雨。」女孩鼓著嘴雙手抱胸搖頭,這個舉動雖然可愛,但也開始讓我感到古怪。
  我眺望前方不遠處的庭院停車格,那裡距離此地約莫十公尺之遠,由於今天下午的來客數不少,所以晚到的客人確實也只能停在接近庭院入口附近,看來這名女孩就是那位苦主,但讓我覺得奇怪的是,她所提到的自身情況。
  「這裡每一台車都掛著雨衣,從昨天凌晨到現在撇除剛剛我來的數分鐘,已經下了整天的雨。小姐,妳剛才說自己是騎車來,肯定也是披掛著雨衣的其中一輛,既然身著雨衣,傘應該也會帶在身上,所以……」
  「所以……我從剛剛開始就因為一直找不到自己的雨傘而苦惱著!有看到我可憐無助的模樣對吧?」原本亮麗外表的她突然臉上掛起愁容,那哭喪的臉所夾帶的情緒簡直在說準備連我一同拖下水。
  「原來如此。可是,如果會不見也只會在咖啡館裡面吧?」我終於知道自己覺得哪裡奇怪了,原來對方的個性跟我想像的……不,是跟我所見到的外表聯想不太一樣。
  只見可憐的少女點點頭,接著馬上面露吃驚:「你怎麼知道我有帶傘進店裡?也可能是放在車裡面不是嗎?」
  「我不是跟蹤狂請放心。如果放在車裡,就不會輕易打消衝過去車旁迅速開傘的念頭了吧?從妳的長裙邊緣、包包、肩膀做推斷,在來的時候妳應該是有撐著雨傘,而且是在我從家裡出門前來到這裡的,記得那時候雨勢不比現在小。」
  「哦……是的,華生,你突破盲點了!但是,我剛才又進去每個地方全部找過一次,包括去過的廁所,完全沒有看到它的存在啊!」女孩在哭喪的表情後是突然發出絕望的哀號,接著又說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真相。「如果我的車鑰匙也在的話,根本也不會打消跟它拚了的念頭!」
  「言下之意……連鑰匙也丟了?」我面無表情看著眼前少根筋的最佳範例。
  「進到咖啡館內後,老闆跟店員都跟我說,從那之後就沒再看我開過傘,而是直接放到包包裡。」
  我看了一下對方的側背包邊緣,還是面無表情的說:「一般人也不會在店裡面開傘吧?」
  「神探,你能幫我找到這兩樣東西的話,下次我請你喝咖啡!」女孩突然抓住我的雙臂,帶著十二萬分的真誠與認真。
  「哪有半路亂請人幫忙找遺失物的啊!所以妳是什麼時候將鑰匙放進去包包的?沒錯,我是指順序。」吃驚與訝異掠過我的心臟與腦袋,但一想到能再賺到一次免費的咖啡且與美女見面,我隨即收起自己誇張的反應,恢復一如常態的冷靜。
  「唔……」
  這女人不會連這個都忘了吧!不過似乎也挺正常的,因為如此不重要又容易忽略的片段,要是我……
  「先放雨傘,然後再放鑰匙,看來我的記憶力還不錯!」女孩笑得合不攏嘴,而我則是對這用錯地方的記憶力感到無語。
  我看了一下天空,依然只看見天神的嘶吼與汗水:「剛才聽到妳說,妳有回廁所找,結果還是沒有對吧?」
  「唉……雖然我不覺得會丟在那個地方啦……」
  「不對,的確只有可能丟在那裡,畢竟在用餐區,妳也請店員他們幫你找過了,所以最後的希望只會在妳去過的廁所。這樣問可能有點失禮,妳該不會忘記自己在哪一間……」
  「哈哈!我剛進去時剛好沒人,所以每一間都看過了!不但沒有,還收拾得一乾二淨。」
  我再次看到一個人將不該有的得意,表現在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
  「那妳上廁所時有沒有遇到打雷?」我用極其冷靜且正常的腦袋思考道,已經拼湊出一個完整的答案。
  「有有有!嚇到我整個人差點跳起來,還好我及時抓住包包,不然東西就要全掉進去馬桶了。」
  在我與她的談話間,雨勢此時開始慢慢變小,從剛才被我發現不斷自店內往外眺望的店員停下來回走動的腳步,接著從堸憔Y處提起了大包小包物品,往我們所站的位置走近。
  「先生,請問怎麼了嗎?」
  正當店員打開玻璃門準備踏出店外時我請他先停下腳步,然後開始用手摸著那幾包垃圾袋,努力深吸一口氣憋住後,選擇打開其中之一。
  「你們在整理廁所垃圾時,應該有注意到有人把雨傘直接丟在裡面吧?」我嘴上說著,接著拆開半透明的塑膠帶。
  「喔,對啊!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到,怎麼會有人把壞掉的雨傘丟在這裡,原來是先生你的雨傘嗎?而且還是丟在女廁,難道你……」這名男店員似乎誤會那是我的物品,臉上露出些許不悅,但在看到我把那被淹沒在衛生紙堆內的深藍色摺疊傘,遞給一旁驚慌失措到說不出話的失憶女後,才恍然大悟的退了半步,接著只見他蹲下身子重新綁好垃圾袋,憋著笑快速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你是怎麼知道……」
  「想必雨傘掉進去垃圾桶時被雷聲給掩蓋掉了,所以妳才沒注意到吧?」我張大嘴努力呼氣,還給自己肺部的清淨,接著說:「看妳的表情,我知道似乎還有疑問存在對吧?趁現在雨還沒完全停時,打開它讓雨水洗乾淨,然後妳就會找到車鑰匙了。」
  女孩在聽聞我的話後,臉上再次閃過一陣驚喜,立刻在我面前打開摺疊傘,讓來不及閃躲的我臉被打得正著。
  「你好厲害喔!竟然知道鑰匙被夾在傘的皺褶內,這位同學果然是異於常人!」
  「小姐妳也異於常人啊……」我摀著自己鼻子,痛到差點說不出話來。




  「所以,秋時學弟,你對我帶來的故事是不是覺得很有興趣呢?」
  「學姊,我說過很多次了,不要突然從隔壁的陽台跟我說話好嗎?我早晚會被妳嚇死!」
  被稱為秋時的青年,差點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嚇,將剛從洗衣機內取出的內褲弄丟在地,一名女孩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也正是他公寓住處外頭的隔壁陽台。這緊鄰的露天平台構造一直被他所詬病,在認識了住在隔壁的這位學姊後,有時更讓他感到不堪其擾。
  「誰叫你老是要在半夜晾衣服,雖然我知道你的確是個懶散的宅男。」女孩身穿灰色居家短褲披著黑色外套,趴在秋時身後的陽台矮牆邊緣,看著對方將衣物一一上架。
  「學姊明天不是還要上班嗎?這麼晚睡可以嗎?」學弟沒有將目光落到身後的她身上,只想趕快離開現場,因為他也不敢再多看如此穿著身材玲瓏有緻的學姊幾眼,但就在他準備轉身進入室內時,現場立刻傳來一聲尖叫,對,是他自己的尖叫。
  只見女孩已經一隻腳跨到秋時所居住的陽台內,似乎試圖要在這六層樓的高度,跨過隔不到兩公尺距離到達自己房間,如此危險的舉動讓青年立刻衝到對方面前,阻止不按牌理出牌的脫序行為。
  「好的,學姊,我幫妳開門……」
  「這才對啊!」女孩在將腳收回後得意的笑了幾聲,隨即露出嬌羞神情:「另外……我可以提出一個無禮的要求嗎?」
  「在那間咖啡館外認識妳之後,妳的要求常常都很無禮……」青年面無表情的說,然後走入室內用力的拉上窗簾。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